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9. 你看上去快哭了【一更】
    莫燃端起了桌上的茶水仰头喝了,只说了一句“茶不错”,便拂开了唐烬放在她肩膀上的手站了起来,“可我今天累了,明天见吧唐大公子。”

    说完,莫燃便径直走进了房间,她现在是很着急,但也没有到了病急乱投医的地步。

    而唐烬看着莫燃走后,手还在轻轻晃着秋千,他低声呢喃:“不肯说吗……”

    转眼七天已过,祈天阵已经练成,就等祭天的时候了,而祭天就在三天之后,也就是云岚国皇帝的寿诞、太子云曜的加冕礼。

    今天是可以离开皇宫的日子,但他们必须在三天后回到皇宫,准备祭天时的祈天阵。

    “真是一点都不留恋呐。”唐烬看着莫燃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别院,他回头看了一眼海棠树上挂着的秋千,也笑着跟上去了。

    而莫燃刚出门就碰到了其他人,他们也都是打算出宫去的,敖放伸了个懒腰,道:“皇宫虽好,但到底不如外面的世界来的多姿多彩啊,总算可以出去了。”

    这几天的训练其实很紧张,尤其是他们面对的还是不苟言笑的前辈郑婉君,把他们压榨的挺惨,不过收获也颇丰就是了。

    唐甜走到了莫燃跟前,她问道:“你去哪?一会一起去吃午饭吗?”

    莫燃摇了摇头,“不了,我要赶回佣兵工会一趟。”

    唐甜瞥了她一眼,“这么急干什么?”

    莫燃道:“我去看看他们来了没有。”

    唐甜挑了挑眉,顿时笑了,“那还真是留不住了。”

    闻言,厉鸣犴和唐烬都看了看莫燃,厉鸣犴自然知道‘他们’是谁,唐烬却是一头雾水了。

    这时,敖放却挤过来笑道:“我也要回佣兵工会,看来我跟莫燃同路呢。”

    莫燃没说话,而敖放却是紧接着便道:“话说,莫燃你怎么就进了银色闪电?要不跳个槽吧,七彩雪狼好歹是位列第一的佣兵团,你来,我直接给你派一个佣兵小队,想要什么样的人手,我都给你挑最好的,如何?”

    一旁的赫森忽然道:“敖少主亲自出面挖墙脚,一会回到了佣兵工会,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走到你七彩雪狼的地盘上呢。”

    敖放嘿嘿一笑,无所谓道:“如果真能挖到,其余的都是小事!”

    此时,众人已经走出了宫门,巍峨的宫门外,几十米之外才有行人走动,莫燃刚走了几步,却是猛地定住了脚步,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远处路旁站着的男子。

    他身后是一个插满了风车的摊位,而他穿着蓝色的衣服,衣角处绣着精美的祥云图案,一半的墨发被一根木簪挽起,一半落在身后,手中拿着一把折扇,静静的站在那里。

    只几秒钟的功夫,他身后的风车摊位已经被好几个姑娘光顾了,那些姑娘只红着脸看着他,根本不关心到底扔给了老板多少钱。

    许是有所感应,那稍显无聊的男子抬眸看向莫燃,待看清了人之后,嘴角轻轻一扬,折扇也在手上轻轻拍了拍。

    江潮……莫燃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她脚下的步伐忽然加快,后来干脆小跑着到了街对面。

    “诶,我话还没说完呢,她也没给我个答复啊是不是?”敖放在身后郁闷的说道,他刚才开了那么丰厚的条件挖墙脚,感情是白费口水了?

    赫森拍了拍敖放的肩膀,“敖少主,你得重新掂量掂量你的面子值多少钱了。”

    说完,赫森朝着刚刚驶过来的豪华马车走去,这是炼药工会的派来接他的马车。

    在看到江潮的时候,厉鸣犴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看了看他,终是没有过去,面无表情的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敖放自讨了没趣,跟几人告辞之后也走了。

    其他人各自散去,而这时,唐家的马车也到了,唐锦文探出头来,嘿嘿笑道:“舅舅,二姐,知道你们今天出宫,我可是亲自赶来迎接了,我表现这么好,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唐烬跨上了马车道:“奖励你去核对唐家茶肆的账本。”

    唐锦文哀嚎道:“这哪里是奖励啊!舅舅!”

    唐甜也坐上了马车,他们从刚刚那个风车摊位经过,唐锦文一眼瞟到了莫燃,“诶,那不是莫燃吗?”他正要去喊,却是被唐甜拦住了。

    而唐烬却是指着江潮问道:“他是谁?”

