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7. 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呵呵,这可不能说是小事……”唐甜说着,又向前走了几步,停在了距离莫燃很近的地方,稍微压低了点声音,“许是莫小姐还不知道,这几天一些关于你的不太好的消息在首峰传的很热闹啊,莫小姐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闻言,莫燃微微挑眉,看向唐甜,她这算是在提醒她吗,莫燃向周遭看了看,果然,众人看着她的眼神有了些微妙的变化,那眼神里总带着写古怪和明显的……轻视?

    莫燃心思电转,这变化是在唐甜他们出现之后才有的,在此之前,这些人连她姓甚名都不知道,遑论轻视?

    忽然,莫燃的眼神扫向了赵菁,刚才她一出现,便很高调的跟她打了声招呼,那声音足够让这内院里的多数人听到了,倒像是在提醒众人、她就是莫燃一般……赵菁,来的可真是“热情”呢。

    “哦?”莫燃心中已经有了些猜疑,口中却是问道:“唐小姐但说无妨,我被禁足三天,倒是不知道外面又有什么热闹,而且还是关于我的。”

    “哈哈哈,那我可就说了……这几日首峰内弟子都传莫小姐容貌惊人,艳惊门派,传言讲堂之后莫小姐与神秘男子互通情诗,被古板的老师棒打鸳鸯,禁足三日,现在许多弟子都想一睹莫小姐真容啊。”

    唐甜倒是神色自然的说着,仿佛只是讲一件普通的事情而已,并没有把它当做莫燃的难堪来对待,很快,她又有些欣赏的说道:

    “不过依我看,这也未必是坏事,不说这神秘男子到底是有没有,就算真有,以莫小姐的姿色,想给你提鞋的男子都能从这里排到山门外,若是喜欢,又何须在意旁人如何议论,更何况……”

    说着,唐甜忽然凑到了莫燃耳边,这一次只用了她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更何况,我把白矖那样绝顶的美男子送到莫小姐手上,莫小姐尚且不屑一顾,恐怕以莫小姐的眼光,天一门还没有能让你倾心的男人吧?呵呵……”

    赵菁眯着眼睛,面上维持着有些僵硬的笑,可心里却着实奇怪,莫燃跟唐甜什么时候这么熟络了?她不得不谨慎起来,本以为以唐甜的性格,在跟莫燃以不愉快的方式相识之后,莫燃的下场会像之前很多人一样,惨的不能再惨,可现在看来,事实完全出乎她的预料……

    大概赵菁永远都不会明白,有些人的直觉能帮她判定谁才是势均力敌的对手,谁才是值得动一番脑筋的人,而对于唐甜来说,莫燃显然就是这个人,唐甜是个很干脆的人,从她对莫燃有所警惕开始,就已经出手试探了,比如第二天就主动找莫燃和好,比如把白矖送给莫燃。

    再比如,时隔多天之后,她们又在常务司这里见面,也许也不是巧合呢。

    唐甜相信,即便刨除张恪那几个公子哥不提,莫燃也有着她自己不能被掩盖的厉害之处,比如那孑然一身却从容自若的气质,比如她对白矖明明感兴趣却依然袖手旁观的态度……

    唐甜阅人无数,那看似目中无人的跋扈之中却有着她异常毒辣的观察力,赵菁如果想用唐甜的手对付莫燃,也要问问唐甜本人不意。

    莫燃嘴角一勾,她本就是倾国倾城的美人,这般一笑,更是让看到的人神魂颠倒了,而距离她最近的唐甜显然也是被被这种视觉冲击最先影响的人,她盯着莫燃嘴角的笑容,似是愣了一下。

    “唐小姐知我。”莫燃笑道,那笑容带着些风流,让唐甜意外之至,本以为莫燃是个一丝不苟的人,没想到她似乎远比她看到的有趣。

    事实上,莫燃本来就不是一个无趣的人,只是,她很少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展露这一面而已。

    可莫燃现在有了新的想法,如果赵菁以为跟唐甜混在一起会给她带来什么威胁的话,莫燃不介意扭转一下这个局面,毕竟,她现在太被动了,不管是在赵菁面前,还是在厉鸣犴面前。

    虽然不知道唐甜是以什么身份住进了天一门,又是凭什么这么嚣张跋扈,但是,如果能用她来当一下挡箭牌,莫燃意之至。

    “哈哈哈哈……”唐甜大笑,尽显女子的豪放之态,她搭上莫燃的肩膀,愈发熟络的拍了拍她,“莫燃,实不相瞒,那天在醉仙楼一见,我就知道你跟我是同一种人。”

    莫燃并没有排斥唐甜的接近,挑眉问道:“哦?那我们是哪一种人?”

