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6. 北疆【二更】
    莫燃和柳洋算是姗姗来迟了,他们进门的时候,里面的人们似乎已经在很熟络的聊天了,柳洋眼神一扫,很轻易的就看到了在做唯一一个没见过面的人,他笑着迎了上去。

    “江潮,你可算来了!我等你很久了!”柳洋说道,那热情的语气简直让全场都尴尬了。

    江潮不禁笑道,“莫燃说柳洋是个很精力充沛的人,如今一见,果真如此。”

    “莫燃是这么说的吗?那她太了解我了,我最不缺的就是精力。”柳洋笑道,坐下后接着道:“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对了,刚才你们在聊什么?”

    江潮却看向柳洋的嘴角,他给他指了指,桃花眼一动,不经意的从莫燃脸上掠过,笑道:“你这里流血了,没关系吗?”

    柳洋一愣,伸手一抹,大拇指上还真的沾了点血,随即想到这是刚才莫燃咬的,笑意立刻爬上了脸庞,他很轻松的说道:“没事,这是我自己咬的。”

    被江潮那么一说,其他人也都看向柳洋,他的下嘴唇上有一块破皮的地方,伤口看上去很新鲜,众人的眼神有志一同的转向了莫燃,虽然柳洋说那是他自己咬的,但是谁信!

    被那么多眼睛看着,莫燃则是风中凌乱,都看她干什么!

    莫燃发现最近总是发生这种非常乌龙的事情,反正被人想歪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再多几次也无所谓了……

    也许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莫燃迎着众人意味深长的眼神,说道:“今天我是专门介绍江潮跟你们认识的,看样子都需要我介绍了,大齐不久便会北征,我打算前往北疆,会会北疆的圣主,在此之前,先跟你们说一声。”

    “难道你打算自己去北疆?”莫非问道,他很配合的率先转移了话题,不过心里却是非常意外了,今天中午到现在,莫非一直以为莫燃和柳洋之间的隔阂怕是一时半刻打不破了,没想到形式转变竟然如此之快!不仅快,还有质的飞跃!

    莫非不禁看了看柳洋,原来这厮也不傻。

    “当然不是,但也不能我们这么多人去,我带着白矖就够了,你们就在长安城,过段时间你们可以跟江潮一起来。”莫燃道。

    “白矖呢?”江潮问道。

    “喔……”莫燃这才想起来,白矖在她的契约空间里……立刻唤了他出来,白矖自然是没意见。

    “蠢女人,把魂落也留下。”这是离火听从安排的条件。

    莫燃点了点头,这一点当然没问题,她唤出了小黑,只是小黑睁开眼睛的时候还很迷糊,不太能搞清楚状况,莫燃上次晋级之后,小黑清醒的时间就越来越短了,几乎一直在沉睡。

    莫燃把小黑递给了离火,离火小心的接过,但是那僵硬的姿势,活像一个没抱过孩子的父亲,好在小黑也清醒了一些,他自己闪身坐在了一旁,冲着莫燃喊了一声“莫莫”,又喊了一声离火。

    离火不太爽的看着自家哥哥,怎么总是先想着那个蠢女人!

    “他是小黑?”江潮问道,眼神看着小黑那双死气沉沉却依然独特的紫眸,听莫燃说他是尸王,只是力量很不稳定,形态也很不稳定,不过见到了这样一个婴儿似的小孩,江潮还是觉得神奇。

    离火却是脸一黑,“他叫魂落!是本……是我的哥哥。”

    江潮挑了挑眉,从善如流道:“魂落,很不错的名字。”竟然没有好奇,为什么小黑会是离火的哥哥。

    离火对江潮的表现很满意,起码他比其他人强多了,不会跟着那个蠢女人瞎叫。

    柳洋有点小心的征询莫燃的意见,“那个,我也跟你去北疆吧?万一你需要帮手,而白矖又忙不过来呢?”

    莫燃现在看到柳洋的笑脸就不爽,那是在**裸的宣告她今天的失败,她果断的拒绝了,“不用,你就留在长安我,白矖不够我还有地缚魔。”

    柳洋这个时候知道适可而止了,虽然还想争取,但最终乖乖闭嘴了。

    “你是打算杀了北疆圣主吗?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莫非又问。

    莫燃道:“毕竟这里还有大齐和北疆的战事,我不能太早干预,至少也要等博弈舅舅集齐了兵马,两军交战之后吧……不过,既然藏音四弦环的消息是北疆圣主泄露出去的,即便希望渺茫,我也要先去找找线索,也就这两天便动身吧。”

    “那我们岂不是要分开很久?”柳洋顿时说道,他说完之后也发现他的反应好像有点大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补充道:“那我们在长安岂不是会很无聊?”

    江潮却道:“长安城很大,也有许多有趣的地方王,你一天游玩一处,起码一个越不会无聊。”

    “当真如此?”柳洋顿时问道。

    “既然莫燃把你们托付给我,我必当尽地主之谊。”江潮道。

    莫燃也道:“江潮肯带你见世面就不错了,很多地方他连我都不让去。”

    柳洋下意识道:“什么地方是你不能去的?”

    莫燃想了想,“有些勾栏院什么的。”

    柳洋脸一沉,“是不能去。”换做他,他也不让她去!不对,他自己也不去!

