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4. 天一门
    柳鹤无奈,眼看着柳洋往火坑里跳,这一步要是迈出去了,可能就再也回不了头了,可柳鹤能感觉到柳洋的认真,因为柳洋从来没有这么正经的跟他说过话,半晌,柳鹤问道:“为什么?你最想要的不就是一世快活吗?可你现如今这又是在干什么?”柳洋点头,“没错,我是要一世快活,现在也没变,之前因为这个做了柳家快二十年的小公子,现在也是因为这个来边堂。网”

    柳鹤闻言,定定的看了柳洋几秒,心下已经明白,柳洋的决心是没人能动摇得了了,一时间既欣慰又担心,半晌只叹了口气道:“你有了主见,六叔再说别的也没用了,往后的路深深浅浅,六叔怕是也帮不了你多少,只有你自己斟酌了。”

    柳洋顿时一笑,“六叔不必这么伤感,我命大的很,你又不是不知道,六叔这几天肯收留我们就已经不错了,我打探一下消息,尽快前去门派挂名。”

    且不说柳洋,在另一边,莫燃回到自己的房内,刚刚坐下,也没点灯,如今月色也好,房间内也不算漆黑,莫燃也喜欢这清静,就呆坐在床上想事情。

    不一会,窗户忽然被风吹开,莫燃看去,却见鬼王一闪身坐在窗沿,那黑色的披风缓缓落下,清凉的月色下,让他看上去更加神秘,也更加妖异。

    鬼王缓缓一笑,“亲爱的主人,怎么灯也不点?”

    莫燃收回视线,“赏月呢。”

    “呵呵……”鬼王一笑,“闷在屋子里赏月,主人的情趣果然独特,我还以为主人是在想我呢,原来是我想多了。”

    莫燃没接话,鬼王在进入边堂城内的时候就消失了,说是不习惯城内喧哗,一直到这深更半夜才又出现,莫燃并无兴趣知道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鬼王跳下窗来,随手拂上了窗户,倚在床柱上侧头看着莫燃,半晌笑道:“主人今晚怎么如此冷淡?我说什么你都不理。”

    莫燃只道:“无话可说。”

    鬼王又看了看莫燃,慢声说道:“也罢,主人许是累了,早点休息吧。”

    鬼王说完便转身欲走,莫燃总算说了句话:“你要去哪?”

    鬼王站定,伸出手指指了指不远处的软榻,“我可没有招待的房间,就在那将就了,还是说……”那眼神掠过莫燃的床,鬼王接着笑道:“主人垂怜,肯邀我同睡?”

    莫燃抬眼瞧他,见鬼王笑的妖孽,干脆翻身躺下了,鬼王挑了挑眉,也躺在了那张软榻上。

    莫燃心里在想事情,想着想着,后来也就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早晨,莫燃在出门的时候鬼王还是没有跟随,就待在莫燃房间了,只是叫住莫燃说了一句:“亲爱的主人,有任何事情你都可以唤我,我很意为主人分忧。”

    莫燃点了点头,这才离开。

    边堂有多大?光是远近闻名的商区就有三十多个,分别由各个大小家族掌控,城内繁华不是一般的修炼城镇能比的。

    莫燃他们也无暇细逛,离开醉仙居之后就径自向城郊的深山行去,天一门、仙剑门、神音派都在深山之中,他们早已商量过要去那个门派,首先排除的就是神音派。

    虽然莫燃可以选择,但是他们既然是一起来的,自然能在一个门派之中最好,天一门和仙剑门总体来说无甚区别,选哪一个也没什么特别。

    可现在有一点却不得不考虑了,那唐甜来到边堂之后,带着信物直接找到了天一门!这就有些特别了,按理说,唐甜更应该去找形三族才是。

    虽然昨天晚上才刚有过不愉快,可偌大的天一门,也不是专门为他们几个开的,既然已经知道了形三族、隐三族、王三族,还有须弥界的事情,就更不能因为唐甜在天一门就回避了,最后,几人一致决定选择天一门。

