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8. 你看到了什么?
    “知道一些,此前唐甜跟他们的联系很隐秘,若不是因为昨夜蜘蛛门内大乱,他们也不会明里找上唐甜。移动网

    蜘蛛门……这个门派来头不小,它本是须弥界的一个大派,而且臭名昭著,只是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须弥界。”

    白矖说道,这个答案却令莫燃忍不住的惊讶!

    “蜘蛛门来自须弥界?可是须弥界的传送入口不是早就关闭了吗?”莫燃说道,而且,这么大的动静,华夏的一些势力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蜘蛛门就闪电般的在牧北扎根了?

    更为重要的是,唐甜是怎么跟蜘蛛门有所联系的?连白矖都不知道,那唐甜一直以来计划的就太缜密了……

    “是这样没错,但须弥界毕竟在人界,若是有不为人知的界面裂缝存在,他们出现在这里也就不奇怪了。”白矖说道,不知为何,他在说话的时候始终看着莫燃,像是没见过莫燃一样。

    莫燃点了点头,心想在这一点上,隐世家族果然具有很强的优势……忽然想到什么,莫燃立刻便问:“对了,我让你找的地方找到了吗?”

    白矖点了点头,几乎立刻就知道了莫燃说的是什么,“找到了,而且随时都可以去。”

    莫燃还是忍不住激动了,“真的吗?”

    白矖肯定的颔首,“真的。”

    大齐王朝的所在的位面已经找到了,现在只要莫燃一个主意,她随时都可以回到那片故土!莫燃多想立刻就走,可那种想法也只是一瞬间,冷静下来后不得不按捺住了,事由轻重缓急,在华夏这里,她还有太多的事情要一一解决才行。

    直到这个时候,莫燃才注意到白矖凝望的视线,那双碧绿色的眼眸如琉璃一般,平时总是一片荒芜,可今天似乎因为莫燃的种种反常表现,让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也多了几丝波动。

    莫燃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立刻转过了身体,轻咳了一声,“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有了。”白矖说道。

    “那你……”莫燃正想赶人,可白矖却道:“我都看到了。”

    莫燃又是一愣,不知道是不是酒劲渐渐上来的原因,莫燃的反应也慢了许多,灵力能压制一些酒劲,但也只是暂时控制而已,酒精融进血液里,一旦松懈下来,照样醉人。

    莫燃的酒品倒还好,只是喝了酒的时候双颊飞红,整个人都很慵懒,甚至媚态十足,莫燃之前自己见过自己喝醉的模样,不喝酒的时候已经长的那般祸国殃民,稍微做出些媚态,连莫燃自己都很陌生。

    也正因如此,莫燃便慢慢戒酒了,只是没想到今天被唐甜劝着又喝了不少。

    “是因为刚才看了那种事情?”不等莫燃说话,白矖又问。

    “什么事情?”莫燃下意识的问,只是刚问出口就呆住了,白矖以为她是因为看到了厉鸣安的春宫才这样的吗?那岂不是说她发情了?顿时否认:“当然不是!我是因为喝多了。”

    莫燃没敢回头,她稍微走快了点,并不想让别人看到她这个样子,正因为她不是那种自恋的人,她才格外清楚,自己现在的样子恐怕格外……诱人。

    稍稍落后了莫燃一步,白矖走在莫燃身后,闻言,嘴角却是缓缓勾起一抹笑容,一闪而逝,可却又惊鸿之美,白矖的美是雌雄莫辨的,眼角眉梢都带着奇异的魅惑,他不苟言笑的时候尚且令人失神,何况如此展露笑颜,只是唯一可能得见此景的莫燃脑后也没长眼睛,没有看到……

    “鬼王呢?”却听白矖问道,他主动转移了话题。

    “不知道。”莫燃道。

    白矖微微蹙了蹙眉,“他最近都不在吗?”

    “嗯。”莫燃只简单的嗯了太多,看得出来她不是很愿意多说。

    而白矖也隐隐感觉到了莫燃和鬼王之间,似乎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样……

    快到天一门的山门的时候,不用莫燃赶人,白矖也自觉的走了,门派中人多眼杂,认识白矖的也不是没有,白矖现在跟莫燃接触,总要避人耳目的。

    莫燃则是一刻不停,进了门派之后就直奔自己的住处了,只是眼看着她的院子就在眼前,在自家门口却被人拦住了。

    “你怎么在这?”莫燃脱口而出,颇为惊讶,只因这个忽然出现在莫燃面前拦住她的人正是厉鸣犴!他不是应该在弄月楼吗?

