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9. 不惜反目
    只一会的功夫,白矖的外衣已经仍在了一旁,而且还不停下,还在继续脱,莫燃不得不撇开了头,跟唐甜逛弄月楼那是逢场作戏,莫燃自己可不是喜欢看脱衣袖秀场的人,尤其是这几天,她身边的霊好像都变得怪怪的。︾︾︾小︾说

    莫燃觉得自己就只差提着他们的耳朵教育他们,要自尊!要自爱了!要做一个洁身自好的主人,她容易吗她?

    “有什么话能不能好好说?”莫燃无奈的说道,白矖那边的动静停了,但是也没说话,莫燃不知道是不是该转过头去了,心想到底是她遇到的霊比较奇葩,还是霊都是这样的?

    僵持了一会,似乎从刚才白矖脱衣服的无奈中冷静下来,莫燃这才感觉到空气中蔓延着丝丝血腥味,不禁回头看去,一眼便看到白矖血肉模糊的身体,总很交错的鞭痕,有几处伤口皮开肉绽、深可见骨!

    惊的莫燃早就没有了白矖脱衣服时的旖旎,虽然知道唐甜对白矖的待遇很‘特别’,但也没想到特别到了这个程度,白矖的衣服并没有全脱掉,好歹还留着裤子,但是这一身的伤,根本没有完整的皮肤,也就没什么可看的了。

    莫燃抬眸,看向白矖的脸,却见他神色不变,那精致的脸和近乎恐怖的身体形成很鲜明的对比,怪不得他的神色总是麻木的,换做任何一个人,每天都要被如此对待,会变成什么样子都说不清楚……

    莫燃忽然明白为什么白矖要脱衣服了,这个理由就足够了,白矖身为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妖兽,如果连这样的侮辱都能忍,那还真说不过去了……

    “你……要不要先处理一下伤口?”莫燃顿了顿说道。

    白矖却径自穿衣服了,把刚才脱下的又一件一件的穿回去,他的动作流畅自然,好像那些恐怖的伤口根本不是长在他身上似的,不一会,衣服穿好的时候,那满身的伤口也遮挡起来了。

    “不用。”这个时候,白矖才没怎么在意的回道,事实上,如果只是疼痛,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莫燃不知道要怎么说,她只是非常奇怪,白矖这么强,为什么唐甜不待他好点?莫燃不禁问道:“是唐甜召唤你出来的?”

    “不是,是鲛人族的一个祭司。”白矖说道,他的眼神微凛,看得出来,如果有机会,那个召唤他出来的祭司、也在他要杀的人之列。

    鲛人族……也是半妖,果然有着很强的召唤之力。

    “唐家跟半妖族有着很深的关联,唐家的子弟都有着很强的契约霊。”白矖主动说道,这算是一个很厉害的信息了。

    莫燃微微皱了皱眉,鲛人族本就是很强的半妖族,人类跟本妖族的相处其实并不愉快,这是两个互相厌恶的种族,就比如在华夏,基本上是看不到妖族和半妖族的身影的,像霊拍会里的半妖族,已经是非常非常例外的了。

    而既然白矖说了唐家和半妖族有着很深的关联,那一定比她想象的更复杂……

    “你跟着唐甜多久了?”莫燃又问。

    “三年。”白矖道。

    “那你知不知道……唐家在哪里?”莫燃问道,眼眸微微眯起,直直的看向白矖,她终于问到了她今天的目的。

    “知道。”白矖说道,他回视着莫燃,好像莫燃问什么他都不会奇怪,“唐家并不在这个位面,如果你想找唐家,我可以带你去。”

    莫燃微微挑眉,白矖的话可真直接,什么都不问,就能说出这种话,“难道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问这些?”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当然希望你能告诉我,但只要你会好奇,对我来说就是好事。”白矖直言不讳,毕竟,只有莫燃用得着他,他才有机会脱离唐甜。

    莫燃站起身来,视线稍稍跟白矖平行,她说道:“之前你来找我,当时我对唐甜来华夏的目的并不是很感兴趣,所以没必要从你这里知道,但现在我找你,是因为我想知道另外一件事情。

    既然唐家是在另外一个位面,那你应该知道,跳跃位面的地点在哪里吧?”

