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1. 是你们逼我的
    电光火石之间,却见莫燃忽然诡异的躲开了那黑气的攻击,树洞内空间有限,那黑气漂浮在原地,似乎在寻找莫燃的踪迹,很快它便找到了,却见莫燃从天而降,手中拿着一把漆黑如墨的长剑,气势凌然!杀气森森!

    那黑气暗中赞叹了一声,临死之时能爆发出如此气势,也实数罕见了,只是,这远远不够啊……

    那黑气散开又聚合,瞬间迎上了莫燃,它似乎并没有把莫燃的‘垂死挣扎’放在眼里,它很肯定的以为,很快就可以结束了。

    然而,在它发现莫燃那一剑来的非比寻常时,已经晚了!

    “破空斩!”却听莫燃低喝一声,剑芒暴涨!闪电一般劈将过来!这一剑带着摧枯拉朽之势,连那黑气都被那剑芒带起的罡气逼退老远!

    紧接着,却听那巨大的树干发出了不堪重负的破裂声,一道清晰的裂缝从下到上蔓延开去,眨眼间便窜到了顶端!那黑气着实没有想到,而下一瞬,树干“轰”的一声裂开了!

    正好裂开一个一米左右的缝隙,在那黑气愣神的一瞬间,莫燃已经身形拔起,从那缝隙中冲了出去!

    离开那树洞之后,莫燃已经身在那漆黑的水潭外面,堪堪落地,莫燃忍住了胸口翻涌的血气,握紧了手里的剑,莫燃低头看了看,却见那漆黑的剑霸气无比,那缠绕在剑身上的黑气无声的释放着威严,那流动的暗光,令人望而生畏!也令她骄傲无比!

    莫燃现在才有了点安全感,因为这把剑的出现……

    这是她第二次见到这把剑,也就是灭神弓的另外一种形态。

    莫燃紧紧的盯着那大树的方向,她很清楚,现在她走不了,外面那些影子应该是听从大树中那黑气所指挥的,她现在是进退两难,与其这样,她倒不如只对付一个!

    不一会,那裂开的树干中慢慢升腾起一缕黑气,它在空中漂浮了一会,又变出了那个骷髅头的形态,只听它忽然间大笑了几声,本就难听的声音更是刺耳,莫燃沉着一双眼盯着它,而它只略显兴奋的说道:

    “我出来了!我出来了!哈哈哈哈……”

    莫燃看了一眼那棵大树,它在兴奋什么?难道只是因为从那个树洞里出来了?那么,兴奋的人不应该是她吗?

    莫燃现在也稍稍松了一口气,她猜测,那个大树的树根,应该是离不开那黑色的池水的,如此,也可以让她集中精力去对付这个骷髅头了。

    “我现在有点相信了,也许你真的能打赢我,来,快动手吧!我刚才说的话依旧算数,只要你打赢我,我就放你出去!”

    那骷髅头自己笑够了,黑气一闪,漂浮在了距离莫燃很近的地方,说话的时候语气都是兴奋的。

    莫燃提起了剑,虽然不明白他的兴奋是因为什么,这是独孤求败的心理还是单纯想找虐?莫燃无暇深想,但她说道:“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因为,只有打赢了这个‘东西’,她才有希望离开!

    莫燃提剑攻去,灭神弓本就满身煞气,那黑气虽然没有形态,但在灭神弓面前,竟也被那煞气逼的迟缓了一些,打斗之中,那骷髅头还在不停的絮叨:

    “可造之材,可造之材啊!出招还是太慢,顾虑甚多……你手里的剑是从哪里来的?如此罡猛的煞气,恐怕只有刑天的灭神弓能与之一较高下了!

    这般神兵,让你给浪费了啊,我若是你,必定先打先释放领域,再将灵力催动剑气盈满领域,我非实体,剑斩不断,火烧不灭,可那剑气却比我本身的阴气强出很多,一旦冲散我的阴气,再以轮回之火烧之,如此,我的元气能伤大半,可惜了……”

    莫燃听着,却是一句话都没有回,因为她知道它没有说话的话是什么,它不过是想说,可惜她太弱了,做不到释放领域,也做不到让剑气外放,所以,就算它告诉莫燃他的弱点在哪里,也无济于事。

    “噗……”莫燃口吐鲜血,从空中跌落在地,强撑的一口气被打散,喉咙里的鲜血跟不要钱似的往出冒!握着剑的手几乎无力抓紧!

    “你若杀不了我,便只能我来杀你。”那骷髅头说道,此时它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兴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莫燃‘有可能杀了他’的期望幻灭了,所以又变的平静下来。

    那骷髅头等了一会,见莫燃没有再站起来,失望的叹了口气,正想再动手的时候,却听莫燃说话了。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莫燃道。

    那骷髅头停在空中,看着莫燃到现在依然镇定如初的眼神,道:“你问。”

    “你为什么找我来?今天进神之囚牢的人可是不少,为什么偏偏是我?!”说着,莫燃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骷髅头,虽然那空洞的骷髅头不会有人类的情绪,但她还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它如实回答。

    “你问这些又有什么用,你若打不赢我,不如什么都不知道。”那骷髅头却是说道,它竟也似心有不甘的样子,莫燃觉得讽刺,一个要杀她的人,尽然还在感到不甘!

