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 意外的挑战者【一更】
    如果有人还怀疑席泽城的莫燃被人夸大了,那么在连续看了几场莫燃的守擂之后就完全没有那种想法了!莫燃的剑招凌厉而干脆,不管是谁去挑战,她都赢的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而且,她似乎并不想拖延时间,一场比一场攻势主动,当真有一夫当关之勇!在连续打败了几个众人熟悉的修者之后,尤其是还有几个比她的修为高出很多的修者之后,众人彻底明白了!

    虽然莫燃的修为是驭物期七层,可越级打败一个融火期的修者真的毫无压力!联想到他连三百星的身手犼都能照样斩杀,那么,她很有可能连元婴期都能一战!而且胜算很大!

    这简直可怕!越级挑战的天才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可是连跨两个大境界都毫无压力的,绝对是古今少见!绝无仅有的!

    莫燃作为守擂的人,她的状态应该也在不停的被消耗,可他们完全没在莫燃身上看到这一点!相反,他们似乎看到了战意越来越浓的莫燃,那幽深的眼睛扫过人群的时候,竟有种令人望而却步的震慑!

    她是谁!

    众人心中突然生出这样的疑问,她叫莫燃,可他们坚信,她绝对不可能是没有背景的普通人!

    而此时,莫燃正收起了剑,刚刚被打败的对手心服口服的拱手退回了作为,莫燃看了看众人,轻轻垂下了眼帘,她在控制……

    战斗的确会不断的消耗,可消耗的是灵力,莫燃的经脉中现在不只有灵力,还有异火,她发现,现在的战斗中,她的灵力消耗的相当慢,几乎是原先的十分之一!

    而异火却像是能感受到她的战意一样,越烧越旺,再这样下去,莫燃真的怀疑灵力与异火是不是有生生不息之态!

    这个想法让她自己都震惊不已!当初将异火引入了筋脉中是突然产生的想法,连她自己都说不清自己哪里来的自信,事后想想,如若不成功,她当时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可现在,她却真的迷惑了,她现在这样算是怎么回事?怪物吗?

    “还有没有,谁要挑战?”莫燃轻声问道,看似从容,可只有她自己知道,最好不要再有什么人来了,她怕控制不住,在这样的场合里,如若出手太重……打死打伤什么人就不好了……

    人群中默默无声,众人左顾右盼,竟是没有人再上前挑战了,清依云目睹了这一切,没想到莫燃竟然能守这么久!一口银牙几乎都要咬碎了,清依云恨不能自己再去比一场!

    可正在这时,却见从侧面走出一个男子,清依云眼睛一亮,很快便听到那人道:“天一门,厉鸣犴挑战。”

    清依云高兴了,有人就好,至少不能让那个女人这么轻松就拿到金乌之火!更何况,折梅成功之后也意味着莫燃能够与唐烬共处七日,想到这里她就气的想杀人!

    而听到声音的莫燃却是猛的抬起了头,那看似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裂痕,她诧异的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名字没错,声音没错,那野兽一样的眼神也没错!

    “厉鸣犴!”莫燃不可置信的喊道,她眨了眨眼,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而厉鸣犴却是祭出一把剑,他拱手,再一次说道:“天一门,厉鸣犴挑战。”

    莫燃盯着厉鸣犴,心想竟然这么快就见到他了,而且,看来他来须弥界之后仍然是天一门的弟子,只是他是什么时候来船上的?她怎么一直都没发现?

    以往,厉鸣犴的眼神跟野兽似的,生怕她发现不了,可今天,要不是他自己站出来,莫燃就真不知道他也在了!

    “你真要挑战?”莫燃问道。

    厉鸣犴点了点头,笑道:“龙舟折梅,岂能玩笑?”

    莫燃横了剑,道:“那就来吧!”

    莫燃清楚厉鸣犴的实力,知道自己打不死人,所以并无顾忌的提剑攻了上去。

    莫燃的招式一如既往的凌厉,可厉鸣犴的招式却有几分令人看不懂了,说他强吧,他始终不曾强攻,说他弱吧,每次在被莫燃逼到绝境的时候都能很巧合的化解。

    “天一门的弟子?是厉家人吗?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名字?”

    “他好英俊啊!我怎么没见过他!”

    “他的修为好像是元婴期啊!他能打败莫燃吗?我怎么觉得他没有尽全力打啊!”

