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3. 隐世家族
    莫燃目送那一行人离开,眼神微微暗了暗。%%%

    柳鹤有条不紊的指挥人恢复秩序,又跟在座的所有人致歉,这才带着柳洋几人一同进了雅间。

    “六叔,这种委屈您都能让我受了,柳家何时如此退让过?这还是在自家地盘上,要是去了别的地方那还了得?”

    刚坐下,柳洋便道,看样子柳洋跟柳鹤还挺亲近,要不然说话也不会这么直白。

    “你这小子,六叔还没问你怎么擅自跑来了边堂,你倒先向你六叔甩脸子了!”柳鹤说着,假装眉眼一瞪。

    柳洋知道柳鹤并非真的生气,要说柳洋和柳鹤的关系,那还真不太一般,比起柳家其他人来说都要亲近一些。

    别看柳洋大大咧咧,生性开朗,其实柳洋并无父母,当年他父亲死在历练中,而母亲则是因为生他而死。

    柳洋刚刚出生就没了生母,亏得当初柳鹤的妻子也是刚刚生产,柳鹤夫妻抚养柳洋至四岁,柳洋的爷爷才把柳洋接到跟前教养。

    柳鹤是柳洋的同族长辈,可却是把柳洋当做自己的半个儿子看待的,因此对柳洋格外宽厚,也就前几年,柳鹤掌管了边堂的醉仙居,才鲜少回京城,如今见到柳洋,自是欣喜。

    柳洋顿时一笑,没有了刚才的严肃,“六叔,最近边堂热闹着呢,我们几个来瞧瞧怎么了,您不欢迎啊?”

    柳鹤笑着摇了摇头,“你这贪玩的本性都是随了老爷子,真拿你没办法。”

    “嘿嘿……”柳洋笑了笑,又道:“六叔,他们几个您熟,我就不多说了,这位是莫燃,是我们的朋友。”

    莫燃向柳鹤点了点头示意。

    柳鹤看向莫燃,也微微颔首,却是说道:“虽是第一次见,但莫燃的姓名我可是听过不止一次了,果真是个年轻的女子啊。”

    莫燃有点疑惑,“柳掌柜说笑了吧?我什么时候名声在外了?”

    柳鹤却道:“哈哈,没有说笑,几个月前在驼峰岭发生的事情,虽然没有轰动华夏,但也有不少人亲眼所见,醉仙居遍布东南西北四镇,互通些消息还是不成问题的。

    今天让你在我这里受委屈了,别的且不说,先饮一杯,权当我给你赔礼道歉了。”

    见柳鹤端起了酒杯,莫燃也立刻举杯,只是说道:“柳掌柜客气了,虽然这事发生在醉仙居,但莫燃并非不明事理之人,柳掌柜何错之有?不需要向我道歉。”

    柳鹤顿时笑道:“哈哈,莫燃爽快,但听你的口气,还是对今天之事有气啊。”说着,柳鹤也不卖关子,直接说起了几人最关心的事情。

    “你们也别着急,我这就跟那你们说说怎么回事,今天那个跋扈的女子,名叫唐甜,并非华夏明面上的家族之人,你们不知道也不意外,因为她是隐世家族的人。”

    闻言,几人都是皱眉,张恪问道:“是哪个隐世家族?”

    柳鹤轻轻笑了笑,“以你们的聪明,还需要我来解释是哪个隐世家族的人?”

    几人面面相觑,倒是神色间凝重了些,只有莫燃并不清楚怎么回事,张恪若有所思道:“如果她真是姓唐,那岂不是只有唐家能让她如此嚣张?”

    柳鹤慢慢点了点头,“没错,她是唐家的小姐,而且是个很受宠的小姐,来到边堂已经有两个多月,知道情况的家族都在派人拉拢讨好,她经常带人在醉仙居出没,偏偏她自己又是个爱生事端的人,以往也都是些口角不快,像今天这样大动干戈的,还是头一回。”

    “唐家怎么了,都隐世多少年了,忽然派出个小姐,就能在边堂横行无忌了?”柳洋则道,语气有些不屑,紧接着又道:“更何况,所谓的隐世家族,如今早已不能跟早些年相比,难不成还想凭着那些余威吓唬人?”

    莫燃在一旁静静听了一会,到了这个时候才插了一句嘴,“能不能先告诉我一下,这隐世家族又是什么?”

