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6. 危月令!
    莫燃也看了过去,那不是星圣吗?

    “这、这、这又是怎么回事?这个炼气期的小子怎么会混进来?”李家长老道,显然是气坏了,伸出一根指头指着前面直抖。

    星圣却是转了过来,眼睛盯着手里的罗盘慢慢的移动着,最终面向李家长老,他抬头看了一眼,“你,往后退!”

    他的声音很严肃,说出的话更是命令一般,李家长老瞪大了双眼,“你算什么东西!竟敢跟我这么说话!”

    星圣的注意力这才从罗盘上面移开,他皱着眉,同样不满意那个老头对他的态度,“老头儿,我念你上了年纪,就不跟你计较了,但在这个地方,你要是不懂就别瞎嚷嚷,就算你着急着送死,也别拉上其它人。”

    莫燃有点意外星圣竟然说话这么不分场合,他的修为本就低,这里随便一个人都能对他构成威胁,莫燃一直以为他只是嘴欠,现在看来不仅嘴欠,还不要命!

    莫燃看向苏雨夜,他把人带来的,不能任由星圣作死而不管吧,可苏雨夜却淡定的很,只是站在那里看好戏,并没有救场的意思。

    莫燃正觉得摸不着头脑,李家长老却已经发难了!前有散修让他吃瘪,现在又被一个无名小卒辱骂,李家长老当即挥出一掌,他已经是元婴期的修为,这一掌若是落在星圣身上,必定没有活路!

    在那长老的杀气之下,星圣一张脸已经惨白如纸,能保持站着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就在生死关头,星圣却忽然扔出一个东西,那东西飞在半空,那东西飞在半空,却见几个家族的老祖同时变了脸色,李家老祖已经动作奇快的出手,袖口鼓出一阵罡风,眨眼间便已经迎上了李家长老的掌风!

    结果自然可以预见,那掌风在快要扫到星圣的时候被打散,即便如此,星圣还是脸色难看的退后了几步。

    “老祖!您这是……”李家长老不解的看向自家老祖,他正在气头上,但也断然不敢给老祖脸色看,因此强忍着情绪问道。

    “啪”

    却是星圣先前扔出的那东西落地的声音,砸在了坚硬的地面上,弹了弹又稳稳的躺在了那里,李家老祖身手一吸,那东西便到了他的手中。

    甫一看到那东西,李家老祖的瞳孔便微微缩了缩,道:“住口!”

    李家长老脸色一白,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被自家老祖喝止了,自觉脸上无光,同时又委屈的很,自家的老祖不向着他,却屡次为他人说话!可即便心里有一万个不满,他也到底不敢在自家老祖面前放肆,只恨恨的瞪了一眼星圣,心想不知道他扔出了什么东西,竟然让老祖如此重视!

    而离家老祖拿着那东西,递予其它建筑的老祖传看,几人相识一眼,不知道无形之中传达着怎么样的信息,最后是那离家老祖亲自走到星圣面前,问道:“你这危月令是从哪里得来的?”

    此言一出,许多人都惊呼出声!

    “危月令!”

    众人纷纷不可置信的呢喃,而星圣却笑了笑,依然是目中无人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面前站了一个德高望重、甚至动动手指就能让他死的老祖而改变态度,“你该不会不知道,二十八方星辰令,见令如律,违则当废吧?还是说,你觉得这危月令是我偷来的还是抢来的?”

    李家老祖看着星圣,那一直似水般平静的眼眸里翻涌着波浪,神色竟是变幻莫测,最终,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李家老祖双手捧着那危月令,微微弯下了腰,递给了星圣。

    而与此同时,不只有李家老祖,就连其他老祖,还有许多长老也微微朝着星圣的方向弯腰,简直惊掉了好些人的大牙!

    莫燃便是完全没弄清楚情况的其中一个,她只看到星圣高傲的接过了李家老祖碰过去的危月令,随后塞进了怀里,道:“算你们懂事,现在,能听我指挥了?”

    李家老祖低垂着眼眸,即便心里有千般万般的不服气,嘴上也忍着说道:“危月使请。”

    “危月令是什么东西?”莫燃终于按耐不住好奇心问出了口,这也太夸张了些!是什么能让这么多高阶修者忍着屈辱向一个炼气期的修者弯腰低头?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厉鸣犴倒是站的笔直,说道:“危月令,乃是二十八星辰令其中之一,当年三界将乱未乱之时,天界精挑细选出一批死士,让他们去狙杀战神刑天,任务成功之后,这批死士并没有全部死去,天界就将他们保留了下来,并且没人予以一令,被称作二十八星辰令。

    这二十八星辰令被列入了神律之中,见令如律,若敢怠慢,定会遭受天罚,三界太平之后,二十八星辰令也销声匿迹了,不再为人所知,可现在看来,这东西却又出现了……”

    莫燃一愣,想不到这危月令竟然还有如此震撼的来历!而且现在手持危月令的人竟然是星圣!莫燃好奇的有很多,可让她冲口问出的是:“刑天是败在这二十八个死士手里?!”

    那可是战神刑天!传言三界之中唯一能跟天帝抗衡的人物!怎么会被二十八个连名字都没有人的人抹杀掉!

    厉鸣犴却道:“刑天发誓,除了天帝,不再杀任何人,刑天那样的战神,说出口的话就是铁律,他当真再没有沾过血,自然也不会对这二十八个死士下杀手。

    而这二十八个死士,既然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就不可能平凡,他们各有专长,而且样样都是为狙杀刑天量身定做的,他们能成功也不算意外。

    只是……二十八星辰令就算换了传人,也不该如此极端吧?怎么会有这么弱的人来继承?”

    闻言,莫燃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失望,连带着盘亘在轮海深处的灭神弓也暗淡了些,仿佛在响应她的情绪一般,那可是战神刑天,无论对手多强,他怎么可以死在杀手的手里?

    过了一会,莫燃才看向星圣,所以说,星圣是危月令的继承人?

    怪不得连那些家族长老也要向星圣行礼了,也许,准确来说,他们是对那个小小的令牌行礼,既然二十八星辰令是神律,那可就是天道!

    若是违背了天道,这些老祖以后修炼亦或是晋级,极有可能死在天罚之下!所以,就算弄不清楚星圣和危月令之间的关系,他们也绝对不敢冒这个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