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9. 你是在找死!
    张恪似是愣住了,柳洋也是一怔,秦歌和苏文哲互望了一眼,亦是惊讶,再看莫燃时,却陡然发现,此时的她似乎有些不一样了,至于哪里不一样,却是形容不出来。

    其他人形容不出来,可张恪可以!那疲惫的眼睛似乎也因为惊愕而瞪的老大,张恪最明白,在此之前,有些东西在莫燃那里是绝对无法比较的!

    她能瞒着自己的身世,从莫家村到驼峰岭,她能契约轮回之火和灭神弓,都是因为她心里那无比坚持的事情,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与之比较的事!

    可此刻,莫燃却选择了留下,选择了他们!

    张恪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但高兴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他本以为会遥遥无期……

    “可是……”张恪罕见的犹豫了,他多么高兴莫燃会有这样的转变啊,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让他怎么狠心?

    “没有可是,我要走你拦不住我,我要留,你也照样赶不走我,张恪,你应该知道的。”莫燃却道。

    柳洋也忽然盘膝坐下,心里的挣扎也顿时不见了,他说:“不是我不带她走,是我带不走。”

    “你们……”张恪的声音带着些叹息,但却也不再劝了,白孔雀的头匍匐在地上,闭上了眼睛,好像在抓紧一切时间蓄积力量一样。

    莫燃看向井口的方向,忽然道:“我们能拖到天亮吗?也许,它是害怕天亮的。”

    苏文哲道:“我们一定要拖到天亮!”

    几人抓紧时间恢复体力,而在那黑影再次缓缓升出井口的时候,一声低沉而危险的“哼”,仿佛空气都凝固起来!

    “看来是本尊太给你们脸了!”那黑影低声嘲讽,似是被张恪之前那一击激怒了,“很好,你们竟然没有跑,很好!”

    话音刚落,一阵庞大的能量忽然便向几人逼来!莫燃几人合力撑开防御抵抗,却发现那黑影这一次的力量忽然间上升了好几个档次!泰山压顶一般的力量让几人抵抗的极其艰难!

    而那黑影又是一哼,轻而易举的又发出一道攻击,那气球状的影子漂浮在上空,仿佛在嘲讽的看着几人螳臂当车一样的无用功。

    莫燃抬眸,一双狭长的眼眸盯着上面的黑影,眼中渐渐爆发出一阵狠戾,像狼一般!“有本事你就都拿出来!我倒要看看,一个井底之蛙有多厉害!上古如何?你要是厉害,也不会被困井中这么多年了!”

    莫燃这话一说,其他人都诧异的看了一眼莫燃,那黑影刚刚被张恪激怒,现在正在暴怒的边缘,也就仅存着那么一点戏弄的心,才迟迟没有下杀手。

    可莫燃这么一吼,不成心刺激它吗?刚才不是说好拖到天亮吗?

    而那黑影一听莫燃的话,顿时就是一声阴沉的冷哼,劲风一卷,就把莫燃卷入了空中!

    “莫燃!”四人同时喊道!想要施救时却是分身乏术了。

    “也好,本尊今天就拿你开胃!”那黑影忽然说道!

    一股骇人的力量勒在莫燃的身体上,从脖子到脚踝,好像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莫燃挣扎不开,那力道卷着她飞速的向那黑影而去,张恪化成的白孔雀忽然奋力一冲!中途截断了缠绕着莫燃的黑气!

    莫燃被白孔雀接到了背上,白孔雀身形飞快的一转,向远处滑翔而去,尾屏在身后拖出一个长长的弧度,而柳洋他们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潜力,竟同时挣脱了那黑影的压制!三人的身形同时拔起!跟那黑影正面缠斗起来!就连秦歌也弃了竖琴,改作近战!

    “张恪!马上掉头回去!”莫燃站在张恪的背上,皱眉喊道!

    “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激怒它!”张恪沉声道,莫燃心里比谁都明白激怒那黑影的后果,她方才那些话分明是故意那么说的!

    “张恪,先回去,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对付那个怪物了!”莫燃也沉声说道。

    张恪没有多说,只是在有飞出一阵之后,掉头回去!快接近战场时,忽然道:“即便你有办法了,也不能独自去冒险,只要还有一点机会,我们就要一起出去!”

    莫燃看了一眼前方,只说了几句话这么一小会,柳洋三人已经又添了不少伤口,远远看去,就像三个血人一样,浑身都是红的!那颜色似乎连莫燃的眼睛都染红了!

    莫燃忽然向前走了几步,她扶着白孔雀巨大的头颅,这是张恪第一次幻化出本体,也是第一次被人踩在身上,差一点就踩到他头上了!可张恪的注意力却不在这里,而是都集中在了耳朵上。

    莫燃贴在白孔雀的耳旁,光滑的羽毛一点都没有令她不适,大风中她低声而快速的说道:“这个怪物被封印在井下,吸食人血一定能帮助它恢复本体和解开封印,所以他才不停的杀人,它的弱点一定在本体,要想办法接近它!”

