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8. 庆祝
    四人一愣,相视一眼之后飞快追了上去,几人也是被莫燃那严厉的语气给吓的呆了一下,柳洋张开双臂拦住莫燃,任莫燃怎么走他就是拦着,“莫燃你先别生气啊,我们不是不告诉你,是怕告诉你之后你担心。”

    “是啊,当时你一个人在天一门,环境本就不单纯,我们怎么能再把这件事告诉你让你分心?”秦歌也道。

    “况且这一关是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过的,否则妖族以后就真的不复存在了,何必让你再牵挂。”苏文哲也帮腔。

    张恪沉默了一会,最后道:“莫燃,你能收服轮回之火,我们为何征服不了涅槃之火?”

    张恪不说还好,一说完莫燃就瞪向他,“所以张恪你这是在暗示我当初收服轮回之火的时候没有事先通知你们,所以你们也没必要跟我说这种事情?”

    张恪被顶了回来,其他三人也瞪了他一眼,好不容易看着莫燃的火气有降下去的趋势,可被张恪一句话又拱起来了,张恪顿了顿,他语气更软,努力不去撸虎须,“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莫燃,我说过会陪着你一直走下去的,这才刚刚开始,你不能这么早就质疑我的决心吧。”

    这回换做莫燃一愣,不知道是因为张恪那一惯认真到专注的眼神,还是因为他轻声细语却重若千钧的话。

    看到莫燃的反应,柳洋也默默的附和,“对啊,莫燃,以后哥还罩着你。”

    “好男儿志在四方,以前我的四方就是华夏这片地方,可现在不同了,天大地大,我一定要折腾到青史留名才行。”秦歌也道。

    “宇栋之内,燕雀不知天地之高,坎井之蛙,不知江海之大,我是龙,必然不可能像一只缩头乌龟一样在华夏生老病死,我应该去属于我的天空,莫燃,张恪说的对,这才刚刚开始,可我很庆幸,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人。”一向很少说话的苏文哲也难得轻声说道。

    莫燃彻底沉默了,她看着眼前的四个人,他们变了,不再是那四个浮躁的贵公子了,他们身上多了一种经历过磨难之后才会有的通透,半年,他们真的成长了,变成了顶天立体的男人。

    莫燃的年纪也不大,可以前却总觉得他们四个还小,即便他们从小见的比别人多,脑子比别人活泛,她也会下意识的去担心,担心他们遇到事情会应付不了,可事实上,不等她怎么操心,他们已经自己长大了,快的让她觉得、这半年似乎也没过一样。

    是啊,四人都是人中龙凤,怎甘平凡?

    莫燃在心里叹了口气,她道:“扯平了。”

    四人一愣,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莫燃的意思,莫燃在轮回之火中浴火重生,他们在涅槃之火中蜕去凡胎回归妖体,虽然没有那么大关联,可莫燃算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不再追究了。

    柳洋喜出望外,“好好好,扯平了,以后绝对不会再有了,莫燃你要不要看我的本体?很帅的!要不我带你去兜风?”

    莫燃及时阻止了柳洋,怕他真化出本体,她虽然没见过完全化形的柳洋,但知道他是雷鹏,而且也见过雷鹏的虚影,帅是挺帅的,可这里是她的演武场,她可不想让柳洋扇几下翅膀就毁于一旦。,她问起了另外一件事,“苏雨夜又是怎么回事?”