    张恪看向莫燃,说道:“隐世家族说来有些复杂,我们也只是听长辈说起,早以前华夏一直有形三族、隐三族、王三族的说法,但这个说法至少是千年以前的了,近一千年来,隐世家族都没有露过面。”

    原来,这话还得从三界尚且通畅,世俗界和须弥界之间的传送还未被破坏说起,原本,华夏形三族便是张家、秦家、柳家,而隐三族,据说是唐家、花家、雷家。

    而这王三族,就有些厉害了,并不在华夏,亦不再世俗界,而是在须弥界!据说当时须弥界最大的三个王族——离氏、百里氏、云氏。

    据说在那个时候,形三族和隐三族都是听命于王三族的,而形三族主要负责世俗界的事宜,隐三族则与王三族更亲近。

    须弥界是人类修炼的圣地,那个地方才是真真的修者云集,在当时,隐三族的实力自然是远远超过形三族的,可是自从世俗界和须弥界之间的传送被破坏之后,形三族和隐三族便跟王三族失去了联络。

    一直到现在,形三族渐渐在华夏三头独大,后来又隐隐加入了苏家这个后起之秀,而隐三族因为一直以来行事隐蔽,且一直避世而居,自那之后也就不露面了,外人也不知道隐三族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都过了多少年,没想到会再次听到隐三族的消息,还见到了唐家的人!

    “原来如此。”莫燃淡淡说道,怪不得唐甜那么嚣张,还这有些背景,这么说,赵菁是想抱着这条大腿了?

    “唐家忽然派人出现是个什么道理?柳掌柜,除了那个唐甜,隐三族还有没有其他人出现?”苏哲却是问道。

    柳鹤摇了摇头,“暂时没有确切的消息,唐甜是带着信物来的,直接找到了天一门,一些一流家族基本上都知道她的身份,但是……隐世家族既然出现了,肯定不可能是一个大小姐闲着无聊出来游玩的,必定有别的事情。

    而且,隐世家族有他们的做事章程,对于现在的我们已经是很陌生了,也许明里只有唐甜一人,可暗中不知道还有多少,最近各大家族都很小心,隐世家族毕竟消失了这么多年,忽然出现,不能不防。

    你们今天这件事情可大可小,那唐甜虽然跋扈,但是处事还是有些手段的,我这段时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她的所作所为多有观察,若是此事就此揭过,便无甚挂碍,若是你们咽不下这口气,恐怕就糟了。”

    说着,柳鹤的眼神看向莫燃。

    莫燃明白柳鹤的意思,这件事情得看她,如果莫燃说算了,柳洋他们指不定就听了,可莫燃要是不同意,柳洋他们也不会让莫燃受这个委屈。

    既然他早就打听过莫燃其人,肯定也知道莫燃跟柳洋几人的关系不浅,再看今天柳洋护短的行径,虽说是第一次见莫燃,但他也敢肯定,他的判断是对的。

    “只是一点小摩擦而已,没什么过不去的,柳掌柜既然这么说了,日后我跟她井水不犯河水便是。”莫燃几乎没有思考便道。

    话虽这么说,可莫燃知道,有赵菁从中作梗,井水不犯河水,恐怕是做不到的……

    “莫燃……”柳洋唤了一声,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莫燃摇了摇头制止了。

    而柳鹤也大笑一声,说道:“这样甚好!莫燃,你也别觉得委屈,各大家族尚且不敢轻举妄动,你也不可做这个出头鸟,这可跟招惹一些厉害的角色不一样,一旦隐世家族这样的庞然大物,那也许就是上天入地都躲不过了。”

    “多谢柳掌柜提点。”莫燃谦虚的说道,她自然知道其中的道理,也能平下心来,只是,要处理赵菁的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当晚,几人吃过饭之后便留宿在了醉仙居的客栈,醉仙居的客栈就在那三十层的高楼之后,十数里的地方都是,而给莫燃它们安排的,自然是这里最好的。

    众人散的时候,柳鹤把柳洋叫去了。

    柳鹤的书房内,柳鹤早已一改在醉仙居时的沉稳和善,在书房之内不停的踱步,皱着眉头,似是满腹心事。

    柳洋见他走来走去好半天一句话都不说,终于忍不住先开口:“柳树,您有话就说罢,我不怕打击,您要打要骂都直接来啊……”

    闻言,柳鹤猛的走到柳洋面前,抬起手便要打柳洋,可那手落在半空却始终没有打下来,最终只恨铁不成钢的在柳洋肩膀上锤了锤,“你小子,现在来边堂是要造反吗?”

