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5. 月食开始!【三更】
    “莫水,我们,是不是见过?”席间,良喆忽然问莫燃。

    “噗哈哈哈……”莫燃还没说话,那少年离战星便忽然大笑起来,而且差点被嘴里的饭菜噎到,“良喆,你笑死人了,就算你要搭讪,换个新鲜点的话题好不好?”

    良喆尴尬的看着笑的毫无形象的少年,又看了看莫燃,“我是真的感觉在哪里见过……”

    风修永也笑了笑,“良喆,不管以前见没见过,现在不是认识了吗?以后也是朋友,战星你也适可而止,哪有你这样在饭桌上这么笑的。”

    离战星毫不容易收住了笑,胡乱的塞着菜,“好吧好吧,你们继续,我专心吃饭总行了吧?”

    风修永却是对莫燃道:“莫小姐不要在意,战星并无恶意。”

    莫燃摇了摇头,她笑道:“没关系。”然后有转向良喆道:“呵呵,可能我就是传说中的大众脸吧。”

    良喆想了想,因为离战星那么一打岔,也就没说什么了。

    其实莫燃倒是也明白良喆为什么会这么说,虽然她易容了,可除了容貌,其它都没有变,改变容貌已经是她不得已而为之了,要是让她再去伪装什么,她宁愿以真面目示人。

    好歹她和良喆也朝夕相处过几日,良喆不可能对她毫无记忆。

    一顿饭吃的还算宾主尽欢,临野很忙,饭后莫燃就很自觉的告辞了,她回到了佣兵工会,晚上跟零三一的佣兵们闲聊了许久,从他们口中套出不少云岚国的八卦。

    眼看着天慢慢黑了,众人都聚在院子里,夜色渐深,可众人也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

    “今晚这月亮可真大。”毛二小忽然说道,头顶一轮明亮的圆月,天空中一颗星辰都见不到,满月见得不少,可今晚却多少有点不同寻常,那干净的夜空却好像酝酿着什么风暴一样,一种莫名的危险预感笼罩着这群常年在危险边缘徘徊的佣兵们。

    “我这左眼皮怎么不停的跳?”马奇道。

    曹金玉却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口道:“好事,左眼跳发财,也许你就要走狗屎运了。”

    马奇道:“是吗?我怎么记得左眼跳倒霉?”

    毛二小也道:“不是吧,我记得左眼跳发财啊。”

    正说着,远远的却好像传来悠长的狼嚎声,既有一声响起,很快就有第二声、第三声,然后是此起彼伏的狼嚎,群狼啸月,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众人忽然都蹭蹭蹭的站了起来,相视几眼,确定彼此都没听错,厉剑忽然道:“看来以后得相信左眼跳倒霉了。”只稍稍皱了皱眉,他立马就道:“马上出城!”

    厉剑的命令得到了众人毫不犹豫的执行,一行人飞快的冲出了院子,向着城外奔去,而与此同时,佣兵团的其它佣兵也都在目标一致的赶往城外。

    莫燃再一次体会了大战将至的紧张感,而且不同的是,这次更严峻!夜还很长,今晚的战斗,定然是一场苦战!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所有人明显都熟悉了很多,很快就跑到了各自应该在的位置,莫燃站定之后,群狼的啸声更加清晰,带着桑仓和某种颇具仪式感的战意,那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集结而来,就像是一个军队的号角!

    而很快,越来越多的兽吼加入了进来,狼嚎之声倒是稍稍弱了一些,城楼上的战鼓急促的响了起来,莫燃回头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城楼之上,全副武装的临野站在正中,似乎也在严阵以待。

    莫燃有抬头看了看天,现在的月亮仍旧明亮清澈,可今晚……会有月食吗?

    “莫水,如果今晚月食,一定会有不少高阶妖兽,隔离带到时候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你千万别像上次一样往前冲了!知不知道!”厉剑拍了一把莫燃,那娃娃脸上却是担心。

    他知道莫燃很强,可是今晚不同以往,月食的时候妖兽很疯狂,它们要做的是拖延到天亮,而不是真的拼命!打起来之后那么混乱,他真的很怕莫燃不要命的往前凑。

    莫燃却看了看厉剑,她本想从善如流的点个头,可是对于真的是在关心她的厉剑,她忽然就虚伪不起来了,她还想试试那天她的感觉是不是错觉,还想知道,她的经脉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燃忽然道:“谢谢你的提醒,厉剑,可我做不到。”

    厉剑顿时皱眉,恨声道:“小命重要!你这么拼干什么呢!早知道你一个劲儿的往前送死,我当初就应该让你先跟着唐甜去云都了!”

    “小命是重要,可我有更重要的理由去拼,厉剑,不拼的话,我根本不知道我能做到什么程度。”莫燃道。

    厉剑顿了顿,“莫水,你可真是个疯子!”