    唐甜近距离的看着莫燃的眼睛,嘴唇轻启,缓慢而清晰的说道:“猎人。”

    闻言,莫燃笑道:“唐小姐说的好。”

    “哈哈哈,莫燃,能遇到你这样有趣的人,此行方不负我意……”唐甜说着,一手搭着莫燃的肩膀,俨然衣服不愿意放开的架势。

    围观的众人已经是一头雾水,不停的窃窃私语,赵菁的脸色已经明显越来越难看了,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本以为今天莫燃一定颜面扫地,说不定以后再难在首峰之上立足。

    今天他们一起过来做任务,赵菁是存了看好戏的心情来的,本以为莫燃会被千夫所指,没想到唐甜是第一个站到莫燃那边的人!反而让她无比尴尬!

    首峰的人多数听过唐甜的名号,她可是掌门亲自关照的客人,更别说现在还有掌门的三个入室弟子作陪!众人更不敢对莫燃议论什么了。

    被围观了许久,随着唐甜拉着莫燃重新回到了常务司大厅内,众人才各做各的去,他们坐在了大厅的一处角落,各自坐下,唐甜才跟莫燃说道:“莫燃,你我投契,我就不莫小姐莫小姐的称呼了,就叫你莫燃,不介意吧?”

    “当然。”莫燃随意的点了点头。

    “那你也不能再称呼我唐小姐了,太见外!”唐甜又道。

    “唐甜。”莫燃从善如流的改口。

    “哈哈,这样甚好,对了,我听说你这次是被律刑司记了过的,天一门弟子的规矩不少,你今天来常务司是不是为了这件事?”唐甜很直接的问道,要是别人,被记过这也算是件丑事,也许就自觉避开了,可唐甜却毫不在意的拿出来聊,也许,不是因为她神经粗,而是因为她知道,莫燃根本不会在意。

    果然,莫燃也并不避讳的扬了扬手里的铭牌,“为了积分,我得做点任务了。”

    “哦?什么任务?”唐甜感兴趣的问道。

    “雪津草。”莫燃道。

    唐甜看向任务栏那里,不一会便找到了最角落里关于雪津草的任务,一眼就看出,那是最低级别的任务,挑了挑眉,说道:“雪津草这东西长在极寒之地,而且越是犄角旮旯,就越喜欢扎根,不好找,这东西是回血丹的一味主药,如果只是为了赚一些积分,我倒是有不少雪津草,送给你如何?”

    桌子上顿时几双眼睛都看向唐甜,虽然知道唐甜出手大方,但是没想到她对莫燃这么照顾!雪津草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药材,但是药材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慷慨相赠的东西!可唐甜竟然说要给莫燃一些?

    莫燃也有些意外,不过,她却只说到:“这倒不用,找一些雪津草而已,借此机会,我去领略一下仙女峰的景色也不错。”

    唐甜并没有强求,“想必这种小任务也难不倒你,也罢,那就等你回来再见了,到时我可要带你好好玩玩。”唐甜笑了笑,忽然又补充道:“虽然我来这边堂不久,但总比你早,做的了这个向导。”

    莫燃笑着应了,她的视线这才在赵菁身上悠悠停顿了一会,忽然道:“唐甜,我看到时候还是让赵二小姐一块来玩比较好,毕竟,边堂是她的地方,而且,说到玩,还是赵二小姐比较内行呢。”

    ‘边堂是我的地盘……’三天前,赵菁刚刚用这句话威胁过莫燃,可现在,这句话却大打折扣了,只有赵菁知道莫燃说这句话对她来说意味着怎样的讽刺。

    而莫燃的最后一句话,却是让赵菁脸色瞬间就白了,像是刷满了白漆一般,唐甜的眼神很毒辣,她看出了赵菁的变化,却依然很好奇的问莫燃:

    “哦?是吗?我想起来了,你们是认识的啊,赵菁有什么好玩的?竟然没有告诉我?”

