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4. 可青
    莫燃琢磨了一下,今天根本没有机会跟唐甜提到平行位面的事情,以莫燃跟唐甜现阶段的关系,还想还不能提到如此深入的话题,可既然被莫燃知道了这件事情,她就有点等不下去了……

    而那个白矖,不知能能信几分……

    “你,你会带我走吗?”

    忽然间,一个怯怯的声音响起,莫燃看去,却见那个纤瘦男子披着那个薄被,就站在原地,他还是有些拘谨的看着莫燃,但是看的出来,他现在放松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薄被给他的安全感。网值得您收藏……

    “会。”莫燃说道,被他提起来,莫燃也觉得有点头疼,这个人是唐甜送给她的,她肯定是得带走的,但带到哪里去?她总不能真的安顿在自己身边吧?

    那人没有说话,却小心的看着莫燃,那眼神,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莫燃发现了,但是也没说什么,他太胆小了,莫燃想着还是不要刺激他的好,另外,她也在思考往后怎么安顿这个人。

    “你、你会契约我吗?”过了一会,那人似乎攒了很多胆量,再次问道。

    莫燃奇怪的看着那人:“你想让我契约你?”

    那人没说话,又过了一会儿,莫燃觉得跟这人说话也很费劲,本以为他不会说了,但却听到他说:“想。”

    莫燃当真不理解了,他想了这么半天,就是这样的答案?他明明很怕她,而且,看他的样子,明明是不怎么喜欢人类的。

    “你不是不喜欢人类吗?”莫燃问道,看那人一直在那站着,莫燃指了指一旁的椅子,“你可以坐下说话。”

    那人像那看了看,稍微犹豫了一下,揪着被子慢慢挪过去了,坐下后他说道:“我本来……是没有不喜欢人类的……在霊界的时候,我一直都在盼望有人能把我召唤出来……”

    那人慢慢的说着,低着头,声音很低落,他的情绪很直接,莫燃稍稍一顿,这样一个单纯的霊,在人类之中根本活不下去吧……就算可以,早晚也会被毁掉的……

    “那里太黑了,暗无天日,也太漫长了,闭上眼睛是一片黑暗,睁开眼睛还是,我以为,只要被召唤出来,我就能看到明亮的世界了……我想,我一定会忠诚于我的主人,哪怕会很短暂……”

    那人又道,莫燃听了,却不知道怎么皱了皱眉,忽然问道:“霊界是什么样子的?”

    那人不知是意外莫燃会对霊界感兴趣,还是意外莫燃会接他的话,又看了看莫燃,说道:“霊界……没有去过的人,永远想不到那里有多黑暗……那里没有死亡,只有永无止境的煎熬,这世上最残酷的事情,一定是用霊界去囚禁任何一个有生命的人……”

    他说着,裹着被子的身体几不可查的抖了抖,像是在心有余悸一般,即便对于被召唤出来之后的待遇失望之极,但他仍然不想回忆霊界的日子。

    莫燃的眉头皱的更紧,那人察觉到了莫燃的神色,眼神有些畏缩,不知道是不是他那句话说错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想多了,莫燃现在想的是,也许她知道鬼王为什么不理她了,鬼王在霊界待了那么长时间,他一定很讨厌再待在契约空间。

    “鬼王……”莫燃试着唤了一声,可鬼王却没有回应,莫燃顿时有些无奈,她又不是神,怎么能面面俱到的想到这些?不过,鬼王这是在跟她冷战吗?“要不你出来透透气?”

    莫燃试探着征询鬼王的意思,本以为鬼王依然不会回应的,可没想到一会过去后鬼王略显慵懒的声音说道:“不了,我就不打扰亲爱的主人逛窑子了。”

    莫燃抽了抽嘴角,这话怎么听着都怪怪的,她有不是为了逛窑子而来窑子的,她是为了正事!可就在她试图解释的时候,那纤瘦男子却又小声问道:

    “那你……会契约我吗?”

    莫燃顿了顿,“你不想回海族吗?”

