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 离我远点
    闻言,鬼王微微掀开眼帘,神情慵懒的在莫燃身上扫过,昨晚忙于帮莫燃压制寒气,倒是没有心思想别的,可此时天已大亮,莫燃似乎也没意识到,这个时候的自己也格外诱人啊……

    长长的银发打着弯落在枕头上,神色间有些不安但又像在强自镇定,穿着白色里衣,胸前的高耸若影若现,单薄的衣服让她整个人都看起来柔美了许多,许是莫燃平日里都把自己往糙了打扮,这样原本的她,倒更加让人移不开眼了……

    忽然间,两人之间的气氛好像更加怪异起来,空气中的温度好像也悄悄的升高了不少。

    莫燃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半晌才听到鬼王悠悠的说道:“亲爱的主人,你昨天晚上折腾我一整晚,你都忘了吗?”

    “呵……呵……”莫燃僵硬的干笑了两声,“开、开玩笑的吧?”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鬼王说道,头靠了过来,说话时口中的热气若有似无的喷在莫燃的额头,那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格外诱惑的起伏,“昨晚,主人你双腿死死的缠着我,一直在叫我的名字……”

    “轰——”

    莫燃脑海中好像有什么顿时炸开了,再加上鬼王放在被子里的腿轻轻的蹭了蹭莫燃,那暧昧的声音和举动直接刺激的莫燃蛮力推开了鬼王跳下床,头也不回的往门口冲去,当然,她还没忘了抓走一件衣服。

    她必须安静一会,整理一下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至于鬼王,莫燃真心希望他能立刻消失!就算这个愿望实现不了,她走总可以吧!

    可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犯了太岁,想跑没跑成就算了,一出门就撞上了一尊门神!

    莫燃被那结实的身躯弹了回来,后退几步抬头看去,却见厉鸣犴逆着光站在门口,高大的身体在地面上投下一片阴影。

    莫燃适应了一下外面刺眼的阳光,这才看清了厉鸣犴的神色,那双如炬的目光紧紧的收缩着,定定的看着莫燃,那样子看起来竟像是有点贪婪一般,生怕眨一眨眼错过了什么。

    而现在莫燃衣冠不整,外衣还是匆匆披上的,银发散落在肩膀上,神色也很不镇定,现在的她跟平日里的她绝对是判若两人!

    “呵呵,师妹,你这样匆忙……房间里莫不是藏……”

    几秒钟之后,厉鸣犴先回过神来,他的眼神像是黏在莫燃身上一般,始终都不曾动过,;‘男人’两个字还没说出口,便听到房间里传出一个慵懒的声音:

    “主人,你穿走的是我的衣服。”

    莫燃下意识的低头一看,果然,他穿的是一件黑色的外衣,怪不得刚才觉得衣服怎么变大了还差点踩到衣角绊倒自己。

    莫燃扶额,而厉鸣犴的神色现在已经是相当精彩了,刚才还想开玩笑,莫燃这么匆忙是屋里藏了男人吗,可没想到,还真有,不仅如此,明明是莫燃自己的房间,她怎么还一副偷情的模样……

    屋里躺着某只妖孽,门口还站着厉鸣犴,莫燃是进退两难,最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莫燃返回了房间,把衣服扔给了鬼王,只是不等他说什么,莫燃就把他召唤回了契约空间。

    这是莫燃契约鬼王之后,第一次把他召唤进契约空间,而且是强行召唤的。

    因为莫燃现在绝对不能跟鬼王共处一室,在首峰之上她又无处可去,只能让鬼王消失了。

    莫燃收拾好自己,又把屋子里也收拾整齐,这期间脑子也渐渐冷静下来了,坐在床上,慢慢忆起了昨天晚上的梦,那种深入骨髓的阴冷,当真如身临其境一般!

    到现在莫燃还记得那种想醒来却怎么都无法挣脱的感觉,后来、她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那个梦境里出来的……

    莫燃抬起手,眯着眼睛看她的掌心,现在什么都没有,可直觉上,莫燃猜想,昨天晚上的梦一定跟那只绿色的眼睛有关!

    再联想鬼王昨天晚上是跟她睡在一起的,莫燃似乎也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定是鬼王帮她走出那个梦境的,至于他到底是怎么做的,莫燃不清楚,但她总算可以放心,定不是之前她担心的那个样子了……

    虽然想立刻就找鬼王问问,但经过不久前醒来时那一幕尴尬,莫燃还是决定让自己缓缓,于是打消了找鬼王的想法。

    莫燃重新把自己的左手缠上了布条,因为她不确定那只绿色的眼睛会不会再次毫无征兆的出现,将雪津草整理好,莫燃便出门了。

    只是刚一开门,却见厉鸣犴还在门口站着!