    张恪不愧是聪明的,经莫燃一说他就明白了,“所以你就要激怒它?想用自己做饵从而找出它的弱点吗?!”

    张恪的声音愈发显得低沉,莫燃嗯了一声,“这是最快的办法!”

    张恪只沉默了一秒,他不能怪莫燃什么,即便是出于关心和担心也不行,他只是翅膀一扇,速度猛地加快了许多,声音也一沉,“要去一起去!”

    “好!”莫燃点头,往后退了几步,灭神弓猛的出现在手中!一双嗜血的眼睛盯着前方,像是锁定了猎物的狼,正待爆发!

    白孔雀迎面攻来,看那势如破竹的样子,那黑影忽然一下子就把柳洋、秦歌、苏文哲三人绑了起来,三人被黑色的能量吊起,那能量看似无形,却比有形的绳索更加牢固,根本动不了分毫!

    “哼,笑话,你以为还能故技重施吗?今晚本尊也跟你们玩够了,是时候结束了!”那黑影轻蔑的说着,紧接着便刮起一阵劲风!如旋风一般向白孔雀这里席卷过来!

    而就在这时,白孔雀长长的尾屏一卷,将莫燃远远的扔了开去!而它自己巨大而洁白的身体却被那黑色的旋风卷上,眨眼间便到了那黑影跟前!

    那黑影之中忽然出现一个黑洞,那黑洞慢慢的变大,仿佛一张正在张开的嘴,而白孔雀、柳洋、秦歌、苏文哲他们正在被送入那漆黑的洞口!

    莫燃在飞出的一瞬间已经张开了弓,漆黑如墨的弓弦,地狱之火一般的羽箭顷刻间出现!这应该是莫燃在用过为数不多的几次灭神弓一来,出箭速度最快的一次!

    那凌然的身体猛然在空中定格,看似单薄的身体此刻却仿佛充斥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莫燃现在脑海中唯一想的是,这一箭一定要赢,否则,她就是亲手把张恪他们送进了那怪物的嘴里!

    “嗖——”

    漆黑的箭矢闪电一般划过!明明同样是漆黑的环境,可那羽箭却如雷霆,空气中好像都留下一道炙热的痕迹!致命的危险拖出了长长的尾巴,那怪物不愧是成精的,当即便察觉到了危险!

    千钧一发之际,那黑影根本管不了已经抓住的人,一下子就扔了出去,灭神弓就算没有在刑天手中,它的速度和危险性也不能被任何人质疑!

    第一次它能躲回井里,那是因为莫燃不知道它的弱点所在,情急之下射出的一箭,可这一次不同,莫燃隐约猜到它的弱点就在它的‘嘴’!而看样子,她猜对了!

    灭神弓之所以叫做灭神弓,是因为它真的能让不死的神也尝到魂飞魄散的滋味!更别说其它妖物,哪敢沾上!那黑影既然知道灭神弓,便清楚灭神弓的厉害!

    当下以最快的速度避开,想要躲避要害!

    或许这怪物真是命不该绝,竟然真的叫它躲开了,而且,因为这一箭,莫燃非但没有将他们几人从困境中解救出来,反而阴差阳错的解开了那怪物的封印,让几人的处境简直雪上加霜!

    却说那一箭过去之后,只听到那黑影惨叫一声,那声音震天动地的,整个九眼村好像都抖了抖!它虽然避开了要害,但还是被灭神箭波及到了,那一身咆哮就是证据,这是在他们僵持这么久以来,那黑影首次受到了打击!

    而莫燃射出那一箭可并没有就这么结束了,被那黑影躲开之后,那箭矢竟不偏不倚的射进了那半个塌陷的井口!而那井口也毫无意外的全部塌陷了,被掩埋在一片废墟之中!

    那黑影陡然间便散了,就连那黑色的雾气也渐渐消散了不少,如此恍然一看,才发现九眼村已经被笼罩在薄暮之中,天虽然还没亮,但已经有些泛白,他们这一战,竟真的打了快整整一夜!

    几人都是疲惫不堪,但各自撑着身体站起,彼此望去,有丝丝喜悦浮上心头,天快亮了是吗?他们赢了是吗?

    可还没等那喜悦蔓延开来,早已变成一片废墟的地面上忽然闪过红光,那红光一闪而逝,却并非只是一点点,而是方圆几里地都是如此!

    莫燃心里咯噔一声,危险的直觉直冲脑门,她只来得及脱口喊道:“都闪开!”

    那声音像是在嘶吼,喊出来的时候都变了调!可她还是慢了!

    “轰——”

    一声巨响,天崩地裂一般,地面剧烈的颤动起来,猛地从满是废墟的地底钻出来一个巨大的怪物!

