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0. 如果我赢了,把他给我
    唐甜看向莫燃手中的剑,她的神色有点阴沉,甚至于有点狰狞,“莫燃,你要跟我打?”

    莫燃把剑横刀了身前,意思再明显不过,而唐甜却只盯着莫燃,那眼神在莫燃看来是带着质问的,也许唐甜试图忍耐了,可最终还会万分压抑的问出口:“为什么?即便我们要的不一样,你也不必非要跟我动手。|”

    “唐甜,我以为你并不天真了。”莫燃淡淡的说道,到了这种时候,唐甜竟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她们早就有的共识吧,两个同样有着秘密的人,如今是该兵刀相见的时候了。

    “哈哈哈哈……”唐甜忽然大笑了起来,鞭子落在地上,她猛地一甩,又发出一道响亮的拍打声,啪——像是印证着她的心境,在这道鞭子落下之后变的干脆起来,“你说的没错,莫燃,因为是你,我不做欺负人的事,用筑基期的修为跟你打,你若输了,就退到一边!”

    闻言,莫燃心里有点感慨,不过,她拒绝了,“不用,唐甜,用你真正的修为跟我打吧,因为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如果我赢了,希望你应允。”

    唐甜笑了一下。“哦?莫燃,我看,天真的是你吧……不过,我倒想听听了,你还有什么要求、是需要我来应允的?”

    莫燃却移开了视线,平静的看了一眼此时看起来很狼狈、实则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白矖,她道:“如果我赢了,把他给我。”

    闻言,唐甜狠狠愣了一下,在确定她真的没有幻听之后,忽然间大笑了起来,而且越小越夸张,手捧着肚子,根本停不下来的样子,而莫燃也只静静的等着她笑完。

    白矖那略显麻木的嘴角却勾起一丝急不可查微笑,一闪而逝。

    “哈哈哈哈……莫燃,我没有听错吧?你跟我要他?”唐甜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他指着白矖,一脸不相信的说着,“一个低贱的霊而已,莫燃,你是不是低估了我对你的喜欢?你如果想要,任何时候都可以跟我开口,还是说你忘了,我们第二次见面,我就说过把他送给你,难道你觉得我在开玩笑?”

    虽然唐甜笑的很夸张,甚至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可是莫燃还是察觉到了那语气中骇人的阴森,像是一点点狂化的唐甜,此时还勉强维持着好人的嘴脸。

    莫燃的心也一点点的凉了,其实,很久之前那个晚上,她去找唐甜那一次,也是唯一的那一次,白矖从她屋子里飞出来浑身是血的砸在她脚边,莫燃的心就凉了。

    莫燃道:“唐甜,我不是玩玩而已,我要拿走他的契约。”

    “拿走契约?呵,莫燃,你难道不知道,霊的契约是死契,除非你想要一个尸体,我才能做到呢。”唐甜说道,她动作优雅的抹了抹笑出的生理泪水,看了一眼白矖,那眼神,好像现在就想杀了他一般!

    莫燃却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就够了。”

    唐甜已经不笑了,只是一张平时明媚的脸完全阴沉了下来,她最后问了一句,“莫燃,你我目的相背是假,你想要他是真,对不对?!”

    那声音也如结了冰一般,那眼神却像是利刃,带着尖锐的质问,甚至还有莫燃不懂的恨意,一股脑的向莫燃逼来!

    莫燃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多说无用了,她已经有了自己的认识,别人再怎么说她也不可能听进去,便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唐甜忽然一甩鞭子,冷声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有本事赢了我,你要做什么随意!”

    此时,白矖却忽然走了过来,他在莫燃跟前站定,一双绿眸深深的看着她,只道了一句:“小心。”

    实际上他们也没空说更多的话了,一条鞭子带着赫赫风声甩了过来!方向正是他们中间!莫燃一把推开了白矖,挥剑赢战!

    “锵——”

    清脆的碰撞过后,莫燃和唐甜便飞快的交起手来,唐甜忽然间变的杀气腾腾,那招式也是莫燃前所未见的狠辣!而唐甜更是一开始就使出了她元婴期三层中期的修为!

    莫燃跟她相差几乎整整三个大境界!这样的对决在一般人眼里,根本就与蚂蚁挑战大象一样可笑!莫燃虽跟不少强者交过手,可她从来都是出奇制胜,打的是连她自己都没底的野路子!

