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2. 逐出张家!【二更】
    莫燃看的不忍,她挣脱了离火,爬过去扶起了张恪,走近了才看到张恪一脸的平静,不,那不是平静,是心如死灰……

    莫燃抓住张恪的手紧了紧,她太清楚这种感受了,为什么同样的事情要在张恪身上上演一次?

    张恪也没看莫燃,他只是借着莫燃的力道,一步步重新走了回去,这一次,他膝盖一弯,跪在了他父亲和张婷面前,莫燃扶着他,除了这么简单的动作,她什么都做不了。

    张恪的父亲这才抬头,看的却是莫燃,那张斯文的脸上没有了笑意,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莫燃了,但也只是那么一眼,他转向了张恪,无情的说道:

    “我让你滚,你没有听到吗?”

    “我再看看张婷。”张恪说道,一开口,嘴角便是猩红的血液流出。

    不提这个还好,听到他的话,他父亲脸上闪过暴怒的情绪,他抱紧了张婷,再度挥出一掌!莫燃倒是想为张恪去挡,可她又何尝不知,张恪并非挡不住,而是不愿意挡!他是心甘情愿被他父亲打一顿!

    张恪跌坐再低,却听他父亲怒道:“我让你滚!从今往后,你就不是我张家人!也别随我张姓!你是死是活,与我张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父亲……”张恪顿时看向他,随不随张家姓他无所谓,可这话是谁说,都不应该是他的父亲来说!张家他只剩他的父亲和妹妹了,张婷死了,他怎么能接受连唯一的父亲也不认他!

    “别叫我父亲!马山给我滚出老宅!老宅已经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怎么,你现在翅膀硬了,我说话不管用了是吗?你要是再不走,就一并连我杀了吧!现在上路我还能追上婷婷,也好过她一个人孤单上路!”

    这样的话,莫燃听着都心如刀割,更何况是张恪!而张恪的父亲刷的抽出一把剑,仍在了张恪脚边,张恪盯着那那把剑,身体僵硬如铁。

    半晌,张恪站了起来,他拨开了莫燃的手,给他的父亲鞠躬,背脊深深的弯了下去,许久才站直了身体,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只是那脚步,却好像追了铅一样,异常的沉重。

    莫燃担心的跟着他身后,可就在这时,一阵杀气逼来!莫燃下意识的一脚飞去,将一个提剑杀来的人踢了出去!

    莫燃随即看去,却见动手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的衣服上混杂着昵图和血迹,满脸都是凶狠和杀意,他重新捡起了剑,再度杀了过来!

    张恪一动不动,莫燃又岂会让人伤了张恪?又是一脚飞去,将那人踢开的同时,也劈手夺过了他的剑!

    那人两次都被拦了下来,忽然凶狠的大吼,“谁让你走了!张家一百多小辈因你而死,你这个张家的罪人!你要留下来给他们偿命!”

    “你在胡说什么!”莫燃忍不住说道。

    “你又是谁?是这个孽子在外面结识的妖女吗?这是我张家的家务事,有你说话的份儿吗!”那人吃了炸药一样对莫燃吼道。

    而在他说完之后,莫燃发现,越来越多的人看向了张恪,而且那眼神如狼一般,似乎虽是准备群起而攻之,杀之而后快!

    莫燃惊了一下,他们为何都把矛头指向了张恪?

    许多人放下了怀中的孩子,他们拿起了自己的法器,一步步的逼近了张恪,依然是刚才最先动手的那个人喊道:“杀了他!还有他身边的妖女!他们一定是一伙的!”

    张恪却忽然动了,他拨开了身边的莫燃,无比平静的说道:“此事与她无关,你们有账,都找我来算。”

    “你的账我们会算清的!可这个妖女也不能放过!放过了她,谁来放我我们的孩子!”那人喊道,随着他的话,众人的眼睛都红了。

    须臾,几十人一起冲了上来!充满着愤怒和仇恨的杀招,莫燃祭出一把剑来,匆匆迎战!可是被包围在内,莫燃再从容也无法抵挡这个多人不要命的攻势!

    白矖几人看的也是皱眉,正打算过来帮忙的时候,却忽然被一阵白光晃眼,眨眼间,一道华丽的孔雀身影出现!洁白的羽毛仿佛带着神光,华贵不是霸气的妖兽本体让所有的攻势都有短暂的停滞。

    白孔雀的本体远比张恪人形时强悍,他们以为张恪是要用本体跟他们打,可没想到,他只是尾屏一卷,将莫燃卷入了羽毛之下,翅膀随即包围着她。

    “就是因为这个白孔雀!老宅才造此横祸!杀了他!为死去的孩子们报仇!”只是短暂的停顿,又有人喊道。

    他们挥舞着法器,毫不留情的杀向了张恪!

    莫燃急的不行,就算张恪的本体再强悍,也经不住这么多人这么砍啊!可张恪只是把她包围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不让她动,别人也伤不到她。

    “张恪你在干什么!想死也不是这个个死法!你快点振作起来!张婷绝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莫燃喊着,而那白孔雀的头颅低垂了下来,那双圆圆的泛着蓝光的眼睛里,却好像噙着泪一般。

    莫燃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样,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都不能算在张恪一个人的头上,他也不应该试图自己去承担!