    厉鸣犴却盯着莫燃,他穿着天一门统一的道袍,蓝白的色调,穿在他身上却怎么都看不出道骨仙风的味道,反而一点都掩饰不了他身上那种天然的压迫感,如野兽一般。

    那双深邃的眼睛定定的看着莫燃,女子倾城绝色,银发调皮的轻扬,脸颊和眼角泛着红晕,那双清淡的眸子也显的氤氲起来,微启的唇瓣,似有若无的酒香,厉鸣犴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

    厉鸣犴的表现向来非常直接,尤其是他对莫燃的喜欢,从来不加掩饰,而此刻那炙热的眼神,还有他下意识的反应,都让莫燃先一步察觉到了。

    莫燃退后了两步,说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今天没空。”

    她是真的没空,脑子里犯晕,酒劲已经完全上头了,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去睡一觉,酒醒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其次,莫燃现在并不想跟厉鸣犴多说什么,因为一看到他就会想到不久前他还在跟一个女人滚床单,也许,让她接受这件事情还得再过一段时间。

    “你去哪了?”厉鸣犴却直直的问道,他被莫燃当面赶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都免疫了,那双眼睛像是黏在了莫燃脸上,怎么都移不开了。

    “我去了哪里需要跟你交代吗?”莫燃微微皱眉。

    “你去弄月楼了?”厉鸣犴又问。

    莫燃抬眸看了他一眼,这口气,虽说是问,但好像已经肯定了一样,莫燃的第一反应是,她躲在那个横梁上,明明很隐蔽,应该不会被发现吧?况且,厉鸣犴那个时候也完全没空去管周围有些什么动静吧……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厉鸣犴说道,不知为何笑了笑,“粉玲珑这种酒,也只有在弄月楼能喝道。”

    后面这句话倒像是解释莫燃心中的疑惑,厉鸣犴猜出莫燃去了弄月楼,不是因为看到了莫燃,而是闻到了她这身上的酒香。

    莫燃欲绕开他往回走,“你专门跑过来找我,该不会就是打听一下我去了哪里吧?”

    厉鸣犴高大的身体稍微一动,便跟小山一样挡住了莫燃的去路,“当然不是,你完全可以理解成我只是单纯因为想你了。”

    莫燃停下脚步,闻言看向厉鸣犴,若放在今天之前,听到这种话莫燃顶多觉得烦,可现在,她却忍不住的恶心,“厉鸣犴,愿赌服输,你跟无涯的比试,不能不作数吧?”

    厉鸣犴眼中的笑意凝固了一瞬,“我只是答应他不再逼你回应我,并没有承诺不出现在你面前。”说着,厉鸣犴微微弯了一些腰,“莫燃,难道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在厉鸣犴凑近的一瞬间,他身上传来一些清香的味道,闻起来像是药香,莫燃没有多想,只是说道:“起码现在不想。”

    “你……在弄月楼看到了什么?”厉鸣犴忽然问道,他一直直视着莫燃的双眼,不知道是因为厉鸣犴这个人天然的自信,还是因为那骨子里的霸道,他似乎从来不惧与人视线相接,眼睛是最接近灵魂的地方,往往灵魂的波动都最先在眼睛里成像。

    莫燃嘴角一勾,“那太多了,唐甜选美男的眼光很好,如果你感情去,可以亲自去看,我并不想跟你一一解说。”

    厉鸣犴呼吸一滞,近距离的看着那精致的脸上绽放的笑容,几分魅惑,几分肆意,厉鸣犴只觉得,莫燃现在就是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她只往那一站,都足够让他疯狂。

    趁着厉鸣犴走神,莫燃抢了几步离开,却在刚刚走出几步之后,被厉鸣犴拽住了胳膊,“等等……”

    莫燃觉得脚下轻飘飘的,头却晕乎乎的,整个人都像飘起来一样,知道自己醉了,莫燃当真不敢多停留了,尤其是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对她本来就抱有期待的人。

    莫燃手腕一转,从厉鸣犴手中挣脱出来,布料厉鸣犴又来抓她,一来一往之间,两人慢慢拆开了招式,厉鸣犴的修为远在莫燃之上,更何况他受恒清圣人指导多年,就算不用法术,招式也精妙异常。

    他让着莫燃,没有真的进攻,“你若想打我,随便什么时候都行,但先听我说完啊。”

    莫燃头有点疼,本就不耐烦了,听到他这么说,当下回道:“既然想挨打,那就别还手啊!”

    闻言,厉鸣犴当真忽然收住了手,可莫燃却没想到他停的这么突然,一掌打在了厉鸣犴胸膛上,虽说没用灵力,但光是力气也不小。

    “咳咳……”厉鸣犴顿时咳嗽了一声,浓眉皱起,像是忍痛一般。

    莫燃收回掌,抿唇看他,好像在烦他为什么要装一样,可厉鸣犴却忽然苦笑一声,“你打在了我的伤口上,还不让我喊疼了?”

    莫燃揉了揉眉心,说了声“抱歉”,但她没空去想为什么厉鸣犴身上为什么会有伤,只是说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说完,莫燃转身便走,这一次厉鸣犴却没有再追,只是那双眼眸微微沉了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