    柳洋观察着柳鹤的神色,没有回答,反而试探道:“六叔,听您这么说,家族果然是出事了吧?我来边堂都不行了啊?以前谁会管我去哪啊?”

    柳鹤看着柳洋,叹着气道:“你小子也别跟我装糊涂,指不定心里怎么明白呢!”

    明明柳鹤被气的不轻,柳洋却嘿嘿笑了起来,“六叔别生气,您这样我倒是放心了,起码六叔还是六叔,不像其他人……柳家都快不是柳家了……”

    “瞎说什么呢!柳家不是柳家还能是谁家?”柳鹤在柳洋头上拍了一巴掌,却是没有用力,他道:“现在老爷子下落不明,主持大局的适宜都落在老祖那里,老祖也隐世多年,对现如今华夏的局势能知道多少?

    你只管在柳家好吃好喝的待上几个月,一切就能恢复如常,你是柳家名正言顺的小公子,谁能把你怎么样?可你怎么就偏偏想不通?非要在这个时候掺和到边堂来!”

    柳鹤越说越激动,话语之间几乎都不带停歇了,“你们几个胆子可真大!仗着现在大家对你们还没什么防备,真相在边堂硬插一脚吗?几个臭皮匠,凑到一起竟然也让你们蒙对了不少事情。

    苏家那小子应该贡献了不少东西吧?你可知道现在边堂是什么情况?你们几天只见到一个唐甜,事实上,也许形三族、隐三族都已经聚齐了!

    不仅如此,你可知道老宅都来了些什么人?都是老祖亲自出马的!你还以为你们能蒙混过关吗?”

    闻言,柳洋确实挺惊讶的,但他却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服软道:“六叔,您了解我,关押犯人还要公开审理判刑然后再拘禁呢,可无缘无故的,我就要在老宅禁足了,被动等着可不是我的作风,我既然赶来醉仙居,就是知道六叔一定不会把我给交出去,您说是吧?”

    柳鹤推开了柳洋,望着那双晶亮的眼睛叹了口气,“我要是想交你出去,你早就在回京城的飞机上了,我还会在这里跟你说这么多吗?”

    柳洋顿时眉开眼笑:“我就知道六叔对我最好!”

    “别急着捧你六叔了!既然有人认出了你们,醉仙居你们也不能久留,你们原本打算如何?”柳鹤问道,柳洋则把他们之前的计划说了。

    柳鹤点了点头,“去门派甚好,门派中关系复杂,且一旦进去,家族也不会登门要人,你们可以暂且待在那里,可六叔把话说前头,进了门派之后潜心修炼,不可再想别的事情!更不能再想神之囚牢了!”

    柳洋顿时垮了脸,他们就是奔着这个来的!于是道:“六叔,别的我都能答应你,可这个……有点难啊……”

    柳鹤眼睛一瞪,“怎么就听不进去话!如今的边堂暗潮汹涌,你们年纪轻轻,难道都想把性命搭在这里吗?就算你们几个大小子无所谓,那今天那位姑娘呢?你也打算拉着她一起吗?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秘密,秘密一旦见了天日,就再也不是秘密了,关于神之囚牢的事情,东西南别四镇已经有人在买卖消息,这几日边堂来往的三分之一都是生人!而这些人里,有多少是冲着神之囚牢来的,你能知道吗?”

    柳鹤的观察力的确挺好的,他竟然能用莫燃来劝柳洋!

    而柳洋的反应则并没有多紧张,反倒很从容,“六叔,我知道您是担心我,但我既然都来了,就不会怕事的,再说了,就算我肯退,张恪、苏哲、秦歌,他们哪一个肯?您也不用拿莫燃来劝我,这更加无法动摇我。”

    因为,莫燃本就是柳洋做这个决定的原因之一……

    顿了顿,柳洋的话反倒有些语重心长,“六叔,爷爷现在没有消息,可如果他在,也不会反对我的,六叔你就相信我一回,让我自己做主,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