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7. 盛装出行【一更】
    莫燃和柳洋从国师府出来之后就在大街上闲晃,柳洋不时的光顾着路边的小摊,看到一个卖花的小摊时停了下来。

    “姑娘,我要一束满天星,蓝色的。”柳洋冲着卖花的女子说道。

    那女子远远就注意到柳洋了,见她过来买花,一句姑娘叫的,那女子愣是没反应过来,脸颊通红的望着柳洋,“公子、公子您刚刚说什么?”

    柳洋看了她一眼,又看看快走远的莫燃,“我说我要一束满天星,蓝色的,麻烦你稍微快点。”顿了顿又道:“我的心上人都快走了。”

    那女子一愣,顺着柳洋的视线看去,只看到一个窈窕的背影渐渐没入人群,那是这位公子的心上人……那女子不无惆怅的想着,然后赶紧去包了花束递给了柳洋。

    一簇花束猛的出现在莫燃面前,随之而来的是柳洋灿烂的笑脸,“莫燃,你都想了一路了,刚才不是说你已经想同了吗?是不是该告诉我怎么回事了?”

    莫燃停了停,接过柳洋递来的花,她道:“我是想到了一些,但又觉得不太可能……”

    柳洋却道:“那你也说说呗,我帮你想想。”

    莫燃点了点头,“三娘擅长蛊毒,也擅长用乐器控制蛊毒,小时候她也教了我不少,有一次北疆的圣主带人潜入了大齐,想伺机抢回三娘,那时我才十二岁,功夫不到家,但控制毒虫野兽已经很厉害了,加之北疆圣主本就因为跟三娘一战消耗了元气,我才奇袭成功。”

    柳洋认真的听完了,只是疑惑道:“然后呢?这跟今天的事有什么关系?”

    莫燃却道:“三娘的蛊毒是从娘胎里就开始练的,我只是半路出家,而且也没有专门去学,我之所以能够控制毒虫猛兽,也是因为爹爹给我的藏音四弦环。”

    柳洋的眼睛不由的放大了一些,“就是锁住麒麟的那个藏音四弦环?”

    莫燃点了点头,而柳洋也明白了,“你这么说就有道理了,如果有人知道这藏音四弦环的来历,前来夺取也不是不可能,可问题就在于,会有人知道吗?”

    莫燃也沉默了,藏音四弦环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的……“可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别的了。”

    柳洋道:“你别愁了,既然想不通,我们干脆去一趟北疆,既然北疆那么多修者,说不定在那能找到答案呢。”

    莫燃的脚步忽然顿住了,柳洋走了几步之后才发现莫燃没跟上来,回头看了看莫燃,忽然嘿嘿笑道:“你该不会在舍不得江潮?”

    莫燃看了看柳洋,柳洋以为她会否认,可没想到莫燃道:“也许吧……”

    这次换做柳洋一愣,“别也许啊,如果你真舍不得……就,就……”就怎么样,柳洋自己也说不上来,总不能真的让莫燃去跟这个强劲的情敌见面吧?

    莫燃本来只是打算来京城打探打探消息,顺便看看她的两位舅舅,剩下的事情她也没有立场去管了,可是今天在竹林听到那些话,莫燃却怎么都无法潇洒的离开了……

    ……

    接下来几天莫燃都待在客栈里,要么修炼要么看书,偶尔带着将军出去遛遛,也没有再去皇宫或者国师府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打探消息了。

    这天,莫燃正在看书,张恪却从外面推开了窗户,他只盯着莫燃看,也不说话。

    被这么看着,莫燃还能有心思看书就奇怪了,她转过身来问道:“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张恪挑了挑眉。

    莫燃把书一放,“真没事?”

