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5. 唐甜的狠
    唐甜叫了五个人过来,都是男子,今天唐甜玩的兴致似乎不高,让一个人去弹琴,剩下四个人则分别陪着她和莫燃。???

    弄月楼里的小倌都机灵的很,更别说是被派来伺候唐甜的,必然更加八面玲珑,陪着莫燃的两个男子一个长相清秀,一个长相妖艳,他们一边给莫燃斟酒,一边很有眼色的挑起话题。

    他们知道唐甜是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里,弄月楼里的常客,而且出手大方,经常会给看中的小倌赎身,不管是她自己带走的,还是送给别人的,都是难得的好去处。

    他们不知道莫燃的来路,虽然有点遗憾为什么没有让他们去伺候唐甜,不过在看到莫燃的时候,两人心中的遗憾便所剩无几了,这个女子太美,即便他们阅人无数,也从未见过如此美的惊人的女子,能伺候她一次,即便分不取,得不到什么好处,也是天大的好事吧!

    “莫小姐为何不喝我斟的酒?却一个劲的喝锦儿倒的茶?莫不是莫小姐更喜欢锦儿,不喜欢我?”这时,却听莫燃右边的男子男子说道,他叫若儿,生的妖艳,一双狐狸眼上挑,有着天生的媚态。

    此时他端着白玉酒壶,半支着身体斜在桌边,侧身看着莫燃,这半晌一来,莫燃跟唐甜聊天,茶倒是一杯接着一杯,然而却滴酒未沾。

    见现在气氛还好,那若儿便半是挑逗半是埋怨的问莫燃,他说话的语气也颇为撩人,且时机正好,被唐甜也一并听到了。

    唐甜有些戏谑的看着莫燃,“美人问你呢,为何滴酒不沾?”她斜靠在一个小倌身上,手中端着的正是一杯微微泛着红色的酒。

    这酒名叫温柔乡,是用一种叫做粉玲珑的灵果酿制的,酒带芳香,喝的时候如果汁一般,可后劲很足,很多不知道的人常常喝几杯便能醉的不省人事。

    唐甜盯着莫燃,似乎也很好奇,顿了顿又道:“要不是这位美人提醒,我倒差点忘了,上次来这里,你好像也没碰过酒,这倒是怪了,酒如此好的东西,莫燃你为何就不喝呢?当真是更偏爱茶,还是不想给我这个面子?”

    而若儿也适时的递上了一杯酒,那金色的酒樽之中有粉色的酒水微微晃动,若儿的眸中带魅,似是想引诱莫燃喝下这杯酒,况且,唐甜也在一旁助阵。

    莫燃接过了若儿手里的酒,而若儿纤长手指轻轻的在莫燃手心挠过,莫燃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收了回来,她轻轻叹了口气,“倒不是我不喝酒,更不是不给唐大小姐面子,只是我酒量不好,怕扫了唐大小姐的兴。”

    “哈哈哈……”唐甜顿时笑了,身体随着笑声一颤一颤的,“莫燃,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酒量不好?”

    “莫小姐真会说笑,在修者之中找一个不会喝酒的,那真是比大海捞针还难呢,若是莫小姐真的不喜欢若儿,直说便是了……”

    那若儿倒是跟唐甜一唱一和起来,一双狐狸眼媚态横生,许是因为发现莫燃并不是那般不好接近,身体愈发靠近莫燃,面上微微带着些委屈,直到整个人都轻轻偎在了莫燃身边。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股似有若无的香味蔓延进鼻腔,闻惯了弄月楼中的脂粉味,那味道却是令若儿有一瞬间的失神。

    正在这时,唐甜从对面起身,端着酒杯走了过来,隔着一张长几坐在莫燃对面,她笑着说:“莫燃,我可是第一次听说有人酒量不好,当真好奇的很啊……不过,酒量是能练出来的,你总不能以后都不碰酒吧?”

