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4. 决斗?
    鬼医看了看莫燃,那一眼看的莫燃也有点紧张,她突然很担心鬼医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然而,还不等她想到什么,鬼医已经说道:

    “她的男人。”

    她的男人……男人?!

    莫燃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脑子里铮铮的回响,她的男人,那是什么意思?这四个字拆开来她都认识,合在一起怎么就听不懂了呢!

    厉鸣犴的气息似乎也微微一滞,他没有跟莫燃求证,而是沉声说道:“我要是说不呢?”

    话中带着些挑衅的味道,鬼医刚出现的时候,厉鸣犴就觉得他很不寻常,虽然他口口声声说不介意莫燃的神秘,可看到莫燃和鬼医旁若无人的熟稔,他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

    刚才是莫燃把他拉走了,他再也没有理由不迎面而上了!

    “一条路,三招之内,你若能胜我,不必莫燃说什么,我便能做主,让她收你,若不能,今后绝口不提今日之事。”鬼医神色平淡的说道。

    “无涯!”莫燃惊讶喊道,鬼医这是打算跟厉鸣犴动手吗?

    鬼医回头看了莫燃一眼,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平静,让莫燃看不出他这么做的原因,可这毕竟是莫燃自己的事情,她不知道鬼医为什么要帮她。

    “不能打吗?”鬼医淡淡的问道,他话都说出去了,可现在却像是在征询莫燃的意见似的。

    不是不能打,而是,没有必要打!她这个当事人还什么话都没说,可两个都不是他男人的人在决斗什么?可还不等她把这些话整理好,厉鸣犴已经大笑一声,“好!”

    厉鸣犴眼神炯炯,已是战意熊熊,“我应战!只是,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鬼医转向厉鸣犴,只道:“现在打吗?”

    厉鸣犴道:“当然,跟我走。”

    两人要是真在这里打,整座山都不够他们破坏的,厉鸣犴当先出去,鬼医稍稍一顿,也跟着去了,虽然不太愿意去别的地方,但战帖已下,这一趟不走不行。

    看着两人默契的走出去,这个时候好像完全把她当做了空气,莫燃只是觉得一阵莫名其妙,这算是怎么回事?

    等了一会,莫燃终于也跟了上去,虽然她很想甩手不管,可她清楚鬼医的实力,最起码,厉鸣犴是绝对不敌的,她只希望,鬼医还记得这是什么地方,不要下手太重,否则不好收场。

    厉鸣犴把他们带到了一个演武场,正好遇到连城从演武场出来,他看了看鬼医和莫燃,对莫燃微微颔首,然后问厉鸣犴:“师弟这是干什么?”

    厉鸣犴不甚在意的一笑,道:“跟一个朋友切磋一下,没什么大事。”

    闻言,连城又看了看一眼鬼王,点了点头,似是明白了,“师傅今日不在,你多小心。”那个男人看起来并不简单。

    厉鸣犴笑道:“多谢师兄,改日请师兄喝酒!”

    说罢,厉鸣犴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让鬼医进去,鬼医信步而入,莫燃正要跟去,厉鸣犴却一手撑在了门框上,挡住了她的去路,“师妹,这可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你不适合插手。”

    说着,厉鸣犴邪邪的一笑,“你只需要在这里等我出来就好,很快,我也是你的男人了,对不对?”

    莫燃皱眉,厉鸣犴却带着一张笑脸走进门去,那门是上下开的石门,厚重的很,轰然落下之后,像是一道实心的墙壁一样,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动静。

    这儿演武场依山而建,并不是公用的演武场,整个首峰,也只有连城、许昭月、厉鸣犴三个人能来,因为这是掌门亲自给自家弟子寻的地方,里面设有结界,是绝佳的练功之地。

    “你不必太过担心,厉师弟做事向来很有分寸。”半晌,身后传来一人略带劝慰的声音,莫燃对着那落下的石门良久,方才回身看去,却见连城并没有走。

    莫燃跟连城也见过几次,但也都是点头之交,仅止于认识而已,这还是第一次跟他说话,莫燃道:“我并不担心……”只是觉得很荒唐。

    闻言,连城便没说什么,但也没走,他穿着天一门统一的白蓝道袍,年纪小小,却有些道骨仙风的味道,莫燃知道,那与他的心境有关。

    二人一时无言,一直等了很久,并非时间难熬,而是,真的过了许久,久到莫燃也开始意外,只是三招而已,难道用的了这么长时间吗?

    连城是真不着急,因为这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可莫燃却不时的看向那面纹丝未动的石墙,直到那石墙传来沉闷的隆隆声,缓缓的升了上去,莫燃无意识的向前几步。

    先走出来的是厉鸣犴,他高大的身体看似闲适的步出,看到等在外面的莫燃之后,他脚步停下,嘴角一扬,说道:“让师妹久等了,我的位置,师妹先给我留着。”

    说着,厉鸣犴高大的身体弯下,忽然间逼近莫燃,一双野兽一般的眼睛近距离的攫取莫燃的眼神,“迟早,我会是你的男人。”

    说罢,径直越过莫燃走了,在路过连城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只听他道:“有劳师兄了。”

    连城微微点了点头。

    莫燃皱眉,目送厉鸣犴离开,眼神慢慢停在路上、那一深一浅的血脚印上。

    “走吧。”鬼医走到莫燃身边,依旧如进去时一般,身上的每一处都那么一丝不苟,看不出一点动过手打过架的痕迹。

    莫燃点了点头,跟连城告辞之后就和鬼医一起离开了。

    根本不用问,厉鸣犴输了。

    直到回到莫燃的住处,坐在莫燃的客厅,莫燃才道:“你没必要如此。”

    鬼医抬头看她,眉间的帝陨微微闪烁,“你不是烦他?”

    他问的如此理直气壮,可莫燃想说的是,即便如此,她也会自己处理,可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更何况,鬼医难得不嫌麻烦亲自出手,她要说了,岂不是太不给鬼医的面子?

    只是,莫燃的形象怕是没了,前两天还跟唐甜在弄月楼过夜,带回了可青,今天就又多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还跟厉鸣犴决斗了一场。

    虽然没什么人知道,但光是莫燃自己,想到就想叹气。

    “这样不是一劳永逸?”鬼医继续说道。

    “好,一劳永逸。”莫燃叹道。

    鬼医顿时看向莫燃,她语气中的无奈他又不是听不出来,那双淡漠的眼神看着莫燃,似乎在琢磨莫燃为什么没有太多轻松的表情反而很无奈似的。

    莫燃也看了看鬼医,她无奈的是,鬼医向来我行我素,那是因为他根本不需要考虑别人的感受,他连鬼王都不惧,又何须忍让别人?

    他是活在世外的人,可她却是个俗人,她不能我行我素,不能不善后,所谓的一劳永逸,真的会吗?

    “你不高兴。”鬼医道,他的语气笃定,像是这半晌分析出来的结果。

    “没有。”莫燃道。

    “因为什么?因为我赢了,还是我说谎了,还是我不该帮你?”鬼医自顾自的问道。

    “都不是。”莫燃摇头,只得看向鬼医道:“厉鸣犴不是那么遵守规则的人,我迟早有办法甩开他,你跟他打,只会让他更执着。”

    鬼医看着莫燃,一时没有说话,可半晌他道:“那不好吗?”

    莫燃皱眉,“哪里好?”

    “他很不错,有这样一个追随者,难道不好吗?”鬼医道。

    莫燃惊讶的看着鬼医,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没有听错吧?他今天怎么了?这是鬼医会说出的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