    张恪笑道:“你都在客栈闷了两天了,你不难受也得考虑考虑将军啊。”

    莫燃朝脚下一看,将军正卧在她脚边,蔫蔫的甩着尾巴,现在没人陪它玩了,它最亲的两个小主人每天都那么用功,其他人就更没耐心带它去玩了,将军只好也跟着莫燃宅。

    莫燃顿时也有点心疼将军了,她跟张恪道:“你带它出去转转吧。”

    “呵呵……”张恪一笑,“我以为你会良心发现呢,结果就只是推给我了?”

    莫燃也笑:“张小爷心细如发,既然这么关心将军,就亲力亲为嘛。”

    “你奉承我也没用,我不答应。”张恪却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莫燃叹了口气,再看看将军,这到底是她遛将军来时将军遛她啊……

    张恪忽然不经意似的问:“今天初几了?”

    莫燃道:“七月初九吧。”

    “最近大齐有什么特别的活动吗?”张恪又道。

    “特别的活动?”莫燃看了看张恪,还真认真的想了想。

    “长安城最近人很多,也很热闹。”张恪提醒一般说道。

    莫燃顿时想起来了,“你不说我都要忘了,应该是到火树节了吧。”

    火树节是大齐特有的一个节日,七月中旬附近正是凤凰花开的时候,凤凰花开时热烈如火,几乎是大齐特有的风景了,凤凰花开也意味着瑞景丰年,大齐的百姓会在七月中旬庆祝,而这个活动渐渐演化成了今天的火树节。

    “这么热闹,你不去感受一下吗?”张恪问道,好嘛,绕了这么久的弯子,真正目的其实就是这个。

    莫燃不禁觉得好笑,“张恪,你既然知道了,直说不就行了?”

    张恪却道:“像你这么不懂情趣的人,谁知道你会不会一口拒绝。”

    莫燃瞥了他一眼,啪的一下关上了窗户,不过没一会的功夫门就打开了,将军率先跑了出来,它已经知道可以出去玩了,尾巴摇的很欢快。

    张恪横出一只手拦住了莫燃,莫燃抬眸看去,“你都已经成功把我骗出来了,现在又怎么了?该会是改变主意了?”

    张恪一笑,“怎么会?只是你不能就这么出去。”

    莫燃疑惑了,“那我还应该怎么出去?”

    话音刚落,柳洋就蹬蹬蹬的跑上楼来,手里还捧着一个大纸袋子,“我来了我来了,莫燃你快跟我进屋。”

    莫燃看了看他抱着那个大纸袋子,“这是什么?”

    正说着话呢,张恪已经牵着她的手进屋了。

    柳洋把袋子里的东西往床上一倒,却是一大堆衣服!“我跑了好多店铺,我敢保证,最好看的衣服都在这里了!哈哈,莫燃你要不要都试试?”

    莫燃抽了抽嘴角,看了看张恪和柳洋两人,感情两人合计的就这个?“有那个必要吗?”

    张恪点头,柳洋也道:“当然有必要!火树节所有姑娘家都要盛装打扮,我们家的姑娘自然也不能随便。”

    莫燃一愣,被张恪拉到了床边,盯着床上的衣服,想起爹爹也跟她说过类似的话,火树节是个热情的节日,对于平日里拘束的年轻男女来说,七月的确是很令人期待的一个月,因为在火树节,没有人会觉得你举止不合礼法,没有人会指点你穿着太过暴露。

    前世她的爹爹也劝她要在火树节的时候去参加一些聚会,三娘会给她准备很多鲜艳的衣服,只是她几乎没有去过……

    “这个怎么样,红色的,凤凰花也是红色的,很应景是不是……不过很多姑娘们都穿红色,要不就别要这个了……但这个呢?紫色的,腰这里设计的很好啊,莫燃你要是穿这个,绝对脖子以下都是腿……”

    柳洋一一给莫燃推荐,他的眼光不错,选来的衣服都很好看,但也不会太过夸张,他拿着一根腰带在莫燃腰上比划着,徘徊着不离开了,莫燃又不是反应迟钝,无语的拍开了两只咸猪手。

    柳洋则嘿嘿一笑,并不觉得自己犯错误了。

    张恪看了他一眼,柳洋好像找到了吃豆腐的新思路,控制在了既能保持亲密又不会让莫燃警惕的范围内,这得归功于他装疯卖傻的能力,不过在莫燃这里竟然出奇的好用……

    莫燃随手抓起了一件衣服,“就这个吧。”

    反正柳洋已经挑过了,她只拿了一件合眼的颜色罢了。

    柳洋笑的很灿烂,“好啊!”

