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1.
    不知不觉已是深夜,莫燃看了看窗外,沿湖的路上有精致的路灯点缀着,散发着柔和的光晕,晚风带着荷叶的清香吹佛过来,一切都舒服的莫燃都要昏昏欲睡了。

    莫燃打了个哈欠,她道:“我要回去了,明天再来找你吧。”

    江潮却问:“回去?回什么地方?”

    “客栈啊。”

    听着莫燃理所当然的回答,江潮顿了顿,“客栈会比国师府住的舒服吗?”

    “可是客栈有等我的人。”莫燃道,说完后,莫燃也是一愣,她看向江潮,他脸上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以他的敏锐,不可能没有察觉什么。

    莫燃能够信任的人很少,前世江潮算是其中之最,在江潮和别人放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选择一说,因为她会理所当然的认为,江潮的就是她的。

    这时,江潮说道:“那你去吧,明天上午我有事,下午再来找我,还有,将军就留在我这儿。”

    莫燃无语的看了看他,她都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总不至于还不辞而别吧?用得着把将军留下当人质吗?不过,在看到将军一点都不见外的冲江潮摇着尾巴时,莫燃点头了。

    出去的时候莫燃是从国师府的大门走出去的,虽然江潮说了要派人去送她,但是她自己表示能找到路,所以就省去了。

    而等莫燃离开许久之后,江潮还坐在阁楼里,他摸了摸将军金色的毛发,“将军,你可知……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

    将军舒服的趴着,甩了甩尾巴,他们?谁们?

    正在将军动用它那仅有的脑容量思考的时候,江潮又道:“他们对她好不好?”

    将军这一次好像明白了,他说的应该是小主人的那些朋友吧?将军甩了甩尾巴,好啊,当然好,对它也很好。

    “一定是好的。”不管江潮有没有看懂将军的表达,他都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否则,她不会惦记着这么晚了还要回去。

    ‘可是客栈有等我的人——’

    江潮笑了笑,“国师府就没有吗?”

    ……

    莫燃回到了客栈,站在楼梯口的时候,莫燃看着走廊右边的门窗,他们几个都住在那个方向,莫燃想去看看张恪和柳洋在不在,可是今天也是她让人家去找姑娘的,现在就算不在,那不也正常吗?

    只是,莫燃心中总觉得不妥,一想到今天两人难看的表情,她就平静不下来了……

    正在莫燃犹豫不决的时候,其中的一扇门开了,莫燃顿时看去,却见走出来的是莫非。

    “哥?”莫燃唤了一声。

    莫非朝她走了过来,关心的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莫燃道:“我去见江潮了。”

    莫非稍稍有些惊讶,“你把你的事情都告诉他了?”

    莫燃点了点头,“我本来是不想的,但是今天在大街上遇到了……”

    莫非摸了摸她的头,“这也算缘分吧,知道你还活着,对于江潮来说也许是件好事。”

    “哥,我认同你的话,但你千万别把缘分不缘分的挂在嘴上,长此以往,我怕阿弥陀佛都要成了你的口头禅,你虽然修了佛,但别遁入空门啊,莫家还指望你传宗接代呢。”莫燃一本正经的说道。

    莫非听了顿时哭笑不得,他敲了敲莫燃的脑袋,“这种事情你哥我都不着急,你瞎操什么心?”

    莫燃嘿嘿一笑,“我这也是防患于未然嘛……”

    莫非摇了摇头,虽然发现莫燃越来越喜欢开他的玩笑了,但也很乐于见到她这样的真性情,“行了,都这么晚了,快回去休息吧。”

    莫非正要走,莫燃却叫住了他,“哥,那个……你刚才找张恪干什么去了?”

    莫非停住了脚步,挑眉看了看莫燃,那与莫燃神似的狭长眼眸里闪过一丝戏谑,“随便聊了几句而已。”

    “啊?”莫燃被莫非那眼神看的不太自在,不过,既然莫非这么说了,就说明张恪是在他房间里的,莫燃又问:“柳洋没跟你们一起吗?”

    “呵呵……”莫非顿时笑出了声,好半天才停下。

    莫燃无语的看着莫非,这有什么好笑的?

    “小燃,你若关心张恪和柳洋,怎么不自己去看看?反倒旁敲侧击的问我?”莫非笑道。

    莫燃一听这话,就知道莫非是知道怎么回事了,莫燃无意识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这种事情要怎么处理?

    莫非察觉到了莫燃的烦乱,也不笑了,他道:“不用去了,张恪和柳洋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他们能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只是,小燃,你若要拒绝他们,就干脆一点,既想推开他们,又想抓紧,怎么可能办得到?”

    莫燃一愣,既想推开他们,又想抓紧他们……吗?

    莫燃最终没有去找张恪和柳洋,而看着她回房之后,莫非也摇了摇头,莫燃身上的担子太重了,在她已经费尽心思修炼、报仇、找家人的时候,她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去风花雪月了。

    如果她就像他曾经的妹妹那样,生活中简单的只剩下花痴,那么她可以花大把大把的时间去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可事实上,她不能。

    莫燃的生活中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在她自己都无法向自己保证什么的时候,又如何向别人保证?

    莫非多少能理解一点莫燃的想法,可即便如此,他依然希望莫燃能够敞开自己的心扉,爱一个人不是负担,反而是一种相依相偎的支撑,他盼着莫燃有一天能懂。

    而莫燃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一个人傻坐了很久,她在想着不久前莫非说的话,他,说对了。

    莫燃放不开张恪和柳洋,在她决定跟他们一起离开华夏,一起去探索那些未知的时候,就已经放不开了,她既想让这种默契而亲密的关系保持下去,又只字不提感情,站在她的角度来说,她是坚持了立场。

    可要是站在张恪和柳洋的角度,她这是不是太过流氓?一边调戏着人,一边又不想负责任……难道,男女之间就真的不能有纯粹的友谊吗?

