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 输不起?【二更】
    “莫小姐,你这是何意?”清依云沉下了脸,冷着声音问道。

    莫燃还没说什么,却听宗语云就状似不懂的说道:“莫姐姐怎么把乐器都弄坏了……我记得依云姐姐的琵琶去年拍卖会上被许多人争夺过的柳思之琴吧,柳思的乐器很是难得,弄坏一把基本上就不会有第二把了……”

    宗语云的话无异于火上浇油,清依云的脸色显然更难看了。

    莫燃不知道什么柳思之琴,但她看了看那琴道:“就像狼群中有狼王,狮群众有狮王,乐器中也有乐器之王,一般的乐器若是承受不住乐器之王的声音,会自行崩溃的,清小姐的琴是好琴,如若你不跟我争抢,你的琴也不会断。

    可你争了,如若我停下来,坏的就是我的笛子了,清小姐,你出自神音派,难道连这些都不知道吗?更何况,你现在是守擂,可你已经出手了两次。”

    清依云的脸色非但没有好转,而且咄咄逼人道:“莫小姐,我演奏的是曲子,你吹的却都是杀气,现在还断我琴弦,你觉得,你这擂台赢的有理?”

    莫燃轻轻一笑,红衣银发,她环顾一眼四周,这都是看戏的,轻轻垂眸,莫燃笑道:“清小姐,你的意思是,你向唐烬表白,我也得向唐烬表白,只许我的笛子坏,不准你的琴弦断,你赢了就是名正言顺,我赢了就是偷奸耍滑?”

    闻言,清依云好看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她飞快的看了一眼唐烬,却见唐烬脸上的笑容不变,那双蓝眸也一如既往的清澈,清依云想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可刚刚两人音律比拼的时候是,虽然不见血,可对于懂音律的人来说,那就是真刀真枪的打过一场了!

    而结果是、她输了!而且断了琴弦!这个一个战士折了剑一样,是侮辱!她无法当做没有发生!

    本以为莫燃不懂音律,就算懂也不可能多厉害,可万万没想到,她的音攻竟然如此厉害!

    清依云放下了自己狼狈的琵琶,她站起来,正要说话的时候,却听莫燃轻轻一笑,“呵呵,清小姐,不如你就说,你输不起吧。”

    “谁说我输不起!”清依云下意识的反驳,音调猛的拔高,那温婉的声音也顿时尖锐了许多!刚一说完,她又看了一眼唐烬,今天莫燃让她输了一场音律不说,还让她在心怡的男子面前颜面扫地!清依云绝对咽不下这口气!

    莫燃却似笑非笑的看着清依云,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皮相完美的女子一层层的脱下伪装,这感觉真的不好,做个花瓶起码赏心悦目,可一个恶毒的女人却实在找人厌烦。

    清依云觉得自己被鄙视了,虽然莫燃什么都没有说,可那眼神却像是在看小丑一样,令人讨厌极了!她算什么东西,唐烬让她坐在主位,她就真把自己当成角儿了吗?

    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清依云沉声道:“刚才你并未按照规矩来,而且坏了如此多的乐器,更不合规矩,你虽赢了我的柳思之琴,却并非以音律服人,你我之间不能算谁输谁赢,理应……加赛一局。”

    莫燃忽然笑了,她掩着嘴笑出了声,眼看着清依云的脸色越来越黑,她才慢慢止住了笑。

    莫燃不是什么人人揉捏的软柿子,她小时候多数时候都跟琪琪格南琴待在一块,琪琪格南琴教她最多的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因此在别的小孩还天真的去学堂的时候,她已经在如何将一只虫子悄声无息的放人体当中,再如何让它发挥致命一击了。

    可即便如此,琪琪格南琴还经常说,莫燃只学了三分坏,做不了恶人。

    可即便是三分,也足以让人招架不及了!

    莫燃停下了笑声,突然一边了然的点头,一边道:“我是第一次参加龙舟折梅,的确不懂规矩,可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只许你用音律传情,不许我用音律杀人,难道,堂堂神音派的音律,学来都是……勾引男人的?”

    莫燃的表情困惑而为难,清依云则是瞬间涨红了脸,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气的,可莫燃没给她发难的机会,她又道:“而且,设擂的想法是你提的,现在说坏了规矩的也是你,清小姐,不如你来做梅主,规矩都是你来说了算,输赢也是你来决断,这样可好?”