    一早上山,直到中午才来到天一门前,路途看似不远,却也是翻山越岭,待入得山中,但见云山雾霭,层峦叠嶂,山外更似有山,一座座奇峰林立,仔细看时,根本看不到有多少山头。

    “这应该就是天一门了吧。”柳洋站在一块大石上,远远眺望过去,语气间难免有些兴奋,他没有来过天一门,而这里恢弘的气势还是让他相当意外的。

    “没错了,继续走吧?”张恪说了一句,眼神看了看莫燃。

    莫燃点头,几人走到山脚下,再看按山顶时,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白线,整座山都好像被浓雾包裹,朦胧不清,通往山顶的只有那一条细长的路,走进看时,却是一条硬石铺成的台阶,时宽时窄,时高时低,走起来异常费劲,而且仅容一人通过,路上也没法相互搀扶。

    “天哪,只能这样上山吗?”柳洋顿时哀嚎,这得是多古老的台阶?有得有多少阶?要就这么埋头走上去,不知道一天的时间都够不够!

    “这也太狠了吧!没有别的办法上山了吗?”秦歌也道,仰着头,晃着一头金发,神色有些戚戚焉,要他拼命可以,可让他在这台阶上没完没了的走,那也太折磨人了!

    苏哲虽然也很无奈,但到底比张恪和秦歌好点,更快的接受了事实,他在秦歌头上一拍,说道:“发愁也没用,要拜师学艺,总要拿出点诚意,这就是天一门的意思,你要是不想走,可以立马掉头回去。”

    说着,苏哲将裤脚的边折了几下,深吸一口气便走上去了。

    “苏小三,都说了不要拍我的头了!就你清楚,就你明白,你能上得去,我秦歌就上不去啊!谁让你先走了!”秦歌指着苏哲的后背喊道。

    苏哲走了几步,左右看了看,却发现走在这小径上再看的时候,跟下面的视野却是不一样了,左右像是有深沟高壑一般,多看几眼就觉的头晕目眩,顿时收敛了心神,不再乱看,只是朝后面喊道:“那你也上来啊,这上面的风景可好的很,有本事你走前面。”

    秦歌这人激不得,被苏哲喊了这么两声,顿时就冲上去了,一直冲到苏哲身后,正打算拨开他自己冲到前面的时候,却忽然发现那一脚踏出去,差点就踩进万丈深渊了!

    秦歌一惊,顺手就抱紧了苏哲,慢慢的收回了脚,等心跳平复了一会,秦歌才愣愣的问,“这是怎么回事?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们不会是走错路了吧?”

    苏哲哼笑了一声,“现在你也还能掉头回去。”

    秦歌顿时道:“苏小三,你别激我,你以为我会怕啊!走就走呗,就算不是天一门,这通天的小径我也要走完了!我看怕的是你吧,迟迟不走,就等我一退,你好下去是吧?”

    苏哲用一种极其佩服的眼神看着秦歌,“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睁着眼说出这一堆瞎话的。”说着,他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腰间,秦歌向那一看,却发现他还牢牢抱着苏哲的腰,怪不得他怎么觉得两人离的这么近呢!

    秦歌顿时松开了手,这是他刚才遇到危险的时候下意识的动作,好像有点丢人了,随即不自然你的催促,“看、看什么看!还不快走?”

    苏哲懒得跟他较真,向后看了看莫燃几人,见他们也都陆续走了上来,也就转身继续走了。

    柳洋走在前面,然后是莫燃,最后是张恪,走这样的山路很考验体力,而且现在正是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几人便都有些累了。

    可他们都不能停,因为他们都知道,走这山路考验的便是一鼓作气,若是停下来休息,这天梯一样的山路就没什么意思了,刚开始几人还小聊几句,后来都不再发一言,都是埋头在走。

    如此一来,疲惫和漫长的静默都由每个人自己来承担,莫燃在鬼镇的时候,鬼母给她安排过不少耐力的训练,本以为这样的山路对她来说也不过尔尔,可真正去走的时候,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山路漫长的好像没有尽头,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路要走,只看到日头偏西,前路还是淹没在云雾中,左右是不知真假的深沟高壑,也许一旦坠下去,就真的粉身碎骨了!

