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8. 请让我做你的霊
    莫燃这几天待在天一门,逛逛天一门的市集,再琢磨着种一下她的一亩灵田,没事的时候还会在天一门允许的范围内闲逛一番,她来到天一门之后鬼王就没有出现,莫燃也没有问他在哪里。

    这几天陆续有新的人住进来,但是天一门也一直没有通知到底什么时候进行测试,那天他们来的时候,登记处的人对于张恪几人的身份很是惊讶,事后一定跟门派做过汇报,可是据张恪说,他们也没有得到什么消息,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不好的信号。

    不过,他们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想到了所有的后果,就算以普通人的身份进入门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天因为那个忽然出现的白矖,张恪和柳洋试探了莫燃的想法,结果二人当然是相当满意的,也不用再疑神疑鬼的,而且,这都过了七八天,除了那天刚来时见了一面,就再也没有碰到唐甜,这倒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只是,这高兴的好像有点早了,莫燃刚刚开始适应寄宿在天一门的生活,一点不大不小的麻烦就找上了门。

    这天,已经是深更半夜,莫燃正在睡觉,却被一阵打斗声惊醒了!

    猛的睁开眼,莫燃没有动,侧耳听着那打斗的动静,两人似乎都有所顾忌,没有敢太过放开,否则这动静穿出去,惊动了整个园子里的人就不好收场了。

    莫燃翻身坐起,顺手祭出了一把剑,慢慢朝着书房走去,她已经知道了打斗的其中一人是谁,但她很好奇,到底是谁那么大胆子,竟然追到了她房间里过招!

    “你们不打算住手吗?”莫燃问道,她站在书房的门口,看着那你来我往打的不可开交的两人,而那两人的招式更是快的让人目不暇接!在如此狭小的书房内,两人的招式看起来凌厉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

    闻言,那两人短暂的视线相接,似是达成了一致,才各自收手,飞快的各退一边。

    莫燃看了看地缚魔,问道:“你怎么回来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没错,这其中之一就是莫燃早就派出来的地缚魔,而另外一个人却更让莫燃意外了,就是唐甜的那个霊——白矖!

    地缚魔微微低着头站在莫燃身边,说道:“对不起主人。”

    莫燃看了看那个白矖,却见他沉默着站在另外一边,月光在他身上镀了一层清冷,那张脸依然紧绷,没有丝毫表情,他的视线落在莫燃身上,可那眼神之中太过平静,不,不能说是平静,因该是麻木,那双眼睛太过麻木,以至于莫燃不太清楚他现在是否在想些什么。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莫燃说道,虽然没有看地缚魔,但是这话是对他说的。

    地缚魔还有点警惕着那白矖,因为担心白矖会对莫燃出手,这时才道:“我奉主人的命令在边堂监视着赵家和神之囚牢的事情,本来一直很顺利,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冒出这只白矖对我下杀手,在边堂城外我就已经甩开了他,本想回来跟主人汇报,可不想让他追至此处??还请主人责罚,是我办事不力!”

    莫燃摆了摆手,让他打住了请罪的话,人已经到了这里,说再多也没用了,更何况,这个白矖也是奇怪,要是他的目的是地缚魔的话,也不可能在这一动不动站这么久了。

    莫燃旁若无人的问地缚魔:“可有什么发现?”

    “有。”地缚魔也奇怪地看了看白矖,接着说道:“各大家族已经齐聚,而且他们已经锁定了神之囚牢大概的位置,我打听到,想要开启神之囚牢,隐世家族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这几天各大家族对于唐甜格外热切,但是唐甜很不好接近,她好像也一直没有透露出明确的合作意向。”

    怪不得这几天没有看到唐甜,原来她这些天都跟华夏的那些个家族混在一起。

    “你不离开吗?”莫燃终于对那个白矖说道,地缚魔也皱着眉头往前站了站,他也搞不清楚这个白矖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来杀他,却一直有所保留,等他回到莫燃这里,才恍然明白过来,他是被跟踪了!

