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 唐烬【二更】
    “敖放你知道吗?七彩雪狼佣兵团的少主,今天二十七岁,他父亲敖显人称老狼,他则是被称作小狼,元婴期三层中期的修为,别看他一脸痞相,我可见过他打架的样子,真的没有愧对小狼的称号,疯的很!他是云岚国帝国学院的学生,不过现在已经半毕业了。”

    唐锦文说要给莫燃当解说,没想到还挺尽职尽责,比那婢女说的全多了,那婢女也许也知道这些,但是有些话她却不能肆无忌惮的在莫燃跟前说,唐锦文则是百无禁忌了,逮着什么说什么。

    而这时,唐锦文也揭开了第三个梅的红布,那架子上放着的是一个菱形的晶石,莫燃稍一挑眉,顿时看了一眼唐甜,而唐甜端着一杯酒,从容而惬意的喝了一口。

    莫燃顿时无语,只想说,这个梅,也很唐甜。

    那石头她认得,是困兽石,而不出意外的话,那小小的石头里困着的人影,应该不是什么妖兽,而是霊吧。

    “哈哈哈……唐二小姐,早就知道云都之内,你手上的霊最是金贵,没想到,你今天竟然直接以霊做梅!”敖放顿时笑道。

    众人伸长了脖子看去,奈何那霊是被困在困兽石里的,他们只能看到个影子,并不知道那是什么霊,许多人顿时又在催促敖放了,让他快点给出最终答案。

    “敖放,今天可是有五个梅主,我若不拿点诚意出来,今天怕是下不了这龙舟了。”唐甜似笑非笑的回道。

    敖放却笑道:“呵呵,唐二小姐,难道你还不明白,梅是什么并不重要,你人来了才是重中之重吗?”

    敖放的话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而很快,敖放也没再开玩笑,他俯身在困兽石跟前看了看,说道:“这霊是女子,半身是人,半身是鱼,容貌嘛,极是美艳,修为嘛,我看,至少有二百七十星了吧?这是……一只鲛人所化的霊,我说的对不对,唐二小姐?”

    唐甜点了点头,“全对。”

    敖放顿时啧啧叹道:“如若折了唐二小姐的梅,不仅能抱得如此美艳的霊回去,还能与唐二小姐共度七天,悔啊,悔之晚矣啊……”

    人群中顿时有些沸腾!二百七十多星的鲛人霊!鲛人本就是一种神识极其强大的海族,更别说如此高阶的霊了!它们的神识攻击简直叫人防不胜防!如此大的杀器!而且是驯化好的霊!众人的口水都要快流出来了!

    这要是放在拍卖会,那可是有钱都拍卖不来的宝贝!也就在龙舟折梅之时才会有如此大的手笔!

    “我还是选唐二小姐吧,雷之佑和金髓丸就让给你们去争吧!哈哈哈……”

    “我对唐二小姐的心天地可鉴,不管有没有这鲛人霊,我都绝对会选她的!”

    “得了吧你,你已经有了两只霊,这只鲛人霊就算白给你,你也没能力再契约一只了吧,哈哈哈……”

    唐甜的梅又掀起了一阵沸腾,直到赫森走到了下一个台子跟前,那是太子云曜的梅,众人自觉的安静了点,连番见到了三件宝贝,众人无比期待剩下的两个。

    “他是赫森,天才炼药师,十八岁就融火成功,二十三岁之时就晋级到了元婴期,光是修为就已经跻身云岚国风云榜的前二十了,现如今也是二十七岁,修为也已经是元婴期二层后期,炼丹之术更加了不得。

    十二岁之时就被炼药工会的副会长左青藤收了徒,带回了炼药工会悉心培养,二十二岁时引火成功,融合了大风鸟的妖火,炼丹之术日进千里,直至如今,他竟然可以炼制出七品丹药了,我今天也是大开眼界啊,这在三国之内恐怕也是千年难遇了!”

    唐锦文又道。

    闻言,莫燃看了一眼赫森,二十七岁就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六品炼药师,这的确很罕见,但炼丹极耗神识,对修为的要求也很高,通常越是品级高的丹药,对炼丹师的修为就越挑剔。

    说实话,不管是六品还是七品炼药师,元婴期的修为都有点勉强了,赫森的面色欠佳,总是带着些病态的苍白,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个有关……

    不过,能收服大风之火也实属难得了,大风鸟也是凤凰属的妖兽,大风之火在异火榜之上排名十一,也难怪,有如此厉害的妖火相助,炼丹之术定是如虎添翼了。

    这时,赫森也已经解开了红布,而那架子上,却只静静的躺着一块长方形的令牌一样的东西,赫森将他拿了起来,那秀致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他看向太子云曜,道:

    “殿下,这令牌,是不是得您来亲自解释了?”

