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5 你真的不养我吗?
    莫燃公寓的门铃已经响了很久,她正在整理她好不容易找来的西南镇的资料,书桌上堆了一大堆翻过的古籍,她看的入神,好半晌才意识到门铃在响。

    “将军去开门!”莫燃喊了一声,将军可能又在跟傒囊玩的不亦乐乎了,莫燃只好又喊了一声,“可能是你的兔子到了!”

    只听外面一声欢快的“汪!”,将军撒开脚丫子麻利儿的去开门了,可不一会,门口传来将军汪汪的叫声,好像不太对劲的样子,莫燃这才放下手中的东西去看。

    却见将军拦在门口,门只开了一半,莫燃还看不到外面的情况,趿着拖鞋走出去,刚打开门,却是一愣。

    门口站着一个高挑的男子,他穿着一身修身的西服,可穿的并不规矩,浑身上下都充斥着闲散与慵懒,让那西服看起来更加贵气而风流,衬衫的领口恰到好处的开了两颗扣子,性感的锁骨若隐若现。

    那人脖子上搭着一根红色的领带,看起来衣冠不整,可即便是衣冠不整,也没见过像他如此让人呼吸一滞的。

    见莫燃出来了,那人也慢慢抬眸看向莫燃,嘴角缓缓牵起一抹微笑,“亲爱的主人,让你久等了。”

    “你……”莫燃诧异的看着鬼王,没错,真的是鬼王!他换了一身衣服,可不管穿什么,它本身的气质和气势也完全在衣服之上。

    倒是那长长的墨发,放在别的男人、更是穿着西服的男人身上也许突兀,可在他身上却毫无违和感!反而更多了几分邪气。

    “你怎么来了?”莫燃终是问道。

    在莫燃愣神的几秒钟,鬼王也把莫燃从头看到了脚,莫燃的穿着很是随意,一件白t加一件棉质的短裤,一眼看去都是奶白如脂的肌肤,还有那双笔直的长腿,银发散在身后,美轮美奂!

    跟那天浑身浴血的样子相比,绝对是天壤之别!

    鬼王嘴角的笑意似乎大了一些,“你不觉得你丢了什么吗?”

    莫燃没转过弯来,不知道鬼王在说什么,但下意识的想了想,她从九眼村回来之后就没有再出过公寓的门啊,能丢什么东西?便道:“没有。”

    鬼王却笑道:“亲爱的主人,你把我丢了,所以我这不是自己找回来了?”

    莫燃一愣,看到了鬼王半睁的慵懒眼眸,还有他眼角那颗仿佛会跳跃一般的泪痣,不知道是不是这张脸太过妖孽了,盯得久了竟有些眩晕。

    莫燃抽了抽嘴角,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还是怎么着?鬼王亲自找上门?她这公寓的门是不是都要发光了?

    “不是,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的话……”莫燃说着,却又不知道怎么表达了,她那天好像把该说的都说清楚了吧?鬼王这番话又算怎么回事……

    “有事情,既然有事才能进门,那就有事吧。”鬼王打断莫燃的话,很是随意的接道,可你这一副勉强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叮——”

    正在这时,电梯口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里面走出两个人,其中一人捧着两个餐盒,看了看门牌号之后径自朝莫燃的公寓走来,将军许是闻到了熟悉的香味,立刻从门里蹿了出来。

    另外一人穿着晨练的运动服,眼神直勾勾的望着这边,似乎直接忽略了鬼王,那眼神中的期待太强烈,也太明显了。

    莫燃刚要走出来,却被鬼王拦住了,鬼王的眼眸轻轻掠过莫燃的腿,从外面把门虚掩上了。

    那个送餐的小哥似乎不是第一次来了,看他熟门熟路的把餐盒的袋子让将军叼去就知道了。

    那小哥没走,鬼王微微想了想,作势在西服的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叠钱来递给他,那小哥抬头一看鬼王,狠狠地一愣,半晌才结结巴巴的说:“这这这、这太、太多了……”

    “拿了钱走。”鬼王只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那人愣愣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转身就走了。

    倒是另外一个穿着运动服的男子,他盯着莫燃门口好一阵子了,一动不动的,将军拿了吃的正要返回去,鬼王却拦着门不让它进。

    将军不明所的看向鬼王,刚想说这个人给它付了钱,他一定是个好人,现在怎么还不让它进门了?