    “呵呵,我能有什么好玩的?都是些小把戏而已,就不拿出来献丑了,唐小姐,我们不是要看看常务司的任务吗?”赵菁抢先一步说道,生怕莫燃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因为她忽然不确定,莫燃会不会按常理出牌,准确的说,她已经有些摸不准莫燃的套路了……

    唐甜看了看赵菁,那一眼似乎很平常,而且也如她所愿转移了注意力,“也是,也该动动筋骨了。”

    “咳……”这时,厉鸣犴却忽然咳嗽了一声,那低沉的声音根本不是嗓子难受,而是在故意提醒众人,该把注意力集中到他那里了,见众人看过来,厉鸣犴才笑道:“唐小姐,你可算说完了,可放着这么一个倾城佳人,你不应该先给厉某介绍一下吗?”

    “哈哈……”唐甜顿时大笑,“我倒是忘了,只是,厉大公子想要认识美人,竟然不主动出击,而是等着我来介绍,这也太反常了吧?难道,风流倜傥的厉大公子也有见美心怯的时候?哈哈哈……”

    厉鸣犴看了看莫燃,似是直言不讳的说道:“斯美于前,平生虚度矣。”

    这是说,在见到莫燃这样的美人,才发觉以前都白活了。

    “啧啧……厉大公子竟也能说出这么酸的话来,看来,莫燃的魅力着实不小啊。”说着又摇了摇头,“那我岂不是输给莫燃了?”

    厉鸣犴却道:“唐小姐飒爽英姿,自然多得是男子欣赏,我的看法不能代表大多数男人的想法。”

    厉鸣犴说话的时候,多半都是看着莫燃的,那双专注的眼睛里充满着对莫燃的兴趣,黎明的五官很深邃,不太像是典型的汉族人,倒有些与外族混血的感觉,在加上他的体型异常高大,即便是坐着,那存在感也比别人强出很多。

    几人看着莫燃和厉鸣犴的眼神顿时暧昧起来,他们似乎都明白,被厉鸣犴看上的女子,几乎没有他弄不到手的,更何况,厉鸣犴对莫燃的评价是前所未有的高。

    “他客气了,三位的大名我早就如雷贯耳,连师兄,许师姐,厉师兄。”莫燃并没有因为几人的眼神而尴尬,既然厉鸣犴装作不认识她,她求之不得呢,平静的看了看三人,莫燃率先打了招呼。

    “师妹你好,厉师弟喜欢开玩笑,可他心地非常好,你不要介意啊。”许昭月先道,她果然很活泼,更像是是个小师妹,可在辈分上,她的确是厉鸣犴的师姐。

    虽然许昭月是想帮厉鸣犴正一下形象,可她不知道,莫燃已经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而且,厉鸣犴也没领情,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说道:“师姐,这次你可说错了,我可没有开玩笑,见到莫燃,我心中是真的欢喜。”

    “啊?”许昭月被他这番话弄的愣住了,虽然她知道厉鸣犴平日里风流韵事不少,但是当众表白这种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更是第一次见到!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厉鸣犴一直看着莫燃,那双深邃而专注的眼睛好像在等待回应一样,其他人自然自觉的闭嘴了,现在哪好意思打破这种沉默?都在笑着看好戏。

    莫燃迎向厉鸣犴的眼神,忽然笑了笑,那笑容晃的厉鸣犴的眼神都闪了闪,却听莫燃道:“我很荣幸能得到厉师兄的垂青,不过……厉师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哦?”

    厉鸣犴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疑问,他想过莫燃可能用的各种办法避开他的表白,也许是醉心修炼无心谈情,也许是门规森严不碰感情,也许是别的什么,唯独没想到她是直接拒绝!而且原因竟然是他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