    唐甜也看了看那个美的有点过分的男人,嘴角一扬,笑了,“也许,也是你的情敌吧。”

    唐甜是没见过江潮的,完全不知道江潮的存在,可她了解莫燃,能让她如此激动的人,必定在莫燃心中分量不轻吧。

    “那可热闹了……”唐烬也笑道。

    而此时,莫燃却是停在了江潮对面,她只看着江潮,迟迟没有说话。

    江潮上下看了看莫燃,折扇在手中轻轻一拍,他笑了,眼角的泪痣都带着丝丝柔和戏谑,“你的样子,怎么看上去快哭了?”

    “有吗?”莫燃反问了一句。

    江潮点头,他道:“有,如果是因为太想我,你哭了我也不会笑话你的。”

    莫燃没有说话,她只看着江潮,而江潮却往前走了两步,伸手将莫燃揽进了怀里,他的手轻轻的拂过莫燃的背,“你怎么瘦了?”

    莫燃的脸埋在江潮胸口,她没有说话,江潮笑了笑,正打算放开莫燃,莫燃却忽然抱住了江潮,她的手紧紧的抓着江潮的衣服,而很快,江潮只觉得胸口的地方传来一阵湿热。

    江潮愣了一下,然后诧异的低头看了看莫燃,她的银发柔顺的垂在身后,看不到她的表情,可胸口那慢慢浸湿的热度却像是烙铁一样,猝不及防的印在了他的心上。

    “江潮,我想大齐,想爹爹,想三娘,想娘亲,想二娘,想羽飞,想伊伊,我想……想回家了……”莫燃说道,她的声音带着哽咽,压抑的哭声传来,单薄的肩膀微微颤抖着。

    江潮脸上的笑容也慢慢不见了,他收紧了怀抱,忽然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一个男子正跑了过来,他看到了拥抱在一起的两人,正要过来,可被江潮一个手势阻止了。

    那人长发高高束起,锦衣玉带,英姿勃发,面容俊俏,他正想发牢骚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了莫燃的不对劲,那个趴在江潮怀里的女子,浑身都笼罩着一层阴郁,好像将正午的大太阳都屏去了不少,那脆弱的样子,是他从来都不没有见过的……

    来人正是柳洋,他不禁也愣住了。

    江潮轻轻拍着莫燃的背,像是在安慰小孩子一样,一双墨眸深不见底,莫燃每一声哽咽都像是刀子一样,在他的心里划过,别说柳洋没见过莫燃这样,就是他也没见过。

    正因为没见过,才更痛苦,到底是多少重压,才把她逼到了这种几乎崩溃的地步……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对颇为惹眼的男女拥抱在一起,已经足够引人注目了,而他们久久不分开,更是惹的不少人围观,可两人之间那仿佛隔绝了一切的气场,又让人不敢贸然上前。

    许久,等莫燃的哭声渐渐止住,江潮只觉得她靠过来的身体越来越重,他顿了顿,稍稍弯下身将莫燃打横抱了起来,垂眸一看,她果然睡着了。

    可即便如此,她脸上还残留着许多泪痕,眼角也是红红的。

    江潮低下头去,轻轻的吻了吻莫燃的眼睛,嘴唇沾到了她眉毛上的眼泪,轻轻舔去,咸的……他轻声道:“我带你回家……迟早会的。”

    柳洋这才走过来,他看着莫燃,心中忽然钝痛,她哭了,还哭的这么伤心,当初站在莫家庄合葬的大坟前,她都那么平静,虽然他嘴上说她铁石心肠,可那也是气话,他从来不曾想过,她脆弱的时候这么……令人心疼。

    此刻,柳洋只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碰到莫燃面前,把她最想要的一一实现,只要她能再睁开眼对他笑,他什么都愿意……

    江潮抱着莫燃,他的脚下很稳,穿过人群,穿过一条条街道,一直回到了他们暂住的客栈,他们租的是单独的院子,一进门便看到忙碌着张罗菜品的可青,大爷一样坐在沙发上的离火,凑在一起不知道研究什么的秦歌的苏文哲,正从楼上下来的莫非。

    “你们……”秦歌刚开口,话音几乎都还没喊出来,就被柳洋一个凶狠的眼神瞪回去了,然后就看到江潮抱着莫燃径直上楼去了。

    跟莫非错身而过时,莫非诧异的看了看莫燃,又看向江潮,一对好看的眉毛顿时拧了起来。

    秦歌不明所的看着,很快又转向柳洋,“你瞪我干什么?抱着莫燃的人又不是,要瞪你也是瞪江潮啊。”

    柳洋懒得跟他说什么,也追到楼上去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莫燃怎么了?从皇宫……躺着出来的?那地方有这么可怕吗?”秦歌郁闷的说道。

    而苏文哲瞥了他一眼道:“蠢,莫燃肯定是出事了。”

    情歌诧异道:“出什么事?不至于吧?”

    苏文哲道:“等他们下来就知道了。”

    离火皱眉瞥了一眼楼上,刚才看到莫燃的脸,那蠢女人,怎么像是……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