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8. 洗筋伐髓!
    莫燃沉浸在筑基带来的变化中,惊奇的感受着自己心的力量,直到好半天之后,莫燃慢慢冷静下来才觉得哪里不对。

    身上黏黏糊糊的,好像多穿了好几层衣服,味道也很刺鼻,莫燃后知后觉的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上沾满了灰扑扑的东西,像是泥土一样,散发着怪怪的味道,光滑的地板上也到处都是这样的痕迹。

    莫燃一愣,顿时冲进卫生间,洗了好久的澡才把自己洗干净,站在蒸汽弥漫的镜子前,莫燃正要穿衣服,却突然愣了一下。

    抬起手抹开了镜子上的水汽,镜子里的人依然有些朦胧,可莫燃还是惊讶的定住了,人都是爱美的动物,她见过的美人也不少,别的不说,自家三位娘亲就是绝世美人。

    从小在美人堆里长大,莫燃对于美的要求自然很高,虽然一直知道自己没有长得对不起观众,但也并不觉得自己如何美的惊世骇俗,可如今……

    那精致中透着冷艳的美人,真的是她吗?

    白嫩的肌肤,像是清晨沐浴在朝露当中的百合,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纤纤玉手,没有了之前握剑时留下的薄茧,很多酸溜溜的诗里,那采花的少女,素手纤纤,就是这般吧?

    莫燃怔怔的低头看着自己,像是欣赏另外一个躯壳一般,银发如瀑,流水一样在肌肤上划过,柔柔的,发丝调皮的晃着,莫燃摸着自己的头发,这手感……也是绝佳。

    凑近镜子去看,又擦了擦镜子上的水汽,一双弯月眉,不浓不淡,恰到好处,狭长的眼眸配上长长的睫毛,邪气中带着些神秘,长时间洗澡导致的绯红的脸颊……

    莫燃忽然伸手遮住了镜子里的人,嘴角抽了抽,只是筑基而已,为什么容貌气质都变化如此之大?再看下去,她都该对自己有想法了……

    快速穿上衣服,把长发在脑后一扎,莫燃站卫生间门口站了一会,心里只有一句话不停的闪过,她怎么变这么美了……

    直到这个时候,莫燃才觉得自己正式变成美人儿了,就是那种赏心悦目的大美人,莫燃是喜欢美人不错,平日里看到美人心情都会好一点,但这不代表她喜欢看自己啊,围观美人是一种很独特的享受,可被人围观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暂时收拾好被惊吓的心情,莫燃把房间重新整理好,地板上的脏东西应该是她滚在上面的,疼痛起来的时候完全忘记自己做了什么,如今回想起来,那应该就是所谓的洗筋伐髓吧。

    虽然修者的一生都在不断的洗筋伐髓,但是筑基期却是最明显的一次,它奠定了修炼的基础,经脉和骨骼都淬炼了一次,就连神识也是如此!

    终于把房间收拾好后,莫燃撤去了房间的小型阵法和结界,躺在沙发上,随手打开了手机,再回想洗筋伐髓时的疼痛时,即便受过的折磨不在少数,莫燃也有些毛骨悚然,这样的体验,一次就够了。

    手机上发来一连串的信息,都是张恪和柳洋的,因为知道联系这个手机的人也就他们两个了,莫燃都翻了一遍,这才去看日期。

    她这一闭关,竟然又过了一个月……

    这么一折腾,天也快亮了,莫燃站在二十二层的落地窗前向下看去,街上已经有零零散散的行人了,以莫燃现在的眼力,将灵力集中在眼睛上,也不难看清楚地面上的东西。

    路边的柳树已经抽芽,远远看去,街道上已经是一片新绿,还有些不怕冷的花已经早早开了,果然,是春天来了。

    莫燃握了握拳,等级纹路在脚下出现,筑基期一层后期。

    随手使出几个火属性的小法术,相当轻松,果然,她的灵根属性是偏向火的,其他属性的法术再用的时候却是效果不佳了。

    金、木、水、火、土五形乃是道家修炼的根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五行属性,并以此为主,其它四种属性权当辅助。

    五行相生相克,在对战中,理论上虽是金属性的最为刚猛,但因为有异火的存在,这个理论便不绝对了,如果有足够强的异火,那么在火属性面前,金属性也要避其锋芒。

    莫燃掏出手机,本想给张恪和柳洋发个信息说明她筑基顺利的,但刚刚编辑好的文字又被她全部删掉了,想了想还是先别说了。

    却见莫燃闭上眼睛,集中精力,神识去触碰识海中漂浮的,果然,功法篇真的打开了新卷!

    莫燃激动于终于可以修炼新的功法了,哪还会出去,还是再过几天吧。

    自从得到妖禁,她学的功法就只有一个凌云步,她想要真正具有战力的招式已经想很久了!

