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9.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更】
    那圣主皱了皱眉,“难道我应该认识你吗?”

    莫燃看了看他衣服下面空空荡荡的右臂,问了一句,“一只胳膊,这些年还习惯吗?”

    那圣主眼眸一缩,顿时犀利的望向莫燃,在北疆,没人敢拿他的胳膊说事!而那个断臂,也是他这辈子的耻辱,那被一个刚刚十几岁的丫头片子弄没的!

    “你是谁?!”那圣主厉声问道,“你不是北疆的人!”

    莫燃嗤笑道:“我当然不是,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呢,你不是说过,会让我生不如死吗?没想到你都忘了。”

    那圣主却是震惊而不可置信的看着莫燃,直道:“不可能!你是……不可能!”

    这样的话,他只对那个不知好歹的丫头片子说过,不可能有别人知道的!可是,她早就已经死了!两年了,她的尸骨都应该没有了!

    “为什么不可能?你觉得你能杀了我吗?几年前不可能,再给你几次机会都不可能!北疆圣主是吗?怪不得三娘喜欢的是我的爹爹而不是你,你养着那些邪修是想对付大齐吗?

    如果是的话,那真是抱歉了,昨天晚上我已经把他们都杀了,瞧,我的衣服上还沾了点恶心的血,在那之前,我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一些事情,这不,刚刚处理完他们,就直接来找你了。”

    莫燃说着,一步步的逼近那北疆圣主,那圣主吓了一跳,即便他再不相信,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人也是那个丫头片子!他退后了一步,大喊了一声,“来人!给本座来人!护驾!”

    莫燃笑他的惊恐,“别喊了,没用的,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快让你死的,我会让你……慢慢的,看着自己的死!”

    在那圣主还没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却见莫燃轻轻摆动手臂,除了那脆生碰撞的手链之外,还有一阵清脆的铃铛之声响起,悦耳,却夹杂着一丝诡异。

    很快,周围响起阵阵嘶嘶的声音,寝宫的墙角、屋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了无数的毒虫,它们如潮水一般,密密麻麻的向着那北疆圣主爬去!

    “你竟然杀我!我是北疆圣主!杀了我你也别想活着离开!”那圣主惊恐的喊道,刚才强做的镇定此刻顿时维持不住了,他催动体内的蛊王,试图阻止那些毒虫向他爬来。

    只是,失败了,跟几年前一样!他根本控制不了!

    明明他体内的是万蛊之王,可令所有毒虫乖乖听命,可当初就是败在那个丫头片子手下,现在那一幕又要上演了吗?他瞪着莫燃,这下已经彻底相信了,这女人就是那个丫头子!

    “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死了吗?”那圣主恶狠狠的说道,一只胳膊将床上的帷幔扯了下来,驱赶着爬过来的毒虫,那样子很是狼狈。

    莫燃却道:“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

    “那么多修者都杀不了你!不可能!你一定是鬼,一定是厉鬼!你想来找我报仇!哈哈哈……那又怎么样,我至少比你多活了两年,比你们莫家几百口人都多活了两年!而且,有整个莫家庄点背,这一把,是我赢了!哈哈哈……”

    那圣主忽然疯狂的大笑。

    莫燃脸色一沉,可她却笑道:“谁说我死了?你看清楚,我是人,活生生的人,而且,有人想杀我莫家人,你以为莫家人就那么不堪一击吗?

    告诉你吧,不仅我活着,我的爹爹,三位娘亲,我的弟弟妹妹,都活的好好的!”

    那北疆圣主一愣,连驱赶毒虫的动作都顿了一下,顿时有许多黑色的虫子爬上他的腿,可他只顾着大叫:“不可能!莫家庄的人都死了!不可能有人活着!你在骗我!别以为我会上当!”

    “我为什么要骗你?身为北疆圣主,真是天真的可怕呢,你以为修者的世界是你能招惹的吗?当初要不是顾忌你是个凡人,我早就杀了你了!”莫燃继续编造着。

    那圣主此刻已经有点崩溃了,“我不信,那南琴呢?她还活着吗?如果活着,她为什么不来找我?她那么恨我,一定会来找我报仇的!我不相信!”

