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 噩梦?美梦?
    莫燃抬起手,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半晌,手掌上真的一点异样都没有了!好像那只绿色的眼睛不曾出现过一样!

    莫燃深深的皱眉,本想问问鬼王是怎么回事,可一想到鬼王今天那么反常,也打消了这个主意,按捺住了疑惑,打算天亮之后再去找鬼王。%%%

    在仙女峰待了半个月,终于回到舒适安逸的床上,疲惫涌了上来,莫燃还是打算先好好睡一觉。

    可这一觉睡的并不踏实,好久都不做梦的她从入睡那一刻起便噩梦连连,不仅前世死前的一切再次重演,她甚至梦到了更多的人,包括江潮,包括张恪,包括柳洋,包括苏哲,包括所有这一世遇到的人!

    他们都像她前世的家人一样,被黑衣人杀死在她的面前,而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莫燃浑身冰冷,隐约知道自己是被困在了梦里,可怎么都醒不过来。

    那些人的鲜血和尸体触目惊心,她多想马上从这梦魇之中醒过来,那种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感觉简直糟糕极了!

    不知过了多久,画面一转,周围充斥了阴冷的气息,莫燃猛地抬头去看,却见她又回到了白天刚刚去过的那个地下洞穴,那一汪湖水平静的有些诡异,绿色的雾气笼罩在洞内,那些芦苇一般的蚀骨草也在周围不停的摇晃。

    莫燃站起身来,皱着眉头四下观察,这里很安静,除了她再没有别人了,可就是这种安静,却营造了一种窒息一般的困境。

    而正在这时,大片的蚀骨草忽然向她移动过来!湖水的水面也无风自动,轻轻掀起波浪,一圈一圈的荡漾着,一浪一浪的朝着她的方向掀了过来,起初还只是像威风拂动一般,可很快,那水底就像是藏了一只兴风作浪的妖怪一般,狂风大作,巨浪滔天!

    莫燃下意识的用法术去抵挡,可一如之前她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却无法出手一般,她会出去的手连股风都没有带起,那两米多高的水浪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她的身上!

    莫燃一个踉跄,险些跌坐在地,身上一沾水,那阴冷的感觉更甚,身体几乎在瞬间被冻僵了!而她根本来不及往后退,那湖水便追着又打了过来!

    绿色的雾气更浓,偏偏在这个时候,她的四肢也被紧紧的缠住了!莫燃睁开眼睛一看,却见数不清的蚀骨草卷着尖尖的叶子缠在了她的身上,那尖锐的叶子如锯齿一般,轻易的撕开了莫燃的肌肤,那一瞬间,莫燃感觉自己的血液也在一寸寸的变冷!

    冷到毫无知觉!白天被绿麒麟所化的雾气穿体而过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阴冷,绝望,生的感觉一点点远去,好像死亡才是解脱一般!

    莫燃浑身打了个哆嗦,是冷的,也是惊的!在思维也快要被冻僵的瞬间,脑海中好像闪过了什么。

    今夜的梦显然不寻常的很,自从破了傒囊的梦境之后,莫燃就再也没有做过噩梦,今天晚上睡着,却好像灵魂出窍一般,完全由不得她了!

    冷,浑身都冷,就连灵魂,都冷的颤抖!

    ‘如果觉得冷,一定要叫我,我来给你暖被窝……’

    鬼王走的时候说的话猛然间闪过,莫燃没有力气思考,只迷迷糊糊的念叨:“鬼王……鬼王……冷羽……”

    而此时在莫燃的卧室,已经是生根半夜,那明明大大的床上,莫燃却缩成了小小的一团,现在都快要入暑,虽说是在山中,可晚上也并不冷,可莫燃缩成那样,被子裹的紧紧的,仔细看似乎还在不停的颤抖,像是冷极了一般。

    寂静的空气中甚至能听到轻微的磕碰声,像是牙齿哆嗦时碰撞的声音,直到那微乎其微的呢喃声从杯子里传出,紧闭的门才被从外面推开,鬼王信步走了进来,瞧那样子,倒像是一直守在门口没有离开似的。

    鬼王关好门,走进卧室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裹着被子几乎团城一个球的莫燃,脚步微微一顿,很快又向前走去,直到站在床前,他伸出手,像是想拉开莫燃的被子,可莫燃拽的太紧,他这一下根本纹丝未动。

    鬼王松开了手,高大的身体直立在床前,黑暗中眼神停留在床上那一团人影身上,半晌,他才动了,手指灵活的解开自己的外衣,只剩下里面薄薄一层质地极好的里衣。

    接着,却见鬼王上了床,再次去揪莫燃的被子,好不容易才让她把手松开。

    被子离开那一瞬间对于莫燃的刺激似乎还不小,她几乎是立刻挥舞着手去抢,可一伸手却摸到了一具温暖的身体,现在丝毫的温暖对她来说简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莫燃立刻放弃了被子,双手双脚都缠了上去!