    “那你是谁?你是被封印在这里的神吗?”莫燃又问。

    可那骷髅头只叹息着说道:“有什么话留着投胎的时候再说吧,死也不可怕,就是一瞬间的事,不会痛苦的,下辈子希望你投胎到一个平常人家,远离仙道,还能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

    “呵……”莫燃忽然冷笑一声。

    那骷髅头顿时问道:“你笑什么?”

    莫燃坐了起来,靠在一棵树上,让自己舒服一点,“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在笑,一个刽子手,竟然在教我怎么快快乐乐过一辈子,这难道不是很好笑吗?”

    那骷髅头竟然咳嗽一声,叹道:“罢了,多说无用……”

    说着,那骷颅头陡然消失!化作了一阵罡风,猛的向莫燃袭来!阴气笼罩在莫燃周围,逼的她几乎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莫燃低着头,在那骷髅头的眼里,可能那是任命等死的表现,可事实却并非如此,莫燃捏紧了拳头,压抑着体内暴戾的情绪!

    “是你们逼我的……”似有若无的声音,带着某种压抑的疯狂,略微变调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一种隐约的兴奋,只是,这呢喃一般的声响,那骷髅头并没有听到。

    就在那黑气袭向莫燃的瞬间,却见莫燃身上陡然窜起一阵绿色的薄雾!跟那黑气相遇之时,一阵罡风激荡开来!方圆几百米内的大树尽数折断,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本就荒凉的森林更显疮痍!

    那黑气飞了回去,停在水池上空,重新变作了骷髅头的形态,它似乎很震惊,看着依旧坐在原地没有动的莫燃,诧异的‘咦’了一声。

    它大概是想不通,刚才那强悍的力量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莫燃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又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力量,即便它没有真正的形态,也差点抵挡不住!

    而此时,莫燃慢慢站了起来,一并拖起了那把黑色的长剑,那长剑上缠绕着浓浓的黑气,剑柄之处镶嵌着五颗颜色各异的晶石。

    那骷髅头觉得,莫燃的气息忽然就变了,变的诡异,浑身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死气,让它这林子都更加沉闷几分!

    “你是谁?”那骷髅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脱口便问,因为莫燃这前后对比太强烈了,之前的莫燃身上还是清冽而干净的气息,此时却是满身死气,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那骷髅头怎么都不相信,就在它眼皮子底下,怎么可能瞬间就变化如此之大!它忽然觉得,如果命中注定的人果真是她,那么,它可就真的眼拙了一次,因为到现在为止,它已经糊涂了,它看不懂,眼前的女子究竟为何能够缕缕爆发出令他意想不到的力量!

    更令它意外的是,她的气息,既干净,又充满杀气,到底是正是邪,他竟看不明白了!

    “凭你,也配问本座的名讳。”却听莫燃说道。

    闻言,那骷髅头更加疑惑,那声音明明是莫燃的,可那感觉却不是了,一股睥睨之势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她拖着那把漆黑的长剑,一步一步的向水池走来,每走一步,那本就干裂的大地似乎更加灰败!

    “你不是刚刚那个女孩了,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在她的身体里?!”那骷髅头沉声说道,现在它已经很肯定,前后并非两人了,这气势,简直天差地别!

    而莫燃接下来的举动,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测!

    只见她已经走到了水池边,然而并没有驻足,反而无比自然的迈了进去,奇怪的是,她行走在水面之上,却仿佛如履平地!

    “本座的话你听不懂吗,既然你这么想死,本座便成全你。”

    ‘莫燃’又道,那沉稳大气的声音,竟让那骷髅头产生了不妙的感觉,而在她说完之后,却见她身上绿色的气息暴涨!双臂一张,一个椭圆形的领域瞬间被释放出来!将整个水池笼罩在内!当然也包括那骷髅头!

    那骷髅头震惊不已,当真是领域!领域是一个人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之后,以气化形的表现,可以视作一个特殊的结界,可在这个结界之内,领域的坚固堪比一个顶级的法器,但若是领域破裂了,对主人的伤害亦不可小觑。

    一旦修者释放出领域,那意味着接下来的战斗几乎是你死我活的程度!而值得一提的是,释放领域既需要修为,又需要悟性,有的人归仙期便能释放出领域,而有的人也许晚上许多。

    可不论怎么说,以莫燃筑基期的修为是绝对不可能释放出领域的!

    然而,没有给那骷髅头更多惊讶的时间,‘莫燃’浑身的气息更加暴戾!那绿色的雾气沿着水面蔓延开去,没过多久,整个领域之内都是一片死气!

    “不好!”那骷髅头心中暗道,瞬间变了形态,朝着领域的一角飞去!同时指挥那黑漆漆的水池,好几股水柱忽然窜了上来,闪电一般直奔莫燃而去!它则想要冲出这片领域!

    刚才还是说的多了,它已经告诉了莫燃怎么就能杀死它,它那么说的时候是因为它肯定莫燃一定做不到,可现在却不同了!莫燃她竟然做到了!可它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这对于它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那不是莫燃本人,它死了,可就真的是死了!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