    鬼王却取走了将军叼着的餐盒,神识中道:“把那个人吓走才能吃。”

    将军回头一看,见果然有个人杵在那里,为了它心爱的兔子,将军呲着牙冲他叫了两声,将军可是妖兽,稍微露出点凶狠都够凡人大吃一惊的。

    果然,那人像是被叫回了神,失望的又看了几眼,转身到了另一侧的公寓。

    鬼王摸了摸下巴,眼神在两个公寓之间稍作徘徊……

    莫燃挂了电话打开门,却见送餐的人已经走了,而将军已经叼着餐盒扒拉开门缝跑回去了,莫燃看了看鬼王,“你付了钱?”

    鬼王点了点头,“是不是应该让我进去说话?亲爱的主人。”

    莫燃已经让到了旁边,可愣是被鬼王最后补上的那句‘亲爱的主人’叫的无语。

    鬼王走进门去,闲庭漫步一般四下看了看,都不用莫燃介绍什么,他自己把莫燃的公寓参观完了,末了站在二十二层的落地窗前说了一句,“还不错。”

    莫燃坐在沙发上,眼睛跟着鬼王转,她这半天想的是,鬼王来着到底是干什么的?见他终于停下了,莫燃才问道:“你刚才说有事,是什么事情?”

    鬼王回身,那高挑的身形在阳光下投射出一道优雅的影子,他微微眯着眼,像是很享受这种温度似的,不一会,鬼王坐到了莫燃对面,微微前倾着身体,“嗯……”

    忽然,他把脖子上挂着的那根红色领带拿了下来,“对了,这个到底是怎么系?”

    莫燃抽了抽嘴角,看着鬼王一副认真的样子把领带递给她,莫燃不太置信的问道:“你所谓的事情、该不会就是这个?”

    鬼王却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确实是这个,为什么世俗界现在的穿着变成这样了?系这个领带的意义在哪里?”

    莫燃有点无语,这算是什么问题?就算他不适应,这也没什么重要吧?当初她刚刚接触这个世界的时候,同样对这里一无所知。

    “对于你来说,可能没什么意义,你可以不必理会。”半晌,莫燃说道,确实,对于鬼王来说,有那妖孽一样的皮囊就够了,穿什么衣服做什么打扮根本不重要。

    鬼王看着莫燃,“是这样吗?”

    莫燃也认真的点了点头,鬼王当真把那领带扔到了一边。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干坐了半天,这分明是莫燃的家里,可鬼王好像比她更自在,莫燃何曾看不出来鬼王说什么领带怎么系那纯碎是没事找事,但她想不出是什么事情让鬼王在她这里耗着。

    “如果你不走的话,就随便坐着吧,我还有别的事情。”最终,还是莫燃先开口,虽然对这个鬼王很不了解,但也隐隐能感觉到,她的想法可能并不能改变他的做法,莫燃索性不问也不赶人,反正鬼王想说的时候自己会说,该走的时候也自己会走。

    可是,莫燃这回可想错了,她自顾自的在书房待着,几乎一整天都不怎么动,中午饭也没吃,自从筑基之后,莫燃的饥饿感少了很多,常常会忘记吃东西。

    一转眼天都快黑了,莫燃从一堆古籍里抬起头来,看了看窗外,天色早已暗了下来,但书房的灯不知道是谁帮她开的。

    莫燃走出去一看,却见落地窗前的地毯上,将军百无聊赖的卧着,小黑却和鬼王一大一小盘腿坐着,小黑穿着那件黑色的幼龙连体衣服,小小的身板,莫燃把他放在一个地方的时候,他常常能一动不动的直到莫燃给他挪地方,总是像个小小的雕塑一样。

    而鬼王则脱了西服的外套,卷着袖子,一手撑着下巴,半眯着眼睛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而他的另外一只手,那修长白皙的手指却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一只草编的蚂蚱。

