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6. 如此兄弟
    小黑这才走向离火,他伸手抱住了离火,嘴角展开一抹笑意,带着久别重逢的温暖,“弟弟。”

    离火被他这么一叫,更觉得委屈的不得了,他最亲近的哥哥,刚刚第一眼看到的竟然不是他!他何曾看到过哥哥对另外一个人、尤其是女人如此亲昵!

    而小黑显然是没有向那么多,他拉着离火走到莫燃跟前,紫眸中有点雀跃的把自己的弟弟介绍给了莫燃,“莫莫,这是弟弟。”

    莫燃看了看小黑,又与离火相视一眼,小黑那期待的眼神,两人都看到了,只是,在小黑眼里同样可爱的弟弟和莫燃,在他们彼此眼里可不是那么回事。

    只是,离火明白,自家哥哥是那种认准了一个人就绝对不会改变的那种,虽然他不清楚莫燃是怎么‘骗’了自家哥哥,但他知道,如果自己表现出并不喜欢莫燃的样子,自家哥哥也会不高兴的,于是他笑了笑,像是这才第一次跟莫燃见面一样,若无其事的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离火。”

    莫燃的想法大概跟离火是一样的,所以也回以一笑,“你好,我叫莫燃。”

    这时候被推开的厉鸣犴也终于说话了,他眯了眯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小黑,不久之前……他还是一个看起来不谙世事的婴儿呢……

    “这是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该出去了。”

    而经他一提醒,莫燃也回过神来,确实该走了,只是,有些事情要先弄清楚,她看向离火道:“你既然已经出来了,这个阵法应该也名存实亡了吧?天一门的人会不会已经知道了?”

    离火嗤笑了一声,笑她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会不会太晚了一点,“这个阵法破是破了,但天一门想要发现,你以为那么容易吗?”

    莫燃不太明白的皱了皱眉,同时也为离火那一副看谁都是白痴的样子感到无奈,为什么小黑那么可爱的人会有这么恶劣的弟弟……

    “你以为,天一门弄这个阵法是为了守护他们的藏宝阁?”却听离火又问。

    莫燃则是看了一眼厉鸣犴,厉鸣犴是这么告诉她的,至于是不是这样,她又不是亲历者,怎么可能知道?厉鸣犴向她耸了耸肩,表示他没有说谎,他知道的就是这样的。

    离火却嗤笑道:“这个阵法就是为了困住本太子,如今放眼天一门,谁还有能力进入塔楼?”

    说着,他一挥手,面前便出现了那个透明的能量门,莫燃知道,这应该就是离开这里的门。

    对于破了离魂阵,莫燃还有些糊涂,但看离火的意思,是完全不需要多想了,莫燃自然不愿意想那么多,便道:“那就走吧。”

    几人先后走进了能量门,不久之后,几人再次出现,已经是在藏宝阁那个狭小的暗室了,黑暗的空间内,多了两个男人便显得拥挤起来。

    莫燃拿出一盏灯照明,虽然她不太想跟离火说话,但有些话语又不得不说,“现在是在藏宝阁,天一门的掌门和诸多长老就等在外面,你打算怎么办?”

    “我当然跟我哥哥一起。”离火道。

    “可你哥哥要进我的契约空间。”莫燃道。

    离火的脸色顿时沉了沉,一双火一般的眸子看向莫燃,这句话莫名的刺激到了离火,提醒了他,他家哥哥已经被这个女人契约了!该死的!

    莫燃淡然的迎着离火变来变去的眼神,她不欠他的,一点都没有把那讨伐的眼神影响到。

    而小黑却拉了拉离火的袖子,“离火听话。”

    “我……”听谁的话!

    离火本想吼回去,可刚一转头,看到是自家哥哥,顿时就冷静下来了,他沉着脸对小黑点了点头,“哥哥放心,那些窝囊废,还发现不了我。”

    小黑则看了看莫燃,像是在询问一样,莫燃似乎明白了小黑的意思,便道:“既然他这么自信,那就教给他自己吧。”

    在临走之前,离火看到了墙壁上的图案,他走到最后一张图前面站定,盯着那张图案很久,甚至身手触碰了一下,那火红色的背脊带着一股无言的嘲讽。

    莫燃回头看了一眼,顿了顿,催促了一声,“快点。”

    离火转身走了过来,他站在莫燃面前伸出了手,莫燃下意识的完后退了一步,离火却皱了皱眉,“女人,你躲什么?”

