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2. 诡异的村子
    “别啰嗦了,快点动手吧!”那胖子说着,取出一把刀眼都不眨的扎进了那个晕倒的大汉心脏处!而那大汉只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便没了动静,显然是死了!

    莫燃狠狠的皱了皱眉,看来这胖瘦两兄弟是做多了这种事情,活活的杀死一个人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贪财至此!

    那胖子正要如法炮制,扎向那个女人时,那瘦子却忽然扣住了他的手腕,嘿嘿笑了两声,“哥,这个娘们长的不赖,杀了可惜……”

    那胖子一看他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也看了看那个晕倒的女人,“咱们得时间可不多。”

    “嘿嘿,我知道,耽误不了多长时间,哥,难道你不想玩玩吗?这娘们刚才还敢嘲笑你。”那瘦子唆使道。

    那胖子却是哼了一声,收回了刀,“你先玩,一会我玩现成的,我得先把这个处理掉!”

    “嘿嘿好嘞!”那瘦子淫笑道,说着就直接去解裤子了,那胖子却踢了他一脚:“拖远一点去,虽然晚上没人,但也得防着点!”

    那瘦子嘟囔了一句“真麻烦”便当真拖着那个女人的腿走了,也没拖多远,就到了酒柜后面,权当用那个酒柜遮掩了。

    那胖子提起了那个死掉的大汉,轻松的跟拎麻袋似的,从客栈的后门出去了,一路上留下一连串的血,莫燃悄声无息的移动到了旁边的窗户,正好听到一个女人很微弱的反抗的声音,紧接着便是那个瘦子的淫笑。

    “原来醒了啊?看来你还有点本事,这么快就能醒过来,但那也没用,吃了我的药,还没人能够逃得出我的手掌心的,哈哈哈……醒了也好,大爷我本来也不想玩一具尸体!”

    莫燃正好从那窗户的缝隙看去,那瘦子自己已经脱光了,正在撕扯那个女人的衣服!莫燃烦躁的皱了皱眉,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这种肮脏的事情在哪里都有,在不清楚事情原委的情况下,莫燃并不愿意多管闲事,但是眼睁睁的看着这种事情发生,莫燃却是做不到。

    袖中悄悄滑下一把匕首,莫燃掀开了一点窗户,身形一闪飞进了客栈,藏在酒柜后面。

    “装什么贞洁烈女?当大爷不知道你是谁吗?你跟你那丈夫不知道残害过多少少女,怎么,现在轮到自己了还看不开?大爷都没嫌弃你,你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哈哈哈……”

    那瘦子巴掌一下一下的扇在那女人脸上,莫燃正想闪身出去,刚一动,却猛然快速的收了回来,一直往后,藏在了酒柜和墙壁狭窄的夹缝中,却是那个刚刚离开的胖子去而复返了!

    那胖子回来的很急促,莫燃发现的也及时,他也并没有注意到这客栈现在多了一个人。

    “别他妈玩了!”那胖子跑了回来,冲着瘦子的屁股就是一脚,那瘦子正准备开动呢,不满的回头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要上也得等着!我他妈还没开始呢!”

    “开始你个头!就知道他妈玩女人,再玩下去小命都没了!马上给我穿好衣服,这个女人得立刻仍井里去!”那胖子火气很大的低吼,听起来很是严肃,也很着急。

    “怎么了?难道是井里出事了?”那瘦子也是一惊,绷着声音问道。

    “别他妈多问了,快点!”那胖子只催促道。

    紧接着,那瘦子飞快的穿好了衣服,直接扛起那个女人,两人飞奔着从客栈的后门出去了。

    等他们走了一会,莫燃才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看了看地上,只有那个女人的外衣还撇在那里。

    听刚才那胖瘦兄弟两人的对话,这黑店似乎还不是那么简单,他们杀人好像还不完全是劫财……后面的井……是怎么回事?

    想着,莫燃循着刚才那两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客栈的结构其实很简单,后门出去就是两个小院,一个后厨,一个菜园子,菜园子里种满了菜,还有一棵大柳树。

    莫燃很快就找到了那胖瘦兄弟两个,莫燃藏在流水后面,从倒锤的柳枝缝隙看过去,那胖瘦兄弟两人扛着那个女人停在一个井口,两人都弯着腰,显的紧绷又害怕,好像那井里有什么很吓人的东西似的。

    井口还残留着鲜血,想来应该是那个胖子刚才仍那个大汉的时候留下的。

    “大、大人……您要的人我们给您带来了,这、这就给您送下去。”那胖子说道,明明夜晚也不冷,他说着话却直打哆嗦。

    而就在说完之后,那井里传来一阵幽幽的回响,井口盘旋起一股黑气,莫燃抬头看了看月亮,今天晚上明明万里无云,在这小院里却是一片漆黑,月亮都看不到。

    “快,还不快把这个女人送给大人!”那胖子催促另外一个瘦子。

    而那瘦子连声答应着,把那个女人从肩膀上放下来,任凭那女人怎么用尽全力抱着他的腿,他还是动作不带一丝犹豫的抹了那个女人的脖子,然后扔了下去。

    一胖一瘦两个人就那么弓着身体在井口等了好半晌,那胖子才抖着声音问道:“大、大人,您还需要吗?”

