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7. 寻找线索【一更】
    莫燃在跟白矖眼神交流,虽然不知道他看懂了没有,但莫燃想着,白矖可千万别拒绝了,就像那个女人说的,被他看上的男人,那是万分荣耀的事情,不管是莫燃还是白矖,都得心甘情愿的听她的,否则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们非得成为众矢之的不可。

    而且,她既然是北疆圣主的妹妹,这也是接近北疆圣主绝佳的机会啊……

    莫燃先放开了白矖的手,她做出了惊讶的表情,“您竟然是圣主的妹妹!我愿意听从您的安排,没有异议。”

    那女人似乎很满意,说道:“聪明的女人,圣主必会赐福你的,另外,作为补偿,你可以在我的情郎中挑选一位,一个月后归还。”

    她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人,莫燃这才知道,那些男人看上去是随从,其实也是她的情郎。

    白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着莫燃,她把他推出去也就算了,如果她还敢挑一个带走的话,也许他会忍不住的,这可不是交换,否则那不是侮辱他的身价吗?

    莫燃没有考虑白矖想的那些,她只是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很客气的说道:“您身份尊贵,我更希望他们伺候好您,并不需要挑选,谢谢您的恩赏。”

    闻言,那女人更满意了,莎莉下的嘴角冷艳的勾起,从身边的人手中拿过一个金丝盒子,递给了莫燃,“既然如此,我便赏你这个。”

    那金丝盒子做工精巧,上方是镂空的,莫燃往进一看,却见那盒子里趴着一个金色的虫子,一动不动,似是睡着了一般,莫燃却是心中微囧……

    北疆人人擅长蛊毒,琪琪格南琴可是当初北疆的圣女,要论玩虫子,北疆没人能跟她比,莫燃小时候跟着琪琪格南琴,几乎把各种各样的虫子都认清楚了,这金色的虫子名叫夜金蚕,白天休眠,夜晚苏醒。

    莫燃囧的是它的作用,夜金蚕夜晚吐丝,而将它的蚕丝掺入香炉燃烧,那味道可是极为烈性的春药!

    虽然听起来很下三滥,可在北疆,这夜金蚕也金贵的很,很受一些有钱人的追捧,除了助兴之外,据说助孕率也很高,所以这东西可是不知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这个时候莫燃应该欣喜若狂了,可是她实在装不出那种表情,只是‘震惊’的望着紫衣女子,好在那紫衣女子以为莫燃是没见过世面,另外她着急带人走,已经没空再理会莫燃了,便去拉白矖了。

    只是手刚过去,白矖就不着痕迹的避开了,他先一步往前走去,那紫衣女子哼笑了一声,不知抬举的男人,她迟早会让他跪下来求她的!也许用不了多久,今晚就能实现呢……

    眼看着那紫衣女子带着白矖和她的几个情郎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顶着围观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莫燃只感觉手里的金丝盒子顿时烫手起来,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收了起来,转身往来时的方向去了。

    白矖都已经深入虎穴了,她现在只要回客栈等着消息就行了……

    ……

    入夜,莫燃一接到白矖的消息就立刻赶了过去,可等她赶到的时候,白矖已经等了她很久了。

    莫燃推门进去,只有白矖闲适的坐在屋里,莫燃正想问问那个北疆圣主的妹妹去哪了,踏进门不一会就听到从屋子里面传来的高亢的呻吟声,男人和女人的夹杂在一起,莫燃脚下一闪,原来如此。

    “你……真是好兴致……”莫燃说道,人家里面妖精打架,也不知道多久了,白矖就这么无比淡定的听着?这定力也是相当好了……

    白矖却抬眸看向莫燃,碧绿的瞳仁里带着些质问的意思,也不知道是谁让他来这的。

    莫燃摸了摸鼻子,自知理亏,也不敢问白矖今天下午是怎么过的,她直接道:“这府里的守卫如何?”

    白矖道:“有一些修者,但最多也就筑基期的修为,隐在暗处,应该只是雇佣的散修。”

    “那怎么才能知道北疆圣主养的修者在什么地方?”莫燃不禁说道,她得从那里找线索。

    白矖道:“明天她会去见北疆圣主,到时候我可以查探一下。”

    莫燃点了点头,随即一笑,“辛苦你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办事也就罢了,可白矖现在还要应付那个北疆圣主的妹妹,鉴于有唐甜这个前车之鉴,莫燃其实挺担心白矖一个不高兴就先杀了她的,所以她在尽可能的给白矖顺毛。

    白矖脸上没什么表情,可他却道:“主人安排的事情,我自然会办妥的。”

    这一声主人叫的莫燃更不确定了,心想白矖不是跟她暗暗较劲吧?于是说道:“你要是实在不愿意,那就算了。”

    白矖却看了看莫燃,心想她不知是太小看他,还是太小看唐甜了,他忽然道:“你的事情比较重要,我会做好的……还有,在唐甜那里,我什么都见过,这不算什么。”

    莫燃怔了怔,好吧,人家是真的淡定,她想多了,“既然如此,我就先……”

    “出去走走吧。”白矖却打断道。

    “出去走走?”莫燃反问,这月黑风高的,有什么好走的?

