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9. 至死方休!一触即发!
    几人循声望去,却见空间的边缘处凭空出现了一个能量门,几个人的身影同时出现在了这里,其中大喊的那个人正是苏家的老祖!

    那苏家的老祖本想飞身过来,却被一个人更快的按住了,竟是唐甜!她似乎知道这个地方的玄妙与危险之处,及时制止了苏家老祖的不理智行为,她跟他说了一些话之后,便转头看了一眼站在她身边的白矖。

    而很快,是白矖带路,向前走去,想来,刚才唐甜就是在命令白矖带路!

    而那苏家老祖隔着老远你的距离急急的大吼,“孽子!我命令你马上住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想让整个苏家因为你的举动而陪葬吗?”

    苏雨夜已经开始,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但是他完全没有停手的打算,只不咸不淡的勾了勾嘴角,隔得老远,那苏家老祖看不到苏雨夜的神情,但没有听到苏雨夜回答的他更是着急,“苏雨夜!早知如今,我当初就不该护你!”

    莫燃很明显的看到,苏雨夜的神色有一瞬间的灰暗,像是被戳中了敏感的神经一般,他顿时抬头看向了急急赶来的苏家老祖。

    不多久,他们已经过来了,莫燃看了看这些人,来的竟然还不少,张、秦、苏、柳、李,五家的老祖一个不少,外加天一门的恒清圣人,赵菁、赵恒,竟还有一个散修!

    而剩下的,除了她早就料想到的唐甜、白矖和厉鸣犴之外,还有笼罩在一个大大的黑袍之下的血杀。

    莫燃的眼神在白矖脸上掠过,慢慢移到了他的脖子上,那整齐的领口下,隐约能看到血腥的痕迹,在白矖身上,这种痕迹早就司空见惯,莫燃也很擅长去发现了,但此时又不由的想,在迷宫之中时发现的血迹、是他的吗?

    “看你平安无事,我真为你高兴呢。”唐甜忽然说道,她看着的正是莫燃,这话也成功的吸引了莫燃的视线。

    莫燃看向她,而唐甜的眼神却好像随意一般在她和白矖之间来回一遭。

    “我也一样,不过,我早就知道,你会平安无事的。”莫燃说道。

    “哈哈,那我真应该高兴,你对我的评价这么的高啊。”唐甜道。

    莫燃正想说什么,却忽然看到苏家老祖闪身向苏雨夜去了!莫燃来不及多想,比他更快!瞬间拦住了苏家老祖!而莫燃刚刚过去,便看到小黑像影子一样跟过去了!

    “这位前辈,还请留步吧。”莫燃道,正因为他还是苏家的老祖,莫燃说话的时候还留了几分客气。

    苏家老祖脸色一变,本来想说一个区区筑基期的修者就想拦住他,可在感觉到她身后那紫发的男子充满杀气的警告时,愣了一下,只沉声道:“你让开!老夫找自家晚辈,还轮不到你来阻拦!”

    莫燃却不慌不忙道:“苏雨夜已经开始破阵,前辈有什么话留着以后再说吧。”

    苏家老祖一顿,可很明显他更着急了!而张家的老祖更直接,见苏家老祖被拦住,他则飞身而起,似是想趁机跃过去,结果显而易见,他照样没有成功。

    离火这稍稍动了动身体,便已经鬼魅一般出现在了空中,拦住了张家老祖的去路,只是离火就没有莫燃那么讲道理了,他飞起一脚,那张家已经是历劫期的老祖便被结结实实的踹到了地上!

    这是何等的耻辱!张家老祖落地之后,愤怒而震惊的望着抱着双臂站在那里的人,“你、你是何人?这是我等家族的家事,阁下位面管得太多了吧!”

    离火嗤笑了一声,看得出来,他的耐心在这些人面前更加少的可怜,“你以为,就凭你你,也配让本……我管你家那些破烂闲事?有点自知之明的话就往后靠,否则……就不是一脚那么简单了。”

    在那‘本太子’就要冲口而出的时候,离火及时收住了,这身份,世俗界的人们还不配知道,要不是因为他家哥哥,他犯得着管这种闲事吗?

    “你!口出狂言!”那张家老祖被激怒了,一拍地面飞身跃起,张峰如电,飞快的向离火袭来,离火没有动,只是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但是那笑容,却带着一股子狠戾的味道。

    离火心想,是你自己找死的……

    也没用几秒钟,胜负便分,众人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张家老祖就已经吐着血倒在地上了,包括他,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离火,看着那个一身红衣,红发,红眸的男子,张扬的、高贵的、狠辣的男子!

