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2. 她的答案【一更】
    “赫,感情你们今天都是等莫水的,展大哥,连你都是!枉我刚才感动了半天!”厉剑叫嚷着说道,一张娃娃脸上是夸张的不满。

    可回应他的只是展擎纵容的一笑,“乖,到一边交任务去,正事要紧。”

    说完,不由分说的把厉剑推走了,厉剑被挤在人群外面,看着被团团包围的莫燃,一脸被雷劈的表情,“你们这群见色忘友的家伙!跟你们说,莫水是我的人!我的人知不知道!别想打她的主意!”

    可任凭他在后面如何喊叫,也没人理他了,众人围着莫燃问东问西,一个个的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可除了展擎,莫燃似乎一个都没有记住,哦对了,那个光着膀子的大汉虽然不知道他叫什么,但似乎有人在叫他野兽王。

    厉剑实在挤不进去了,不满的骂了几句,最后只好耷拉着肩膀去交任务了,差不多半小时回来之后,却见一群人还围在一起,而且气氛还不错。

    莫燃被众人捧到了大堂里边的一把兽皮椅子上,那椅子虽然没什么特别的,但是银色闪电有个不成文的习惯,那椅子要留给地位高的人来坐,就比如今天,那椅子必定是应该让展擎坐的,可展擎只靠在一旁的红漆柱子上,抱着双臂听故事呢。

    没错,就是在听故事,而这讲故事的人正是莫燃。

    “收服异火吗……这个不太好说,要不你也试试,就是死去活来,你要是不怕它,它就该怕你了,当时情况太危急了,有什么后果我完全没想。”

    厉剑站在不远处,瞧了瞧眼睛都要黏在莫燃脸上的一群人,肤浅,太肤浅了!不能见到美人就这么没坚持了吧!不过他倒是真的越来越好奇莫燃了。

    她身上好像有着永远都挖掘不完的东西,每当他觉得已经足够了解莫燃的时候,她总能做出令他大吃一惊的事情来。

    如果说她是大家族的子弟吧,他从来没见过如此潇洒的人,而且还是个女子!更是个容貌足以倾国的女子!家族子弟都心高气傲,被人吹捧着长大,怎么可能跟一群鱼龙混杂的佣兵们聊的如此欢畅?

    当初她很轻易就融入零三一小队了,现在更是跟刚认识的一群人聊的火热,你听她的谈吐,幽默风趣,这样的女子,实在叫人讨厌不起来好不好!

    “呵呵,阻止犼自爆的还真不是我,我还没那么大本事,那是我的霊。”

    “你竟然有如此强大的霊?这太不可思议了,那他现在在哪里?喊出来让我们开开眼啊!”

    “他还在沉睡,我也希望他快点醒……”

    这时,厉剑终于挤过来了,他不耐烦的打断了众人,“我说你们能不能有点风度啊?莫水今天刚刚到云都!我们可是风尘仆仆,连口水都还没喝!你们还有完没完了?”

    那野兽王顿时吼了一声,“快倒水!不对,是倒茶!瞧我们,聊的太高兴了,莫水你可被介意啊。”

    莫燃摇了摇头,“怎么会。”

    厉剑却道:“我说,野兽,说你是野兽,那就真没人的脑子了?识趣的应该是放人!有什么事不能留着以后再说?我得带莫燃去客栈了!”

    那野兽王蹭的站了起来,叫他野兽还真的没叫错,那身体杵在厉剑跟前,本来还算英武的厉剑看起来就跟小孩似的,“厉剑,你可别找揍,我今天心情好,没工夫跟你斗嘴皮子。”

    说着,他又看向莫燃:“住客栈干什么?佣兵团有的是地方住,何必舍近求远?住在这里大家还能相互照应。”

    众人纷纷点头,巴不得莫燃这个大美女留在佣兵团,那样的话,估计佣兵团的大门都要闪光了!

    厉剑正要说什么,却是靠在柱子上的展擎温声打断了,“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都散了,忙你们的去。”

    众人可不想走,可撵人的是副团长,他们不敢不从,只得依依不舍的散开了。

    展擎这才对莫燃道:“你今天刚到云都,先休息几天吧,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来团里。”

    “展哥,你这是?”那野兽王有点不解的看着展擎,似乎在奇怪展擎怎么也不留人,不过展擎只挥了挥手,让他不必多说了。

    “多谢展副团长。”莫燃笑道。

    展擎却道:“不用这么见外,大家都叫我展大哥,你要是不介意,也可以这么称呼我。”

    莫燃当即改了口,“那是我的荣幸,展大哥。”

    莫燃本来是打算走的,可却忽然站住了脚步,她看向展擎道:“展大哥,我这里还真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能不能找你帮个忙?”