    莫燃当即回到卧室,盘膝坐在床上,神识中的功法篇缓缓展开,一张长长的卷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破空斩”三个苍劲的大字!

    即便只是看到了字,莫燃也是一阵激动,紧接着去看功法的内容,清晰的线条罗列在卷轴之上,渐渐的,那些线条构成的人物动了起来!

    一股白色的气流漂浮在卷轴上面,渐渐变成了人形,他的手中拿着一把剑,慢慢的舞动剑法,似是慢动作一般,把卷轴之上的功法都演示了出来,莫燃则聚精会神的看着。

    明明只是虚幻的人影,可那一招一式却仿佛牵动着莫燃的心,她几乎能看到这招式背后所蕴藏的力量,厚重而不可捉摸!直到最后的一剑发出,那缓缓激荡开的气,让莫燃无比的期待自己执剑之后的效果。

    往复三次,那卷轴便合上了,莫燃睁开眼睛,回想着破空斩的心法,食指和中指并拢,慢慢笔画起来,试了许多次,感觉并无错误了才停了下来,只可惜在这公寓之内,她没法真正的舞刀弄剑,只得按捺住那股激动。

    长嘘一口气,莫燃向后一倒,身体在柔软的床上弹了弹,索性捂着被子睡了。

    ……

    修习功法之后又折腾了几天,莫燃终于打算走出她宅了好久的家门了,刚刚走进电梯,电梯门正要合上的时候却忽然被按开了,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

    那男子本是随意一看,却猛的一愣,怔怔的看着莫燃,满眼的惊艳!那人站在电梯口,不上不下,电梯门也就那么一直开着,莫燃只好问道:“先生,你还进来吗?”

    那人像是猛然惊醒一般,后退了一步,又觉得不对,赶紧走进电梯,一直到电梯门合上,那人站在另一侧,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莫燃。

    电梯缓缓往下,莫燃不太舒服的闭上眼睛,她还是不喜欢如此狭小的环境……

    对面那年轻男子却忽然抬头看了看电梯上跳动的数字,十八、十七、十六……那人有点紧张,虽然他也见过不少美女,可像今天这般失态的情况却从来没有过。

    不忍放弃这难得的机会,那男子尽量保持镇定的出声:“小姐,你是新搬来的吗?以前好像没见过你。”

    莫燃睁开眼看了看对面的人,那人好不容易维持的镇定忽然就不管用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这只是邻居间正常的打招呼吧,他没说错什么吧?没有吧?

    “嗯。”莫燃点了点头,电梯还没停,她不太愿意说话。

    直到电梯停在地下二层,莫燃走出去,那个年轻男子也跟着走下去,眼睁睁的看着莫燃开了车绝尘而去,那人站了许久,才忽然吐出一个跟他斯文的打扮极不相符的字眼:“靠!”

    “老子的邻居什么时候住仙女了?这么大的事老子竟然不知道!”那人似乎憋的狠了,在原地踱了几步,忽然边打电话边找自己的车去了,可转了一圈才发现这是地下二层,而他的车停在地下一层。

    而此时开着车的莫燃,向后视镜里瞥了瞥,又摸了摸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有那么夸张吗……”

    半晌,莫燃叹了口气,怎么说也是她的脸,不能太嫌弃了……

    莫燃出来的时候就给张恪和柳洋发了信息,约在楠山公馆见面,但她是先到的。

    莫燃从车上下来,一直走到门口,径直向里面走去,从给她开车门的小弟到公馆门前的服务生,在看到莫燃的时候好像都是愣的,一直到莫燃快走进大厅的时候,门口的服务生才急急的追了进来。

    “这位小姐,您还没有出示您的会员勋章。”

    那穿着绅士的服务生带着洁白的手套,动作标准的拦住了莫燃,可是就这么一句话,说完之后已经满头大汗,可见这个年轻的服务生在努力的维持着镇定,努力的保持着标准的微笑,可是那眼神却晃着,想看又不敢看的在莫燃周围徘徊。

    楠山公馆是会员制的,如果不是会员,是绝对不能进去的,那年轻的服务生心里想的却是,他在这里工作已经两年了,如果公馆内有这么美的女子,他不可能没见过……

    可公馆的隐形会员也不是没有,这个漂亮的不像凡人的女子,难道就是其中一个?

    莫燃驻足,这才想起来楠山公馆确实有这个规矩,见眼前那个服务生紧张的样子,莫燃心里叹了口气,也不为难他,又走了出去。

    那服务生一愣,没想到莫燃这么干脆就出去了!既然客人已经走了,他自然要回到岗位上去,便也重新回到了门口,可这一看不要紧,却见莫燃就站在门口!