    这个白矖明明是唐甜的霊,可是却好像跟唐甜之间有一种天然的陌生,他们在这里讨论唐甜的时候,他也好像没听到一样,实在太过奇怪。

    那白矖看向地缚魔,那眼神倒像是在驱赶一样,好像该离开的不是他,而是地缚魔一样!地缚魔立马就怒了!一双眼睛凶狠的瞪向白矖,大有出去再战一场的架势!自从他的妖丹被莫燃拿走之后,他在莫燃面前跟兔子似的无害,可除此之外,他还是那个凶恶的地缚魔!

    被白矖跟踪回来,让莫燃以为他办事不力,这仇他还没算呢,现在这白矖竟然想让他回避?

    “有什么话你就说,地缚魔是我的妖兽,没什么不能听的。”莫燃说道,她也看出来白矖今天恐怕是特意来找她的,虽然她也很意外,但听听他能说出什么倒也无妨。

    可莫燃都这么说了,那白矖仍然盯着地缚魔,一副坚持己见的样子,过了一会,莫燃看了看地缚魔,说道:“你先出去吧。”

    地缚魔眉头一皱,赶紧说道:“主人,谁知道他是不是别有用心,如果他??”

    地缚魔是担心如果白矖要对莫燃不利,莫燃会很危险,可莫燃却打断了他的话,“你先出去,我不会有事的,况且,他不是来杀我的,对不对?”

    最后一句是看着白矖问的,这一次白矖点了点头。

    虽然地缚魔还想说他的话怎么能听,可是在莫燃的坚持下,他还是闪身出去了,没有离开很远,就隐在暗处盯着。

    房间内,莫燃看向白矖,“好了,有什么话你现在可以说了。”

    “杀了唐甜。”

    “??”

    莫燃挑眉,简直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幻听了,他这么直直的来了这样一句话,也不管这样的话会给莫燃带来多大的冲击!

    “我没有听错吧?你可是唐甜的霊,我们也只是见过两次而已,刚才那样的话,是你对我说的吗?”顿了顿,莫燃问白矖。

    那白矖点了点头,“是我说的,你杀了唐甜,我做你的霊。”

    “呵呵??”莫燃忍不住笑了,而且一时半会有点停不下来,半晌,莫燃绕过桌子坐在椅子上,因为她感觉今天这番谈话好像一时半会结束不了了,这才好笑的说道: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杀唐甜?我跟她无冤无仇,我是疯了所以去杀她吗?还是说,你以为我一个筑基期的散修能跟一个隐世家族的大小姐针锋相对?

    况且,你是唐甜的霊不是吗?如果她死了,你怎么可能活着?又怎么可能做我的霊?最重要的是??听你的意思,你让我杀唐甜,条件是你做我的霊?”

    说到最后,莫燃又忍不住笑了,这本身就很好笑不是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冲冠一怒为蓝颜?就算她做得出,也要是对方真的是她的蓝颜才行,这白矖是不是太过想当然了?

    “白矖啊??的确很特别,但也并不意味着天下人都会为此趋之若鹜,我就当你今天没有来过,也没有说过任何的话,你走吧。”