    几人的眼神顿时一致的看向苏文哲,苏文哲是苏雨夜的侄子,要说错什么了,这锅反正要苏雨夜背,他们自然乐的清闲,苏文哲一看几人的眼神就明白了,无奈只好说道:“小叔是龙神,我也不太清楚他是如何生在苏家的,只知道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龙族的血脉就已经觉醒了,而且继承了龙神的传承,直到半年前小叔才告诉我们,我们也才知道他让我们找涅槃之火的用意,他让我们选择是否继承妖族的传承……”

    结果毫无疑问,他们都选择了继承。

    如此说来,苏雨夜倒是谋划了好多年,莫燃想着,虽然觉得苏雨夜准备了这么多年可谓未雨绸缪了,可她并不觉得意外,果然这才符合他老谋深算的本质。

    “别光说我们呀,莫燃,你刚才说去另外一个位面,你要去哪里?”柳洋忽然问道,他可没有忽略,刚下莫燃生气时说了这样的话,果然,其他三人也注意到了,顿时四个人八只眼睛都盯住了她。

    莫燃看了看四人,倒是没有隐瞒,直接说了:“我准备回大齐王朝所在的位面,白矖有能力跨越位面,现在你们四个也已经平安无事,我在华夏也没什么牵挂了,等到这次闭关结束就回去,我要去查杀害我家人那些凶手的线索。”

    “原来是这样,我们跟你一起去!”柳洋立刻说道。

    莫燃看了看其他三人,他们的眼神也表达着同样的想法,莫燃问道:“你们确定吗?”也许……离开时候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柳洋却答的肯定,“确定,为什么不确定?我还想去看看你从小长大的地方。”

    莫燃笑了,“……好。”

    莫燃几人出去之后,却见屋子里已经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地缚魔,另外一个是可青。

    地缚魔已经完成了任务,交差之后就回契约空间去了,剩下了一脸局促的可青。

    “莫燃!你、你回来了啊。”可青乍见到莫燃,有点惊喜的说道,可见到跟她一起出现的几个男子时,可青着实愣了一下,然后有点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莫燃走的时候就让可青离开了天一门住在边堂的客栈,可青真的担心过莫燃会再也不回去,他甚至有些患得患失,每隔几天就去打听天一门的掌门回来了没有,可偌大的天一门,去神之囚牢的事情又是保密的,他打听了也是白搭,什么消息都探听不到,直到今天地缚魔忽然去接他,他才放下心来。

    地缚魔他是见过的,小黑和离火他也知道,只是小黑向来很沉默,离火又给人的压迫感很强,他刚刚到了这里面对两人时都有些忐忑,直到现在看到莫燃,他无比的肯定,他最想见的只有莫燃。

    只是……那四个男子是谁?莫燃身边好像从来不缺优秀的男人跟随……

    “可青,我打算闭关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里吧,这是张恪,这是柳洋,这是秦歌和苏文哲,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不必拘束。”莫燃很自然介绍,可青很怕生,可能是被召唤出来之后的经历导致的,也可能是他的性格使然,莫燃也没办法,但她能做的就是正常的对待他,像一个朋友一样。

    “你、你们好。”可青跟张恪几人打招呼,那小心的样子很容易看出他的紧张。

    张恪点了点头,却回头看了莫燃一眼,那眼神怎么看都有点古怪……柳洋倒是迎了上去,手臂往可青肩膀上一拍,拍的可青整个身体都塌了一下,“你好你好,原来你是霊啊,还是只小锦鲤,一看就很好相处的样子。

    莫燃说的对,你别紧张,我们又不会把你怎么样,莫燃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你叫可青是吧?来来来,我带你去看看你以后要住的地方,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说。”

    可青被柳洋架着身不由己的往出走,他有点惊愕的看着热情的柳洋,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忽然看向莫燃,像是询问又像是求助,而莫燃见此,虽然也觉得柳洋热情的有点不太对,但也知道柳洋总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于是朝快走出门的柳洋喊了一句:“一会放可青上来做饭!”

    柳洋回头看了看莫燃,又看向身边的可青,“你会做饭?”

    可青点了点头,而柳洋很快就喊了一句,“知道了!”

