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6. 留宿【三更】
    半晌,西西回来了,他先是对北北说的,“她没有撒谎,她真的是门主大哥的女朋友,我们带他们进去吧。”

    听到他又这么说,莫燃忍不住纠正,“我是血杀的朋友,不是女朋友。”

    西西看向莫燃,“有区别吗?你明明就是女人,难道我看错了吗?难道你是男人?哦不,三个都是男人,那今天就没有我的猎物啦!”

    莫燃看着兀自陷入晴天霹雳的某西,无语到无以复加,而北北不先纠正他的发现,反而先安慰道:“西西,她是门主大哥的女朋友,他们两个是她的男朋友,这样的话,我们两个都不能吃他们了,所以我也什么都没有了。”

    闻言,西西的表情顿时转换过来了,他呆了一下,好像忘记了莫燃到底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这件事,嘿嘿一笑,“对,你也不能吃!我们都不能吃!那走吧,门主大哥还在等他们。”

    莫燃被西西的笑惊悚了一下,因为这么两个呆头呆脑甚至有些傻里傻气的人,却要发出那样猥琐的笑,违和感简直蹭蹭直飚!

    莫燃忽然问道:“西西,你为什么要那么笑?”

    “笑?这样吗?嘿嘿嘿……”西西似乎在印证莫燃的话,又一次近距离的示范了一下。

    莫燃僵硬的点了点头。

    “我一直都这样笑。”西西说道。

    可北北却道:“不对,门里的长老说这样笑才有气势,对不对,西西?”

    西西直点头,他转身到了门口,将几个法术打进了那个倒挂的大蜘蛛上,那个厚重的玄铁大门方才慢慢向两边打开。

    回来之后,西西递给了莫燃三人每人一件跟他们一样的斗篷,他道:“你们穿的太奇怪了,一会遇到其它门徒,你们都会被当做猎物的,你们穿好这件衣服,要紧紧跟在我和北北身后。”

    莫燃默默额接过了斗篷,放弃了辩解他们穿的是正常的衣服,他们才不正常这件事情……

    大门是建在一个山洞处,进门之后便是幽暗的通道,隔几步便有火把照明,也有许多身披斗篷的门徒守卫。

    斗篷的帽檐很低,使得莫燃的视线也有限,她只能看看到两三米以内的东西,而且走了许久,穿过好几个大大小小的山洞,她听到有人聚在一起喝酒,也有人玩乐。

    他们迎面见到西西北北时,都会自觉让在一边,根本没有注意莫燃三人,看来,西西北北在蜘蛛门的身份还不算低。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豁然开朗,四处被高山环绕,不知道是不是天然屏障的原因,这里风沙都小的几乎没有了。

    又过了一会,他们走进一个看起来很是豪华的宫殿,进门的时候西西北北跟门口的守卫验证过了身份,他们才放行。

    穿过三个拱门,才算计入殿内,入目的却是一汪碧绿的水池,水池中央安置着人工喷泉,清澈的让人心神一荡,在这黄沙弥漫的戈壁滩上,竟然还有如此干净的水,也算是令人耳目一新了。

    西西和北北带着莫燃三人绕过那个水池,正前方放着一个高出地面很多的椅子,那椅子是墨一样的黑色,椅背后面同样爬着一个巨大的蜘蛛,而那蜘蛛张牙舞爪的爪子撑在扶手上,让那个椅子看起来便很吓人。

    那应该是蜘蛛门门主的座椅,只是血杀并不在那坐着。

    “门主大哥呢?”北北问道。

    西西道:“不知道,刚刚还在,我去找找。”

    说着,西西就去找人了。

    过了一会,西西还没回来,血杀却是自己出现了,他穿着一身玄衣,高束的墨发之间红色的发带张扬,带着几米外都能让人毛骨悚人的煞气迎面而来。

    他依旧带着一张漆黑的面具,上面红色纹路依然神秘,一直瞳孔漆黑如墨,一只瞳孔殷红似血,还是那般魔魅。

    他看了一眼莫燃,走到了那张有些高高在上的蜘蛛座椅上坐下,他指了指下手的座位,示意莫燃几人,“请便。”

    星圣毫不客气的坐下了,他有些兴味盎然的打量着血杀,这一红一黑如此魔魅的眼睛,原来是他的真容啊,今天来这一趟,也是有收获的嘛……

    等莫燃和白矖都坐下之后,血杀才看向北北,“北北,去倒茶。”

    北北却道:“门主大哥,我是西西。”

    血杀很快就改了口,“西西,去倒茶。”

    “嘿嘿……”北北却阴险一笑,“我是北北,门主大哥,你又被我骗了。”

    开完这个并不好笑的玩笑之后,北北很干脆的转身去倒茶了,莫燃这才注意到,在这偌大的宫殿里,除了门外的守卫,里面竟然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从北北的表现来看,血杀平时应该没少使唤他和西西。

    莫燃正在想着,西西北北两人本就很奇怪了,而血杀和北北这主仆俩的相处模式、似乎就更奇怪了,对着血杀那张冷意十足的面具,还有那双魔魅异常的眼睛,得有多强的心脏才能开这么冷的玩笑?

