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0. 多事的夜
    房间里忽然静的可怕,有种莫名的气氛悄然笼罩了三个清醒的男人,几秒钟之后,却听鬼王轻笑一声,“我家主人有我陪着就行了,你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鬼医看了鬼王一眼,虽说那眼神淡淡的,可某种不信任还是悄然传达了出来,他不相信把鬼王单独留在现在这个状态的莫燃身边会万无一失,至于为什么不相信,他却并不想探究。

    而白矖则是一动不动,摆明了也不会走,他看了看睡的毫不自知的莫燃,“鬼王,你该不会趁人之危吧?”

    言下之意便是,莫燃现在是喝多了,所有的行为都是无意识的,可鬼王要是想对莫燃做什么……那可就是趁人之危了,显然,白矖同样不信鬼王有那个自制力。

    鬼王垂眸,“白矖,你管太多了。”

    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却莫名的令人战栗,只是,这似乎并没有吓到白矖,“一点都不多,不久之后,她也是我的主人。”

    不知为何,向来只喜欢看戏的鬼王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忽然就动了手!却见他一挥手,一道漆黑的能量猛的朝白矖而去!而白矖反应也快,抬手接下了鬼王的攻击!两道能量蓦地在半空相接,强势的威压轰然爆开!房间内一应摆设都噔噔的晃动起来,承受不住这强大的压力,眼看就要上演一场集体爆炸,一旁的鬼医忽然动手,源源不断的能量从他双掌中推出,慢慢的抵消了鬼王和白矖那狂暴的能量。

    鬼王和白矖谁都不肯罢手,而且愈发认真起来,他们两个不停手,鬼医自然也不能停,如此一来,三人的能量在一个房间内涨涨消消,胶着不下。

    打破这一氛围的人是莫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头上也渐渐渗出汗水,面色发白,嘴唇也渐渐褪去了血色,这跟不久前醉酒的她完全不一样!上下牙齿轻轻的磕碰着,莫燃慢慢蜷缩起了身体,冷的发抖。

    醉酒之后麻痹的神经也在身体的不适中慢慢苏醒,莫燃茫然的站在一幅幅生机的画面里,看着尸横遍野的莫家庄,这是第几次被拽入这样的情境中了?可无论多少次,都会让莫燃痛苦不堪!

    踉跄着穿过遍布尸体的庭院,莫燃跪在一具尸体面前,颤抖着伸出手,却怎么都不敢触碰,这种噩梦就在眼前上演却无力改变的感觉,绝望的人想死,可即便莫燃想要回避,也会有人一次次的把她拉进噩梦里!一次次的掀开那刚刚结痂的伤口,弄的她鲜血淋漓!

    莫燃绝望,眼前倒在血泊中的亲人,让她越来越痛恨为什么唯独自己的活了下来!谴责的声音如潮水一般向莫燃打来,莫燃跪在冷硬的地面上,把脸埋进手中,瑟瑟发抖。

    可恶……莫燃心中抵抗着这种令人窒息的情绪,像是从天堂掉进了地狱,在她觉得自己可以重新拥有一次崭新的生命时,那黑暗却毫不留情的再次吞噬了她!

    莫燃恍惚知道自己又被拖进了梦魇,这是那灭之麒麟带给她的绝望,她知道自己不能软弱,否则便是正中它的下怀,可想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万般艰难!

    “只要你肯服从于我,他们都可以活。”一个淡漠却高高在上的声音在莫燃耳边响起,莫燃蓦地抬头,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飘远,她伸出手,这一次即便下定决心也触碰不到父亲的尸身了。

    莫燃还来不及想刚才那个声音是什么意思,便看到一团绿色的雾气蔓延而过,她似乎看到了她的父亲动了一下,不一会,他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看着周围遍地的尸体,似乎有些茫然,很快,莫燃的三位娘亲也撑起了身体,他们看着彼此,好像都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爹爹,娘亲……”莫燃呢喃着,紧接着大喊,“爹爹,娘亲!”

    只是“无论她怎么喊,明明只有几十步的距离,却好像隔着一个时空,怎么都传不过去,刚才那个声音再度响起,“只要你肯打开心防,我就能让他们都复活,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只要你点点头就可以实现,不要怀疑我的话,你知道,我是麒麟。”

    莫燃垂下了头,双拳紧握,在对方以为她在思考的时候,却听莫燃忽然笑了,只是那笑声嘶哑,更像是在悲泣,可那隐隐颤抖的身躯却散发出浓重的嘲讽和蔑视,就连隐藏在暗中的声音似乎也忍不住问出:“你笑什么?”

