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4. 圈套
    “二位快请坐,吃饭还是住店啊?”那瘦子微微弓着腰,热情的招呼道。

    苏文哲和秦歌坐下,顺便把长剑往桌子上一放,那瘦子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桌上的剑,笑的那双小眼睛都快没了。

    秦歌说道:“这个点来当然是住店了。”他的声音也稍加伪装,变的低沉粗犷了一些,“这店里就你们两个吗?看这村子也不小,怎么不见个人影?”

    秦歌的语气很随意,那瘦子也并未多想,便道:“二位道友有所不知,这地方实在太小了,平时来的人本来就没多少,也就这个村子自己的人,一到晚上,大家都回自己家了,谁还来光顾我们这客栈啊?

    这客栈是我跟我哥哥开的,有生意的时候就开张,没生意的时候也就这么摆着,反正偶尔能赚点小钱,也不指望能靠着这个发财,嘿嘿。”

    秦歌顿时道:“这话倒是在理,先上点好酒,给我们兄弟解解渴。”

    “好嘞!您二位稍等,我马上来!”那瘦子说着,小跑着到了酒柜后面,那胖子就在那站着,两人眼神交流,像是交换着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信息,那胖子看了看兀自交谈的秦歌和苏文哲,对瘦子摇了摇头,那瘦子会意,从酒柜上面拿了一坛酒下来,很快又给苏文哲和秦歌送去了。

    “二位道友,您的酒来了!”

    “哟,还是女儿红呢!”秦歌拍开了酒坛的封泥,凑上去闻了闻。

    那瘦子顿时道:“一看这位道友就是识货的,这可是正宗的女儿红!不是我给你们吹,就在华夏这地界上,估计再找不出第二家能比我们兄弟俩酿的正宗的了!”

    秦歌道:“是吗?那我们今天倒是有口福了!”

    “嘿嘿……”那瘦子也跟着笑,“二位道友,来点别的小菜吗?”

    “你们这里有什么?随便上几样菜下酒就成,我们有酒就够了。”秦歌说道,已经跟苏文哲喝上了。

    那瘦子道:“道友真是真性情,我们后院自己种着菜,我就让我哥给你们烧几个拿手菜。”顿了顿,那瘦子状似无意的问道:“二位道友是怎么来到这个我们九眼村的?”

    秦歌道:“还能怎么来,走进来的呗,今天路过这里,发现这也有一小片妖兽森林,本想着没人争抢,进来打几个妖兽也好,可转了一下午,连只野兔都没看到,别说是妖兽了!真是晦气,不行,明天还得去转转。”

    “哈哈……原来是这样,二位有所不知,九眼村就是这样的,有时候村子里的人结伴进林子打猎,那些妖兽也学聪明了,不守个三四天的找不到它们的痕迹,不过二位可得注意了,林子里有很多村民埋下的陷阱,是给低阶的妖兽挖的,二位可别误踩了。”

    又说了两句,那瘦子就去后厨了,客栈里就剩下秦歌和苏文哲两个人,秦歌端着酒杯,闲聊一般低声道:“也不知道这里面下药了没。”

    苏文哲却道:“下不下你不都喝了吗?刚才是谁说这女儿红正宗的。”

    秦歌道:“正宗是正宗,那也是出自两个刽子手手里,也就你这种变态还能跟没事儿似的品尝。”

    苏文哲瞥了他一眼,“你也可以不喝,不过,愿赌就要服输,谁让你输了的?”

    秦歌撇嘴,“好像你没输一样。”

    为了不打草惊蛇,莫燃他们一开始就打算只派两个人进店,而这两个人是用最简单的办法选出来的——剪刀石头布。

    秦歌向门外看了看,“希望他们三个靠点谱,咱俩都以身犯险了。”

    正说着,莫燃和张恪已经先后掠到了客站后门,慢了一步的柳洋几乎要抓狂,凭什么丢他一个人在这望风啊?

    莫燃和张恪小心的靠近厨房,那胖子正在炒菜,瘦子在一旁慢悠悠的摘着菜,不过却有些兴奋的说:“这两个人来的正是时候,距离上次抓了那雌雄双绝都过了好多天了,那位大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要是没有现成的,咱们两个就完蛋了!”

    那胖子却皱着眉头炒菜,并没有接话。

    那瘦子又继续说道:“你这半天听到我说话了没?这两个人也才炼气期八层的修为,咱俩神不知鬼不觉的撂倒他们,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胖子这次却道:“我总觉得这次有点不太寻常,你看那两个人,我怎么觉得不像是一般散修呢?”

    “有什么不像的!你是不是神经过敏了?在这地方,他们最多也就住一晚上,今天不下手明天就没机会了!送上门的不要,难道你要出去抓人吗?

