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3. 长安
    江潮成了国师,这是莫燃想破脑袋都想不通的事情,江潮喜欢的东西很多,却唯独不喜欢朝廷,当初他考探花也是心血来潮,后来不顾皇帝的挽留洒然离开长安,虽是打赌,但也还狠狠的拂了皇帝的脸面,就算天下人佩服他有如此胆量,可朝廷中人却觉得他藐视皇威,离开了正好。

    还有,明净道人声望颇高,国师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荣,江潮是如何取而代之的?这两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因为这个突然得知的消息,莫燃也打消了去江南的想法,改道长安。

    “莫燃,这个江潮……是什么人?”柳洋一边吃着西瓜,一边好奇的问着,莫燃好像对这个江潮格外在意啊,而且从客栈那些人的口中他也得知,这个如今的国师可是个风度翩翩仙人玉姿的美男子,当年更有江湖第一美人之称,这就不能不让人好奇了,他倒想知道,什么样的男人能被称作第一美人?

    “江潮啊,你们见了就知道。”莫燃说道。

    柳洋吃瓜的动作一停,“你不能先透露几句吗?”

    “不好说。”莫燃道,江潮这个人真的很不好说,要说他没特点吧,他好像全身都是闪光点,可要说他完美吧,他身上的缺点也多到莫燃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柳洋几口吃光了一片西瓜,随手把瓜皮一扔,一边擦嘴一边琢磨,怎么还不好说了?这得有多棘手啊?“那你就说说他的长相,这总可以吧?既然有江湖第一美人之称,难道他是男生女相?”

    否则这‘美人’称号怎么也不可能让举国上下的女子都靠边,最后落在一个男人身上吧?

    莫燃想了想,“应该挺好看的吧,我都看习惯了,再说了,成天跟你们待在一块,美人不美人不该叫我来评。”

    这回柳洋乐了,莫燃的意思是,他们的容貌跟江潮应该不分伯仲啊……奇异的松了口气,可这口气了还没完全松下,就忽然意识到莫燃刚才去还说、看习惯了?“你跟他从什么时候认识的?”

    “从小吧,六七岁的时候。”莫燃道。

    青梅竹马?!这四个大字浮现在眼前,柳洋的神经顿时绷的紧紧的,“我们真的要去找他吗?”

    莫燃看了看柳洋,奇怪他怎么对江潮这么感兴趣,而柳洋似乎被看的心虚,自己解释道:“在大齐,你都已经死了,这样忽然跑去找他,你得考虑他能不能接受是吧?”

    莫燃点了点头,“所以先去看看情况吧,起码我得知道这两年大齐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真的有仇人的线索。”

    这下柳洋没话说了,莫燃要干什么他都可以无条件支持,可是去找情敌这种事情,他想不别扭都不行,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男人的第六感也很准好吧?这个江潮,怎么想都不像是个省油的灯,但他又不能反对什么,只能等着见了那位第一美人再说了……

    莫燃一行离开莫家庄下的小镇之后就直接到了长安郊外,在驿站雇了一辆马车,毕竟是富庶的长安城外,马车也一点都不寒碜,四匹马并驾齐驱,马车内也宽敞的很,此时正大摇大摆的进了长安城。

    莫燃拨开竹帘向外看去,不时见到巡逻的官兵,虽然长安城依旧繁华,可的确多了几分战时的紧张感。

    “咦……”莫燃的眼神看向了路边不时会看到的小摊。

    “怎么了?”柳洋也挤了过来,却没看到什么异常。

    “看那些。”莫燃指了指路边的摊贩。

    柳洋看了一眼,“螃蟹?你想吃螃蟹了吗?”

    莫燃点头,“是啊。”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让马车停一下,我去买点,对了,可青会做螃蟹吗?”柳洋说道。

    莫燃拉住了人来疯的柳洋,“不用去了,我们自己做不方便,先找个客栈住下吧,现在正是长安城外白石河蟹上市的时候,很多人捕了蟹拿到长安城大街小巷叫卖,现在随便一个酒楼都能吃到,不必专门买一趟。”

    “很好吃吗?”柳洋不禁问道,因为莫燃虽然这么说这,可那眼睛就是盯着路边的小摊不放,很少看到莫燃对食物这么上心。

    “嗯,很好吃,莫家庄距离这里很远,白石河蟹比一般的螃蟹上市要早一个月,七八月的天正是非常热的时候,那个时候很难吃到白石河蟹,都是舅舅派信差快马加鞭送到莫家庄……”

    莫燃说着,螃蟹没什么稀罕的,尤其是在华夏那样的地方,可在打气就不一样了,地域的限制还很大,所以很多东西也变的珍贵起来,更别说历经两世,白石河蟹对于莫燃来说,代表的意义就更多了……

    柳洋沉默了一会,嘿嘿笑道:“那我们走快点,被你这么一说,我也饿了。”

    不久,马车停在一个酒楼前,酒楼的生意很好,而且柳洋他们的确看到了这里在这里吃饭的人们几乎每一桌都必点螃蟹。

    不过,热闹也有烦人的时候,就比如现在的莫燃,她真是太低估了身边这些妖孽了,也太高估长安百姓的定力了,这刚走进酒楼,不一会就跟看戏的似的,吃饭的人忘了吃饭,眼珠子挂在一行人身上移不开了。

    “小二,先上两盘河蟹。”莫燃冲着候在一旁的店小二说道,那店小二愣了一下才道:“哦哦,马上来,客官您稍等!”