    最终众人还是按照莫燃安排的执行了,五天后,莫燃跟白矖踏上了前往北疆的路,其他人则是继续留在长安城。

    虽然莫燃比郑博弈晚走了几天,但却是先行抵达的,北疆靠海,气候也是不同于长安的炎热,而且北疆民风开放我,异域风味极浓。

    而且北疆的语言有着地域性的口音,好在莫燃小时候因为好奇,跟琪琪格南琴学了一些,对于本地的服饰,莫燃见惯了琪琪格南琴的穿扮,伪装起来自然毫不费力。

    此时在一家客栈,白矖看着眼前的莫燃,心想还能让她走出这扇门吗……

    “满大街都是这样的穿着,谁会来注意我?白矖,你到底走了走了?”莫燃很无奈的说道,她只是换了身衣服而已,北疆的女子都是这样打扮,如果她穿着穿着平常的衣服出去,现在北疆和大齐正是紧张的时候,她那不是找事吗?

    “你确定要这样?”白矖还是问道。

    不怪白矖这么犹豫,只因莫燃的穿着实在……太勾人了,极其暴露的裙子,单肩的设计,裙子在腰侧缀着一个宝石圆环,虽是曳地的长裙,可是左侧都已经快开到大腿根了!

    行走间两条笔直修长的**若隐若现,实在太诱人犯罪了……

    半露的肩膀和纤细的手臂,脖子上那大大的项圈和手臂上叮叮当当的许多色彩鲜艳的手链,无一不让人眼前一亮。

    莫燃何时这样打扮过?一双碧绿的眸子凝视着莫燃,白矖兀自想着,他并不想让别人看到这样的莫燃……

    “只能这样。”莫燃却很肯定的说道,其实这次只带着白矖,除了之前她说的那些原因外,还有就是,想到北疆的穿着,若是柳洋在,指不定怎么反对了。

    白矖不再反对了,只是说道,“如果你非要这样,那我必须是你的伴侣,你也不能离我太远。”

    莫燃笑了笑,她把垂在耳侧的莎莉戴了起来,那张妖异明艳的脸顿时变的神秘起来,不过非但没有影响她的美艳,反而更多了几分不可捉摸的美感。

    莫燃把手往白矖胳膊上一搭,她道:“在这里,你只能是我的情郎,北疆除了圣主和圣女可以结婚,普通人可以有情人,但没有固定的伴侣。”

    白矖垂眸看了看莫燃,见她狭长的眼睛里都是笑意,他不禁道:“你觉得这样很好吗?”

    莫燃道:“这有什么好不好的?大齐的人认为北疆这样的传统太不负责任,可北疆的人自己过的确很享受,他们认为所有人都是圣主的孩子,所以北疆对圣主的信仰执着的很。”

    说着,莫燃笑了笑又道:“所以,我要杀的就是这样一个被全民信仰的圣主。”两人走到街上,起初还没有什么人注意,可走到人多一些的地方时,便有几个男人毫不掩饰的展现出了对莫燃的兴趣。

    他们很直接的走到莫燃面前,问她能不能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甚至有人会问,能不能跟她孕育一个杰出的后代,说白了都是一个意思。

    白矖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周身的温度却越来越低了,莫燃抓住了白矖的手,对面前一个等待她答复的男人说道:“不好意思,我的情郎脾气不太好,我暂时不能考虑你。”

    那人看了看白矖,却道:“我愿意挑战你的情郎,来争取一次机会。”

    这一次不等莫燃说什么,白矖就没什么表情的说道:“我很乐意。”

    莫燃无语的看了看白矖,这只是北疆街头很常见的桥段,打发了就完事了,他一出手,不知道会不会打死人……

    在这里,一旦挑战被接受了,那么双方都不能接受暂停,所以莫燃只能退到一旁,看着两人打了起来。

    就算白矖之用拳脚功夫,一拳头也能让那个人去见阎王了,可看得出,白矖控制了很多,每一拳都往疼的地方打,而且重点照顾了那个人的脸。

    等两人打完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躺在地上,连哀嚎的力气都快没了,脸差不多肿成了猪头,他带来的下人匆匆忙忙把他抬走医治了。

    而这一幕之后,许多还想上前的男人也亲眼见识到了白矖的‘脾气不好’,莫燃身边顿时清净了许多。

    只是,那些男人们是不敢上前了,可见识过白矖的‘勇猛’之后,许多女人倒是蠢蠢欲动,是不是的暗送秋波,白矖目不斜视,而在那些女人上前搭讪的时候,白矖都会指着莫燃道:“你问她。”

    这锅甩到莫燃身上,莫燃不得不一一打发,白矖的脸用了幻术遮住了,看上去也只是普通模样而已,只是刚才露的那一手太引人注目了,莫燃不得不任命的劳碌。

    又来一个……

    莫燃心想着,看着眼前拦路的女子,深紫色的连衣裙,大胆的深v衣领,那傲人的胸脯几乎呼之欲出,裙子是前短后长的设计,两条笔直的长腿很是惹眼,整齐的刘海,精致的妆容,薄薄的莎莉之下若隐若现的容貌,竟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只是美人神情倨傲,她指着白矖,却是对莫燃说的:“这个男人本小姐看上了,你借我用几天,等我厌烦了,再将他还给你。”

    说话都是这么理直气壮,在看她身后的随从,莫燃不由的想着,这个女人可不同于刚才的那些人,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她似乎观察了许久,竟也不征询白矖的意见,上来就跟莫燃谈判,人家也不是跟莫燃要,而是借几天,虽然听上去滑稽的很,可在北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莫燃想着,要不然就把白矖先交出去,反正他自己也能脱身。

    而白矖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莫燃打算坑他的心,先一步对那个紫衣女子说道:“她不会同意的。”

    那紫衣女子这才正眼看向白矖,她的下巴微抬,倨傲的说道:“本小姐看上你是你的荣幸,我可是圣主的亲妹妹,我允许你跟我孕育后代,你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白矖眼皮都没动一下,并不看那紫衣女子,只是看向莫燃,莫燃也看向他,也许两人想的是一样的,圣主的妹妹啊……那可真是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