    莫燃也有点惊讶,“你怎么还在这里?”

    厉鸣犴挑了挑眉,他在莫燃的语气里似乎听到了不耐烦?眼神不着痕迹的在莫燃屋子里掠过,可从这个角度根本看不到卧室,所以他也没什么发现。

    “当然是等师妹你了。”厉鸣犴说道,他本是靠在围栏上,这才直起身来随着莫燃一起走下楼去。

    “厉师兄真是费心了,我昨天才下山,你今天就上门来等,不知厉师兄找我有何贵干?”莫燃自顾自的走,对今天早上那意料之外的一幕闭口不提。

    厉鸣犴走在莫燃身后,似乎是腿长的缘故,只需要慢悠悠的跟着,他专门落后了两步,那炯炯有神的眼睛落在莫燃的背影上。

    莫燃现在穿的是天一门统一的道袍,白色的外衣,蓝色的内衫,腰间束一条白色的腰带,将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恰到好处的勾勒出来。

    道袍本就略显宽大,有些女弟子为了让自己更加迷人一些,会将腰带紧紧的扎起,在对道袍的衣领稍作修改,那千篇一律的道袍被她们那么一改,穿起来倒也别有一番看头。

    但莫燃没那个心思,虽然现在看上去她的身材已经很好,但跟她真实的样子比起来,才会知道这衣服埋没了多少!

    而厉鸣犴现在想的就是这个,不久前莫燃开门时那惊艳的一眼,像一只妖精,无处不妖,无处不魅!

    想起当时的莫燃面色绯红,神情慌乱,再看现在莫燃银发高束,面容略显冷酷,差别怎会如此之大?

    “厉师兄不说话,是不是代表着没什么重要的事?那我就不耽误厉师兄宝贵的时间了,就此别过吧。”莫燃发现厉鸣犴在走神,也没追究他在想什么,说完之后就加快脚步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

    可厉鸣犴却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师妹如此性急吗?师兄只是想了点事情而已,你这么一个大活人,回到了首峰,我自然有办法知道,今天来找你不是想问问你的雪津草找的如何吗?”

    “那真是多谢厉师兄挂心了,在仙女峰上待了半月,总是有点收获的。”莫燃说道。

    “呵呵,师妹说话可真保守,我猜,这种小任务,根本用不着师妹费心思。”厉鸣犴却笑道。

    莫燃这才看了他一眼,“厉师兄好像比我都自信。”

    厉鸣犴冲着莫燃一笑,笑容里是他特有的张狂,“那当然,你可是我厉鸣犴看上的女子。”

    莫燃脚步微微一顿,眉心微微蹙起,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到今天连续被鬼王刺激的原因,在听到这样直接的表白,莫燃并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情,她仔细的看了看厉鸣犴,那双格外有神的眼睛里毫不掩饰的闪烁着对她的兴趣。

    “你喜欢我?”莫燃问道。

    厉鸣犴也跟着停了下来,闻言,却是挑了挑眉,莫燃现在的神色带着怀疑和不解,还有些隐约的凝重,如此认真的问他,倒是让他一愣。

    “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吗?莫燃师妹,做我的女人,如何?”厉鸣犴嘴角勾起,自信的看着莫燃。

    莫燃摇了摇头,她只道:“我只是在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厉鸣犴点了点头,“当然是。”

    莫燃又摇了摇头,“你不喜欢我。”

    厉鸣犴笑了,“你不相信我?”

    莫燃却重新往前走了,边走边道:“这跟相不相信没有关系,你只是想征服我而已,厉鸣犴,你是只野兽,你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猎物,你有兴趣征服一个一个的猎物,可我没空陪你玩你的游戏,别再说看上我喜欢我这种话了,最好,你能离我远点。”

    厉鸣犴停下了脚步,微微眯着眼看着莫燃渐行渐远,脑子里却在回放着莫燃刚才的话。

    “猎物……”

    厉鸣犴轻声说道,眼眸中的兴味反而更甚!他发现这个新来的师妹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啊,之前还在跟他斗智斗勇,现在怎么忽然就警告警告起来了?连师兄都不叫了呢……

    话说,他已经多久没有被人警告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