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1. 惊艳
    “莫燃,让我陪你吧,不管有多远……”半晌,厉鸣犴才说道,他说的很认真,只是莫燃并没有给他回应,她闭着眼睛半躺在那里,像是睡着一般,空气中渐渐安静。

    莫燃听到了,但是并不想说什么,这无所谓拒绝或是接受,以后的事情,谁知道是什么样的?莫燃很感谢厉鸣犴此刻会有这种想法,但也仅止于此刻而已。

    飞行法器在夜晚的云层里穿梭,头顶硕大的月亮时隐时现,正值一处晴朗乌云之地,月光当空洒下,照耀着那张安静而绝美的脸,厉鸣犴抬头看了看月亮,又转头看向莫燃,今夜的月色,的确很好……

    ……

    又过了十几天,莫燃一行的飞行法器终于落在了地上,他们下一步要进入点仓山,点仓山山高林密,且不乏高阶灵兽,他们的飞行法器无法横穿过去,只得在半路降下。

    点仓山山脚有一个镇子,这里已经是西南镇的边缘了,这镇子历史已久,虽不大,却是方圆几百里唯一一座镇子,不管是商队还是佣兵,亦或是历练的散修,这里都是歇脚补给的唯一去处。

    莫燃一行进入镇子的时候便引来诸多视线,明里的暗里的都有,只因他们十二个弟子都穿着天一门的道袍,是什么身份自然一目了然,众人不免会猜测天一门的弟子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

    恒清圣人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先一步前往探路的水星峰主已经回来了,他带着他们径直奔向了镇子里的客栈。

    “涟漪。”来到客栈之后,恒清圣人唤了一声,他还没说什么,涟漪已经会意:“掌门放心,涟漪会安顿好他们的。”

    恒清圣人点了点头,便径直进了房间,恒清圣人喜静,不愿在这里多待也不奇怪,可十二个弟子都是年轻人,没有那么好的定力,在飞行法器上待了将近二十天,虽然那飞行法器上也是应有尽有,但终究不比在地面上来的宽敞自由。

    “今天就在这里休息整顿,明天继续上路,你们晚上可以自由活动,但必须有人陪同,以免出了岔子。”涟漪跟众人说道,众人自然点头。

    “先填饱肚子再说吧,总算可以吃些人吃的东西了,每天吃辟谷丹,本少爷身上都快飘着一股丹药味了。”阳炎舒舒服服的靠窗一坐,朝着邻桌的一个女子飞了一个媚眼,他一直在都市中生活,突然一下子变回修者的模式,还真有些适应不好。

    他们一行分四桌而坐,在客战之中很是扎眼,天一门本就是个闪亮亮的招牌,他们出现在这里,众人自然会联想到,他们是不是为了什么宝物而来?不少人窃窃私语起来。

    现在将近黄昏,投宿客栈的人很多,道路上亦是熙熙攘攘,客栈中也哄闹的很,众人都在各自交流着历练归来的所见所闻,饮酒畅谈,好不放松。

    “莫燃师妹,果然你我同道中人啊,来尝尝这个,像这种野味,也只有在这种地方能吃到了,更难得的是,这家的厨子还真有点水平,这肉烧的肥而不腻,真是难得的佳肴啊!”

    阳炎给莫燃一边给莫燃夹菜一边说道,可在他的才刚刚放在莫燃碗里,莫燃的碗就忽然被端走了,阳炎瞧着厉鸣犴,不乐意了,“厉师弟你这是干什么?”

    厉鸣犴叫来了小二,让他给莫燃重新上了一碗米饭,把自己手里的交给小二,然后很自然的说道:“哦,莫燃这饭凉了,得换一个。”

    阳炎给气笑了,“我们的饭不是一起上来的?哦,就莫燃师妹的凉的快是吗?”

    厉鸣犴点了点头,“是啊。”

    那样子,简直就是一副‘我说是就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阳炎哼了一声,知道厉鸣犴喜欢莫燃,也知道他处处给他使绊子,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厉鸣犴这种行为实在又是君子风范,更何况,他根本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莫燃也根本没喜欢他啊。

    厉鸣犴端起酒壶倒了酒,放在莫燃面前,又道:“修者对灵酒很是挑剔,这条街上又是这家客栈生意最好,不用说,定是他们家的酒最香醇,我刚刚品了一口,的确醇香浓郁,灵力充沛,也是难得的佳酿,莫燃你尝尝。”

    说完之后,阳炎便盯着厉鸣犴,好像在提防他再次捣乱似的,“厉师弟,这酒、总不能也会凉吧?”

