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4. 跟踪
    莫燃的生活形成了新的规律,每天几乎从早到晚都是在演武场度过的,除了第一天过的还算轻松以外,往后的每一天都压力倍增。``````

    但这种压力,对于莫燃来说并不算坏事,十二峰峰主各出奇招,几乎每天都有让人应接不暇的训练项目,好像要在真正练习剑阵之前,要让他们所有人的修为都拔高一样。

    因为众人的修为差异,针对不同的人,十二峰峰主有不同的训练方案,莫燃倒是很少跟阳炎亦或是厉鸣犴那几个掌门的亲传弟子们一起训练了,这对莫燃来说自然是好事。

    但是同在演武场,每天也少不得见面,厉鸣犴确实没有再把喜欢莫然挂在嘴边,但是他的行为却一点都没收敛,出现在莫燃身边的次数也只增不减,常常会费心去找一些有意思的礼物。

    不管是女子喜欢的衣服还是玩意儿,修炼所需的丹药或是法器,贵重的不贵重的,厉鸣犴都会拿来送给莫燃,只是莫燃一次都没有收过便是了。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厉鸣犴有了绯闻女友这件事倒是在天一门广为流传了,好事的弟子倒是想知道这个绯闻女友是谁,她跟厉鸣犴的绯闻又能传多久,但是起码到现在为止,好像已经破纪录了啊……

    可别说是“绯闻女友”莫燃,就是厉鸣犴自己,也几乎不露面了,众人只能好奇的心痒痒,却怎么都得不到证实。

    有一个厉鸣犴已经让莫燃够头疼了,不知道为什么,阳炎也来凑热闹,刚开始还只是保持着好奇和兴趣,只是稍微频繁的跟莫燃接触而已,后来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像是跟厉鸣犴比赛一样,厉鸣犴弄到了什么东西,一准他会送来更好的。

    只是,厉鸣犴的东西莫燃尚且不会收,何况是阳炎的。

    这天,莫燃从演武场回来之后天已经黑了,门口站着两个身影,一个是可青,一个是将军,将军趴在地上,好像在捣弄可怜的蚂蚁窝,可青却是很专注的在等人。

    “我都说了很多次了,你不用每天这么等我。”莫燃走近的时候说道,自从可青知道莫燃会吃一些人类吃的食物之后,他好像找到了事情做,跟莫燃要了几本菜谱自己钻研去了。

    毁了几次厨房,烧坏了好多菜之后,他似乎总算能做出一些可以吃的饭菜了,到现在,他已经成功做出了几道拿手菜,起码,水平也不比莫燃差了。

    当然,将军在这过程中可是居功至伟的,他不知道吃了多少失败品才造就了可青如今的厨艺。

    可青笑了笑,虽然这对莫燃来说可能没什么,但是他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每天有事情可做,还有将军陪着他,他好像真的得到了曾经奢望的生活,以至于他每天的开始和结束都是无比满足的。

    从被召唤出来之后,可青就被辗转带去了很多地方,被当成商品一样,送上过好几次霊拍会,最后被唐甜买下,他已经绝望到无力去向自己的以后了,可没想到……他如此幸运。

    这段时间以来,可青已经不像莫燃初见是那般胆小了,起码他可以稍微自信的站在莫燃面前,起码他敢表达自己的想法了。

    对于他这种变化,莫燃当然是喜闻见的,在她还没想到如何安顿他之前,莫燃希望他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她就不用费心了。

    “汪汪!”一看到莫燃回来,将军顿时来了精神,跳起来跑向莫燃,咬着她的袖子不松口。

    一直回了房间,莫燃坐下来才拍了拍将军的头,“你这么咬着我我还怎么吃饭?”

    将军这才不太情愿的松口,蹲在莫燃旁边。

    可青帮莫燃盛了一碗汤,自己坐下,只有些期待的看着莫燃,却没有动筷子。

    莫燃喝了一口,她似乎知道可青在等什么,便毫不吝啬的说道:“很好喝。”

    闻言,可青笑了,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眯成了弯弯的月牙,这是他今天新学的汤,得到莫燃肯定比任何事情都来的开心。

    莫燃正在夹菜,忽然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手中一顿,“将军!”