    白矖却道:“不想听了。”

    莫燃顿时明白了,他是不想听里面的声音了,于是点了点头,只是她道:“你离开没关系吗?”

    白矖稍稍想了想,“明天上午之前,他们不会清醒的。”

    莫燃顿时恶寒了一下,也不知道白矖把他们怎么着了……

    今天晚上的天气真的不好,乌云当空,连颗星星都没有,穿行在夜色中,过了许久,二人直接到了海边。

    海风很大,空气潮湿而咸涩,海浪不时拍打在岸上和悬崖上,起起伏伏的声音不断。

    一眼望去,远处是沉沉的夜色,可在那夜色笼罩之下,却是神秘的汪洋大海,莫燃不禁驻足,“海族,就是生活在大海里的吗?”

    海族当然是生活在大海里的,莫燃这么问,只是出于好奇而已,虽然修炼之后她知道了很多很多神奇的事情,但是关于这片海里的种族,莫燃还是觉得神秘,他们隐藏在浩瀚的海面之下,那里有着也许类似、也许迥异于人类的另外一个世界。

    “海族以族群聚居,虽然龙族是海族之首,但自从龙族进入坤门龙谷之后,海族就没有霸主了。”白矖说着,顿了一会说道:“我记得须弥界的无望之海有通往无间界妖域的漩涡,如果那个地方还在,哪天你想去的话,我带你去海族。”

    莫燃欣然答应了,如果能去海族看一看,也不错,只是那一天会是什么时候,谁能说的准呢。

    一整晚莫燃就跟白矖在黑漆漆的海边度过了,听着海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微微亮时,二人各自返回。

    第二天,白矖传来消息时已经是下午了,而且是他亲自找回客栈的,莫燃看着走进门的白矖问道:“呵呵,该不会才一晚上就被厌烦了?”

    那个紫衣女子说过,等她厌烦了,就会把白矖放回来,莫燃这是在打趣他。

    白矖看了看莫燃,那张精致而魅惑的脸上是一成不变的麻木,他没有理会莫燃的玩笑,说道:“她不会有空了,你舅舅已经叫战了,边塞已经打起来了。”

    “哦?”莫燃放下了手中的事情?“然后呢?北疆圣主什么反应?他派了谁去应战?”

    “北疆的左右将军都去了,他那个妹妹明天也要紧急前往。”白矖道。

    莫燃点了点头,这倒是不意外,琪琪格南琴之后,北疆已经没有圣女,而北疆圣主的妹妹,应该是现在北疆用蛊最好的人选了。

    北疆没有那么多兵马,所以战时蛊虫是他们很依赖的一部分战力。

    “这么说来,北疆圣主还在……你今天有查探到其它修者的下落吗?”

    白矖没有让莫燃失望,她道:“查到了,就在北疆圣主的宫闱之中,有些元婴期的修者,你要去看吗?”

    莫燃点了点头,“当然要去!”

    “等天黑吧。”白矖直接道。

    天黑之后,二人潜入了北疆圣主的圣宫之内,白矖带着她很轻易便找到了那些修者所在的地方。

    这里是独立的一个院落,位于圣宫之内较为偏僻的西南角,周围没什么侍卫把手,也对,这里住的可是修者,当然不需要普通的侍卫来守卫了。

    不过,莫燃和白矖在屋顶观察了一会,却见来了一队侍卫,他们后面还跟着一辆马车,那马车停在门口之后,侍卫也没进去,只是动作干脆利索的把马车上的二十几个布袋卸了下来,就堆放在门口,很快就掉头走了。

    而在他们离开后不久,院子里竟然出来人了,两个修者一起走到门口,解开两个布袋一看,其中一人猥琐的笑道:“这倒是奇了,圣主那厮从来舍不得抓北疆的女人,这一次怎么破例了?”

    另外一人却道:“嘿嘿,这有什么奇怪的?大齐跟北疆打起来了,他哪还有空让人去抓大齐的女人?只能找自己家的了!”

    “嘿嘿,管他呢!早就想尝尝北疆女人呢的味儿了,我就不客气了!”那人猥琐一笑,扛起两个布袋回了房间。

    不一会,又陆续出来几人,把那些布袋都扛走了,莫燃却是诧异的看向白矖,“那些都是女人……他们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