    那是一种更加折磨人的撕磨,枯燥,无聊,永无止境!

    直到太阳落山,月亮升起,脚下的路只隐约能看清,借着月光,莫燃不禁又向两边看了看,那漆黑的地方像是有吃人的漩涡,莫燃脑海中一阵眩晕,脚下也是一闪,险些踩空!

    “莫燃!”张恪只比莫燃慢了一步,他们保持着相同的频率走着,莫燃刚刚那一闪,着实把张恪下了一跳,第一时间把手箍在了莫燃腰上,心跳都有些快了。

    莫燃定了定神站稳,柳洋也回过头来,急急询问,莫燃才道:“我没事,继续走吧。”

    “真的吗?”柳洋不确定的追问。

    “真的没事,继续走吧。”莫燃也肯定的回答道,柳洋这才掉头继续,而张恪也慢慢放开了扶着莫燃的手,等她走出两步,他才又跟在后面。

    莫燃心想,这山路竟然也如此考验心智,稍一动摇,恐怕这路就走不下去了……如此想着,莫燃心中渐渐放空,试着让自己把注意力从这漫长的好像没有尽头的山路上移开,想象自己是在游玩一般,渐渐的,脚步愈发从容起来,也感觉轻快了些。

    这一走,竟然整整走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下午,顶着烈日,几人正走着,却忽然觉得眼前浓雾散去,山路也陡然间没了!

    抬眼一看,四周一片开朗,高门楼阁遍布,宝刹就在眼前,门高数丈,“天一门”三个遒劲的大字赫然刻在那门楼之上!

    门前有道士值守,都是穿了清一色的白蓝道服,白色的外袍,蓝色的内衬,倒显得人分外精神。

    而莫燃几人正排排站在门前,此时面面相觑,再向后看时,只看到翠峰叠嶂,景色冶丽,并没有那漫长的山路了。

    “呵呵,恭喜几位!”

    正在这时,两个身穿道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还未走近就拱手笑道,却见两人都是眉眼精明之人,长得也算是标志,只是要放在莫燃眼里,她见过的美人太多,这两人自然排不上名次了。

    可两人说话谈吐却很从容,不是小家做派。

    几人也向那两人拱手,苏哲代为问道:“我们刚到天一门的山门前,还什么都没做,也并不认为二位,何喜之有?”

    其中一人笑道:“哈哈,今天是我们当值,正好就接待你们,也算是我们有缘,我叫闫宏宇,他叫谢明旭,是十二峰的弟子,我们向你们道喜自然是有原因的,你们能走到山门前,就是大喜事!”

    而那谢明旭也接着说道:“外人并不知道,第一次来天一门,那独径天梯是一定要走的,其实那是天一门的祖师爷在路上设下的阵法,为了证明求道之人心诚与否的,你们既然到了这里,就说明你们通过了这项考验。

    这几日门派正是招收弟子的时候,想必几位便是来投门派的吧?你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抱着这个目的来,却连山门都没看到的,哈哈,这还不算是喜吗?”

    闻言,苏哲顿时笑道:“那我们真是幸运,多谢二位了。”

    那闫宏宇说道:“不必客气,想必你们也很疲累了,先随我走吧,到掌司那里把身份登记,我立刻带你们回住处,先行歇息,养足了精神等候接下来的测试。”

    苏哲又道:“那就麻烦二位了。”

    留下了谢明旭继续在山门前看守,闫宏宇带着几人进山,路上他道:“天一门共有十三座峰,首峰是掌门坐下,之后十二座峰则是由十二位师叔统领,位次并非固定,每三年门派便会举行一次大比,赢则跻身前列,输则退位让贤,你们是新弟子,这几日可要养好精神,若是测试的时候表现好,被名列前几位的峰主收去,对你们日后的修炼也是如虎添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