    “莫燃!你口出狂言!”清依云忽然低喝道,她对唐烬表白是真,可被莫燃三番两次的提起,尤其是在她输了一场音律的时候,这样的话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

    更何况,她现在不是变着法的说她僭越,不顾五个梅主在场就任性妄为吗!

    而这时,宗语云也不满道:“神音派是堂堂五大门派之一,门内功法高深莫测,莫姐姐,你怎么可以侮辱神音派!”

    莫燃看了一眼宗语云,狭长的眼眸微眯,心中冷笑一声,却没空去理会一个暗自幸灾乐祸的小女孩,她只是看向了前方,唐烬所在的地方,她道:“唐公子,我们争夺的是金乌之火,你是它的梅主,不如你来定夺,这一局谁输谁赢。”

    唐烬动作都没换一下,他支着下巴,忽然笑道:“你刚才、还叫我唐烬,怎么这会就是唐公子了?”

    这重要吗?莫燃抬眸,迎上了一汪似笑非笑的碧蓝,不知怎么,莫燃忽然觉得,唐烬现在看戏看的很起劲,而且有种完全指望不上的感觉!

    她在很认真的让他主持公允,可他的注意力在哪里!

    莫燃忍住了心里的奇怪,她道:“刚才……可能是口误。”

    唐烬却笑道:“可我更喜欢你的口误。”

    “唐公子!”清依云惊讶而充满嫉妒的喊道,唐烬这是在干什么?当着几百人的面跟莫燃**吗?这怎么可以!

    莫燃就算惊讶,也被清依云那杀人的眼神冲淡了,她看了一眼唐烬,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我说……虽然你们争夺的是金乌之火,可我也是今晚的梅主,有资格评说吧?”这时,敖放却忽然道,说完,他自顾自的又道:“音律本就能怡人,也能杀人,方才清小姐的琴弦已断,是你输了,加赛一场委实没有必要,清小姐,你是神音派的弟子,多余的,不需要我再多说了吧?”

    闻言,清依云虽然有所不甘,可忽然就有些冷静了,她意识到她已经失了分寸,偏偏也在这时,唐烬说道:“既是守擂,只以输赢论处,输不起,就莫要丢人现眼了。”

    清依云脸色登时煞白!她猛地抬头看向唐烬,可唐烬依然笑着,刚才的话像是玩笑一样,可哪有如此不留情面的玩笑!

    连唐烬都这么说了,清依云艰难的拱手认输,她回到了座位,一双眼睛却狠狠的盯着莫燃看了许久。

    “现在守擂的人是莫燃,莫燃,你可想好了接下来要比什么?”唐烬漫不经心的问道。

    莫燃看了看唐烬,这样的守擂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过了一会,却见莫燃一翻手,祭出了一把长剑,她道:“既然如此,我就出题了,谁能打落我这把剑,就算赢了。”

    莫燃不想绕弯子了,事已至此,已经不愉快了,不如干脆一点。

    而在她说完之后,一个男子飞身认出,也祭出了一把剑,他道:“天一门张少聪愿意讨教!”

    莫燃淡笑着抱拳,两人很快便交手了,果然还是如此真刀真枪的比拼更叫人热血沸腾!众人看着两人精妙的剑招,不时啧啧称赞。

    “舅舅,你这是要干什么?”而在另一边,唐甜往后一靠,她看向唐烬问道。

    唐烬则道:“什么干什么?小甜甜把话说清楚一点。”

    唐甜也不拐弯抹角,她道:“莫燃可不是一般女子,你若只是好奇,劝你不要对她用小心思。”

    唐烬似笑非笑的看着唐甜,“小甜甜,在你心目中,你舅舅就是一般的男子?还有,不如你解释解释,什么叫做‘小心思’?”

    唐甜毫不留情的指出:“你这是在给她树敌。”

    唐烬却道:“她想要金乌之火,她站在这些人中间,树不树敌难道是你舅舅我说了算?”

    唐甜盯着唐烬看了一会,忽然道:“舅舅,你已经表现的太明显了,莫燃是个很敏感的人,你给她的压力,她能丝毫不落的捕捉到,金乌之火你想给她就给她,不要再使绊子了,否则可别怪我不帮你。”

    闻言,唐烬长长的睫毛一闪,慢慢笑了,“小甜甜,你好像很了解她啊。”

    唐甜顿了顿道:“何止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