    云曜站起身来,他走到了赫森跟前,少年修长的身形比赫森稍稍低一些,可看上去,云曜却是比赫森结实多了,他笑道:“赫森,这还用我解释吗?云岚国帝国学院的藏书阁,难道会有人不知道?”

    莫燃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听到一阵更甚之前的抽气声,那惊讶的程度,仿佛要把整个船舱的空气都有要抽走了!

    唐锦文也愣了两秒,然后很快看了看莫燃,他道:“莫燃,这个令牌可不简单,帝国学院是朝廷的,里面有着不亚于任何一个门派的藏书和宝藏,其中藏书阁就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平日里当然只有帝国学院的学生可以去,不会向外人开放,这个令牌,应该就是藏书阁的通行证,而且,上面有云岚国皇室的金字印记,想必还有更大的用处!”

    唐锦文刚这么说了,赫森也道:“殿下,帝国学院的藏书阁我们是知道,可您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这金子印记、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而云曜这才笑着说道:“你不提醒我我都差点忘了,这金字印记的确有特别的用处,持此令者进入帝国学院的藏书阁,不仅能进出藏书阁,而且能够选一本内门功法带走。”

    闻言,众人更加不淡定了,可以进出帝国学院的藏书阁!还能带走一本功法!也只有皇室才如此财大气粗了吧!

    不管众人如何激动,云曜的视线却从台上直直的投向了莫燃,那眼神,好像是想看莫燃是否也满意一样。

    莫燃看到了,也许是她还没有养成那种争抢修炼资源的习惯,她有点无法理解其他人为何如此激动,可看到云曜一脸期待,莫燃很配合的竖起了大拇指,顿时看到了十二脸上绽放的笑。

    “你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唐锦文忽然问道,他发现,莫燃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太惊讶的样子,别人心都快跳出来了,她却看戏似的一边看一边啃着螃蟹。

    再低头一看,唐锦文微微抽了抽嘴角,那一堆被嚼的粉碎的蟹壳,是莫燃的杰作?他随手提过来一直螃蟹,手指在那蟹壳上敲了敲,嗯,很硬,他确定,这不是假的蟹壳,那么……莫燃的牙口还挺好……胃口,也很特别……

    “挺感兴趣的啊。”莫燃道。

    唐锦文不信,他反正一点都没看出来,他抬头看了看最后一个还未揭晓的梅,他忽然又问:“莫燃,你可有什么非常感兴趣的东西?”

    “非常感兴趣的东西?那多了去了。”莫燃道。

    “这不还有一个梅呢吗?前四个你好像都不太感兴趣,那你希望最后一个梅是什么?”唐锦文又道。

    莫燃也抬头看了看,“你这问题才是为难我,忽然之间我能说出什么?再说了,难道我说什么,它就能是什么?”

    唐锦文摸了摸下巴,不禁看了看台上那个惬意半躺的自家舅舅,今天他已经问了很多遍了,可他舅舅就是不告诉他他的梅是什么,他现在也很好奇了。

    如果莫燃不感兴趣,那她就不会去折舅舅的梅,那可就不太好办了……

    而这时,却听云曜说道:“就剩最后一个梅了,我也没想到唐家今天来了两个梅主,哈哈,那唐家今天岂不是放血了?唐甜的霊就已经够惊艳了,我倒是想亲自看看,唐烬准备的是什么了。”

    闻言,莫燃顿时看向了唐锦文,她道:“唐烬?你们唐家的人?”

    唐锦文立马笑了,他道:“原来你不知道唐烬啊?今天的第五个梅主,不仅是唐家人,而且是我和二姐的亲舅舅,唐家大家主的亲弟弟!”

    莫燃被这信息震的有点头晕,唐锦文又给她解释了一下她才明白,原来唐锦文和唐甜都是随母姓,唐烬才是正儿八经的唐家血脉,唐家家主唐玥薏的亲弟弟,只是,这姐弟俩之间差的岁数实在有些太大。

    唐烬今年才二十五岁,比唐锦文都要小,可辈分却在那摆着,唐锦文一口一个舅舅叫的别提多勤快了。

    “他们不能跟我舅舅比!我舅舅是兽宗的首席大弟子,不管是修为还是魅力,那必定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啊,更别说他那风骚……额……风流的气质,绝对是女子看一眼就口水横流的类型啊。

    当年大家主也是觉得留他在云都太招蜂引蝶了,才一狠心把他丢到了兽宗,可回到云都之后,我舅舅的魅力显然不减反增,这几天唐家的门槛都要被踏破了!”

    莫燃默默的听完了唐锦文滔滔不绝的介绍,几乎把唐烬说成了天上有地下无的绝世美男子,一直等到唐锦文停下,莫燃才问了一句,“兽宗的首席大弟子不是风修永吗?”

    “额……”唐锦文也顿时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