    可青觉得柳洋很热情,他给他安排了房间,还跟他聊了很多事情,比如他是怎么到莫燃身边的,比如他为什么会做饭,比如他平时都在干什么,比如他晚上都睡在哪里,比如莫燃为什么没有契约他。

    当然,柳洋还给他讲了很多现代化城市的东西,这里几乎所有的东西他都没有见过,有些他会用到的,柳洋都很细心的讲到了,而且还答应他,等莫燃闭关后,他可以带他出去转转,还说可以带他去泡妞,刚开始他不太明白泡妞是什么意思,但在柳洋给他解释过,是介绍他认识漂亮姑娘的时候,他赶紧红着脸拒绝了。

    总之,可青觉得柳洋是个很好相处而且很健谈的男子,头一回见面就让他很轻松,而且他也敢向他提一些问题了,比如他们跟莫燃是怎么认识的,比如他们去神之囚牢顺利吗,比如柳洋是人类吗?而柳洋也都回答他了。

    所以,当柳洋和可青重新返回楼上的时候,柳洋真的没有刚来的时候那么拘束了,至于柳洋嘛,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也不知道遇上了什么喜事,让莫燃瞧着一阵古怪。

    “啊,我去做饭吧?莫燃你想吃什么?熬个鱼汤好吗?你不在的时候我学了很多新菜。”可青说着,他很高兴莫燃还惦记着他的手艺,顿时觉得自己不努力都不行了,或许应该找更多的美食古册来钻研了。

    “好啊,没问题。”莫燃道,她向来是可青做什么他就吃什么的。

    不过柳洋却说了一句,“可青,你可是只鱼啊,喝鱼汤没问题吗?”

    可青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柳洋这是在开他的玩笑,不由的囧道:“未开灵智的鱼怎么能跟妖兽相比?”

    “好吧,我说说而已,哈哈……今天吃饭的人很多,你有的忙了。”柳洋耸了耸肩,坐在沙发上一副高枕无忧的样子。

    的确是这样,他要多准备一些饭菜了,虽然可能会很忙,但可青仍然隐隐为此高兴,接着他转身进了厨房。

    张恪这才看向柳洋,用了然的眼神看着他,一副等着他自己交代的模样,柳洋虽然不太愿意跟他分享他探听来的情报,但是就算他不说,他知道张恪三言两语也能糊弄到,还不如送个人情呢。

    于是在神识里跟他大致说了一下可青的来历,总结来说就一句话,可青是霊,也只是霊而已,跟莫燃之间的关系纯洁到不能再纯洁了。

    所以,可青一定不知道,他以为的热情的柳洋,他以为的毫无芥蒂的聊天,那都是柳洋的套路!

    闻言,张恪也放心了,只是没有像柳洋表现的那么明显而已,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两人多心,乍一看到这么清秀柔弱的霊,两人都诧异了,这不是霊拍会上最受女修者欢迎的那一款吗,莫燃一个人在天一门待了半年,那可是真正的修者云集的地方,更是鱼龙混杂的地方,他们倒是不怕莫燃学坏,就是怕环境把莫燃带坏……得,那不是一样的吗?

    过了一会,可青又举着两只胳膊出来了,他手里还抓着一只虽然死了但仍然还在蹦跶的鱼,有点不好意思的面对好几道视线,“那个,我不会用这里的厨房……”

    莫燃放下手里的书,她倒是想帮忙,可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她也没有进过那个厨房,自然不知道怎么用,她看向其他人,柳洋很无辜的摊手,他也不会,从小到大,他哪里需要自己做饭啊?

    张恪也不会做饭,但他想,那些厨房的电器他应该会吧,最不济也比没在城市里生活过的可青强吧?想着,张恪本想去帮忙的,可正在玩游戏的秦歌一脚踢在了苏文哲的腿上,“他会,找他去!苏小三,我们能不能吃饭就靠你了。”

    躲闲的苏文哲只好在众人的视线下走过去帮忙了,可青还道:“谢谢。”

    结果苏文哲还没说什么,秦歌就说道:“谢什么啊?苏小三为哥几个下厨,那应该是他至高无上的荣耀,我们肯吃就不错了,他还有什么可推脱的?”