    那怪物浑身漆黑,皱皱巴巴的皮像是荒凉的山脊一样,一阵庞大的妖兽气息在空中迅猛的蔓延!莫燃根本看不清那妖兽的全部形态,因为它的本体实在太大了,她只看清了那个丑陋而满是血腥味的兽嘴!

    一双暴突的眼睛满是凶恶,它一出现,张着嘴就是一声震天的吼声!

    “吼——”

    地面真的又震了起来,那妖兽身上的土不停的往下落,只见它身后的尾巴猛的一甩,把白孔雀抽到了它面前,那丑陋而巨大的兽爪顿时踩了上去!

    莫燃刚才因为要射箭,被张恪远远的甩开了,而张恪化成的白孔雀和柳洋他们则就落在井口不远处,那妖兽一根脚趾头都比一个人大,直接忽略柳洋三人,最先对白孔雀下了手!

    忽然,那妖兽抬头,看向了莫燃,那巨大的眼睛里满是兴奋,还有不加遮掩的血腥!“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想不到啊想不到,本尊苦苦修炼了上千年都没有解开的封印,竟然被灭神弓一箭破开了!哈哈哈!那还留着你们何用?”

    莫燃清楚的看到,白孔雀蓝色的血液在废墟之中晕染开来,那么高贵的妖兽,却别这么丑陋的怪物踩在脚下,那是张恪!何等骄傲的张恪!

    “不要动他!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看出那妖兽的杀心,莫燃近乎嘶吼的说道,浑身的杀气不加掩饰的迸发出来,一双眼眸满是猩红的血丝,整个人就好像一个炸弹,只要那么一点点火星,她就能爆炸!

    “哈哈哈哈!这真是本尊听到最好笑的我笑话了!你一个卑贱的人类,竟然来威胁本尊?你很在乎这只孔雀吗?本尊不放又如何?非但不放,本尊还得让你看看,如果一只孔雀没有了翅膀,没有了尾屏,他还怎么做孔雀,哈哈哈哈——”

    “闭上你的狗嘴!”

    这时,柳洋却忽然斜刺里冲来,挥舞着他那跟紫色的九节鞭,现在那黑影有了本体,他有了下手的目标,直冲着那妖兽的眼睛去的!

    可那妖兽一脚踩着白孔雀,动都没动!就在柳洋的九节鞭快到的时候,却忽然闪电般扬起前肢,将柳洋抽了出去!

    柳洋的身体远远的落在地上,猛的咳出了满口的黑血!

    莫燃的眼睛顿时就红了!红的渗血!

    那妖兽大笑着,同时按住了白孔雀的翅膀,似乎是想生生撕下来!

    莫燃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中传来一般,阴暗的不像她!“我说了,不要动他!你是在找死!”

    不知何时,莫燃手中竟出现一把漆黑如墨的长剑,那长剑看似没什么特别,乍一看去甚至有些太普通了,可只要盯着看两秒钟,那可怕的杀气一定叫人触目惊心!

    而在那黑剑的剑柄处,虽然被莫燃的手紧握着,但还是隐约能看到几颗色彩不一的晶石,在莫燃说那句话的同时,她已经提剑飞去!

    也就在那短短的几秒钟内,莫燃闪电般的出现在了那妖兽面前,人亦如剑!

    “破空斩!”

    只听莫燃一声低吼,黑色的长剑砍下,在那一瞬间,一如惊雷伴着闪电划过!天空似乎都被划成了两半!那闪过的苍茫的白色,也不知道是剑招之下的错觉,还是真的看到了空间的裂缝!

    那如战神一般杀过来的人,竟然连那妖兽心里都猛然一颤,生出了几分胆寒!此刻它不记得持剑的人是谁,只知道这一剑的威力毁天灭地,当真有点当年战神刑天不可一世的狂傲!

    像它这样的妖兽,能让它真正感觉到危险的人和物都太少了,它本以为,几万年后的今天,更加不会有了!可没想到,短短几个小时而已,这种感觉就出现了两次!

    一次是灭神弓,另一次,就是现在!

    那妖兽哪里还顾得上白孔雀?顿时张开了自己最前过的防御,同时用尽了全力反击回去!

    即便跟莫燃几人打了一晚上,它也只不过随便用了几分力气而已,可在这种危急关头,当然会下意识的用最强的力量保护自己!

    “砰——”

    两种能量的相撞,莫燃的剑并没有成功砍到那妖兽身上,而那妖兽在被刚才那一下子的震慑之后,瞬间窜了开去,它得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

    而莫燃,虽然逼退了那妖兽,可在收剑落在地上的时候,一双手几乎忍不住的颤抖起来,不是后怕,而是她两条手臂的骨骼几乎都震碎了!不仅如此,五脏六腑更是翻江倒海,血气上涌!

    可她依然站的笔直,剑尖斜刺在地面,跟那巨大的妖兽隔着漫天的尘土遥遥相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