    此时莫燃已经和厉鸣犴打到了空中,众人仰着头,明月之下,两人你来我往的较量竟然便的异常美轮美奂起来,今晚的龙舟本就万众瞩目,在看到有人飞出会场打斗之时,许多花船上的人都驻足观望起来。

    莫燃一剑斜刺向厉鸣犴,势如破竹的一剑,却见快落下的时候微微偏了偏,因为厉鸣犴这厮根本不躲!莫燃皱眉看着他,就知道他不会认真跟她打的,“你这是干什么?不打的话就快点结束。”

    厉鸣犴嘴角掀起,他笑道:“我说莫燃,你见到我,就不能表现出惊喜一点的样子吗?你知道我每次怀着激动万分的心情见你的时候,你却给我那么冷淡的反应,我有多受伤吗?”

    “不知道。”莫燃抽剑退开,厉鸣犴却反手一勾,又缠了过来。

    “如果我的心也长在外面就好了,这样你就能看到,你没多说一句,它就会多一个伤口了。”厉鸣犴道。

    莫燃抬眸,迎上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她道:“你快成诗人了,有什么话能不能完了再说,我不想跟你打了。”

    厉鸣犴哼笑一声,“可我想跟你打……这样吧,我来折这个梅,到时候金乌之火送给你,至于跟唐烬七日相处,你就算了吧。”

    “这跟我自己赢了有什么区别?”莫燃道。

    厉鸣犴哼道:“当然有区别,唐烬那厮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莫燃,你就算现在不接受我,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勾搭别的男人啊。”

    莫燃皱眉,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呢……她不是不久前才这么说清依云的吗?莫燃的招式不由的凌厉了许多,“厉鸣犴,你不要得寸进尺!”

    不管莫燃怎么出招,厉鸣犴都从容的接着,他道:“我就是太不得寸进尺了,所以你身边的狼才越来越多,怎么样?你要不要重新考虑一下我的提议,还是说,你挺想跟唐烬共处七日的?”

    莫燃飞身后退,与厉鸣犴短暂的分开,她挑眉,眼神古怪的看着厉鸣犴,“你把金乌之火给我,然后你去跟唐烬共处七日……这样也不错,唐烬长的不赖,的确有点雌雄莫辨之美,反正你男女不忌,这个机会让给你也不是不行……”

    说着,莫燃似乎考虑了一下,最后道:“那我假装败给你吧,你要是能跟唐烬双宿双飞,我一定乐见其成。”

    等莫燃说完,厉鸣犴那张俊脸也已经黑成锅底了,他盯着莫燃,咬牙切齿的样子简直像是要将人生吞活剥了,“莫燃,你不要装糊涂,我喜欢的可是你,要双宿双飞那也是跟你,你要是敢再这么恶心我,信不信我……”

    莫燃慢悠悠道:“怎么样?”

    厉鸣犴皱皱眉,恨眼前这个女人打不得骂不得,说重了点他心里都难受,偏偏他就是被她治的死死的,最终,他咬牙道:“莫燃,你别太嚣张,风水轮流转,说不定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爱的死去活来!”

    “噗……”莫燃没忍住喷笑了,“爱的……死、死去活来?厉鸣犴,相比起这个,你还是尽早换个目标比较实在。”

    厉鸣犴的脸早已铁青,他率先提剑攻了过去,“多说无用,快打吧!”

    莫燃也迎了上去,这一次两人打的很疾,众人只看到两人分开一会之后很快又缠斗在了一起,而且战况愈发激烈!只是忽然,在莫燃使出一个虚招之后,反身一刺,厉鸣犴收势不及,那一剑已经到了他的胸膛!

    船上的众人不禁抚掌称快!赞叹莫燃又赢一场,而也只有莫燃知道,厉鸣犴刚才只是找了个空子送了她一剑而已。

    “他们认识?”唐烬看向了唐甜,虽然是问的,可那语气却是极为肯定的。

    唐甜也看了看唐烬,道:“不止认识。”

    “还有呢?”唐烬颇感兴趣的追问。

    “如果舅舅你是认真的,厉鸣犴就是你的情敌,而且,这个情敌可不好对付。”唐甜笑着说道,事实上,唐烬会被莫燃吸引,唐甜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唐家的人……她太清楚了。

    只是,想追莫燃,那可是个不小的挑战,可他并没有跟唐烬强调这一点,她甚至是乐意看到唐烬去挖掘莫燃身上的秘密的,她非常乐见其成。

    即便过程可能就像她一样,被莫燃横剑直指,被她所伤,结果甚至是……没有结果,唐甜也乐意看到唐烬去‘飞蛾扑火’,毕竟,那比做一个行尸走肉强多了。

    “呵呵,那他……也是我的情敌咯?”唐烬下巴一点,眼神略过仰着头一眨不眨盯着莫燃的小黑,一双蓝眸笑意盎然,已然袒露了自己的心思。

    唐甜看了看小黑,“也许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