    不见那白矖回话,莫燃干脆没了等他的耐心,慢慢收起了笑容说道,前两次见他,第一次他正在被唐甜鞭打,那份当众受辱却不动如山的气质倒是让莫燃赞叹过。

    第二次见他时,他身上带着新添的伤口,却一点都掩饰不住那阳刚和魅惑并存的风华,在后来知道他是白矖之后,心中难免念一声惋惜。

    唐甜那样右手腕的女子,定然不缺折磨人的法子,他的日子肯定好过不了,而且作为一只白矖,诚如柳洋和张恪所说,眼红的女子肯定不胜枚数。

    这个白矖修炼到如今这等地步,在被打入霊界之前就没有伴侣,足见他对力量的重视,定然不会愿意被人类女子拿去一身的修为,否则,还不如直接让他死了痛快。

    莫燃本来还在为这样一个霊惋惜,他的沉默和麻木,在莫燃看来,那恰恰是一种无声的反抗,也许,他一直都存着杀唐甜的心,可他用他自己作为条件来跟莫燃谈,却是让莫燃忍不住的失望,她以为的高傲,她以为的骨气,原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莫燃的逐客令已经下了,可是那白矖仍然杵在那里没有动,莫燃抬头看他,却见他怔怔的望着莫燃,微微张着嘴,不知道是惊讶还是如何,总之,现在他的表情倒是很生动,似是欲言又止,又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感觉。

    莫燃倒是有些好奇了,她往后一靠,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就你这样说一句歇三句,天亮了都说不完。”

    那白矖又张了张嘴,慢慢道:“我很久没说话了。”

    这算是解释?莫燃微微挑眉,算是了解了,静静地听着。

    却听白矖接着道:“也可以不杀唐甜,但请让我做你的霊。”

    “我不明白。”莫燃说道。

    “你明白。”那白矖却是肯定的说道。

    “好笑了,我是怎么想的,你好像比我还要清楚。”莫燃说道。

    那人顿了顿说道:“你能放心让鬼王离开自己身边,能放着鬼王不用,就足以证明你跟别人不一样。”

    莫燃皱了皱眉,沉默的望着白矖,而他也没让莫燃失望,很快就给出了解释:“那天晚上唐甜回去之后就让我调查你的身份??但我什么都没说,包括鬼王和地缚魔的存在,我也没有透露,你也可以放心,她身边还没有能查到鬼王的霊。”

    “这么说,你很厉害了?”莫燃慢慢的问道,而白矖没有说话,像是默认了一般,但他再次说道:“请让我做你的霊,我能为你做的事情,有很多。”

    莫燃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这个白矖了,他果然不简单,这么快就查到鬼王的存在,当真让人惊悚,若他真是唐甜的人,她现在的处境岂不是危险了?

    那么,他这算是来投诚的吗?那刚才她是误会他了?可她刚一这么想,那白矖就忽然补充了一句,“即便你想拿走我的力量,也可以。”

    “咳咳??”莫燃猛的咳嗽了起来,她一脸莫名地看着白矖,很是不解的问道:“你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一直受制于唐甜?如果一个霊可以易主,你为什么没有早点给自己找另外的主人,为什么是我?”

    白矖的目光在莫燃脸上停留了一会道:“理论上霊是不可以易主,要么死,要么永远受制于人,但有例外,强行易主,用另外一个契约覆盖霊原有的契约,强行易主成功的几率很小,但并不是没有,更何况,在你身上,一定会成功。”

    这一次,不等莫燃问,那白矖就主动解释:“鬼王是王之谷的霊,没有人能把王之谷的霊召唤出来,除非??妖禁出现了。”

    莫燃瞳孔一缩,简直意外!“你知道的还真多。”

    白矖却道:“我是带着十足的诚意来的,让我做你的霊,也许我的能力会不亚于鬼王。”

    “你说完了吗?”莫燃问道。

    白矖点了点头。

    莫燃却道:“你的条件很诱人,你远比我想象的聪明,也远比我想象的深藏不露,但你应该知道,把这些都加起来,也不足以作为我跟唐甜翻脸的理由。

    你既然知道我能召唤王之谷的霊,我大可以再召唤另外一个不亚于鬼王的霊,而不是从唐甜手里抢你。”

    白矖顿了顿,他脸上又出现了那种欲言又止的怔然,过了一会他才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说完,他竟也没有再坚持着不走,打算告辞之际却是说道:“我不会向唐甜透露你的事情,但她会派别的人再调查你,她是个很多疑的人??

    还有,如果将来你跟唐甜敌对了,希望你记得今天的事情,让我做你的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