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5. 聚会【二更】
    聚会的地点是在一家酒楼,唐锦文下午就推说他有事先走了,而唐甜却是带着莫燃却挑了一身衣服才去的酒楼。

    二人推门进去的时候,里面的气氛已经很热闹了,有人大声的说笑,在看到唐甜过来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事情,纷纷迎了上来。

    “唐二小姐,请您一次可真不容易,快里边坐,我们都在这恭候多时了!”说话的是一个男子,留着两撇小胡须,虽然年纪不大,可却是油头满面,身材也有些臃肿,挺着一张油水过剩的大肚子。

    身上的穿着很是闪亮,手里戴着的,腰间挎着的,脖子里挂着的,都是一眼就能看出的高品级防御法器,只不过做成了饰品的模样,走在大街上,那浑身上下几乎都写着‘我是大肥羊’几个大字!

    “等等。”被众人簇拥着往前走的唐甜却是说道,拨开了身边的人,把被挤到后面的莫燃拽了回来,她忽然笑道:“诸位,这可是我带来的朋友,你们可别叫我得罪了好友。”

    刚才他们只顾着唐甜了,根本没去管她身边站着什么人,现在一看,却是微微有些惊艳,虽然莫燃依旧是易了容的,可唐甜非带着她去换了一身衣服,青色的抹胸长裙,将身材衬的高挑修长,裸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肤都嫩的如婴儿一般。

    一对漂亮纤长的锁骨毫无保留的露了出来,脖子里带着一根银色的项链,而那项链之上却是坠着一对黑色的翅膀,项链正好随着锁骨的凹陷深陷了进去。

    似乎……有人在吞咽口水了。

    “唐、唐二小姐,这、这位是?”刚开始那胖子一脸放光的看着莫燃,虽然已经很控制了,可眼底深处的贪婪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住。

    唐甜笑了一声,“高公子,我已经说了,这是我的好友,此次来威尔斯城也只是路过歇歇脚,今天陪我过来走一趟而已,她的名字、可不便说起。”

    许是唐甜略带逼迫的气息让那高公子感受到了,他急忙收回了视线,陪笑道:“原来如此,来者是客,更别说她还是您唐二小姐的朋友了,那必须也是我们的朋友啊!两位小姐快请坐。”

    众人顿时也热闹起来,那高公子似乎是这个聚会的带头人,也应该是这里面身份最高的人,他举起了酒杯,“唐二小姐今天肯来,我可是高兴了一下午!这酒得敬唐二小姐和您的朋友,只要而且还在威尔斯城,只需一句话,我高鑫海必定赴汤蹈火!”

    莫燃倒是想以茶代酒,可这里根本就没有茶水,莫燃看了看唐甜,可一向清楚她不喝酒的唐甜这里却是装作看不懂她的意思,什么都没说。

    莫燃挑了挑眉,也就喝了一杯酒,少喝不醉,没事吧……

    酒过三巡,气氛也更加热闹了,这些人果真不愧是家族里的人精,说起话来气儿都不喘的,天南地北什么都扯,而莫燃也知道了,那个高鑫海不是别人,正是威尔斯城城主高达的亲生儿子,怪不得还挺嚣张。

    也许是唐甜进门时介绍莫燃的那几句话成功的混淆了众人的视听,不便透露姓名、又是唐甜的好友、只是路过此地,众人不禁把莫燃想成了某个大家族的子弟了。

    对于这些善于拉关系的人们来说,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就算不知道莫燃是谁,留下一个好印象必定没有坏处,结果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来敬莫燃的酒。

    莫燃虽然尽量以说话转移众人的注意力来避免喝酒,可经不住那么多人的轮番轰炸,还是喝了不少的酒,莫燃盘膝坐着,虽然脸上看不出什么,可脑子里已经有点晕了。

    这时,从唐甜身边挤出来的高鑫海蹭到了莫燃身边,他先是盯着莫燃,那眼神颇有些放肆的在莫燃身上流连了一下,在莫燃抬眸的时候急急收了起来。

    可那急色的模样仍然清晰的表现在那张油光满面的脸上。

    莫燃眯了眯眼,无比厌恶,她不冷不热的问道:“高公子,有事?”

    那高鑫海却是搓着手道:“不不不,小姐直呼我的名字就是,我叫高鑫海,你是唐二小姐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这么喊不是见外了吗。”

    莫燃没说话,只是等着他的下文,而高鑫海却贪婪的看着莫燃的脸,道:“小姐打算在威尔斯城待多久?哦对了,我是威尔斯城城主的大儿子,小姐光顾威尔斯城,我必定要尽地主之谊啊,小姐哪日有时间,我带你去逛逛?”

    莫燃道:“不劳高公子费心了,我过两日就走。”

    那高鑫海很是惊讶:“这么急?唐二小姐也是过两日就走,莫不是你和她要同行?”

    莫燃点了点头,而高鑫海却是兴奋道:“小姐莫不是要去云都?”

    莫燃有点不想跟这个人说话了,她不耐烦的点头,然后站起来打算到唐甜那去,就算被一群人围着敬酒,也比面对这个色迷心窍的高鑫海要强。

    可是坐着的时候还不觉得,一站起来却是头重脚轻,莫燃稍微晃了晃,而高鑫海却急急的过来扶住了莫燃,莫燃瞬间推开了他!本就厌烦的莫燃下意识的用了灵力,把那高鑫海震的仰头倒在了地上。

    那高鑫海本该是生气的,可现在却倒在地上愣愣的看着莫燃,那双被满脸的肉挤的没剩多少的小眼睛渐渐变得痴迷,他傻傻的看了看自己手,想着刚才扶着莫燃胳膊时的手感,他碰过那么多的女人,却从未见过如此极品的!真是白活了!