    他是谁?怎么会这么强?

    这恐怕是不知情的众人心**同的疑问,要知道,他轻轻松松打败的,可是华夏首屈一指的顶尖强者!

    血杀微微抬起了头,露出了帽檐下一双野兽一般的眼睛。

    “离火,不要杀人!”莫燃忽然喊道,那毕竟是张家老祖,是世俗界的人,他们再强,也不能来破坏一个地方的平衡。

    离火指尖动了动,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手,慢慢摩挲着袖口,那女人,这还用她说,这样的人,他都懒得动手,这样的嘴脸他不知道见过多少,要是每一个都杀,他这辈子就不用做别的事情,光顾着杀人吧……

    唐甜笑着看了看莫燃,恐怕,只有唐甜在关心,莫燃跟那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吧?红发的男子张扬,紫发的男子满身死气,黑衣的男子慵懒的噙笑观望,眉间一抹蓝晶的男子淡漠的仿佛没看到任何人,妖艳的女子,稚嫩的童儿。

    不管是男是女,大人亦或是小孩,面貌都是龙章凤姿,可身份嘛、还不知道如何吓人呢?莫燃啊莫燃,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呢……

    看着阻拦在他们和苏雨夜之间的人,震惊之余,几个老祖也算是明白,想要打断苏雨夜破阵的事情是不可能了,那苏家老祖还是不死心的向苏雨夜喊道:

    “雨夜,还记得你出生那天晚上吗?瓢泼大雨,水淹老宅,龙神的血脉觉醒,在你力量最微弱的时候,苏家众叔伯顶着其它家族的压力保你性命,你忘记你是怎么保证的了?

    如若你停下,俗世百年,亦或是修炼千载,都任你选择,不过是轮回,龙族已经是过去了,你为何非要走着一步?你可知道,你这样做,不光是苏家,多少人都会被牵扯进这场浩劫之中?

    龙族不是最重承诺吗?你如今要反悔吗?你就不想想,三界哪里还能再经历战火?”

    这般言辞说的沉重而恳切,几个老祖都是一脸死灰,像是天要塌下来一样,其它知情或是不知情的人都沉默的看着。

    莫燃却有些诧异,原来,苏雨夜从出生那天就觉醒了龙神的血脉,怪不得,柳洋说他出生时,大水不止,龙入苏家,原来,当真是真龙!

    苏雨夜说话了,他的表情是莫燃从未见过的认真,认真的令人陌生,“七师祖,我很感激你们当初保我一命,但你们更应该想到,留下我,我就不可能选择做一辈子人,龙族的头颅在天帝面前都不曾低过,更不可能苟活在世间!

    七师祖如何选择我不干涉,你们想安度晚年,我更不反对,只要你们走出这里,以后苏雨夜就算不姓这个苏也无所谓,你们当初留我一命,我自会还给你们。”

    闻言,苏家长老却是激动的大叫:“雨夜!你当真以为不姓苏就能解决问题吗?世俗界有何不好,轮回千载,苏家代代繁盛,假以时日,苏家还会更辉煌!为何非要与天作对?!”

    “可那是用龙族的尊严换来的!”苏雨夜也几乎低吼。

    “当初就是为了龙族的尊严,龙族差点灭族!”苏家老组紧接着回道,两人的声音一个比一个高。

    “就算昂着头颅灭族!也好过卑微的轮回!七师祖,这世上有比性命更重要的东西!龙族逝去的勇士永远都不会瞑目!因为没有族人为他们讨还血债!”

    苏雨夜猛的看向苏家老祖,他低吼着,一双谜一样的眼睛此时满是猩红,莫燃头一次看到如此情绪外露的苏雨夜,好像有种莫名的力量,敲击在了他的心上,回响起一阵阵共鸣。

    没错,这世上有比性命更重要的东西!

    “雨夜,你执意如此吗?”苏家老祖直视着苏雨夜的双眼,最后抱着希望问道。

    苏雨夜毫不回避他的视线,一字一句,重若千斤——“至死方休!”

    四个字,重重的敲打在苏家老祖心上,就因为这四个字,苏家老祖仿佛顿时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中年男子的相貌竟显出些无力的老态,口中脱力一般道:“罢了,罢了,随你去吧,只希望你想清楚,与天作对,代价几何……”

    说完,他转身走了几步,停在张家老祖面前,试图扶起他来,可张家老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道:“你就这么放弃了?”