    说着就一溜烟的跑了,妈呀,他在这长安城酒楼待了七八年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可像今天这几个天仙下凡似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你们先吃吧,我要回房间洗个澡。”秦歌说道,虽然几人没有伪装容貌,但秦歌、离火还有莫燃三人的头发是弄成了黑色,否则走在长安城的大街上,一定会被当做妖怪抓起来的。

    “我也去。”苏文哲紧跟着去了。

    柳洋嘟囔了一句“苏小三最近追秦歌追的很紧嘛,他还能丢了不成?”,然后就没管他俩了。

    莫燃却道:“对了,走之前你们跟苏雨夜打过招呼吗?”

    “呵呵……”张恪不禁笑出了声。

    柳洋却表现的比较夸张,“以后见了苏雨夜你可千万被说这种话!我们已经代你跟他道别过了,你以后别把自己卖了,要是让苏雨夜知道你不辞而别,谁知道会怎么教育你呢!”

    柳洋他们在苏雨夜面前的时候都是小叔小叔的叫,背过身就是苏雨夜了,也不怪他这么神经质的提醒莫燃,实在是类似的事情他们经历的多了,自然养成了条件反射,谎报军情下场可是很惨的!到时候不仅莫燃要被‘教育’,他们四个同伙也跑不了。

    莫燃不禁也笑了,竟有种山高皇帝远的感觉,反正一时半会也见不到苏雨夜了。

    “对了,你没有去找厉鸣犴。”白矖忽然说道。

    莫燃看了他一眼,“怎么忽然说这个?”

    白矖带着帽子,坐下也不曾摘下,那是因为要挡住他的耳朵,他这话来的突然,又这么淡定,这算是在提醒她、还是单纯随口一说?不管怎么样,她现在人都已经在大齐了,总不可能返回华夏去找人吧?

    “刚刚想起来。”白矖似乎很诚实的回答。

    “我没忘,只是原来就没打算找他。”莫燃却道,在神之囚牢分别的时候白矖让她无比去找他一趟,说是他那有她想听的消息。

    这个消息是什么可没准,莫燃想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最想知道的是莫家庄的仇家是谁,可白矖根本不知道莫家庄这回事,怎么可能有这方面的消息?

    鉴于厉鸣犴以往的表现,也不排除他只是诓莫燃找他而已,不管怎么说,莫燃都决定不见他了,如果以后也不见就更好了……

    白矖抬眸,碧绿色的瞳仁映入莫燃的眼帘,很快又垂下眸去。

    “你们的眼睛能不能也变个颜色?”莫燃却问道,这翡翠一样的绿色,好看是好看,可被别人看到了可就不好玩了。

    “女人,你怎么那么多事?”离火冷不防的说道,他靠在椅子上,举手投足都贵气十足,偏偏那火红的眼睛里却是一副谁都不放在眼里的狂傲。

    “离火,我已经说过了,你如果要跟着我们走,就要听我的话,这是在大齐,你别惹事。”莫燃说道。

    离火嘴角一撇,垂下眼帘看了莫燃一眼,有些嘲讽的样子,这个蠢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越来越放肆了,命令起他来也越来越顺口了。

    店小二端着两盘螃蟹走了过来,离火却站起身回房间去了。

    等离火走远了,莫燃才给剩下的张恪、柳洋、白矖、可青四人一人夹了一个螃蟹,说道:“离火好歹也是个太子,怎么跟个大姑娘似的。

    “你这话要是让他听到,估计他几天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柳洋说道,等说完了,他自己也不厚道的笑了。

    等莫燃拿起第二只螃蟹的时候,柳洋已经叹为观止了,他盯着莫燃啃过的第一只螃蟹,惊讶道:“莫燃,你想吃多少都可以满足你,你不必如此……节约吧?”

    别人吃蟹都是扒了肉吃,剩下整齐的蟹壳和几节蟹腿,可莫燃简直是把整只蟹‘碎尸’了!根本找不出一个完整的零件。

    莫燃却道:“这根节约不节约没关系,我习惯了这样吃。”

    柳洋也试着咬了一截蟹腿,啃了一会,也没什么特别啊……

    “对了,晚上我打算去我舅舅府上看看。”莫燃道。

    “我跟你一块去。”张恪道。

    “我也去!”柳洋紧接着也道。

    莫燃却道:“我就是跟你们说一声,你们不用跟着,我现在肯定不能当面见我舅舅,我先去听听有什么消息再说吧。”

    如此,二人也不再说什么了。

    莫燃在房间看书,等到天黑之后才出了门。

    虽然是她的亲舅舅,但是莫燃从小到大见他的此处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因为娘亲的确是在主动跟朝廷撇开关系,很少主动来长安城,而莫家庄跟长安城距离的确太远,莫燃也就在十五岁的时候自己来过一次。

    舅舅家的府邸她记不清了,索性还可以问人,随便问了几个人就找过去了。

    莫燃站在远处看了看气派非凡的陈将军府,自然没有走正门,从围墙翻了进去,四处找了找,却见她的舅舅、陈博弈正在跟另外一个人坐在湖心亭中。

    四周太空旷,莫燃不能在靠近了,但以她的耳力,还是能听到些许谈话的,只是,盯着那个挺拔的背影,莫燃心里却远没有表面那么平静。

    “真的要北征吗?”陈博弈问道。

    “博弈,你什么时候犹豫过?”那人却道。

    “不是我犹豫,只是……北疆曾是琪琪格南琴的家,再说,父亲当年北征时病故,如今再度北征,如若小妹在世,一定不会同意的。”陈博弈叹了口气。

    “可雨薇已经不在了!既然皇上想要北疆,你也可趁此机会找出藏匿在北疆的凶手,这才是告慰雨薇在天之灵啊!”

    陈博弈沉默了一会,“国师那边怎么说?”

    另外一人道:“国师在等陈将军回话。”

    陈博弈却道:“你回去吧,我明天亲自去找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