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7. 压抑的抗拒【一更】
    莫燃从三藤戒出去之后已经天亮了,她刚一推门,便看到唐烬举着手站在门口,似乎正要敲门,两人的眼神乍一对上,唐烬顿时一笑,碧蓝的瞳孔中那笑意几乎要溢出来了,他心情很好,可莫燃却全然相反。

    心里隔着小黑那件事,她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也没法强迫自己笑,所以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早上好。”

    眼看着莫燃走出来关上门,然后自顾自的沿着花廊走了,唐烬挑了挑眉,美人今天心情似乎不好?

    没走多远就是云曜和厉鸣犴的北苑,虽然云曜有自己的太子宫,但是他这次是作为梅主,规矩也不能坏,此时厉鸣犴和云曜也正站在门口等人。

    厉鸣犴靠在门上,见莫燃走过来了,本想开玩笑的问问昨天晚上过的如何的,可却意外的发现莫燃一脸的面无表情,对于熟悉她的人来说,发现她的反常太容易了,莫燃对什么事情都能表现的不在乎,什么时候都能笑的好像无事一身轻。

    而这样板着脸,已经是极大的反常了,厉鸣犴到了嘴边的话立马变了,“你怎么了?”

    莫燃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厉鸣犴却更加肯定莫燃有事瞒着他了,他微微皱眉,看着莫燃往前走,一双凌厉的眼睛瞬间暗了下去,他追过去道:“你这样也叫没事?只是一个晚上而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莫燃还是没说话。

    厉鸣犴气得不轻,他不是个急躁的人,但更不是一个拖沓的人,可自从认识莫燃之后,很多事情都让他憋屈不已,逼的紧了她要反弹,放的松了她根本不当回事,就像现在,他明明很着急,可莫燃偏偏一个字都不说!

    他看得出莫燃心情不好,又不想雪上加霜,结果就只能自己干着急!

    “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还是不能跟我说吗?”厉鸣犴压低的声音,他的着急让那双凌厉的眼睛看起来像吃人一样!

    莫燃却猛的停下了脚步,一双狭长的眼睛瞬间迎上了厉鸣犴,那漆黑的眼眸中是更加逼人的神色,像是两只利剑,深深的刺了进去!一直看到他灵魂深处!

    莫燃的声音镇定无比,她一字一顿的说道:“厉鸣犴,我怎么相信你!”

    厉鸣犴紧绷着下颚,两人对望着,像是较量,又像是互相揣测,许久,是莫燃先移开了视线,她继续往前走了。

    而在他们身后,唐烬和云曜只看到两人‘深情对望’了一会之后,莫燃走了,只留下厉鸣犴一个人站着不动。

    云曜不由的说道:“没想到莫燃跟厉鸣犴这么熟……像是情侣一样。”

    他说这话的时候唐烬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似笑非笑的,云曜道:“怎么了,他们不般配吗?”

    唐烬摇了摇头,“并不。”

    云曜疑惑,而唐烬却没有多说,他们继续往前走去,只是在走到厉鸣犴身边的时候,唐烬笑着提醒了一句,“人都走远了。”

    厉鸣犴慢慢看向莫燃,透过湖边的垂柳,莫燃的身形显得有点单薄,可她一步一个脚印,不曾回头看过,厉鸣犴一直回想着,莫燃刚才的眼神,心中莫名的波动不已。

    那眼神隐忍而激烈,带着一种控诉,更带着一种决然!仿佛在跟他谈判一样!

    莫燃喜欢这样猜来猜去的友谊吗?无疑是不喜欢的!甚至是反感的!只是她不能由着自己的喜好来,不管是厉鸣犴,鬼王,鬼医,还是其他人,他们的背景要么在天界,要么在无间界。

    他们之间的恩怨厚重而复杂,可她只是一个简简单单二十年来的生活经历一目了然的女子而已,如果不是家里的变故,她的生活依然可以随心所欲!

    可现在她却要权衡这么多人的利益,她已经任命了,有些人甩不掉,她必定要卷进一场暴风雨式的深渊!所以她要变强,她不想在这个深渊之中变的身不由己,成为任人摆布的棋子!

    厉鸣犴是青门的人,是当今青门太子手下效力的厉家人,他对青门的一定非常了解,她本可以直接问厉鸣犴,青门大皇子魂落是什么样的人,可她不能问!

    即便她心急如焚,也不能对厉鸣犴说起!因为一旦说了,就意味着小黑出事了,魂落出事了,她不能保证这些信息不会害了小黑!