    “张恪,够了,我知道你难过,我们走吧,如果你死在这里,我也会非常难过的。”莫燃抬起手,她摸了摸白孔雀柔软的眼皮。

    白孔雀闭了闭眼,不一会,白光一闪,张恪的本体消失了,他化出了人形,只是此时的他已经伤的不成样子,浑身浴血,大大小小的伤**错在身上,莫燃飞快的给他上了止血的药。

    那巨大的白孔雀消失之后,众人重新瞄准了目标,一刻都不间断的杀来!

    莫燃一挥手,猛的祭出了轮回之火!那轮回之火在莫燃周围熊熊燃烧着,带着异常灼热和威猛的压力,将奔至的众人逼的倒退了老远!

    “再靠近,杀无赦!”莫燃沉声说道。

    却不了,就是这句话,简直激的群情激愤!有人顿时高喊,“看呐!妖女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她还想杀我们!我们绝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

    “对!今天不杀他们,迟早他们还会找回来报复我们的!”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听着众人一浪高过一浪的喊杀声,莫燃冷笑着,她有点为张恪感到悲凉,莫家庄是没了,可她的莫家庄是个无比宽容的家族,兄友弟恭,父慈母爱,他们直到死都深深信赖和依靠着彼此。

    可张家不同,这些人没了孩子,可张恪也没有了妹妹,她绝对不相信,张恪会把祸端引向自己的家人!

    他们没把张恪当自己的家人,出了事之后,他就是罪人!

    莫燃看了一眼张恪,架起他的一直胳膊,无声的向前走着,有轮回之火开路,没人敢跨越那道火墙,可恶毒的喊杀声却始终没有停下。

    莫燃每一步都走的异常沉重,就在他们快走出人群的时候,张恪的父亲忽然喊了一句,“站住!”

    张恪站住了,莫燃也不得不陪他停下,而且在张恪的示意下,莫燃收回了轮回之火。

    张恪的父亲慢慢走近,张婷被她放在了不远处的平地上,直到他站在张恪面前,还有人愤慨的喊着,让他杀了张恪,不能放走他。

    张恪的父亲冷冷的看着张恪,他道:“这里是老宅四族同祭的地方,等同于张家祠堂,我再说一遍,从今往后,你不再姓张,也不是我的儿子,跟张家没有任何关系!”

    “父亲……”张恪虚弱的开口。

    “别叫我父亲!”那人却大声打断,闪电般的出手!莫燃一直防备着他,却没想到他也防着莫燃!那第一招是虚招,是应付莫燃的,而紧随而至的第二招才是实招!却是对着张恪的!

    莫燃扶着张恪,回救不及,眼睁睁的看着一把匕首插入了张恪的胸膛!

    “你干什么!”莫燃吼道,一掌拍开了他,看到按插在张恪胸口的匕首,莫燃的杀气也被逼的暴动不已,她飞快的给张恪上药,又喂了他好几颗救命的丹药,可还是害怕不已,这一刀刺的太近,也太深,莫燃很担心伤了张恪的根本。

    体内的怒气再也压抑不住,莫燃猛的祭出了灭神弓!那森森的煞气蔓延开来,震的众人有些目瞪口呆!

    莫燃举起了弓对着张恪的父亲,“你是他的父亲!天下人都指责他,你也不能!天下人都可以杀他,就你没资格!”

    莫燃是真的想杀了那个人,她无法站在张恪的角度去想了,因为她的底线是张恪生命无虞,可现在有人把这个底线都踩空了!

    可张恪的手却按在了莫燃的胳膊上,他现在没什么力气,可莫燃却是知道,他让她把弓收起来,莫燃跟他僵持了一会,才不甘愿的收回了灭神弓。

    而张恪看着他的父亲,努力用平稳的声音,“好,你说的,我都答应,今后不再姓张,绝不踏入张家一步,你,多保重。”

    莫燃扶着张恪继续走,不想再多看那个倒在地上的中年男子一眼,可即便如此,其他人还是不打算放过张恪。

    莫燃脚步一停,唤出了地缚魔,她冷声喊道:“你们已经不是他的家人!我再不会留半分情面!再有一人上前,地缚魔,杀!”

    地缚魔应了一声,在莫燃又往前走了一段之后,他在后面忽然化出了本体!地缚魔的本体可比白孔雀恐怖多了,黑气环绕,浑身表面凹凸如石块的皮肤,一张黝黑血腥的巨口,一对瞪圆的巨大眼球,它亮出了它锋利的爪子,张恪了满是腥风的兽口,释放出上古妖兽的强大威压,像一座山一样阻断了所有人意图上前的路。

    “吼——”

    地缚魔一声巨吼,多数人都扛不住那庞大的威压,双腿打着颤寸步不前。

    白矖从莫燃手上接过了张恪,不忘对莫燃说了一句,“他会没事的,妖兽的身体自愈能力很强。”

    “先回公寓!”莫燃却匆忙说道,紧接着,她回身寻找柳洋几人,她发现,虽然他们的精神状态也很差,但是并不像张恪这般被家族之人讨伐。

    莫燃已经跟张家闹掰了,现在反而不适合再去找其他人,她看了看离火,想从他那里得到答案,“他们会没事吧?”

    “会。”离火点头,他发现,虽然这个女人很蠢,但这种时候,他又一次大发慈悲的想为她做点什么,既然她不希望那几个人出事,他看着便是。

    莫燃放心了,他跟白矖连同江潮一起,飞快的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