    莫燃道:“也许吧……”

    厉剑被莫燃这无所谓的态度气的不轻,他瞪着莫燃,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最后只好狠狠的道:“那你千万留着小命!否则,我也没脸回云都见唐甜了。”

    莫燃不由的笑道:“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她要是在这里,没准比我还疯。”

    厉剑道:“你对她还挺了解,怪不得能跟她那种怪物交朋友,原来是一对疯子!”

    莫燃微笑着收下了厉剑的‘赞美’。

    没有让他们等太久,那黑漆漆的夜色之中,渐渐出现一双双鬼火一般的绿色眼睛,它们跳跃着,闪烁着杀气与暴虐,水盾在前方幽幽的反射着清冷的月光,很快,一道道风一样的影子撞上了水盾!

    一个个火球和风刃飞了出去,霎时间各色的能量攻击点亮了夜空!

    “嗷!”

    当先的冲来的果然是狼群,那些狼的修为参差不齐,十几星到四五十星不等,它们撞击着隔离带,水盾和土墙不断的出现裂缝,瓦解,破碎,越来越多的妖兽冲了进来,它们凶狠的攻向了人群!

    莫燃用的还是那对圆月弯刀,今天打头阵的是狼群,这些家伙的团队协作能力只会比豹群更加优秀!莫燃不做迟疑的冲了上去!

    战斗瞬间开始!刚开始他们打的还比较顺利,城楼上法器的远攻加上隔离带的防御,他们算是相当轻松了,可越来越多的妖兽包围了席泽城,兽吼之声已经能够完全淹没城楼上的战鼓声了!

    莫燃挥刀砍死了一头狼,抬头一看,却见之前无风无云的天空之中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了乌云,那轮圆月之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遮去了一小部分。

    是月食,月食开始了!

    “白矖,战斗合体!”莫燃沉声道。

    “是全部合体还是部分合体?”白矖却是忽然问道。

    莫燃无语的咬牙,“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一道银光闪过,莫燃全身都覆盖了银色的铠甲,白矖的声音在她的神识中响起,“别紧张莫燃,我已经听到了,有人在指挥兽群。”

    莫燃一边继续杀进了狼群,一边在神识中问道:“是什么人?”

    白矖道:“应该是某个大妖吧,距离这里很远,妖兽、尤其是低阶的妖兽,对于日月自然的变化反应很敏锐,月食之时它们也会变的很暴躁,有人趁机指挥它们攻入人群,距离太远了,这种指挥在月食之后就会渐渐失去作用的。”

    莫燃道:“果然如此,临野猜的不错。”

    “临野是谁?”

    “席泽城的城主。”

    “你已经认识了这里的城主了吗?”

    “嗯。”

    “他长相如何?有我帅吗?”

    莫燃双手一抖,本该一击必杀的一刀却是偏离了方向在,划伤了一头狼的眼睛,让对方暴怒的撕咬过来!莫燃的反应还算快,她身形诡异的一转,避开攻击的同事也将弯刀送入了那头狼的咽喉之中!

    “从现在开始,你都给我闭嘴!白矖!”莫燃咬牙道。

    “好吧,我不是故意让你分心的,主人。”白矖的声音继续在莫燃神识中响起,然后又道:“我说最后一句话,这兽潮是三国之内自古有之,既然是妖兽和人类的矛盾,主人你就不用想太多了,权当是历练,我会注意你的经脉变化的。”

    莫燃一言不发的继续斩杀,她当然不会多管闲事,她还没有傻到把自己当成救世主的那种程度,只是有了白矖这个可靠的答案,起码她知道了这兽潮是有迹可循的,不是什么诡异邪门的事情。

    忽然,莫燃发现夜色愈发的浓郁起来,而兽潮也愈发的暴躁起来!抬头一看,却见那漆黑如幕的黑色正在渐渐吞噬那轮明月,月食的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轰!”

    “吼吼!”

    剧烈的撞击声,加上暴躁的吼声,妖兽的威压隔着隔离带远远的传了过来,有人不安而震惊的喊着:“隔离带要垮了!”

    没错,隔离带顶不住了!很快,只听轰——的一声,那水盾轰然破裂,紧接着土墙和瞬间倒塌,大水混杂着泥土冲刷过来,而冲开障碍的兽群却是杀气腾腾的冲了进来!

    很快,新的水盾和土墙再次筑起,可冲进来的妖兽却已经肆意的撕咬向人类修者。

    “轰!”

    莫燃面前落下一个巨大的身影,它低低的吼着,是示威,也是审度,因为莫燃身边躺下了太多的妖兽尸体,她身上的杀气也太强,它在衡量莫燃的战力!

    而就在它打量莫燃的时候,莫燃也在打量它!它看起来有点像马,可浑身却是布满了坚硬的鳞片,那鳞片下有隐隐的火光缠绕,身侧一对翅膀收着,巨大的本体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这是……犼吗?莫燃震惊的想着。

    “这个对手有点强,你要小心,主人。”白矖适时的提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