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8. 下山
    莫燃去常务司交了任务,负责登记任务的那个人还记得她,当莫燃拿出一堆雪津草的时候他也着实有些惊讶,至于其他人,对于莫燃似乎已经没有多少记忆了,门派中的八卦向来如此,如果不做理会,过些天自然就会淡出众人的视野,莫燃对此当然是满意之至。小

    莫燃的积分已经赚了回来,起码她可以正常上课了,但是那个姓方的老师的早课,莫燃是再也没有去过了,这样迂腐的老师,前世莫燃就烦,今生更喜欢不起来,索性又做了两个任务,攒够了进藏书阁的积分,这些天除了上别的课,莫燃几乎泡在了藏书阁里。

    不知道是不是莫燃那天的警告起了作用,厉鸣犴没有再出现在莫燃面前,对此效果,莫燃当然是喜闻见的,期间她也只跟赵菁在上课的时候碰过几次面,但也只淡淡的打过招呼就擦肩而过了,也许是赵菁觉得借唐甜之手对付莫燃的主意打了水漂,最近都很老实。

    总之一句话,远离了门派或者首峰的几个话题人物,这几天的平静莫燃还是很享受的。

    至于本来应该是最让莫燃头疼的鬼王和左手上的那只眼睛,都没有再出现,鬼王自进了契约空间之后,就没有主动说要出来,也没有主动找莫燃说过话,莫燃心里疑惑那只眼睛到底还在不在了,但始终也没有主动问,莫燃总觉得,她和鬼王之间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现在倒不是莫燃不敢见鬼王了,那天突然醒来,那么突兀的见到自己跟鬼王同床共枕,换做谁都淡定不了吧?可后来想明白怎么回事之后,再加上已经过了好几天,莫燃几乎都要把那天的事情淡忘了,想到鬼王本来就喜欢看她窘迫的样子,那天早上估计也是存心戏弄她的。

    可当她想见鬼王的时候,这厮却不出现了……

    真是奇怪……

    “哈哈,莫燃这是在想什么呢?我在那边就喊了你好几声,一直都没应声。”

    后面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说话间脚步已经近了,莫燃回头一看,却见唐甜从一条小路上走了下来,她身后只跟着一个人——白矖。

    “是唐甜啊?有什么事吗?”莫燃说道。

    “事情倒是没有,我在天一门纯粹是闲人一个,虽然这几天也想过找你玩玩,但掌门之前就再三嘱咐过我,不让我打扰他的弟子们修炼,我就只好忍着了,今天也是巧了,能在路上碰到你。”

    唐甜说着,已经到了莫燃跟前,女子妆容精致,气势张扬,今天穿了一身鲜艳的红衣,在天一门统一的道袍之间,这一身衣服自然是鹤立鸡群,唐甜从来都不掩饰她在天一门的地位。

    “那你的日子岂不是潇洒,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莫燃笑道。

    “潇洒是潇洒,只是,在这边堂地界上,我还没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人,呵呵,你知道吗?跟一群俗人在一起,再潇洒的生活也是无趣,只有跟聪明人在一起,哪怕是敌人,才会其无穷。”唐甜说道。

    莫燃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也是这么想的。”唐甜笑道,着实是个美艳、张扬又独特的女子,即便是许多男子,在她面前恐怕也抬不起头来,不管她说什么,要紧的不要紧的,好像主动权都被她牢牢攥在手里。

    笑罢,唐甜把手搭在莫燃肩膀上,半似玩笑半似认真的说道:“所以,跟你待在一起就不会无趣,只是不知道,以后你我是敌是友?”

    莫燃侧头看了她一眼,唐甜明明长了一双大大的杏眼,可那眼睛之中却没有多少温柔,黑白分明的眼中尽是精明,她的很多情绪好像都不加隐藏,又好像藏的很深,可单单这眼看着,却给人无比认真的感觉。

    她好像真的在问、在想,以后跟莫燃是敌是友。

    “呵呵……”莫燃笑了笑,并没有躲闪那样的眼神,“以后的事情谁知道,想那么多干什么,只需要知道,我们现在是友非敌不就好了?”