    有人发现高鑫海躺在地上,赶紧过来扶他,而高鑫海站起来却是嘿嘿傻笑着,“没事没事,我自己绊倒的……”

    他说着,赶紧推开人去找莫燃的时候,才发现刚才还在跟前的人立马就消失了,找了找才发现她去了唐甜身边,于是也立马端了酒杯跑了过去。

    “小姐,再过一个多月就是皇上的寿辰和太子的加冕礼,到时候我也会去云都,不知小姐府上何处,到时候我必定亲自拜访。”

    “我不住云都。”

    “那,小姐可是借住唐二小姐家中?那更好了,到时候我们同游云都如何?”

    “到时候再说。”

    “小姐可是不胜酒量?”

    被高鑫海一直烦着,莫燃已经越来越烦躁,她的厌恶已经表现在了脸上,可高鑫海却好像根本没发现一样,始终死皮赖脸的跟着,莫燃忽然冷笑一声,道:

    “我虽然来威尔斯城不久,可也听说城主府丢了给皇上的礼物,怎么,高公子不用去抓窃贼吗?”

    高鑫海嘿嘿一笑,“小姐竟然也知道了,我家中是丢了宝物不错,可如今也已经准备了新的生辰礼物进献皇上,至于那窃贼,我家中养了那么多高手,自然不需要我亲自动手。”

    作为一个连融火期都没有的修者,口气倒还挺狂的。

    莫燃道:“送给皇上的生辰礼物,原来可以这么草率啊。”

    那高鑫海却道:“小姐有所不知,这礼物本就不是给皇上的,现在丢了……”

    莫燃眼眸一眯,直视高鑫海,而高鑫海刚才一直痴迷的望着莫燃,竟然也没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现在忽然间回过神来,那双小眼睛快速的一转,忽然改口道:

    “我的意思是说、那礼物既然丢了,就是跟皇上无缘,威尔斯城一定准备一份更大的贺礼!”

    虽然他补救了,可莫燃却将他之前说的话放在了心上,什么叫做‘那礼物本就不是给皇上的’?如果不是给皇上,那又是给谁的?

    莫燃完全没有了耐心,她拉着唐甜坐下,皱眉看了看她,而唐甜眼神瞥了瞥又要走过来的高鑫海,终于开口说话了:“天色也不早了,很高兴今天跟大家见面,日后你们到了云都,我必定款待诸位。”

    众人一听,顿时都高兴的笑开了,可天色不早?这哪里像是唐甜说出来的话?夜明明才刚开始,众人只当她是无聊了,顿时相视几眼,有人笑道:

    “唐二小姐别急着走啊,我们可是专门给您准备了好东西!”

    “哦?”唐甜挑眉。

    而那人拍了拍手,门外顿时有人进来,不一会,十几人鱼贯而入,有男有女,但不管男女,都是身着暴露的轻纱,女的几乎衣不蔽体,男的更夸张了,透过那薄纱,他们全身都是**的,就连下身处也只是用饰品绑着。

    他们走到了屋子正中,随着乐师的演奏翩翩起舞,那诱惑的身躯在众人面前摆动,空气中的温度似乎顿时高了许多,众人眼神火辣而放肆的盯着那些舞动的男女,在他们眼中,那些欲盖弥彰的薄纱好像早已被扒下,跟浑身**没什么区别了。

    现在唐甜还坐在那里,要不然,也不知道那些眼睛都泛红的人们会不会随便抓一个当场泄欲。

    莫燃看了几眼便收回了视线,这些跳舞的男女都是霊,而且都是一些修为普通但是长相极为艳丽的霊,她看了看唐甜,“这些可都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唐甜看了眼有点讽刺的莫燃,不以为意,她给莫燃倒了酒,却是说道:“我的就是你的,如果看中了,你大可以带走。”

    莫燃道:“谢谢,我不需要。”

    唐甜把酒端给了莫燃,莫燃本是不想接的,可唐甜端着不放,莫燃只好接了过去,唐甜先饮,然后说道:“及时行乐没什么不好,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如果想要,我都可以给你,不需要等到你忍无可忍的时候拔剑跟我抢。”

    莫燃皱眉,一仰头也喝了杯中的酒,原来,唐甜也有放不下的事情,她放不下神之囚牢时,莫燃杀气纵横的拿着灭神剑跟她生死较量,结果为的只是一个白矖。

    莫燃说道:“既然你都提起来了,那我问你,你为什么成天打白矖?”

    唐甜无所谓的说道:“想打就打了。”

    莫燃道:“那有人想打就打你,你高兴?”

    唐甜道:“如果他有这个本事,我就自认技不如人。”

    莫燃皱眉:“你说的倒是轻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霊有偏见!你一定是讨厌他们,你说,是哪个霊刨你家祖坟了,还是有谁强奸你的兄妹了?”

    唐甜嗤笑一声,“你可真逗,如果只是这么点仇怨,我都懒得动手。”

    莫燃道:“那是因为什么?”

    唐甜却道:“就算你磨破了嘴皮子,我也不会跟你说。”

    莫燃看了看她,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唐甜承认自己跟霊有仇,可却依然缄口不语,让人没法不气愤。

    “那你就是变态。”莫燃说道。

    “你这么想我也不反对。”唐甜哼了一声。

    两人聊的不愉快,可酒却喝的挺快,以至于那‘专门为唐甜准备的’霊,她们倒是谁都没多看,倒是两人一言一语的冷嘲热讽的许久,酒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