    这个人是只五十星锦鲤,五十星按说等级也不低了,但是锦鲤的攻击性本来就不好,锦鲤是非常友善的一个种族,他们擅长的是防御或者群体防御,不会主动攻击任何人,所以,他这么胆小似乎也不难解释了。

    莫燃以为,对于他来说,海族一定是最好的去处了。

    而莫燃这么问了之后,那人的眼神亮了一瞬间,然后很快就黯淡了下去,“想,可是……现在海族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

    原来,锦鲤是族群意识非常强了的种族,非我族类,他们是不会亲近更不会接纳的,而他是霊,多么特别啊,如果单纯论年月,他都记不清自己是那个年代出生的了……

    现在就算他想回到海族,也不会有族群接受他,更何况,他就是被海族的霊贩子召唤出来的,被同时海族的族群卖进了这个弄月楼,他想,他已经无处可去了……

    而莫燃稍稍一想,顿时也明白了这些干系,顿时更头疼了,本以为找到了安顿他的办法,现在却行不通了……

    莫燃对他倒是没什么意见,但跟着她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更何况,莫燃也不是开收容所的,不能因为同情一个霊就契约他。

    每一份契约对于莫燃来说都是一份责任,她身上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没工夫去管别人。

    那人就那么瞧着莫燃,似乎因为进门之后两人谈话的气氛还不错,而且,他似乎感觉到莫燃并不像刚才那些人那么具有危险性,现在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他似乎是想从莫燃那里得到答案,她是不是会契约他?

    莫燃想了一会,终是折中的说道:“我先带你回去,如果有更好的地方,你可以选择离开。”

    即便如此,莫燃也觉得很麻烦,在天一门养一个霊,这可不是什么好办法……

    那人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也有很多疑问,可最后只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你叫什么名字?”莫燃问道,既然以后一段时间都要面对这个人,她总不能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我叫……可青。”那人说道,眼神有点迷惘,这个名字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

    “我叫莫燃。”莫燃说道,表示他可以叫她的名字。

    之后,莫燃等了很久,那位说很快就来的白矖却一直没有出现,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倒是好,外面彻夜喧嚣,屋子里倒是安静的很,莫燃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可青,却见他仍然裹着被子,披散着柔顺的长发,可是那头却一点一点的,似乎在犯困。

    莫燃问道:“你要不要睡会?”

    可青听到声音,顿时打起精神来,反应过来莫燃说了什么之后,又变的紧张起来,看着莫燃所在的床有点畏惧的样子。

    莫燃真的是无奈了,他这是什么反应?从始至终她就跟那个逼良为娼的恶人似的,莫燃索性站了起来,走到不远处的一张软榻上躺着,同时说道:“你去睡觉,我还要等人。”

    莫燃的话带着点命令的口气,因为莫燃发现,与其照顾一个胆小的人,不如让他直接听命令,也能省很多力气。

    果然,似乎揣测到了莫燃不容商量的语气,他就慢慢的挪到了床上,刚开始躺上去的时候还有点僵硬,可过了不久,可能是困的厉害,慢慢就说过去了。

    他睡着了,莫燃也觉得松了口气。

    莫燃不知道白矖是不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也不愿意多想,不过,她是打算一直等着的,可又过了许久,白矖仍然没有出现,

    莫燃就算整夜不睡,也不会困的,可奇怪的是,慢慢的,困意来袭,莫燃竟有些抵挡不住,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只是,这一觉睡的并不踏实,刚刚入睡便感觉周身说不出的阴冷,莫燃还在模模糊糊的想,难道是忘了盖被子所以冷吗?可她想醒过来的时候却怎么都醒不过来。

    渐渐的,那阴冷的感觉越来越严重,莫燃浑身都哆嗦了起来,而且,噩梦再一次席卷了她,那些她不愿意想起的噩梦一遍一遍的回放,噩梦之中满是绝望的黑色,所有人都在离她而去,她要眼睁睁的看着所有人惨死在她面前,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

    那种灵魂和**几乎分离的痛苦再次出现,莫燃隐隐知道,她又被拽进了梦中,而罪魁祸首肯定就是那只消失了很久的绿色眼睛!

    莫燃冷的蜷缩了起来,像是进入自我保护状态的虾一样,本来已经睡着的可青被莫燃异常的动作惊醒了,他看向莫燃,却吓了一跳!

    却见莫燃蜷缩在软榻上,身体缩成了小小一团,不停的哆嗦着,口中还在重复着喊冷。

    “你、你怎么了?”可青有点惊讶又有点担心的问道,可没有得到回应,他又叫了几遍,可莫燃一点反应都没有。

    “莫、莫燃……”可青试着唤道,有点着急了,莫燃现在的样子看上去真的很严重。

    他赶紧跑去把所有的被子都拿过来给莫燃盖上,可莫燃还是寒冷,他本想伸手去推莫燃,可却听到窗户微微一动,眨眼间便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他面前,将他的手挡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