    唐甜的表情带着兴味,看来她找到了新的趣,那就是劝莫燃喝酒了,莫燃知道,今天她这酒是不喝不行了,唐甜一定有很多理由在等着她。

    其实,在修炼的世界,酒和茶在修者的生活中都占据着很重要的角色,很多修者甚至很依赖它们,有很多品种的灵酒和灵茶会卖到很高的价钱,所以说,莫燃要说她不会喝酒,那真的是非常另类了。

    莫燃看了看唐甜,唐甜就那么端着酒杯,保持着要敬酒的姿势,莫燃笑了笑,“不能不喝吗?”

    唐甜摇了摇头,拒绝的很果断,“不能不喝。”

    莫燃心里着实无奈,其实她的酒量也不差,尤其是前世,可如今的身体却跟前世不一样,倒不是不能喝,只是喝了之后……

    莫燃端着酒杯,跟唐甜轻轻碰了碰,仰头喝了,唐甜挑了挑眉,也把酒喝了。

    “莫小姐喝的如此干脆,哪里像是不会喝酒的……”若儿的声音更加委屈了,而对面的唐甜显然也是这个意思。

    莫燃却不慌不忙,“弄月楼里的酒,哪是那么轻易上头的?”

    “哈哈,也是。”唐甜笑了笑,“不过,莫燃,今晚我们可是要不醉不归的,若是到时候你真喝醉了,我自然负责把你安置的舒舒服服的。”

    不醉不归?这话让莫燃着实无语,心想别的都无所谓,可唯独喝酒,要真醉了,那可就麻烦了……

    如此一来,莫燃是绝对不能喝茶了,那长相清秀的锦儿还算规矩的坐在莫燃身边,而那若儿却是一杯接一杯的给莫燃倒酒,说话动作也愈发放开了,不住的挑逗莫燃。

    若只是一些无所谓的小动作,莫燃也就忽视了,可当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慢慢爬上莫燃的腿时,莫燃终于低头看去,却见一条金色的尾巴在从那若儿的衣服后面伸了出来,毛茸茸的,那尾巴尖正在缓缓的蹭着她的腿。

    莫燃挑眉,伸手抓住了那条尾巴,而若儿斜支的身体顿时瘫软了下去,口中也溢出一声低沉的呻吟,眼眸半眯,脸色微红,媚态更甚。

    “哈哈哈……”莫燃还没说什么,对面的唐甜便笑了,“莫燃,看来美人很着急啊……”

    “你叫若儿?”莫燃忽然问道,虽然莫燃也会跟若儿和锦儿聊天,但一直没叫过他们的名字,那若儿点了点头,轻轻咬着下唇,作为一个男子,做出这般媚态,却是别有一番风情。

    这男子其实并不是人类,也不是妖兽,而是霊,一直生前是狐狸的霊,准确来说,唐甜今晚叫来的五个男子都是霊,不知道唐甜是不是格外喜欢霊,在莫燃来弄月楼这两次,她叫的都是霊。

    “好吧,若儿,把你的狐狸尾巴收起来,否则,我不介意帮你剁掉。”莫燃说道,声音仍旧那么平缓,表情也没什么变化,可说出的话却是让那若儿一惊,面上的媚态都退了七八。

    他睁开眼睛,仔细的看着莫燃,似乎在分辨莫燃说这话的真假,可莫燃已经松开了他的尾巴,转头去跟唐甜说话了,而对面的锦儿却是看了他一眼,笑的有点讽刺。

    “啧啧,莫燃,你竟然能跟美人说出这么狠的话……”那唐甜说道,忽然跟旁边的男子耳语了一番,那男子很快便站起来出去了。

    不一会,有人进来带走了那若儿,若儿走的时候吓的一脸煞白,一个劲儿的冲唐甜磕头,可还是被带走了,直到他们出去,莫燃才问唐甜:“你做了什么?”

    刚才唐甜不知道吩咐了什么,把若儿吓成那个样子,而且,唐甜这肯定不是第一次了。

    唐甜却端起一杯酒慢慢喝着,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什么,就是剁了他的狐狸尾巴而已,既然你不喜欢,留着他也没用。”

    闻言,莫燃的眼眸一沉,剁了若儿的狐狸尾巴?她只是说说而已,唐甜却是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