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0. 也许这就是爱吧【一更】
    曹金玉笑着说道:“二位大师,现在威尔斯城的城门还没开呢,我知道二位心系席泽城的安危,但也还请二位再等一会。”

    那瘦子却又道:“既然如此,干嘛还这么早叫我们集合,你们走的时候再说不行吗?”

    总之怎么都有理,曹金玉又安抚了几句,那两人总算是没有再找茬了,莫燃走了过去,不禁问苗副队:“以前也经常接这样的护送任务吗?”

    苗副队瞥一眼那两人,“护送的人不好伺候,这任务也是捎带的,仍席泽城就没咱们事了。”

    听那意思也挺反感这种人的,也对,就苗副队那直爽的性子,必定受不了有人跟她吆五喝六的。

    不久后众人便出发了,离开威尔斯城之后径直奔着西北方向去了,尽管一路上两个炼丹师颇多讲究,但也总算在约定的时间内把人送到了。

    厉剑去叫了任务之后,毛二小不禁抱怨道:“都他们是三会的人,炼药工会的人怎么就那么狂呢!”

    马奇却道:“行了,任务都做完了,等哪天你用得着炼药工会的时候,你就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狂了。”

    毛二小道:“嘁,最好永远都不要用到……”

    席泽城的防卫很严密,而且气氛也很紧张,莫燃已经知道厉剑此行的主要目的不是护送那两个炼丹师,而是专程绕道前来,带着零三一的佣兵们历练一回的,当然你,晚上他们也住在了席泽城的佣兵工会。

    “我们在这里待几天,月食的时间说不好,如果等不到的话,我会算着时间出城的。”为了不耽搁前往云都,厉剑已经想好了,莫燃自然没有意见。

    再没有别的事情需要忙的时候,莫燃又开始钻研她的丹方了。

    这天,莫燃炼完丹之后就去了灵草园子,将军和风狸都在那里待着,一个浑身雪白,一个满身金色,两只兽都惬意的趴在那里,将军头顶上还坐着这几天已经完全不惧怕它的小火灵。

    “主人!”小火灵先发现了莫燃,抬头叫了一声。

    莫燃一边走一边道:“小火灵,我前天中的灵草有动静吗?”

    小火灵道:“有啊,都在这里了!”

    说着,那小小的手一指,却是指着莫燃放在一旁的盒子,小火灵对灵草园子里所有的灵草都很熟悉,莫燃专门在这里摆了一个架子,放了许多特制的盒子,小火灵会把可以收获的灵草摘进去。

    此时,莫燃却是说道:“我是说我前天中的灵草啊,不是别的。”

    小火灵也很确定的点了点头,“是啊,我已经都收起来了。”

    那褐色的眼睛清亮而无辜,跟莫燃眼里的疑惑完全不同,而此时风狸却道:“主人,那些灵草的确都在那了,这灵草园子里的土壤似乎很特别,撒进去的种子生长周期很短,我亲眼看着那些灵草不到三天就长大成熟的。”

    “还有这种事?”莫燃说着,已经走到那架子旁,打开盒子一看,果真是她前天种的种子!她本来还在想,灵草园子里的空地不多,等她有空的时候再开辟一些普通的土地种这种低阶灵草。

    可没想到在这里,灵草的生长周期竟然硬生生的缩短了几百倍!那她以后就完全不用发愁灵草不够用了啊!

    莫燃不禁托起了小火灵,“这灵草院子竟然还有这种奇效!”

    小火灵跟着莫燃笑,虽然她完全不知道莫燃为什么开心,她就是在这种特殊的土壤中诞生的,自然不知道在一般的土壤中,灵草的生长周期是怎么样的。

    莫燃干脆把种子给小火灵放下了,让她在采完灵草之后就继续种。

    而她接下来则是又晃到了三叶居后面的池子那。

    刚一走过去,却见白矖背对着她站在那里,似乎正在研究那一池子的水,“你看出什么了吗?”

    白矖道:“这池水是灵泉,有洗筋伐髓之用,你以后可以经常到这里洗澡。”

    莫燃抽了抽嘴角,她看了看周围,显然不太适合。

    而白矖却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也四下看了看,道:“这里……可以稍微改造一下,做一个亭子,再搭两间屋子……”

    莫燃想了想在,那样的话好像也不错,不过,她指了指那灵泉,道:“你下去过吗?”

    白矖摇了摇头,莫燃却道:“你跟我来。”

    说着,莫燃跳进了水里,冲白矖招了招手之后就钻进水里去了,白矖虽然不明白莫燃是要干什么,但是也没怎么犹豫的下去了。

    “你是要去水底?”白矖在神识中问道。

    莫燃点了点头,而很快,白矖就搂住了她的腰,带着莫燃飞快的向水底游去,莫燃也没见他怎么动,可那自如的神态却好像天生与水契合一般。

    莫燃一转头,正好看到了白矖藏在头发里渐渐的耳朵,他的长发像海藻一样漂浮在水里,莫燃忽然想起来,传说中白矖是女娲按照自己形态所创造出来的,那他的本体就应该是半人、半蛇?

    “你的本体是半人半蛇吗?”想着,莫燃也就问了出来。

    白矖看了看她,点头。

    莫燃不禁看向了白矖的腿,半人半蛇……会是什么样子的?