    莫燃看向两个跟木头一样杵着不懂的人,“所以你们不出去吗?我要换衣服了。”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们又不会嫌弃你。”张恪说道。

    “对啊,快换吧。”

    莫燃看着一本正经的张恪和一脸傻笑的柳洋,恨不得一人一巴掌盖上去,她咬着牙道,“但我嫌弃你们!马上出去!”

    看着在面前合上的门,柳洋很较真的喊道:“我身材很好的!”

    人来人往的走廊里顿时寂静无比,几十双眼睛盯着那个自称身材很好的男人,张恪踢了他一脚,柳洋回头一看,见很多人看着他,还有不少女子暗送秋波,柳洋立刻冲着他们喊了一句,“看什么看,没见过哥这么俊的吗?哥已经名草有主了!都看他!他还单着!”

    那手一指,对着的可不是张恪吗?

    众人的视线很配合的移到了张恪身上,一看之下也是惊为天人!

    张恪却笑的愈发温柔了,“柳洋,好,你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柳洋抬了抬下巴,挑衅的意味很明显,两人之间的战火无声的燃起,可表面风平浪静。

    “二位公子,不知……不知而且可有空一起去赏花?”这时,几个女子同时走了过来,红着脸期待的看着二人,这邀请是火树节很地道的邀请,去看看凤凰花,聊聊人生,增进一下好感,最好再发展一下感情,最最好能成功上垒……

    许多女人围了过来,被抢了注意力的男子们则是羡慕嫉妒恨了。

    看着隐晦而又大胆的一群女子,柳洋很直接的拒绝了,“不好意思,我刚刚已经说了,我有心上人了,你们找他。”

    还是推给了张恪,几个女子虽然觉得遗憾,但是虽然少了一个,可这不还有另外一个吗?他笑的那么温柔,应该不会狠心拒绝女子的邀请吧?

    “这位公子,您……”一个女子鼓起勇气说,实在是因为张恪的容貌太出众了,那皮肤看上去比她们都好上不知道多少倍,让女子看着都自惭形秽,邀请这么优秀的男子,真的不知道要用多大的勇气。

    只是,她刚开口就被张恪打断了,“不好意思,我也有心上人了。”

    几个女子顿时一愣,可实在不愿意放弃这么极品的男人,虽然被拒绝了,但竟然一个都没有走,况且,她们也没看到他的心上人啊!

    “要不……公子您带着您的心上人,我们一起去诗会吧?”一个女子说道,她自幼熟读诗文,是小有名气的才女,若能让他看到她的才华,也许他会改变主意呢。

    正在这时,几人堵着的门却是忽然开了,这动静引的众人都看了过去,一看之下却都惊了,愣了。

    眼前的女子如秋水芙蓉,天仙下凡,再华丽的辞藻都难以形容见到她时的震撼!浅绿色的纱裙,好几层堆叠着,看上去云雾一般轻盈,那裙子应该是个抹胸,上身罩了一件薄纱,莹润的肩膀和纤细的胳膊若隐若现,头发用簪子轻轻打了个髻,翠绿色的珠子缀在尾端,虽然简单,却是点睛一笔!

    腰际两根桃红色的带子随风轻摆,摆的人心都要醉了。

    一双狭长的眼睛在众人身上掠过,她笑了,“这都是等我的?”

    ------题外话------

    (⊙v⊙)嗯,有没有看出我的小心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