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4. 打入地牢【三更】
    说着,那卫兵又叫了两个手下过来,他主动对莫燃解释道:“如果你是本国之人,我只需核实一下你的身份,补办一张身份卡就可以了,但是你是沧月国的,我们无法立刻拿到你在沧月国的身份信息,所以在核实期间,你必须跟我们去卫兵处小住几天了。”

    莫燃问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那人道:“你也可以放弃入城,但是我还是建议你不要这样做,城外很危险,等核实了你的身份之后,你就自由了。”

    莫燃又问:“需要多久?”

    那人道:“少则两三天,多则七八天。”

    莫燃稍稍一想,点头表示同意了,虽然这样有点冒险,但是她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身份这件事,迟早是要解决的,在城外无法接触到人,她也无法获悉须弥界更多的信息,两眼一摸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她倒是庆幸这里不是沧月国了,否则她的身份信息很快就能核实,也就很快能证明、她在撒谎了……

    那卫兵遗憾的笑了笑:“小姐,按照规定,我们得带你走了。”

    莫燃很配合的跟在了三人之后。

    刚刚穿过城门,却见一个人迎面走了过来,她挡在了莫燃一行前面,对那个带头的卫兵道:“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能跟她说几句话吗?”

    那卫兵看了看眼前的女子,“你认识她吗?”

    那女子道:“认识。”

    那卫兵又道:“那你能证明她的身份吗?”

    一听这话,那女子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她看了看莫燃,并不忌讳的问她:“需要帮忙吗?”

    莫燃并不知道她所谓的‘帮忙’指的是什么,难道她还能直接帮她弄一个身份来不成?如果无法彻底解决,那又是徒增新的麻烦,于是摇了摇头,“多谢了,但我的事情很好解决,就不麻烦你了。”

    那女子于是也点了点头,“好吧,那希望下次再见吧。”

    莫燃也点了点头,依旧跟着那三个卫兵走了。

    一直看着他们走远,那女子才收回了视线,看向等在不远处的另外一个男子,“唉,都怪你,如果今天早点出手帮忙,那女子也不必如此避讳我们。”

    那男子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一路上你热恋贴人家的冷屁股还不够吗?她连淫时雨三人都能轻易搞定,我们见她的时候她衣冠整齐,精神也不错,哪里像是逃命之中还丢了身份卡的人,说不定她另有所图呢。”

    那女子却道:“我看是你多想了吧,我刚才问她需不需要帮忙,她直接拒绝了,如果另有所图,她何必要去卫兵处那种地方?那不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吗?”

    那男子道:“要干坏事的人要都把阴谋写在脸上,那还干什么坏事?”

    那女子不满道:“纳兰彬!你真是越来越阴谋论了!”

    那被叫做纳兰彬的男子道:“不管你怎么想,现在已经快一个月了,我们还没找到十二皇子,你现在还有闲心管别人的事情。”

    那女子叹了口气,看了看莫燃已经消失的方向,真是可惜呢,那个女子气质灼灼,可惜无缘结识了……“好吧,听你的,我们抓紧找人。”

    威尔斯城很热闹,满大街都是商铺和酒肆,莫燃发现,须弥界也许真的很崇尚酒文化,这一点在跟良喆他们相处的几天之内就有所发现了,走到威尔斯城的大街上时,莫燃就更加肯定了,浓郁的酒香几乎是空气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了,酒肆也开的到处都是,而且生意都还不错。

    在穿过三条热闹的街道之后,人就越来越少了,又走过几条巷子,最终他们来到一个大院门口,门边上写着大大的‘卫兵处’三个字。

    在经过简单的交接之后,莫燃就被带了进去,虽然带他来的卫兵很明确的表达了莫燃可能没什么问题,只需要在这里暂住几天,不会吃什么苦的。

    可是在莫燃被带到一个像是地牢一样的地方时,她已经不信那个卫兵说的话了,这哪里是小住几天,分明是关押……

    地牢里关押的人还不少,有的监牢里关了几十个人,莫燃一路走着,已经看到好几场血腥的斗殴了,而那些卫兵像是见怪不怪一样,眼睛都没有瞥一下的。

    “喂!不是说核实身份只需要两三天吗?为什么我都在这鬼地方关了十几天了!”

    忽然,一个人扬声喊道,他站在监牢的栅栏边上,试图引起卫兵的注意,而卫兵只是甩了甩手里的鞭子,不耐烦的说道“让你等你就等!那么多废话!”