    莫燃知道厉鸣犴对她的喜欢是真心的,也知道自己误会过他很多次,可那不代表着,她能傻傻的对他敞开一切!厉鸣犴,你要的信任,我给不起!

    莫燃什么都没说,可厉鸣犴什么都懂了。

    跟所有人汇合之后,十人随着宫人来到了一处演武场,稍稍等待片刻之后,却是等来了他们祈天阵历年来的负责人——郑婉君,她也是帝国学院的副院长之一,修为是不灭期一层,已经是稍有的顶尖高手了,也就每年祭天的时候,她才会出现一下。

    郑婉君穿着素雅,气息似有若无,倒真有些道骨仙风之感,几人同时拱手行礼,郑婉君只是轻轻一拂袖,他们便被一股揉揉的力道托了起来。

    她的眼神扫过十人,倒是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一开口便问:“你们中谁是莫燃?”

    莫燃上前一步,“我是莫燃。”

    郑婉君看着她,慢慢走近,然而却忽然出手!以掌为刃,迎面劈来!莫燃条件反射的还手,这一还手才发现,郑婉君并不是跟她开玩笑,而是存心要试她的!一招比一招快,一招比一招狠!

    看似简单的招式,可被历劫期的人用起来,后劲却是无穷!莫燃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才勉强没有被她逼到死角!

    半晌,郑婉君忽然收势,旋身退回原处,素雅的衣袖拢起,清丽的容颜不苟言笑,她看着莫燃道:“不错,可以担任阵眼。”

    莫燃拱手道:“多谢前辈夸奖。”

    她也回到了人群中,手臂隐隐发麻,她知道郑婉君也许只用了两三分力,为的也是试探她而已,她能直接叫出她的名字,恐怕也是先见过皇帝的。

    莫燃的眼眸微微暗了暗,就是这样,别人可以一句话轻易的让她往东往西,而她却不能说一个不字!别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来试探她,居高临下的说着‘你很不错’,而她必须谦虚的回以感恩!

    这在别人看来也许是无上的荣耀,可她莫燃不需要!她好或不好,不需要别人来评判!她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更不需要别人来安排!

    翻滚的情绪像是一团火焰,在莫燃的体内燃烧,她甚至想转身便走,离开这个什么鬼皇宫,这里果然跟她的八字不合,她的小黑在这里不见了,她却还要继续去学什么祈天阵!云岚国的国运跟她有毛的关系!

    可莫燃忍住了,硬是将那团火焰压了下去……

    “祈天阵需你们相互配合,重点在阵眼,你们要将力量全部送给阵眼,让她打开天门,迎接福祉,传达箴言……天门开时会有金光降下,那是神碑的光辉,用以考验人心的,只要你们心性坚定,那金光便不会影响到你们,只是小小的吃些苦头罢了。”

    说着,郑婉君又强调道:“神碑的金光非同小可,你们若心不诚,不仅祈天阵会毁于一旦,你们也会被阵法反噬,虽然皇上今年破格用了新人,但在之后的七天,如果我发现你们谁不合格,也照样会找人替换你们。”

    众人自然点头称是。

    郑婉君表面不苟言笑,做起事来更加雷厉风行,她将所有人在祈天阵的位置确定之后,一整天都在教他们祈天阵的运转之法。

    第一次配合的十人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一整天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难言疲惫,只有莫燃跟没事人似的,连郑婉君走的时候都多看了她一眼。

    莫燃没心情猜测其他人在想什么,她转身便往回走,没等唐烬,更没等任何人。

    唐烬坐在台阶上,手在胸口按了按,没好全的伤口又裂开了,可他却颇感兴趣的看着莫燃走远,然后厉鸣犴很快追去了,口中呢喃了一句,“一点都不般配。”

    而另一边,莫燃正走着,却忽然被一股大力拽到了一旁,身后抵在墙上,厉鸣犴高大的身影笼罩了一下,他按着莫燃的肩膀,野兽一样的眼睛看着莫燃,他道:

    “莫燃,你可以相信我!”

    莫燃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并没有多少温度,“是吗?”

    厉鸣犴听出了莫燃的敷衍,他道:“我喜欢你,甚至,我爱你!我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我是厉家人不错,我是青门太子手下不错,可关于你的事情,我从未透露过,殿下在三界安插的人不少,但所有的信息都要经过我的手筛选,莫燃,我多希望你跟那些人没有关系,可那不可能,所以我只能尽我所能保护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