    “你又要干什么?”莫燃反问。

    “嗤,我能干什么?要不是我哥哥那么信赖你,你以为我会愿意跟你这样的女人多说一句话?”离火表情嫌弃的说道,可不得不说,即便他的话让人听上去很想打人,可那张脸依然有着某种令人无条件原谅的天然美。

    莫燃嘴角轻扯,“要不是因为你是小黑的弟弟,你以为,我会多看你一眼?”

    离火眯了眯眼,心想这么牙尖嘴利的女人,平时会对他哥哥好吗?“我哥哥叫魂落,女人,你最好不要瞎叫。”

    什么小黑不小黑?那么庸俗的名字,怎么能配得上他哥哥?

    “可我认识的人就叫小黑,小黑也很乐意我这么叫。”莫燃慢慢说道,嘴角那似有若无的笑看在离火眼里,却是**裸的‘你奈我何’的挑衅!

    离火胸膛剧烈起伏的一下,为什么这个女人这么可恶!“我再说一遍,我哥哥叫魂落!不是什么小黑!女人,你最好不要再叫错,否则……”

    “否则怎样?”莫燃嗤笑一声。

    “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本太子不会……”离火那双红眸都有些燃烧了起来,似是气得不轻。

    莫燃却打断了他的话,“会,我知道,你会杀了我,不用再强调了,但我也告诉你,不管你高兴与否,我都不会按照你说的做,也不用跟我强调你是或不是太子,这对于我来说其实很可笑,你贵为太子,不照样被封印在这里,树倒猢狲散,你现在,一无所有。”

    离火彻底沉下了脸,一双薄唇紧抿,似乎不止想杀人那么简单了。

    莫燃看了他一眼,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莫燃很懂,她更清楚,刚才那些话,恐怕就是打了离火的脸,揭了他的短,可如果她不这样说,离火恐怕就不会知道,如今,已经不是他的时代。

    莫燃不管离火,她转身继续走,刚要出门,却被一只手略显粗鲁的拉了回去,脚下是台阶,被这么猛地一拉,莫燃闪了一下,直接撞上了离火,鼻子磕在了他的胸膛上,撞的莫燃眼泪都差点流出来。

    她站稳了身体,摸了摸自己发疼的鼻子,确定没有流鼻血之后,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怒了,正想呵斥离火的时候,却见离火手中掐诀,一阵红光冲着自己的眼睛过来,莫燃只感觉眼睛有点涩的慌,连连眨了眨眼才适应。

    “别这么幼稚!我不是没办法对付你!”

    莫燃沉声道,她之所以不回应离火的冷言冷语,除了顾及他是小黑的弟弟,还因为他被封印在这里那么久,不管是什么原因,那个过程都是漫长而可怕的,时间已经煎熬过他了,在他刚刚得到自由的时候,莫燃不想跟他计较这样的小事,反正于她来说也不痛不痒。

    可如果他一再找事,莫燃可就不答应了。

    “哼,我幼稚?”离火哼道,“早知道就不用给你施法,本太子也乐得清静……”

    莫燃皱眉,“施什么法?”

    离火却越过莫燃率先走了出去,莫燃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憋着一口气也出去了。

    “离火太子呢?”厉鸣犴站在门口,见莫燃出来便问道。

    莫燃看了一眼斜靠在一旁的离火,下意识道:“不在那呢吗?”

    可刚一说完,见厉鸣犴稍稍惊讶的样子,再看离火嘴角略带嘲讽的笑,莫燃顿时明白了,厉鸣犴看不到离火!而厉鸣犴也明白了,离火施了法,现在恐怕除了莫燃之外,没人能看得到他。

    厉鸣犴很快就回过神来,对莫燃道:“快走吧,你还没有选到宝物。”

    “你已经选好了?”莫燃问道。

    “嗯。”厉鸣犴点了点头,他把暗示外的书架重新推了回去,检查过没什么问题之后才转身看着莫燃道:“时间不多了,快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