    白矖看着莫燃,绿色的瞳孔中是水一样的平静,“知道。”

    “你能带我去吗?”莫燃几乎立刻问道,在这件事情上,她几乎没法淡定。

    “可以。”白矖答应的很爽快,但他很快语气一转,说道:“但只要我还是唐甜的霊,就做不到。”

    莫燃沉默了,难道为了找到这个位面跳跃的位置,她要把白矖从唐甜手里弄过来吗?虽然唐甜对白矖很‘特别’,曾经刚刚见面的时候还表示过可以把白矖送给她,可直觉上,就是因为这种‘特别’,莫燃想要白矖的话、才是真的难,莫燃并不觉得,唐甜能把白矖拱手送人。

    “其实你从唐甜手里要我,只需要一个很简单的时机而已。”白矖说道,他似乎知道莫燃在犹豫。

    莫燃看向白矖,她当然知道,让唐甜松这个口简答,可那只是限于要过来,唐甜是想侮辱白矖,并没有表示过会让任何人契约白矖,更何况,白矖这么强的霊,莫燃要真的契约了,她的底细不也暴露了?

    可要白矖这件事情,要做就要彻底,她也不可能把白矖放在自己身边而让唐甜监视着吧?

    “你还有什么顾虑,不如直接告诉我,我来解决,你只需要契约我就好了。”见莫燃一直没说话,白矖又道。

    莫燃微微眯眼,道:“如果你能帮我找到一个位面并带我去,就算跟唐甜翻脸,我也在所不惜。”

    事实上,莫燃并不知道白矖对唐甜来说意味着什么,可她知道,唐甜看似爽快,可绝对是睚眦必报之人,除非她心甘情愿的亲手把白矖送出手,否则,以任何理由要过来,都是个不定时炸弹。

    可如果能回到大齐王朝,这个险、她可以冒!

    白矖看着莫燃,那一成不变的表情也微微起了变化,他嘴角掀起,那精致的容颜魅惑更甚,让一直盯着他的莫燃忽然一愣,被那一闪而至的笑容惊到了,定睛再看时,白矖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他的声音偏低,带着无比的笃定:

    “你找对人了,只要这个位面存在,我就能找到。”

    白矖,他的天赋技能便是穿越位面,只要有迹可循的地方,他都能找到。

    “这话怎么说?我并不知道那个位面有没有别的名字……”莫燃却是皱眉,她只是在大齐王朝生活过,而像这样的位面,在世俗界有很多,白矖如何那么肯定能找到?

    “不需要你提供很准确的东西,你只要能整理一些那个位面的特点,就算是位面内的东西,我都能找到它。”白矖说道。

    莫燃顿时抽了一张纸铺在桌子上,取了毛笔,“如果只是这样,我现在就能给你。”

    莫燃快速的勾画起来,不一会就已经完成了,她把那张纸拿了起来,说道:“这是那个位面上的一部分地图,够吗?”

    她话的是大齐王朝的地图,而且很详细,她把她记忆中标志性的地方都画出来了,白矖接了过去,“足够了。”

    听到这样的答案,莫燃多少是有点激动的,把这个地图交给白矖,仿佛很快她就能回到大齐王朝了!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你什么时候能找到?”

    “确定这个地方在哪里会很快,但是,你能这么快就走吗?”白矖说道。

    莫燃则道:“你放心吧,我会想办法把你从唐甜那里要过来的,但如果要契约,我需要计划一下……”

    “你误会了。”白矖却道,“我指的是,唐天此行来边堂为的是神之囚牢,难道你能甩手立刻就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