    厉鸣犴却是笑了笑,“阳炎师兄真会开玩笑,这酒怎么会凉呢。”

    厉鸣犴的表情很惬意,这一次完全没有阻止的打算,因为他知道,就算他不阻止,莫燃也不会碰那杯酒的……

    果然,莫燃先是谢过了阳炎的好意,然后道:“只可惜我酒量不好,明天还要赶路,这酒下次再喝。”

    阳炎愣了一下,修士喝的灵酒的确都很烈,但很少有修士不喝酒的啊!酒量不好?可能吗?他有点怀疑的看着莫燃,“少饮不醉,莫燃师妹总不会是一杯倒吧?”

    不知道是不是看不下去了他们三人之间这种诡异的气氛了,唐甜端过莫燃面前的酒仰头喝下,道:“啧,味道的确不错,不过我可以作证,莫燃的确没什么酒量,保险起见,还是不要让她碰了。”

    阳炎颇为可惜的一叹,“不喝酒,岂不是少了许多乐趣?”

    饭桌上的气氛终于回归正常,几人正先聊着今天晚上要做什么。

    “今晚还需去采购一些东西,既然要几人一组,那就我们四人同去如何……”

    “我看还是找这家客栈的大厨做点菜肴带着去吧,谁知道这一去是多久,我可不能都指着辟谷丹……”

    “我们与四大家族的人难道走的不是一条路?为何一路行来也没听到一点消息……”

    莫燃端起茶杯,无意间看向窗外,却是愣了一下,那一角华丽的衣衫,她不是看错了吧?

    眼神忽地飘向楼下,刚才那人就是进了这个客栈的。

    过了一会,一个小二殷勤的带着几人走上楼来,待他们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莫燃简直要目瞪口呆了!

    “莫燃师妹,你看什么?”阳炎奇怪的问道,待也看到楼梯口的几人时,摸了摸自己的脸,更奇怪的说道:“不就是几个男人?哪个有师兄我玉树临风?莫燃师妹你何至于如此专注的盯着他们看?……哦,哪个女人倒是有些味道,可她还抱着孩子……可惜了可惜了……”

    莫燃放下了杯子,她看了一眼同桌的三人,他们都奇怪的看着她,好像只是好奇为什么她刚才反应那么大,倒是对楼梯口那几人并没有多少关注。

    莫燃渐渐冷静了,又朝那看了一眼,为首的鬼王,一袭紫色的锦衣,腰系玉带,墨发及膝,这般穿着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贵气和斯文,少了几分压迫,只是那妖孽的容颜却丝毫不改,嘴角似笑非笑,眼眉半垂,慵懒的向莫燃这里一看,远远的,莫燃照样能看到他眼角那颗醉人的泪痣。

    他身后是鬼医,一身蓝色华服,眉间的帝陨幽幽的泛着蓝光,他向莫燃看了一眼,似乎是在无声的打着招呼,可面上却并无表情。

    而另一边,却是艳三娘,她穿着枚红色的旗袍,高高的开叉,走动间一双笔直的**若隐若现,丰满的身体和耀眼的容貌,引起许多吞咽口水的声音。

    只是,如此妖艳的美人,她现在的表情可并不好,只因她怀中抱着一个身穿小龙连体衣裳的婴儿在不住的折腾,似乎想要从她怀里跳出来,而她在想尽办法按住他。

    而那个婴儿……竟然是阴童!

    旁人以为这是一堆母女,很是可惜,看起来那么年轻妖艳的女子,怎么就有孩子了呢?他们以为她是在哄自家孩子,可唯独莫燃知道,她恐怕恨不得立刻把阴童扔出窗外吧!

    鬼王四人坐下之后,楼梯那才又上来两人,一人是小黑,另一人是离火,那一红一紫的两人,一人张扬,一人安静,却都有着难以言说的贵气。

    小黑一上楼就看到了莫燃,脚步不由自主的就往她那去了,可刚走没两步就被离火拉住胳膊带道鬼王他们那里去了。

    莫燃又喝了一杯茶,心想,他们都是施了障眼法的吧,否则,被惊艳的怎会只有她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