    阳光下那长长的银发如流水一般,直晃的那服务生怎么都定不下神来,明明太阳也不大,可他脑门上的汗水却不停的往出渗。

    能在楠山公馆工作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即便只是一个看门的服务生,可这个让他引以为傲的岗位,他还是头一次觉得不满足,如果他要是这里的会员就好了,就能够带那个女子进去了,谁会舍得那么一个绝世美女站在门口等?

    像他这么想的人也不在少数,莫燃也就在门口站了一会,已经有好几个人过来搭讪,客气的请她进去喝杯茶了,莫燃一概谢绝,被人烦了几次,莫燃只好打电话催张恪和柳洋了。

    “你们到了没有?”莫燃打通电话便问。

    似乎是张恪接起了电话,但是被柳洋抢过去了,“到了到了,马上就到了,就在前面这个十字路口堵着!莫燃你已经到了吗?”

    “嗯,我在门口等你们。”莫燃道。

    “在城市里就这点不好,老堵车,要换做别的地方,我分分钟就飞过去了!”柳洋也嘟囔道,明明就几百米的路,非得等着,说着,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什么?你说你在门口等着?怎么不进去?”

    “在等你们这些会员。”

    “不应该啊!楠山公馆的人怎么可能不认识你!太没眼力劲儿了吧!你才不在几个月?”柳洋惊讶的说道,似乎把手机移开了耳边,莫燃听到那边一声“靠,我先过去了”,又听到车门开了又关上的声音。

    莫燃索性挂了电话,知道柳洋是直接下车跑过来了。

    果然,没过多久,柳洋帅气的身影便出现在她的视野里,他穿着一套铁灰色的工装裤,上身穿着一件橙色的外套,高大帅气的外表吸引了几乎百分之两百的回头率。

    他朝莫燃这里张望了一会,很快便跑了过来,柳洋的穿着总是很大胆,但是从来不会穿错衣服,而且会给人永远不会疲倦的审美感,他带着一副方框的墨镜,帅气十足,停在莫燃面前的时候似乎还有两分迟疑。

    却见柳洋微微张着嘴,那方框墨镜滑下了鼻梁,露出了那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只是此刻他的眼神惊艳且有点不敢置信,眼睛瞪得大大的,半晌,柳洋才道:“天哪,你真的是莫燃吗?”

    莫燃嘴角勾起,“如假包换。”

    柳洋却忽然仰起了头,作势捂住了鼻子,“天哪,莫燃你不要笑,我快流鼻血了!”

    “呵呵……”莫燃这真笑了,被柳洋滑稽的动作逗笑了,“有那么夸张吗?”

    “有有有!你怎么还笑的更开心了!我是很认真的在说啊好吧?你不会想看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失态吧?”柳洋虽然仰着头,可那眼神却好像怎么都舍不得移开,看到莫燃脸上绽开的笑容,真是浑身都不对劲了……

    正说着,张恪也停好车走过来了,他微微看了一眼柳洋现在捂着鼻子滑稽的造型,又看向莫燃,脚下微微一顿。

    “先进去吧。”张恪说道,好歹他还知道周围围观的人有很多。

    不一会,莫燃、柳洋、张恪三人已经坐在他们常来的包厢,两双眼睛不约而同的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莫燃,从上到下。

    莫燃都被看的不自在了,“需要我站起来方便你们仔细看吗?”

    “要。”

    “要!”

    两人同时道,张恪显的比较冷静,柳洋却是相当冲动了,说完还配合的直点头。

    莫燃抽了抽嘴角,她只是想让他们两个收敛一点,可他们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服务生端上了果汁,莫燃自顾自的拿过来喝。

    柳洋趴在桌子上往前一凑,那亮晶晶的眼睛直盯着莫燃的嘴,“好喝吗?”

    莫燃把杯子端在手里,又把柳洋点的西瓜汁给他推过去,“好喝,但你可以喝你的,别想打我的主意。”

    柳洋叹了口气,“唉,这都被你发现了,可我就想喝苹果汁……”顿了顿说道,“刚才跑来的路上我还想着,楠山公馆的服务生越来越差劲了,下次见到肖叔叔得参他们一本,结果没想到……唉,不是人家没眼力,是你变化太大了。”

    ------题外话------

    二萌:所以这一章真正的标题应该叫什么?

    莫燃:臭美

    二萌:(o゜▽゜)o☆[ngo!]不愧是我大女主,跟宝宝一样的机智!

    莫燃:……

    二萌:这一次晋级,防御翻倍,暴击翻倍,速度翻倍,技能up,新增技能‘破空斩’,最重要的是,颜值max!高兴吗高兴吗?~\(≧▽≦)/~

    莫燃:……

    二萌:高兴到无言以对吗?

    莫燃:我只是感觉到亚历山大

    二萌:瞎操心什么,亚历山大的应该是张恪柳洋苏小叔鬼医之流哦哈哈哈……

    莫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