    离开了咱们的地盘,抓个活人回来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抓了凡人那是死罪一条,抓修者胜算又太低,我真不知道你在犹豫什么?你忘了村子里上百号人是怎么死的吗?你想跟他们一样吗?”

    闻言,那胖子炒菜的动作一顿,眉头皱的更紧了,很快,那胖子朝那瘦子伸出一只手,“药呢?”

    “嘿嘿……”那瘦子顿时阴笑一声,从怀里摸出一个木制的瓶子丢给他,“多放点,别出岔子。”

    莫燃和张恪相视一眼,转身回了客栈,告诉秦歌和苏文哲那胖瘦兄弟两个给他们的菜里加了料,便又藏了起来。

    等到那瘦子端上菜来,热情的招呼秦歌和苏文哲享用,一点异常都没有表现出来,显然是这种事情做多了,早已熟门熟路。

    之后,那胖瘦兄弟两个各做各的,但都不着痕迹的观察着秦歌和苏文哲,直到看到两人在喝酒的间隙吃了菜,两人才放下心来。

    不久,却见秦歌和苏文哲倒在桌子上,那瘦子装模做样的过去摇了两下,“二位道友,你们没事吧?”

    直到确定两人是晕过去了,那胖瘦兄弟两人才熟门熟路的摸走了两人身上的储物袋,那瘦子看了一会,顿时呸了一声道:“原来是两个穷鬼,看桌子上那把灵剑,我还以为是两只肥羊呢……”

    那胖子却是围着两人看了好半天,直到那瘦子不耐烦的催促,“你今天晚上是怎么了?都干过多少次的买卖了,怎么越来越胆小了?”

    那胖子却道:“这不是胆小,夜路走多了总会撞到鬼,小心一点总没错!我今天的预感一直都不好,总感觉要有事情发生一样,我的预感一向很准的。”

    听他这么正经的说,那瘦子也认真了一点,“你放心吧,这两个人已经晕的不能再晕了,先把他俩绑起来吧,没准今天晚上井里那位就要有动静呢?上次你说预感不好的时候不也这样吗?”

    那胖子点了点头,似乎认同了那瘦子的话,很快,两人便把秦歌和苏文哲五花大绑起来,运到了后面的厨房里。

    “今天晚上不能睡了,我在这看着吧。”那胖子说道。

    而那瘦子也道:“那我也在这看着,正好打坐一晚。”

    莫燃、张恪、柳洋三人就站在门外,三人在神识中沟通一番,正打算进去的时候,却听那瘦子忽然说话了。

    “哥,这都快一年了,我记得那位大人说,一年之后,他就能从井里出来,我们……真的不走吗?”

    “能走去哪里?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那位大人的力量一定是华夏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与之抗衡的,在他手下办事也许还能保一条命,要是想跑,天下海角都能被他找出来……吃了!”

    那瘦子一惊,顿时不敢说话了。

    莫燃三人相视一眼,都对他们口中的‘那位大人’很是怀疑,张恪比划了一个手势,莫燃点了点头,默数一二三,顿时和张恪一起闪进了厨房!

    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不等那胖瘦兄弟两人反应过来,剑已经架在了他们两人的脖子上。

    那两人大惊,“你们是谁?我们无冤无仇,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莫燃握着剑往前送了送,说话的瘦子顿时绷紧了身体,抬头一看,却见是个绝色倾城的美人,可他现在却没功夫欣赏,小命都被捏在人家手里呢,“女侠,有话好说,能不能先把剑放下?我们就是个开店的,你们想要什么尽管拿走就是了。”

    “真他妈啰嗦,装什么糊涂呢。”柳洋从门外走进来,随手在房间内布下了结界,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径直过去解开了秦歌和苏文哲的绳子,顺便踢了踢两人的腿:“还不快点起来,装什么呢?还想在这地上睡觉不成?”

    秦歌和苏文哲这才起来,秦歌话都没说,第一时间跑到垃圾桶吐了两口,“真难吃!”

    看到这,那胖瘦兄弟两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顿时吓的脸色苍白,知道今天晚上这是中了别人精心设计的拳套了!苏文哲把地上的绳子反绑在他们两个身上,仍垃圾似的仍在一旁。

    张恪这才问道:“说说吧,九眼村是怎么回事?后院那口井又是怎么回事?一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两人却紧闭着嘴,半晌都不说话,柳洋取过剑来,“不说也行,现在就杀了你们,等见了阎王,你们一起交代吧!”

    那胖子却忽然一哼,“我劝你们最好少管闲事,不管你们是谁,就算你们现在杀了我们,你们也不可能活着走出九眼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