    莫燃却讽刺的说道:“你是说我三娘吗,她是恨你,但她更恶心你,她连见你一面都不愿意,杀你这种小事,由我来就行了。”

    “啊——”

    那圣主大叫一声,忽然呕出了一口鲜血,似乎闻到了血腥味,那些毒虫更加迅速的占据着他的身体,啃噬的声音虽然小的可以,但成千上万的毒虫放在一起就不同了,那细碎的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

    床上晕倒的那个女人中途醒来过一次,结果见到全身上下都爬满毒虫的圣主,吓的又晕了过去。

    那些毒虫都是毒性很大的虫子,不一会,那圣主已经惨叫连连,他挣扎着抽出了床头的剑,想要先行了断,结束这种痛不欲生的死亡,可是不等他拿稳,手腕一麻,长剑已经落地。

    神经被毒素麻痹,他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自杀了,只能感受着疼痛和死亡的恐惧带着咽下最后一口气,过了一会,他的惨叫声忽然不那么大了,可却声音嘶哑的喊道:

    “你就是莫燃吧?莫家的漏网之鱼!我不相信莫家还有人活着,你不就是来找我报仇的吗?哈哈哈……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到底是谁要杀莫家人!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莫燃沉声道:“我已经知道了!”

    那圣主的声音变的微弱,可是依旧恶毒,“蜘蛛门吗?别天真了!我会在地狱等着你,迟早,你也会下地狱的!”

    “你说什么?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是谁要杀莫家?”莫燃眉心皱的死紧,她逼问,可是躺在地上的人已经没了动静,被一群毒虫密密麻麻的包围了起来,一点衣角都没有露出来。

    “别问了,也许他只是临死前咬你一口。”白矖说道。

    莫燃沉默的盯着前方,过了一会,她忽然转身,对白矖说道:“我们回去!”

    莫燃很着急,她想立刻就离开大齐,一刻都等不下去了,她想去须弥界,她要去找那个蜘蛛门,不管它在须弥界有多大的势力,她都要去找!

    “莫燃……”白矖握住了她的手,“别急,不管你去哪,都不会是一个人。”

    温暖的触感从掌心蔓延开来,一直爬上了她的心,从昨天晚上就异常冰冷的地方渗透了丝丝暖意,莫燃闭上眼睛,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白矖,先带我回莫家庄,看看他们。”

    白矖点了点头,握着莫燃的手,划开了一道虚空之门,直接消失了。

    至于二人凭空消失后,北疆会乱成什么样子,那都跟他们无关了……

    很快,二人直接出现在了莫家庄,莫燃去了后山的大坟,后山的风景很好,江潮选了一个好地方……

    莫燃在路上摘了一些野花,放在了坟前,如第一次来时一样,莫燃沉默着站在坟前很久,最后磕了三个响头,便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莫燃等不到大齐和北疆战事结束了,现在江潮和张恪他们应该还没动身,莫燃让白矖直接带她回到客栈。

    可奇怪的是,莫燃在客栈找遍了所有的房间,却一个人都没有!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天,难道他们会提前出发?可是为什么没有通知她呢?

    莫燃又问了客栈的老板,得知张恪一行根本没有退房,但是这几天也根本就没住在这里!连人影都没看到!

    “怎么回事?”莫燃看向白矖,她试着在神识中唤了小黑,可也许小黑又沉睡了,并没有回应她。

    “不如先去找江潮?”白矖建议道。

    莫燃点了点头,起身往出走,可刚一开门,便看到江潮有些行色匆匆的赶来,他行事向来不疾不徐,很少见到这般匆忙的样子,脚下的步子迈的极快,不一会就走上楼来。

    “莫燃——”

    他也看到了莫燃,语气之中竟带着一丝慌乱过后的庆幸,他走过来,毫无预兆的抱住了她,就像第一次见面一样,力道大的几乎要把莫燃揉碎了。

    只是莫燃现在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的闲适,所以没有心情跟江潮开玩笑,只是拍了拍江潮的背,整个人都被捂着,声音不甚清晰,“江潮,你怎么了?”

    江潮却依旧抱着她,自顾自的说道:“你回来了……”

    那感觉,好像以为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一样。

    莫燃好不容易推开江潮,她看向他,“是啊,我回来了,而且我还杀了北疆圣主,杀了他手下的十七个邪修,你是在担心我吗?我很好,你都看到了,这些血、也是别人的。”

    江潮却好像没听到莫燃的话一样,一双桃花眼只是看着莫燃,又说了一句,“你回来就好。”

    莫燃终于肯定江潮不对劲了,她问道:“江潮你怎么了?怎么有点魂不守舍?对了,原计划你们不是明天出发去北疆吗?你既然还在长安城,张恪他们呢?是住在你府上了吗?我怎么没看到?”

    莫燃连续问了这么多问题,等她说完了,江潮垂下眼眸,桃花眼中似乎露出一丝担忧,他道:“莫燃,在你走的那天,他们也走了。”

    ------题外话------

    (⊙o⊙)可能接下来……才是我要干的坏事……所以……锅盖遁形术,急急如律令,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