    “咚——”

    一声不轻不重的响声,鬼王本是侧躺着,被莫燃蛮横的一扑倒在了床上,莫燃死死的抱着鬼王,几乎是趴在了鬼王身上,那样子像八爪鱼一般。

    而鬼王一手拿着被子,另一只手则举在头顶,空气有一瞬间的安静,直到一声无意识的呢喃再次响起,鬼王才微微垂下眼帘,看了看紧紧缠在他身上的莫燃。

    “冷羽……”

    黑暗中看不清鬼王的神色,更无法知道他现在心中所想,却见他将被子一展,盖在两人身上。

    莫燃现在的身体冷的像冰块一样,一点人类该有的问道都没有,意识也混沌不清,鬼王的手伸进被子,摸到了莫燃的左手,好不容易才拽了出来。

    那白皙的拳头紧紧的握着,鬼王将那指头一根一根的掰开,一抹绿色的幽光从莫燃的掌心散发出来,而此时,莫燃的掌心赫然有着一只绿油油的眼睛!

    那眼睛无情而阴冷的睁着,只是那么诡异的存在着,没有丝毫波动。

    绿光的映衬下,鬼王微微眯了眯眼,把自己的掌心贴了上前,而得到自由的莫燃立刻紧紧的抓住了那只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浑身紧绷的莫燃明显放松了很多,也不再颤抖了,紧皱的眉心也缓缓松开,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疲惫,又过半晌,莫燃明显不再受梦魇所困,而那时,她已经像是筋疲力尽一般沉沉的睡去了……

    次日,阳光从窗户的缝隙洒了进来,斑驳的落在地上,屋内门窗紧闭,睡意沉沉,可屋外早已是艳阳高照,正午时分了。

    莫燃是被热醒的,还迷迷糊糊的时候就手脚并用的踢被子。

    “嗯……”

    直到听到一个低沉的哼声,莫燃还在想着,刚才是不是听错了?怀里也好像抱着什么,那触感好像很特别,不像是枕头之类的东西……

    莫燃心中突然一惊,猛的睁开了眼睛!在睁眼的前一瞬间还期盼着不是她想的那么回事,可在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堵‘墙’时,整个人都僵硬了。

    缓缓抬头,眼神机械的顺着那半晌的红色里衣看了上去,那里衣的质地极好,柔软丝滑,似乎是经过一晚上的蹂躏,此刻主人穿着有点衣不蔽体,半个胸膛都露了出来,比女子还要白皙的肌肤,却依然有着紧实明显的肌肉线条。

    红色的里衣与白色的肌肤相对比,再加上此时此刻这般情形,说不出的妖孽!

    而当莫燃的视线终于移到了这具身体的主人脸上,却见那双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好像被打扰了睡觉有些不满似的,长长的睫毛微颤,眼角的泪痣醉人。

    莫燃一颗心咚咚跳个不停,不是见美心动,而是被吓的!

    鬼王、鬼王怎么会出现在她的床上!她不是做梦了吧!不对啊,就算是做梦,她也不应该梦到如此香艳的梦啊!

    虽然鬼王风华绝代,妖孽无双,可她远离他都来不及,怎么会梦到跟他上床?

    莫燃屏住了呼吸,观察着鬼王,见他也只是那小小的一点动静之后就没再动了,似是又睡着了一般,心中不由的大大松了口气。

    来不及多想,莫燃慢慢把横在鬼王腰上的手缩了回来,然后一点一点的往床边挪去,同时不忘观察着鬼王的动静。

    莫燃的动作很慢,花了好半天才挪到床边,一条腿踩到了地上,正在她心中要为自己奏凯歌的时候,鬼王长臂一伸,忽然间把她捞了回去!

    眼看着自己又跌入鬼王的怀里,莫燃只来得及把手挡在两人中间,可那手却不偏不倚的按在了鬼王的胸膛上,掌下的触感坚硬而火热,莫燃却觉得自己那两只手跟抓了炭火一样,想扔却仍不了。

    抬眸正对上鬼王半睁的眼眸,虽然平时他也这般慵懒,可莫燃还不曾见到他如此惑人的样子。

    “用完了就扔,亲爱的主人,我伺候的你不满意吗?”鬼王慢慢的说道,本就好听的声音中更带着些初醒的沙哑,莫燃现在是被这一切吓到了,如果换做旁观者,她有可能还会欣赏一番。

    “伺、伺候?鬼王,我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对了,这是我的房间吧?你怎么去而复返了?我们……应该什么都没做吧?”

    莫燃的声音干干的,嘴唇也干干的,大清早的就看到鬼王在她身边衣冠不整的睡着,没有什么比这更醒神的了!虽然她不钻研男女风月之事,但也多少懂点,她身上穿着衣服,也没有明显的痛感和不适,她跟鬼王应该没做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吧?

    ------题外话------

    咳,是噩梦还是美梦(⊙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