    将军顿时站了起来,好像知道莫燃叫它干什么一样,风一样的跑出去了,下楼后就凶狠的叫,很快,莫燃隐约能听到一个求饶的声音,“好将军,你就让我进去呗?我可是你家主人的朋友。”

    “诶你怎么还咬啊!枉我每天给你带那么多上好的牛肉了!”

    “莫燃师妹!我给你带了些清酒,最适合女孩子喝了,你快让将军住口啊,师兄我放下东西就走!”

    那人提高了声音喊道,他似乎知道莫燃就在楼上,但奈何他过不了将军那关,虽然他分分钟就能制服将军,但是打狗还得看主人,他哪敢动手?

    那人在外面喊了一会,莫燃自顾自的吃菜,全当没有听见,不一会,那人走了,将军也凯旋归来了,不过嘴里还叼着一个青花瓷的坛子。

    “呵呵……”可青忍不住先笑了,这样的情形几乎每天都会上演,今天来的是阳炎,厉鸣犴倒是没来。

    若是莫燃,她直接就把东西扔了,可将军却会很热衷的把东西带回来,似乎认为那是它的战利品。

    将军蹭了蹭莫燃,咬着那坛子递给莫燃,这东西现如今好像变成了它的,它这是在献宝呢。

    莫燃只好接了过来,放在桌子上,却没有打开,不管这事清酒还是什么酒,莫燃都不想尝试。

    “你要喝一点吗?”可青问道,试图打开酒坛。

    莫燃摇了摇头,“你要是喝的话就打开吧,我不喝。”

    可青点了点头,便没有打开,不过他心想,这清酒拿去做菜也许不错……

    莫燃吃过饭之后很早就休息了,当然,这只是可青认为的,其实,莫燃在关上门之后,很快就在筹划另外一件事了。

    今天晚上他要出去一趟,安静等了一会,窗户便被轻轻敲了敲,很快便翻进来一人,那人长身而立,把翻窗户这件事情做的比走正门还潇洒,这也是继张恪之后,莫燃见过的第二个喜欢走窗户的人了。

    来人是白矖,他穿着一件略显宽松的连帽长衫,走进房间之后摘下了那原本带着的帽子,露出那双尖尖的耳朵和碧绿的眼睛,却听他道:“现在走吗?”

    莫燃点了点头,还是确定一般问道:“你不跟着唐甜,真的没事吗?”

    白矖点了点头,“没事。”

    “那好,走吧。”莫燃道。

    白矖向莫燃伸出手,他本来是想让莫燃靠近一点的,可莫燃却直接拉住了他的手,那只小了一号的手轻轻握了上来,白矖低头一看,那碧绿的眸子好像湖水一般,有石子落进去,荡开了一圈圈的涟漪。

    “不走吗?”莫燃问道。

    白矖的眼眸这才闪了闪,“走。”

    说着,白矖伸手一挥,两人的身影顿时消失。

    不久,两人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醉仙居了,只是,他们并没有光明正大的道正门处,只是出现在醉仙居的后院,然后白矖又带着莫燃到了醉仙居酒楼的二十六层,隐蔽在一个角落。

    白矖看了看莫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跟莫燃牵着的手却并没有放开,过了一会,白矖指了指某个房间,带着莫燃过去。

    两人藏身在了房顶的横梁之上,莫燃屏住了呼吸,向下看去,却见房间里只坐着唐甜,她身后还站着两个男子,一动不动,雕塑一般。

    唐甜在把玩着茶杯,似乎在想事情,而他等的人还没有到……

    莫燃慢慢放开了白矖的手,她扶着横梁,有点复杂的看着下面的唐甜。

    没错,今天她就是来跟踪唐甜的,白矖说,唐甜今天会见蜘蛛门的新门主,而她很想知道,唐甜跟蜘蛛门到底有何关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