    “哈哈……”唐甜跟莫燃相视而笑,“也对,你说的对,以后如何就交给以后,不如只想现在的,痛快一时是一时!”

    二人在前面并肩走着,白矖则落后了几步在她们身后跟着,他的视线低垂,头也微微低着,目不斜视的样子,他今天出现的时候莫燃就没怎么看清楚他,因为他今天穿了一件连帽的衣服,头上戴着帽子,那帽檐把他独特的耳朵和大半张脸都挡住了。

    不知不觉,三人也走了很远,莫燃抬头看了看路,问唐甜:“你这是准备去哪?”

    唐甜也看了看面前的两条岔道,一条是通往首峰弟子的住处,另一条是下山的,唐甜道:“本来是打算出去的,可跟莫燃你聊了许久,再去见那些无趣的人还有什么意思?罢了,今天就不出去了。”

    “这倒是我的错了……”莫燃笑道。

    “可不是吗?”唐甜也笑,竟然没有反驳,那精明的杏眼微微一亮,又道:“为了弥补我今天的损失,莫燃,你可得赔给我一天的时间,不,半天也行。”

    “这话怎么说?不知道是谁说掌门不让你祸害天一门的弟子的。”莫燃道。

    “话是我说的没错,可我记得清清楚楚,再过两天就是天一门山门大开的日子了,你们可以下山,我邀请你一块出去玩,这可不是祸害你。”唐甜自信的说道。

    莫燃心中一算,她来到天一门竟然也有一个月了……

    “怎么,你就说这个面子、给是不给?”唐甜又问。

    “求之不得。”莫燃挑眉道。

    唐甜大笑,说定了时间,唐甜便带着白矖往回去的路上走了,莫燃也正要走,却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白矖,没想到白矖在转身的瞬间也看了看莫燃。

    目光只是瞬间的接触便各自转身走了。

    那双碧绿的眼睛里仍然是莫燃初见时的麻木和冷漠,莫燃不禁回想起那天晚上他只身来找她时说的那些让她杀唐甜的话,总感觉很奇怪……

    白矖作为唐甜的霊,唐甜对他的厌恶很明显,可又时刻带在身边,唐甜难道不知道白矖想要弑主的心吗?

    这对主仆各有各的神秘,莫燃想不通,索性不想了。

    ……

    眨眼两天已过,今天便是天一门山门大开的日子,不少弟子早早的就下了山,走在边堂的大街上,随处可见天一门的弟子。

    莫燃是跟唐甜约了下午见的,而她一早就出了门,在出门之前,她给张恪、柳洋、苏哲、秦歌四人分别送出一张传讯符,一个月了,她忍着好奇没问,可他们也一直没有消息,最终还是她有点不放心的问了。

    经过了繁华的街道,莫燃随便逛了逛,快点中午的时候便也没有再逗留了,直接去了醉仙居,她给张恪几人的传讯符上说了,如果能收到消息,中午在醉仙居见面。

    一直到莫燃坐在了醉仙居,都没有收到他们四人的回信。

    莫燃所在的位置是二十层,不算高也不算低,能来这一层的人也比较杂,莫燃握着茶杯,心想张恪他们几人今天恐怕是来不了了。

    “诶你们听说了没有?最近牧北那边很不太平啊!”

    莫燃本来就在零零散散的听这些修者们说话,在听到有人说牧北的时候,下意识的集中了精力,那人说话神神秘秘的,还刻意压低了声音,可那人本来就是大嗓门,这么做纯属无用功。

    “哈哈,牧北什么时候太平过?你这话说了不跟没说一个样吗?”一个同桌的修者嘲笑他,他说的也对,牧北是华夏几个修炼地盘上最野蛮的地方,弱肉强食,一天到晚都上演着各种厮杀,在那个地方,从来就没有太平一说。

    “嘿,如果不是有特别的事情,我会这么说吗?”最初那人却不服气的说道。

    “我突然想起来,老哈你前段时间可是跟过一个商队的,那商队就是去牧北的吧?难道那边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另外一人却是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