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 以身育火【一更】
    “怎么不开门?你该不会是怕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发生点什么美妙的事情吧?”两人对看了半天,见莫燃始终没有开门,厉鸣犴挑眉道。

    莫燃则是看了看小黑,“你别欺负小黑听不懂,他只是不想跟你计较。”

    厉鸣犴无趣的耸了耸肩,“好吧,那你不会就准备跟我站在门口聊吧?那个人的口水都快流到这里了。”

    厉鸣犴稍稍往旁边一瞥,却见前面的拐角处,高鑫海带着两个随从待在那里,远远的痴迷的看着莫燃,莫燃则是皱了皱眉,上前开门,厉鸣犴自然紧随着进去了。

    厉鸣犴一点都没把自己当外人,高大的身体径自往软榻里一倒,他道:“看来,我应该是第一个找到你的人。”

    莫燃看了看他,忽然道:“先是在世俗界,现在已经到了须弥界,厉鸣犴,你不是青门之人吗?怎么,青门这么闲,派你在三界游山玩水的?”

    厉鸣犴却笑道:“莫燃,你想问我青门的事情吗?”

    莫燃不置可否,厉鸣犴盯着她看了一会,却是说道:“你离开了世俗界,鬼王、离火太子也一并离开了,我当然没必要继续留在那里。

    我可不是来游山玩水的,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要被召回青门了,所以,你不妨对我稍微好一点,到时候我嘴巴也能紧一点,不透露你们的消息。”

    莫燃稍一回想,却是想起,当初她和厉鸣犴互相摊牌也是因为救离火的时候,也许,厉鸣犴去世俗界或者现在又到了须弥界,的确跟离火他们有关系……

    可是,莫燃却道:“当初是谁说,只要我问了,他就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厉鸣犴笑了,“原来,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啊。”

    莫燃没有说话,厉鸣犴却是笑道:“我是说过这样的话,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以为对你够好你也会慢慢信任我的,可我发现这没什么用,该戒备的时候你还是戒备,该伤我的时候你也并不留情,所以我觉得留点底牌,万一关键时候能换取一些等价值的东西呢?”

    莫燃见厉鸣犴笑的一脸欠揍,也不追问了,而是转移了话题,“你现在还是天一门的弟子?”

    厉鸣犴点头,“我现在的身份是,天一门掌门鹰玖真人的入室弟子。”

    “呵呵……”莫燃不由的笑出了声,在世俗界,他也是天一门掌门的入室弟子,来到须弥界,他仍然是这里掌门的入室弟子,说来有点荒唐,看来,他的身份就只是一个身份,毫无道理可言。

    只是这也足以证明了厉鸣犴手眼通天,他安排一个如此显赫的身份,却不会有任何人来质疑……

    厉鸣犴自然知道莫燃笑什么,但这并不需要解释,他忽然道:“你的力量强了很多。”

    莫燃看了他一眼,道:“没错,因为我晋级了。”

    厉鸣犴却摇头,“不,不光是这样,我能感觉到你的气势强盛了很多,气息也浑厚了许多,这不是晋个级就能达到的,说实话,你的气息有点像妖兽了,怎么回事?难道……跟你前段时间收服犼火有关?”

    莫燃眉心跳了跳,可不动声色的说道:“什么叫我的气息有点像妖兽了?”

    厉鸣犴道:“妖兽跟人类的区别在于,它们是从出生开始就集天地造化,日月之精慢慢修炼成妖的,虽然过程漫长了点,可是妖兽没有功法,只有传承,只有天赋技能。

    就像犼,除了它的修为,它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它的妖火,你靠近它时能感受到妖火的威胁,因为那是它与生俱来的,是它身体的一部分。

    而现在的你,身上就有这种气息,一种蛰伏在你体内,蠢蠢欲动的强大气息。”

    厉鸣犴的话却是叫莫燃不由的思考了起来,他说的对,正是因为当初感悟到犼火与犼相融相生,被困在它的天赋技能中之后,她才突发奇想的将轮回之火引入了经脉之中!

    “你还是不打算跟我说,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厉鸣犴那双凌厉的眼睛微微眯起,他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如果莫燃还不跟他交代实情,就真要再灌他一肚子的气了。

    莫燃看了看厉鸣犴,“你是怎么察觉到的?我控制的不好吗?”

    厉鸣犴道:“气息这种东西,在某种时候是会脱离你的掌控主动找存在感的,不过你不用担心,目前为止,应该还没别人发现。”

    莫燃垂眸,她大概知道,厉鸣犴所谓的‘某种时候’,应该是遇到特定的人,比如像厉鸣犴这样的强者,如果是像高鑫海那样的空架子,这也顶多是个威压而已。

    过了一会,莫燃伸出手,忽然祭出了一把剑,很快,却见从剑柄出开始,健身覆盖了一层炙热的火焰!