    井里再次传来一声幽幽的回响,井口盘旋的黑气散去了,奇怪的是,小院笼罩的黑气也消散了,一轮弯月明亮的洒在院子里。

    那一胖一瘦两人朝着井口深深鞠了个躬,那胖子说了一句“那小的们就告退了”,便匆匆离开了。

    莫燃看着那井口,过了一会儿,也闪身离开。

    仍旧藏在客栈外的房梁,那一胖一瘦两个兄弟回到客栈之后就把前后门以及所有的窗户都关严实了,两人坐在椅子上,都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都没有说话。

    过了好半天,那瘦子才有点心有余悸的说道:“他……他今天晚上怎么醒了……”

    那胖子说道:“我怎么知道!”

    “这段时间咱俩又消停不了了,这日次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哥……反正他也出不了那个井,咱俩要不跑吧……”那瘦子低声提议道。

    “跑个屁!跑了死的更快!你忘了这个村子是怎么被屠尽的了吗?留在这还能苟延残喘,想走就只有死路一条!这种话以后都别给我说了!”那胖子却低吼道,情绪同样很不稳定。

    莫燃却是一惊,屠村?

    过了一会,那胖子的情绪似是稳定了一会,忽然说道:“今天那两个人是筑基期的,够他消化一段时间了,我们暂时不会有事,但也要赶快再抓一些人了……”

    听到这里,莫燃已经是满腹疑云,这个小小的村子竟然还藏着这么诡异的事情,看来这地方不能待了……

    趁着夜色,莫燃重新返回了树林,离开了这个诡异的修炼结界,又独自奔出了老远,才取出自己的跑车开了回去。

    回去的时候正是大半夜,莫燃直接扑在床上睡了,可因为想着那个村子的事情,一直道天亮也没睡着,索性一大早就出了门。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迎面走出来一个满身酒味的人,而那人在看到莫燃的瞬间就愣了,胳膊上挎着西服外套,晃了晃脑袋,自语道:“我不是出现幻觉了吧?”

    莫燃扫了他一眼,有点印象,就是住在他旁边那一户的人,见过一次。

    正要错身进电梯,那人却忽然拉住了莫燃,“请、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们见过的,我就住在你旁边!”

    那人满身的酒味,像是喝完了夜场刚刚回来的,莫燃微微皱了皱眉,不想跟一个醉汉多说什么,便使了个巧劲甩开了他,径自走进电梯,按上了电梯门。

    而被关在电梯门外的男人使劲儿拍打着电梯,结果还是没拦住,他左右看看,奇怪的说道:“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刚才明明看到那个美人了……”

    一直走在大街上,沐浴着阳光,走在人来人往的人群里,凡人的生活虽然忙碌,但处处都是生机,处处都是希望,跟昨天晚上那个村子比起来,这里简直太光明了。

    又过了几天,莫燃在准备重新找其他的地方,可每当此时,她都会想起那个诡异的村子,和那个奇怪的井……

    这天,张恪叫莫燃去楠山公馆吃饭,好多天不见了,莫燃也就直接去了,到了之后发现,也不光是张恪,柳洋、秦歌、苏文哲也在。

    “咦,你们怎么都在?今天没什么要忙的吗?”莫燃一进门便道。

    秦歌和苏文哲正在打台球,听到这话,秦歌立刻就道:“莫燃,回京城之后咱们这才第二次见吧?听说今天张恪约你,我立刻就推掉通告蹭过来了,可听你的意思,难道你是只想见张恪,不想见我们几个?”

    莫燃瞥了他一眼,“我可没这么说,只是被你们几个大人物一起等着,我受宠若惊而已。”

    秦歌却笑了:“哈哈,这话谁说都可以,就你不行!你现在可是女王大人,我们等你那都是我们的荣幸。”

    “你这是夸我呢还是埋汰我呢?秦大少爷?”莫燃说着坐下了。

    秦歌刚刚打进了一颗球,支着台球杆看了过去,“当然是夸你,哎,你说说你,本来就够美了,可非要这么逆天,要是给你扔进娱乐圈里,什么都别干,等着收钱就行了。”

    莫燃也笑了笑,“那你现在不就这样?我看你还不是忙的脚不沾地?”

    秦歌索性扔下了台球杆走了过来,也不玩了,“一说这个可就深奥了,总不能成天无所事事吧,对了,你最近修炼的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