    就这样,本来只是去指导可青怎么用厨房电器的苏文哲最后跟可青一起完成了几人的晚餐,当看到色香味俱全的一桌饭菜时,久不实人间烟火的几人都有点按捺不住食指大动了。

    “诶等一下!先别动!”柳洋拦住了莫燃刚刚伸出的筷子,等莫燃看向他,他嘿嘿一笑,“今天算是个大日子吧?不喝点酒庆祝一下实在是不妥。”

    “也对,很长时间不碰酒了。”秦歌附和道,说话间已经自顾自的走向了落地窗前的吧台,吧台后面有个酒柜,上面竟然有不少好酒,秦歌跳了一瓶葡萄酒走了回来,“莫燃你这里的酒还不少啊。”

    莫燃也朝那边看了看,那些酒都是鬼王弄来的,她还真没注意过。

    “莫燃不善饮酒!”可青忽然说道,拦住了情歌要给莫燃倒酒的动作,可刚一说完就有些尴尬的缩回了手,他好像没资格管这么多。

    “这你都知道?”柳洋好奇的看向可青,莫燃是不是擅长饮酒连他都不清楚,可青是怎么知道的?

    由于之前的沟通,可青对柳洋最没什么顾忌,当下便道:“以前莫燃跟跟唐甜一起吃饭,从不饮酒。”

    秦歌诧异的看着莫燃,忽然笑了,“我说莫燃,你该不会一点都不能喝吧?”

    离火则干脆哼了一声,已经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而莫燃道:“我酒量是不好,但少喝一点也无妨。”

    以前跟唐甜在一块是因为无法确保一切都在掌控之内,所以她很自律,从不饮酒,可现在是在自己家里,饭桌上都是久别重逢的朋友,如果不喝的话莫燃自己都会觉得扫兴。

    莫燃干脆接过了秦歌手里的红酒,给其他人都倒了酒,轮到离火的时候,离火端着酒杯,一副不肯配合的样子,莫燃也没跟他计较,直接按在了他的手上,又给他倒了些酒。

    离火的眉心几不可查的动了动,看了一眼重叠在自己手上的那只小手,忍住没有抽出来。

    莫燃重新坐下,她端起透明的高脚杯,看了看众人道:“今天的确是个大日子,这第一杯酒就敬已经离开华夏的鬼王,祝他们旗开得胜!”

    几人举杯相碰,离火也同样如此,倒是没有掉链子,小黑也试着喝了一口,只是那红色的液体滑进嘴里,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第二杯酒要敬你们四个,恭喜你们继承各自妖族的传承,也祝龙族、大鹏一族、孔雀一族、树妖一族能够重现辉煌!”

    莫燃再次举杯,柳洋不由的说道:“一定会的!”

    “第三杯酒要敬我们,以后甘苦与共,不离不弃!”莫燃说道,不知道是因为高兴,还是因为刚才喝的那么点酒就上头了,莫燃的脸颊泛着红晕,格外好看。

    只有小黑第一时间跟莫燃碰了杯,其它几人都好像愣住了似的,迟钝了那么一秒,然后才陆续举起酒杯跟莫燃去碰,白矖抬起眼眸,看了看捏着杯子漫不经心的离火。

    莫燃当然也注意到了,她笑了笑,并不介意,离火肯喝下前两杯酒也算,最后一杯酒他不愿意喝,也不见得她就是愿意敬的。

    莫燃自顾自的收回了手,酒杯送到嘴边,正要喝下,却冷不防“铛”的一声!一个酒杯很粗鲁的撞上了她的杯子,直接把莫燃杯中的就灌进了嘴里,莫燃被迫咽了下去,却被呛的咳嗽了几声,她皱眉看向离火,正好看到他下巴微抬,嘴角的弧度有些轻蔑,可一仰头,却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