    见此,厉鸣犴挑眉,慢慢坐直了身体,很快又站起来走到莫燃跟前,“这就是犼火……”几秒钟之后,厉鸣犴皱紧了眉头,他道:“你……你在以身育火?!”

    说着,厉鸣犴一双眼睛已经瞪的老大,那原本凌厉的眼神此刻更是显的有些凶狠了!

    莫燃的剑只是普通的剑,可犼火覆盖在上面之后竟然没有将剑熔掉!联想到莫燃身上陡然强盛的气息,厉鸣犴不淡定了!

    “什么叫以身育火?”莫燃反问道,一边说,一边已经收起了犼火和剑。

    而厉鸣犴却是死死的盯着莫燃,他问:“你先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能这么轻易的驾驭犼火?”

    见厉鸣犴好像真的知道什么,莫燃也没继续隐瞒,她道:“我……把异火引入了经脉,我发现……”

    可接下里的话还没说,厉鸣犴便抓着她的肩膀惊讶道:“你说什么?你真的将异火引入了经脉?是轮回之火和犼火?”

    莫燃抬眸,她点了点头。

    厉鸣犴棱角分明的脸上却是一派冷凝,眼神不停的变化,越来越深,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想什么,过了许久,厉鸣犴才沉声道:“你真的在……以身育火啊。”

    莫燃还想问他以身育火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这表情又是怎么回事?跟奔丧似的,她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厉鸣犴却是坐在了莫燃跟前,冷不防握住了莫燃的手,这么近的距离,虽然莫燃已经习惯了厉鸣犴时不时的往她身边凑,可面对面时,他身上的极具压迫感的男性气息才会清晰的提醒她,眼前这个男人,他喜欢她。

    莫燃想抽回自己的手,厉鸣犴却忽然说话了,“不要动……还疼不疼了?”

    那语气中的心疼和无奈让莫燃狠狠愣了几秒,结果让厉鸣犴钻了空子,他拉着莫燃的手放在唇边,温柔的亲吻。

    “厉、厉鸣犴……你吃错药了吗……”莫燃嘴角微微抽搐,眼神却是看向了别处,能想象到一个野兽温柔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吗?

    莫燃亲眼看到了,有点吓人,也有点让她、不知所措……

    “将异火引入经脉,从古到今,这世上也只有三个人做到过,第一个是上一位天帝,他早已游离在三界之外,不问人事,第二个是当今的天帝,除了刑天,世间无人能与之匹敌。”

    却在这时,厉鸣犴声音低沉的说道。

    莫燃等了一会,不见厉鸣犴继续说,于是追问:“那第三个呢?”

    厉鸣犴道:“第三个就是刑天,刑天死于二十四星辰使之手。”

    闻言,莫燃不禁道:“所以,我是第四个?”

    厉鸣犴点了点头,他把莫燃的手包裹在他的大手里,不让她挣脱,而且异常的坚持,半晌,他忽然“呵呵”一声笑了,那笑声不知为何带着几分与他的霸道极为不符的沧桑,让莫燃不禁皱起了眉头。

    而厉鸣犴很快就道:“我告诉你,什么叫做以身育火……洪元伊始,天地混沌,没有江河湖海,没有生灵万物,只有异火肆虐,后来许多上神都认为,火能生万物,是不死不灭之源。

    有人成功的将异火引入轮海,加以修炼,可远远没有达到他们所认为的、凌驾一切的强悍,再后来,有人提出,若将人比作混沌世界,经脉就是沟沟壑壑的川泽,而要而要让这个‘混沌世界’拥有凌驾一切的力量,就要将异火引入经脉。

    可经脉到底不是真正的川泽,人类的身体也只是**凡胎,多少上神都为了追求这种力量而葬身异火之中,直到……几十万年前,上一任天帝做到了。”

    莫燃顿了顿,她也知道自己做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虽然很想高兴一下,可是面对厉鸣犴一直绷着的脸,莫燃试图开的玩笑也冷场了,“那不挺好的吗,被你这么一说,我至少在三界之内排名第四啊。”

    厉鸣犴却一脸凶相的抬眸,恶狠狠的说道:“这有什么好高兴的!以身育火是玩命的游戏!你如今刚刚引入了轮回之火和犼火,你知不知道,异火在你体内,与灵力无异,七七四十九天为一个周期,两年是极限!

    在每个周期到来之时,你必须融合新的异火!否则你经脉内的异火就会不认你这个主人,狂暴而发!你会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