    “你想看?”白矖问道。

    “我可以看吗?”莫燃问道,她当然想看了。

    白矖却看向莫燃的眼睛,碧绿色的眸子里一片沉静:“你是我的主人,这点要求不算什么。”

    说完,白矖松开了莫燃,退开一些,身上有一阵绿光闪过,莫燃一眨眼,再睁开是却是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人。

    那是……白矖吧?果真是半人半蛇,但是比她想象的不知道优美了多少!那绿色的蛇尾微微泛着莹光,她也见过不少蛇类妖兽,但是从来不觉得蛇尾竟然也会有如此迷人的时候!

    而他的上身跟蛇尾衔接的天衣无缝,那深深凹陷的腰窝,性感的背脊,结实的胸膛和腹部的肌肉,他身上每一处都好像雕塑一般,莫燃忽然有些明白,怪不得白矖会被刻入神像之中,被万民供奉,起码这句身躯、果真如神祗一般。

    长发在水中微微飘荡着,一双尖尖的耳朵让那本就完美的脸型更加妖异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化出了本体的原因,莫燃只觉得平时还很收敛的白矖,眉眼之中竟全是魅惑,碧绿色的眼眸似乎也带着某种魔力,吸引着人的视线。

    莫燃是早就知道白矖的美艳的,所以一直以来都不敢盯着他瞧,用莫燃的话来说,白矖也许真的有某种魅惑人心的本事,就像狐族有媚术,很多妖兽也有幻术一样,若是再比喻的透彻一些,就像一些低阶的妖兽身上天生携带媚药一样,白矖估计也是……

    要不然她也不会每次再多看一会就脸红心跳了……

    莫燃赶紧移开了视线,转而继续看那条蛇尾,她绕着白矖游了一圈,摸了摸白矖尾巴上的鳞片,竟然很柔软!

    正在莫燃还在新奇于白矖的尾巴时,那绿色的蛇尾却是一卷,灵活的缠上了莫燃的腿,莫燃的身体顿时贴在了白矖的胸膛上,掌心下是略带冷意温度和坚硬的肌肉。

    白矖带着莫燃继续往水底去了,可面前**的肌肤却是让莫燃有点不自在了,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白矖除了很久那一次脱的一丝不挂说是要跟她举行什么仪式之外,其余时候都很规矩,莫燃一度以为她又想多了。

    可是自从那天晚上鬼王爬了她的床之后,莫燃深深的觉得,多想一点还是好的!她真的不能把这些妖孽想成是一个个禁欲而守礼的君子!

    妖孽就是妖孽!而且一个个都是妖孽里面成了精的,绝对跟君子没有任何关系!

    想着,莫燃忽然就问:“咳,白矖,你之前跟我举行的那个什么仪式……那是什么意思?”

    白矖垂眸看了看莫燃,碧绿色的眸子微微一晃,“你要知道吗?主人。”

    莫燃虽然一直都知道那天那个仪式可能真的代表着某种意义,可她没有刨根问底,是因为不想提醒自己她曾经砍过白矖的裸替,可现在忽然觉得,也许避开了更糟糕!

    于是点了点头,“对,我总该知道的吧……”

    白矖的眼神追着莫燃的眼睛,似乎不让她闪躲似的,他道:“那个仪式代表着,白矖愿意跟你共享生命、身体、和修为,只要你想要的,都可以从我这里拿走。”

    莫燃怔了怔,她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在回响……果然,更糟糕了……

    “不、不要开玩笑了,白矖……”莫燃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可一定算不上好看。

    而这时,他们也已经站在了水滴,白矖的蛇尾依旧缠绕在她腿上,他的身体和声音都近在咫尺,“我没有开玩笑,主人。”

    莫燃不禁道:“你可是白矖,你要知道……你要的是自由,不是囚禁在我这里,不是毁在我身上!”

    白矖却平淡而认真的说道:“那不叫囚禁,不叫毁。”

    说着,莫燃只感觉缠在她腰间的蛇尾忽然不见了,白矖也微微松开了她,莫燃下意识的低头一看,顿时就欲哭无泪了!

    你变回人类的双腿就罢了,为什么不提早跟她水一声!不说也就罢了!为什么不自觉点先穿衣服!裸男什么的,真的不是她想要看的!

    “主人,你的反应真可爱……”白矖说道,第一次见到他脱光的时候,莫燃也是这样的,羞涩而抓狂,他是真的很想跟莫燃开一些玩笑,可他说出来的玩笑似乎都并不好笑。

    他是很认真的……

    “你先穿衣服!”莫燃咬牙道。

    白矖听了莫燃的话,他慢慢的披了一件外衣,想着一会出去的时候再换,他道:“其实你不必困扰,我选择做男性是因为男性的力量比女性大太多了,以前的事情……真的太久了,久到我已经不想回忆了。

    可我很确定,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以前的我、就不存在了,我可以做你的霊,可以做你的伴侣,可以把我的生命和修为都给你,我不觉得我会失去什么,因为我很确信,我想给你最好的。”

    白矖说着,他执起莫燃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那向来麻木的脸上漾起一丝情不自禁的笑容,那美景真是妖天孽地!

    “我想,这也许就是人类所说的爱吧。”

    莫燃还在发愣,白矖却又倾身在她的眉心吻了吻,“你很抗拒有人爱你吗?你很抗拒男女之间的情事吗?为什么?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还是你在怀疑,我对你的感情不够真挚?我们无法永远在一起?

    这一点,不是我更应该担心的吗?我知道永远有多远,我知道时间有可怕,主人,即便如此,我还是想把我自己献给你,这样,你也不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