    “好啊,你给我等着!等爷爷出去,迟早让你们一个个的好看!”

    连个卫兵却都是不屑的笑了笑,这样的威胁他们听的多了,根本不放在心上。

    而另外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嘲笑的看着刚才喊话的人,说道:“这世上还有你这么天真的人?核实身份?这种话你也会听?嘿嘿,告诉你吧,除非让你家人拿钱来赎你,否则,你在这待个十年八年都不是问题!哈哈哈……”

    莫燃一边听着那嘈杂的声音一边往前走,正在思索的时候,也到了目的地,一个卫兵给她开了监牢的门,这个监牢人还少一点,而且也比之前那些监牢安静许多,里面的人都互不打扰的各据一处,在莫燃进去的时候,他们给予了短暂的注视,然后很快又各自低下了头。”

    等那两个卫兵离开之后,莫燃寻了一处角落也坐了下来,回想起入城时,她说她是沧月国的人,那个卫兵忽然友好的态度,那个女子在拦下他们问她要不要帮忙时,那个卫兵有所迟疑的眼神,还有刚才在门口,交接时两个卫兵似乎心照不宣的笑容……

    再加上刚才进来的时候听到的话……莫燃难得的在心里骂了声娘。

    冷笑一声,许久不在江湖走,竟然连这点把戏都忘了,怎么可能有人无缘无故的对一个陌生人好?欺负人就要起伏那种初来乍到的,她竟然连这点警惕都丧失了……

    莫燃没有傻到再去质问那两个卫兵,事已至此,她还需想别的办法为好……

    地牢里很吵闹,机会每隔一会就会有非常暴力的场面出现,莫燃闭着眼睛,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不知道柳洋他们有没有遇上跟她一样的状况……

    是要交钱才能出去吗?

    钱她多的是,鬼王走的时候给她的钱,足够她敞开了挥霍永远不用查看余额了,只是就这样被当做冤大头宰了一回,莫燃身为江湖中的老油条,绝对眼不下这口气。

    时间在各种吵闹声中慢慢过去,晚上的地牢很黑,过道里只点着几根火把,在夜幕的遮挡下,地牢里的人们更放肆了,有的打架,有的赌钱,有的在调戏女人,奇怪的是,莫燃所在的这个监牢却始终安静的很,从她进来到现在,所有人都好像没换过姿势一样。

    莫燃不着痕迹的观察了一下同一个监牢的人们,这些人的修为都在炼气期,虽然他们不吵不闹和安静,可气息却并不安详,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些煞气,莫燃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他们要关在一起了……

    正想着,一个人影却猫着腰走到了她面前,挨着她坐下了,莫燃看了看这个主动过来的人,是个男子,准确来说,应该是个少年,少年个子似乎也不低,但是骨骼身形都有着少年的纤细。

    他蓬头垢面,衣衫不整,打扮的像个小乞丐,可莫燃却在心里笑了一声,虽然样子是装的没什么问题了,可是这小乞丐非但不脏,靠近了还能闻到身上若有似无的檀香,只消稍微注意他一样就看穿了。

    这少年非但不会是什么乞丐,兴许还是有些背景的人物。

    是少年主动找来的,莫燃也就等着他主动开口了。

    果然,过了一会,那少年压低了声音问莫燃:“诶,你为什么被关进来啊?”

    莫燃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他:“你呢?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

    那少年道:“我是因为偷东西啊,说是关押几天就放了我,结果都给我关十几天了!你还没说你是怎么回事呢?”

    莫燃道:“我的身份卡丢了。”

    那少年一拍大腿,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莫燃,“这么点小事,你怎么就听着那些卫兵的话,来这种地方了!像你这样的人,这里关了一大票了!”

    莫燃微微挑眉,“不是交了钱就能出去吗?”

    那少年却道:“你可千万别说这样的话了,这不摆明你是肥羊吗?如果交了钱就能出去,这里还用关这么多人吗?你交了一次钱,他们会让你交第二次、第三次,谁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想起来了,才会真正放你出去。”

    莫燃冷笑一声,“这么无法无天?”

    那少年道:“可不是吗?这本来就是个权钱当道的世道,你有了钱还不行,还得有权,想我这种没钱还没权的人,就只能待在这里混吃等死了。”

    莫燃看了看眼前这个奇怪的少年,他虽然说着等死的话,可那语气道轻松的很,他的脸上抹了许多昵图,看不清他的真是面貌,莫燃忽然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没有名字,在我们十几个兄弟里,我排名十二,你叫我十二就行。”那少年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