    苏家老祖只叹了口气,他只后悔,二十几年前不该心软。

    张家老祖恼恨的看了他几眼,拨开他向苏雨夜喊道:“苏雨夜,张恪那几个小子是不是也被你带走了!”

    “是。”苏雨夜这一次很干脆的给出了答案。

    而张家老祖站起身来,气愤的喊道:“你自己胡闹就够了,不要带着他们!他们在哪里,快给放回来!”

    苏雨夜笑了笑,只是那笑可并没有温度,说起话来也比面对苏家老祖时不客气了很多,“你们从京城找到这里,真真是辛苦了,不过,你们还是来晚了,人,我是不会交给你们的。”

    闻言,张家老祖气的上气不接下气,“你到底想害死多少人!”说着,他手中一闪,竟然祭出了剑!同时对着另外几人喊道:“快打断他破阵!阵法一破,六族妖力便会重回世间,到时候我们的祖先几万年来经营的一切就都毁了!”

    霎时间,秦家、柳家、李家的长老也祭出了法器,同时强攻上去!此时他们已经忘了拦路之人的强大,只知道去阻止苏雨夜。

    莫燃迎着剑锋,是小黑快一步拨开了她,否则以莫燃的修为,是短短不能与他们正面迎战的!

    “小黑,拦住他们便好,不要杀人。”莫燃又一次强调。

    小黑听懂了,虽然这挺麻烦的,但是他也眉宇违背莫燃的意思。

    苏家长老抬了抬手,只无力的放下了,不前进,也不后退,只站在那里麻木的旁观,到了此时,他隐约觉得,这个天要变了,那令先祖们一直都小心维护的平衡,怕是终于要打破了……

    “你也去帮忙!”

    莫燃听到了唐甜的声音,她猛地看去,却见唐甜手里拿着一根精致的长鞭,也是蓄势待战的模样,而此时她命令的,正是白矖。

    虽然想到迟早会面对唐甜的真实目的,可当真见到时,莫燃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她看着她,问道:“唐甜,你也要阻止苏雨夜?”

    唐甜看向莫燃,她点了点头,“没错。”

    “为什么?”莫燃问,她很想知道全部的原因,这是莫燃跟唐甜认识以来,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寻求一个原因。

    “莫燃,你这样问我……我很为难啊。”唐甜却笑。

    莫燃看着她,她知道她是奎木使,如果她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就不应该站出来阻止,这里封印的神都是不甘不愿的被封印在这里的,若放出他们,不能说他们会为离火所用,但一定会对他有用。

    而离火作为奎木使的主人,奎木使难道想不到这点吗?为何要阻止?

    “那你说还是不说?”莫燃又问。

    唐甜道:“如果今天能活着出去,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见,也许我会告诉你原因,可现在……不行啊,莫燃,你有你的朋友要保护,难道我不是你的朋友?”

    莫燃眯了眯眼,唐甜性格直率,作为朋友,是她很欣赏的类型,而作为一个起码的人,她却太没有底限,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这一点,早在醉仙居第一次见面时,莫燃就已经得出结论。

    莫燃珍惜朋友,却也痛恨她的另一派作风。

    正在这时,几声惨叫传来,是几个老祖被小黑扔出时发出的声音,唐甜皱眉看了一眼,暂时放下了莫燃,催促白矖:“我让你去帮忙!”

    白矖没有动,而唐甜的鞭子瞬间就招呼到了他的身上,高傲的神态,轻蔑的眼神,熟练的动作,这样挥下的鞭子不不知道有过多少次了。

    她从不掩饰她的作为,许是察觉到莫燃不喜欢,以往她在莫燃面前已经算是收敛,现在也许是懒得做戏,那带着倒钩的鞭子秘籍的甩在白矖的身上,只一会,白矖身上的衣服便成了一条条的碎布,碎布下是皮开肉绽的身体。

    白矖站的笔直,纹丝不动,他抬起了眼皮,仿佛那些鞭子不是抽在他身上,仿佛在地上滴着的血不是他的,一双麻木的绿眸幽幽的望着莫燃。

    莫燃手中一握,灭神弓幻化的长剑出现在手里,她对唐甜道:“唐甜,你我目的既然想背,那就来战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