    展擎道:“哦?说来听听。”

    莫燃道:“之前因为有通缉令在原因,我一直不能发布任务,现在通缉令撤掉了,我想发一个我已经在云都的消息……”

    展擎道:“只是这么点小事吗?没事包在我身上了。”

    等莫燃和厉剑离开佣兵工会,野兽王才看向展擎,“展哥,你怎么让人走了?”

    展擎转身向柜台走,边走边道:“咱们这位新成员可不简单,她有她的打算,佣兵团人来人往,她留在这干什么?整天被你们骚扰吗?”

    野兽王表现的很不赞同,“怎么能说是骚扰呢?好不容易来一个美女,团里热闹热闹还不行啊?”

    展擎却道:“这几天还不够热闹吗?别啰嗦了,先发布莫水的任务。”

    野兽王趴在柜台上,柜台是悬空的,被他那小山一样的身体一压,还真有点摇摇欲坠的意思,“对了,莫水为什么要在三国之内同时发布消息?”

    展擎停下来手头的动作看了一眼野兽王,道:“所以说,咱们这位莫水不简单……”

    如果是在云岚国的不死丛林之内跟朋友走散,何必在沧月国和雪霁国一起发布消息?这是大海捞针的做法……不过,莫燃既然做了,就说明她并不怕人怀疑,且看看这消息能不能得到响应再说……

    厉剑在陪莫燃找到客栈之后也回厉家了,终于有了自己的私人空间,莫燃回到房间之后便扑到了床上,睡了个天昏地暗。

    醒来之后已经是大半夜了,浑身都舒服多了,莫燃一闪身进了三藤戒,直接到了三叶居后面的灵泉,一直游到了水底,除了那只原本就封印在这里的黑猫外,白矖也在这里。

    就在黑猫的结界旁边,莫燃给白矖也布了一个结界,这灵泉既然有洗筋伐髓的奇效,灵力浓郁,白矖在这里沉睡肯定要比别的地方事半功倍。

    来的时候莫燃是带着些期待的,可是来了之后,白矖依然紧闭着眼睛,没有醒来……

    “到云都了……”莫燃坐在一旁,看着沉睡中的人,“也许再过不久,就能跟其他人汇合了,你还不醒吗?”

    当然没有人回应莫燃,她就在水底待了许久,看着白矖安静的俊脸,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天在与犼一战的时候白矖说的话,‘想到你有可能会失去我,你会不会有一点慌——’

    莫燃不愿意想,可又控制不住不停的想,想起漫天的火海,想起一片嗡鸣声中好像只剩下她自己的恐惧,她开始意识到,谁也不是不死的,她有可能真的会失去谁……

    “我记得,你那天问我,有没有一点点喜欢你?”莫燃忽然说道,狭长的眼睛有点恍惚,却慢慢聚焦起来,“如果你醒了,我就告诉你。”

    可白矖没有醒,莫燃微微有点失望,又待了一会就上岸了。

    只是在莫燃刚刚离开不久之后,结界中的人就睁开了眼睛,一双碧绿色的眸子晃动不已,像是安静的湖水被投入了石子,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他有点惊喜……

    莫燃她,真的会回应他吗?想到这个可能,白矖浑身都忍不住兴奋起来,那张略显麻木的脸上不知道何时牵起一抹高高的弧度,一瞬间,那张脸美艳逼人……

    白矖忽然翻身坐起,盘膝打坐起来,其实在几天前他就醒了,虽然这一点一直瞒着莫燃,可他受了伤却是真的。

    莫燃一心想报仇,想找回她的家人,因为他们对她来说太重要了,白矖就想知道,在她心里,他的位置能有多重?在她意识到他也会死,也会消失的时候,她会不会不再那么执着于逃避。

    莫燃这些天很着急,白矖一边高兴着,也一边忧虑着,如果她依然选择逃避,或者还是不接受他,那么,他就必须得承认,莫燃这块石头,他要捂好久好久了……

    可就在今天,他终于听到了他想听的话!白矖有点等不及了,他必须快点恢复身体,去要他的答案……

    而此时的莫燃,刚刚趴在岸上,却是也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

    一头紫色长发的男子静静的坐在岸边,他穿着青色的衣衫,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的几乎透明,他拄着下巴,一张俊逸的脸略显呆滞,可丝毫不影响那一身的贵气。

    在看到莫燃钻出水面的时候,一双紫眸微微波动,身体也向前倾了几分,“莫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