    “呵……呵呵呵……”莫燃没有抬头,那嘶哑的声音是被种种绝望的情绪折磨的,她用极其厌弃的声音说着:“我笑,笑你好意思说你是麒麟,笑你拥有通天彻地的能力,仍然要用这种卑劣的方法来对付我,你连跟我抢回藏音四弦环的胆量都没有!

    在你眼中,我纵然连蝼蚁都不如,纵然敌不过你轻轻一掌,可我也敢跟你拼死一搏!而你,高高在上的麒麟,在我眼中才渺小的不值一提!什么上古神兽,享尽世人赞誉,你不配!

    世上没有至纯至善,没有悲悯苍生的圣人,就算天帝当年没有将你囚禁,你也照样会走上歧途!你一魂两分,是你本就怀有心魔!你可以令万物生,可你却想叫万物死!这才是你!本就是一只卑劣的麒麟!”

    莫燃说着,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清晰无比!这些话是出自莫燃对暗处那灭之麒麟的讽刺,也是让自己维持清醒的办法,说完,她豁然一笑,“你不是想拿回藏音四弦环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休想!”

    久久的沉默,如果不是周遭更加压抑的氛围,莫燃几乎要以为那灭之麒麟羞于开口了,忽然间,胸口蔓延开一阵剧痛,脑海中也如炸裂一般,莫燃顿时疼的汗如雨下!

    一口气哽在喉咙里,窒息一般!

    莫燃的梦魇中一片黑暗,而现实中三个男人也紧张不已,刚才莫燃忽然出现异常之后,最先发现的鬼王忽然撤去了跟白矖僵持的能量,以至于白矖的能量全部招呼到了他身上,鬼王只稍一停顿,眉头都没皱一下,抱起了莫燃的身体,他表现的毫无异常,好像白矖刚才那一记重击是打在别人身上似的。

    见此,白矖和鬼医也不约而同的收了能量闪至床前,鬼医冷峻的眉峰微微皱起,脱口问道:“怎么回事?”

    他还不知道灭之麒麟那一茬,莫燃在跟他说最近的事情时故意掠过了这一段,白矖是知道的,上次她手上的灵魂印记出现的时候,白矖正好在,这种灵魂印记封印的时间是半个月,所以说,他今天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只是没想到鬼医和鬼王也都在,看来,起码鬼王还记得,今天莫燃身边不能缺了人。

    没有人回答鬼医的问题,因为莫燃今天的状况比起前前两次都严重了太多!然而很快,用不着别人说,鬼医也知道了,因为鬼王打开了莫燃紧握的手掌,那掌心处一个幽绿的眼睛诡异的散发着绿光,鬼医淡漠的眼眸在那绿光之中微微沉了沉。

    鬼王正要握上莫燃的手,白矖却也握住莫燃的胳膊,说了一句:“我来。”

    他刚才打鬼王那一下并没有控制力道,他才不会关心鬼王会不会受伤,这种人皮糙肉厚,再来十下都无所谓,可他不想让莫燃受罪,鬼王封印的稍微慢一点,对于莫燃来说都是折磨。

    鬼王却急不可查的哼了一声,“我的主人,当然是我来。”说着便推开了白矖的手,白矖正想再说什么,鬼王却忽然没了耐心,手腕一转,猛的朝白矖推出一掌!

    这一掌就在眼前,而且是突然发出,白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被鬼王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胸膛!白

    白矖闷哼一声,碧绿的眼眸忽然眯起,鬼王这分明是报刚才的仇!

    虽然被打了一掌,而且同样是不打折扣的一掌,白矖脚下却分毫未动,鬼医见他们两人几秒钟之间上演了这么一番争执,再看几乎被冷汗浸湿的莫燃,似是看不下去一般也弯腰过去。

    三只手同时伸过去,谁都还未覆上莫燃的手,却听一个虚弱的声音说道:“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三人同时抬头,惊讶的看向莫燃,刚才那声音分明就是莫燃!可她是如何醒来的!这不可能啊!

    然而,在三人的盯视下,莫燃缓缓掀开了眼帘,睫毛上沾着的汗水从眼角滑下,看上去像眼泪,她惨白着一张脸,浑身仍旧冰冷僵硬,可她的确醒来了!而且,她手上的灵魂印记还没有封印!

    这简直是奇迹!莫燃居然能从灭之麒麟的灵魂领域里走出来!

    莫燃扯了扯嘴角,她似乎想笑,可是此时连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她勉强说道:“不、不先帮我封印吗?”

    三人才回过神来,鬼医先一步握住了莫燃的手,一边催动灵力帮莫燃封印,一边看着她疲惫的闭上眼睛,那双淡漠的眸子幽暗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