    莫燃忽然扑在了床上,想这种事情真的好费神,谁又能来告诉她?喜欢是什么?爱又是什么?

    就在莫燃揪着自己的头发无比烦乱的时候,房间里的温度忽然骤降!几乎一瞬间从温暖的七月天转入了寒冬腊月,不,还要更冷!冷的她几乎手脚都要僵硬了!

    莫燃顿时坐了起来,灵力在体内飞快的运转,抵御了那阵阴寒,这感觉太熟悉了!她死死的盯着房间的某处,烛火摇曳了半晌,忽然间熄灭了!

    一团绿色的雾气在不远处慢慢聚集,直到变成了麒麟形态,是灭之麒麟!

    莫燃盯着那绿色的麒麟,虽然很肯定,但依旧有点恶意的问道:“你是灭之麒麟?”

    “哼……”那麒麟轻轻哼了一声,似乎实在回应莫燃的恶意,“这只是一个临时的形态而已,并非我本体。”

    莫燃当然知道了,这次出现,它的气息弱了很多,而且那形态也不似之前见过的阴森霸道,那小小的一团,也就巴掌大小,更像是某种宠物狗了。

    莫燃知道灭之麒麟的本体不可能在这,正逢她心情不太好,不趁此机会嘲笑一下它就怪了,“你不是说你不能现身吗?”

    灭之麒麟往前走了几步,那阴寒的感觉也随之逼近了莫燃,那双绿色的空洞的眼睛看着莫燃,它忽然道:“你在想男人?”

    莫燃皱眉,看了看眼前巴掌大小麒麟,从它口中说出的话,真是怎么听怎么诡异,“你在说什么?”

    那灭之麒麟却道:“你的情魄动了,竟然还有心思谈情说爱,虽然我给你两年的时间,但你若怠慢,我可不保证我会反悔的。”

    莫燃眉头皱的更紧,什么情魄动了?而灭之麒麟像是知道在她想什么一样,慢慢解释道:“人有三魂七魄,情魄主欲念,我虽生来为灭,但也有看穿人魂魄的本事。”

    “好猥琐的本事。”莫燃说道,虽然面上是鄙视的表情,但心里却是惊了一下,她何时动过欲念?它在瞎说吧!

    灭之麒麟散发出的阴寒之气顿时强烈了许多,一股脑的向莫燃逼来,“激怒我对你没什么好处!”

    “激怒我对你也没好处!”莫燃立刻回道,只能怪它今天出现的不是时候。

    “看来,这段时间以来你是过的太安逸了。”灭之麒麟说道,那巴掌大的麒麟形态忽然散了,变成了一团雾气之后,再过不久就消失了。

    就这么走了?!莫燃都准备好挨打了,可它怎么就走了?

    正想着,身体却是越来越冷了,那灭之麒麟消失之后,房间里的阴寒之气非但没有少,好像还更强烈了!

    不,不对,不是外界的阴气,是她自己体内的!很快,莫燃的手脚都不听使唤了,深入骨髓的寒冷侵袭着每一寸皮肤,四肢百骸也毫无预警的传来剧痛!

    莫燃呻吟一声,顿时汗如雨下!费劲的摊开手掌,却见掌心里一只幽绿的眼睛冷漠的张着,像是灭之麒麟的嘲笑一般!

    原来,它的真意在此!

    莫燃咬牙忍着,浑身颤抖不止,她已经自行封印过一次,就不信她做不到第二次!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莫燃不能去开门,更不能开口去问,身体的疼痛令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她侧身倒进了床铺中,血液都仿佛凝固了,那种冷简直令人绝望!

    而那敲门的人似乎没什么耐心,在敲了一次没有人回应之后,用力的拍起了门,还是没有回应之后,那人不知道做了什么,一踹门,人就进来了。

    “蠢女人,我看到你才回来,不用给我装没听到,你把魂落给我,他跟着我总比在那该死的契约空间舒坦!”来人边走边道,不一会就站在了莫燃的床前。

    屋子里很黑,刚开始他并没有注意,可在仍然没有得到莫燃的答复之后,那双不耐烦的红眸才看向床上躺着的人,“你该不会……”睡着了吧?

    后面的话在看到莫燃之后自动消音了,她现在的样子当然不是睡着了!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像个虾米一样,浑身颤抖不停,脸埋在胳膊下面,根本看不到她的表情。

    离火本是想找莫燃把自家哥哥要回去的,就算他现在是小干尸,那也不能成天憋在契约空间里啊,可没想到却遇到了这种情况。

    离火眉心一皱,“蠢女人,你在干什么?你该不会是在……哭?”

    离火好笑的想着,这女人会哭吗?可莫燃仍然没有理他,离火有点不耐烦了,他三番四次的问,她竟然搭理都不搭理一下!

    “蠢女人,你倒是……”离火抓起了莫燃的手,可顿时惊讶的看着莫燃,“怎么这么冷!”这哪里还有人类的温度?

    离火这才发现莫燃真的不对劲了,“蠢女人,你怎么了?”

    虽然口中问着,可手上一滑,已经搭上了莫燃的脉,这脉搏细微的几乎察觉不到了!

    他死死的按着她的脉搏,试图发现原因,可那温度徘徊不去,却让在无尽的冰冷中挣扎了许久的莫燃察觉到了热源,她忽然张开了手,反抓住了离火,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灵活,往过一靠!

    “这是……”在莫燃张开手的那一瞬间,离火看到了她掌心的绿色眼睛,“灵魂印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