    血杀却看向莫燃,他先道:“你找我。”

    莫燃看了过去,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远,而他背后那个张牙舞爪的蜘蛛,也似是在宣扬他的身份一般,被如此气氛衬托着,两人的交谈显的有点公事公办起来。

    “对,我想找你问一些问题。”莫燃道。

    血杀面具下血红的薄唇轻启,“你问。”

    莫燃也没绕弯子,“你是什么时候接手蜘蛛门的掌门的?”

    血杀道:“去年春天。”

    这个答案其实在莫燃的预料之中,但当真听到的时候,她还是松了口气,“我知道,蜘蛛门在世俗界有很多分部,你们,跟总部有联系吗?”

    血杀看着莫燃,一秒钟后才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知道蜘蛛门的总部在哪里吗?”莫燃不解,可紧接着便问。

    血杀回答的也很干脆,“不知道。”

    莫燃皱了皱眉,而血杀像是解释一般说道:“蜘蛛门设在须弥界,门下又设风雷水火四殿护法,只有四殿护法才有资格进入总部。”

    其实说白了,莫燃问的也太外行了,她现在连蜘蛛门是一个什么样的门派都不清楚,而向血杀所在的这种分部,世俗界不知道有多少,分部的门主一辈子可能连分部所在的位面都不会离开,跟别说是去总部了!

    蜘蛛门体系森严,分部向上联系的,也只是须弥界的分部,连风雷水火四殿都够不到,如果换成别的什么分部门主,听到莫燃这么问,指不定会以为她在嘲笑他,亦或是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可血杀却一本正经的回答了,而且并未显得意外。

    莫燃今天就是来问个清楚的,所以,即便打开天窗说亮话,她也照样说了,“还记得六面阴阳阵吗?在我的过去,出现过蜘蛛门的门徒,他们身上有蜘蛛门的印记,你认识吗?”

    血杀那双魔魅的眼睛微微动了动,“认识。”

    他果然是知道的,在看到那个印记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

    “那个印记,是所有蜘蛛门的门徒都会有的吗?”

    “没错。”血杀稍微停顿了一会,然后接着说道:“蜘蛛门的功法有别于常人,那个印记是一个种子,凡入蜘蛛门,必定会有。”

    不用血杀说,莫燃也知道蜘蛛门的功法有别于常人,而且是正邪有别!她问了今天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既然远在须弥界的蜘蛛门总部不会跟世俗界的分部联系,为什么还要在世俗界设下这么多分部?”

    血杀却道:“无可奉告。”

    莫燃一顿,为什么偏偏到了这里,就碰到禁区了?莫燃还想追问,可血杀却站起来道:“天色已晚,夜晚牧北的沙漠有很多妖兽出没,你们现在要走吗?”

    “我们可以留在这吗?”莫燃问道,她还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随便。”血杀道。

    这时,一人跑了过来,还没说话,血杀就先道:“北北,给他们三个安排房间。”

    “门主大哥,我是西西!”原来回来的人是四处都没找到血杀的西西。

    血杀又重复了一遍,“西西,给他们三个安排房间。”

    而刚才去倒茶的北北也回来了,他一看血杀要走,奇怪道:“门主大哥,你还没喝茶。”

    血杀从他身边走过,“你太慢了。”

    北北看着血杀就那么离开了,有点委屈的看向西西,“我哪里慢了?”

    “你是不是偷偷喝酒去了?”西西一脸了然的问道。

    “没有!”北北很严肃的否认,“我是去抓土蜥蜴了!”

    所以,你还是没有认真去倒茶就是了……

    莫燃看向西西北北,他俩走来走去,只一会的功夫,再次站在她面前的时候,莫燃已经分不出谁是西西,谁是北北了,只好一起问道:“西西北北,你们门主平时都很忙吗?”

    其中一人道:“当然,门主大哥的修为很高,忙起来修为才会长进,所以我和西西也很忙。”

    西西像复读机一样重复了一遍,“对,没错,我和北北也很忙!”

    莫燃抚了抚额头,她看了一眼白矖和星圣,白矖面无表情,可星圣的嘴角已经是抽搐不止了,好的,起码无语的不是她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