    莫燃走近些一看,却见傒囊幻化出半个人形,另一半还是一缕魂息,那魂息连接在那个蚂蚱上,幻化出的是一个迷你版的小女孩,一张小小的脸看起来都要哭了,“小傒真的都说了,小傒只知道这么多了……”

    莫燃挑眉,虽然这傒囊当初害她黄粱一梦受了不少折磨,但是自从把她带出来,小黑和将军就成天折磨着她玩,以至于到了现在,莫燃看到那小小的魂兽时都有些不忍心了。

    可鬼王哪里来的这种恶趣味?难道也是无聊的很,所以欺负起傒囊来了?

    “嘤嘤大主人!”傒囊忽然叫道,那声音听起来那么惊喜,好像终于迎来了她的救星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这一声喊管用了,反正鬼王的手是从那蚂蚱身上拿开了,傒囊兴奋的一闪,顿时藏了回去,嘤嘤嘤鬼王大人好可怕……

    “你没走吗?”莫燃有些诧异的看向鬼王,这都过了一整天了吧,鬼王难道不需要回鬼镇吗?

    “亲爱的主人,你在这里,却叫我走去哪里?”鬼王看向莫燃,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我很奇怪,别的主人都会把自己的霊带在身边,为什么我的主人好像并不欢迎我的样子?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莫燃抽了抽嘴角,“首先,你能不能不要叫我主人?”

    “为什么?”鬼王却问道,随即他又想了想,道:“对现在的世界,我还不算很了解,但除了主人,好像有不少霊也会叫他们的主人‘妻主’,难道,我应该这么叫吗?”

    莫燃脚下一闪,随即若无其事的坐在了沙发上,她有些奇怪的看着鬼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思维?明明是鬼域的王,为何说话做事如此颠覆?

    妻主?那是什么鬼?

    “不必,你叫我名字就好,我叫莫燃。”莫燃只好道。

    “如果我的主人更喜欢我叫你的名字,我当然没有意见。”鬼王却道。

    莫燃总觉得鬼王的逻辑在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上来,只好继续她的话:“其次,那天我不是跟你说清楚了吗?你是鬼王,你是自由的,并不需要跟着我,你可以去做你自己的事情。”

    莫燃在强调,他是鬼域的王,是一代王者,她还受不起这样一个霊给她鞍前马后,要是那样,鬼镇的人都不会同意。

    更何况,莫燃又不傻,相反,她聪明的很,鬼镇迟早都会回到无间界、回到鬼域的,她将鬼王召唤回来,权当是还鬼镇的人情,也为她日后去鬼域找家人的时候铺条路,而这条路能不能走通还是个未知数。

    鬼镇之所以隐忍不发这么多年,一直等到鬼王回来,很明显,他们是想东山再起!他们要走的是跟天界对抗的路!当年合无间界全界之力都败在天界手下,如今,无间界秩序早已更迭了多少代,谁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会是什么?

    拥有一个强大的不可思议的霊,看起来确实是天上掉馅饼,可她为此付出的代价呢?谁知道会有多少?

    在一切还没开始之前,莫燃宁愿他们各走各的路,他去收复他的鬼域,她去找她的仇人。

    所以,在鬼王今天站在她门口的时候,她才会那么诧异。

    “唉……”鬼王却悠悠的叹了口气,眼眸半垂着,就连那褐色的泪痣都好像带上了忧愁,莫燃心里顿时一紧,微微移开了视线,她深知自己见不得美人伤心,连忙不看了,不过,这鬼王的演技是不是也太好了……

    却听鬼王接着说道:“就在这个小小的世俗界里,我连一个领带都不会系,亲爱的主人,你真的不养我吗?既然不养,你把我从霊界召唤出来干什么?”

    莫燃猛地转头,诧异的看向鬼王,难道召唤他出来还是她的错了?他那一脸打破了他原有生活轨迹的样子是怎么回事?这话说的,竟叫莫燃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了,半晌才道:“你堂堂鬼王,还需要我养着?”

    ------题外话------

    嘤嘤嘤少女心要炸裂了~(>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