    而在真正跟元婴期的修者正面交手的时候,莫燃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的!好在莫燃的实战经验还算丰富,在面对唐甜咄咄逼人的杀招时,虽抵挡的吃力,但也不乱阵脚。

    苏雨夜在专心破阵,小黑在拦着还意图打断苏雨夜的几个老祖,恒清圣人也终于出手了,他的目的同样是苏雨夜。

    “天一门的掌门啊,让本姑娘会会!”艳三娘娇笑一声,放下了阴童就去迎战的恒清圣人了。

    阴童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他也想活动活动手脚,可暂时没机会了,而正在这时,却听鬼王唤了一声:“阴童。”

    阴童立刻来到鬼王面前,而鬼看向一直抱着手臂看戏的厉鸣犴,对阴童道:“有他陪你玩,不过要先聊聊。”

    阴童眼珠一转,顿时笑了起来,“嘿嘿,好的鬼王大人。”

    阴童很快闪身到了厉鸣犴跟前,围着他绕了一圈,说道:“怎么?你是大老远专程跑来看戏的?”

    厉鸣犴道:“不然呢?”

    阴童哼哼道:“奇了怪了,现在那个太子难道不应该让你看守神之囚牢吗?瞧瞧这里现在多热闹啊?”

    厉鸣犴的眼神一直追在莫燃身上,听到阴童的话也只是说道:“难道你想跟我打架?还是省省吧,我不欺负小孩。”

    阴童却道:“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他见厉鸣犴一直看着莫燃,忽然说道:“厉家取莫家而代之,就不知道大姐姐知道之后,会是什么反应了。”

    厉鸣犴本来闲散的样子顿时不见了,他慢慢松开了环着的手臂,一双压迫性极强的眼睛直视着明显挑衅的阴童,道:“想不到堂堂鬼使阴童竟然也有乱嚼舌根的癖好。”

    阴童可丝毫没有被厉鸣犴吓到,“刚才还不知道是谁说我是小孩。”

    厉鸣犴眯了眯眼,阴童却停顿了一下之后紧接着便道:“大姐姐对我好的很,我说的话她也向来很相信,如果我真的乱嚼了舌根,把厉家和莫家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一通……

    大姐姐可能,也会毫不犹豫的拔剑对着你吧?大姐姐眼里容不下沙子,虽然苛刻了点,但童童还是很喜欢啊!”

    “怎么,这是鬼王的意思?想不到鬼王如今的手腕越来越‘高超’了呢,竟然把脑筋动在了他的主人身上呢。”厉鸣犴冷声道,瞧瞧,又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明明清楚了所有人的来历,却愣是装到了现在。

    阴童伸出了一个手指,左右摇了摇,很可爱的动作,可配上他娃娃脸上老成的表情,其实说不出的滑稽,只是厉鸣犴一点都不想笑,他比谁都清楚,眼前这个小小人儿并不是什么婴儿,而是鬼域四使——阴童。

    却听阴童道:“不不不,你这么说就不对了,鬼王大人大可以把你杀人灭口,死在这里多消停啊,可我们这不是没动手吗?大姐姐有点无足轻重的敌人和对手,那是她成长的助力,可要是树敌树到了天界,意思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到时候谁想让大姐姐死,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我知道你们厉家厉害,天高皇帝远,神之囚牢这点小事,你不说我们不说,没人会知道,对吧?”

    厉鸣犴维持着不冷不热的笑容,一双眼睛里却是始终带着野兽一般的犀利,“哦,是我会错意了,你家鬼王是想拉拢我?”

    “你这人怎么听不明白话呢?怪不得大姐姐不喜欢你。”阴童哼哧道。

    阴童纯粹是随口说来,在他看来,喜欢是个很单纯的词,就像他,就只喜欢两个人,一个是莫燃,一个是鬼王。

    阴童他们是从边堂一路跟着天一门来到神之囚牢的,他早就看出了厉鸣犴对莫燃的专注,那双眼睛总是钉在莫燃身上,所以阴童敢肯定,厉鸣犴是喜欢莫燃的,可莫燃对他就不一样了,只是平常而已。

    这难免就让阴童美滋滋了,他喜欢大姐姐,而大姐姐也喜欢他,厉鸣犴喜欢大姐姐,可大姐姐却不喜欢厉鸣犴,瞧瞧,是他赢了吧?

    既然鬼王让他找厉鸣犴聊聊,他就聊,如果聊不成,那就要动手动脚了……所以阴童很聪明的找到了突破口,在这种时候,阴童从来都觉得自己聪敏绝顶!

    不信你看现在的厉鸣犴,这不是犹豫了吗?

    厉鸣犴的确犹豫了,可却跟阴童所想的并不一样,他只是单纯的因为阴童那一句“怪不得大姐姐不喜欢你”而有点发愣。

    “告诉你们鬼王,我会当作什么都没看到。”过了一会,厉鸣犴重新环住了手臂,慢慢道。

    阴童笑了,他一合掌道:“哈哈,你还是挺明事理的嘛,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么,以示诚意,让童童在你灵魂上稍微做个印记,也没什么吧……”

    闻言,厉鸣犴眼神更加犀利了,嘴角的笑也变的瘆人,“你说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