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 他只想为她【一更】
    “疯老九是青门仙客,当初负责看守白麒麟,后来白麒麟逃跑之后,他也被罚转生十世寻找白麒麟,如今已经是第十世了,他将阴阳笛给了我,阴阳笛能控制藏音四弦环,他想让我帮忙找白麒麟。

    如今白麒麟的两个半魂都已经找到了,按理说我应该把这个消息告诉疯老九的,可是现在……”

    莫燃说道,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而江潮接着她的话道:“可是现在,你对天界四门的事情知道的越来越多,你不知道疯老九的立场,加之时过境迁,如今的白麒麟跟当年的白麒麟也不能相提并论,更别说,你现在身体里还有灭之麒麟的灵魂印记。

    一边是你再世重生的家人,一边是纷繁复杂的局势,你做出的决定也许会改变很多事情,所以你在犹豫?”

    莫燃点了点头,的确如此,疯老九虽然疯疯癫癫,可也是他给了她活下去的信念,是他告诉她‘进我莫家门,是我莫家人’,莫燃无法忘记这个把她拉出深渊的人。

    曾经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莫燃都在想着,既然疯老九十世转生都是为了找白麒麟,那她就一定尽全力帮他完成这个心愿。

    可现在不比曾经,她知道了天界的的复杂,青门的诡谲,白麒麟更加事关重大!天界能用它开一个旷古绝今的霊界,保不齐还会用它来做别的事情。

    更何况,白麒麟是传说中至纯之气所化,是至圣至瑞之兽,它从诞生开始就担负着镇压世间妖邪之气的重任,一直是天界克制无间界妖魔的一大底牌。

    可谁能想到,过犹不及,霊界开辟之后,祸乱三界的妖魔被悉数关押在内,阵眼放在白麒麟一人身上,并且将白麒麟软禁在八卦仙山日夜不息的看守,直至白麒麟挣脱了藏音四弦环,灵魂一分为二,逃出仙界。

    如今的白麒麟可不是什么至圣至瑞之兽了,灭之麒麟能令万物死,生之麒麟能令万物生,如此极端的两个半魂,莫燃想象不到白麒麟如何还能回到传说中的白麒麟……

    江潮走到了莫燃跟前,他也坐在了地上,青色的衣角展开,他看着莫燃道:“如果这件事情交给我来选择,我不会有犹豫的可能。”

    莫燃疑惑的看向江潮,道:“你会怎么做?”

    江潮道:“我会先通知灭之麒麟,然后再告诉疯老九。”

    莫燃微微皱了皱眉,这太草率了,不像江潮事事都考虑独到的性子,“为什么?”

    江潮却并不犹豫的回道:“通知灭之麒麟,它就会解除打在你体内的灵魂印记,灭之麒麟和生之麒麟之间要如何,那是它们的事情了,通知疯老九,你就兑现了帮他找到白麒麟的承诺。

    疯老九转生的目的是找白麒麟,而非以一人之力将它带回天界,他大可以将这个消息送回天界,而之后的事情,也跟你没关系了。”

    莫燃看着江潮,微微抿了抿唇,“灭之麒麟会不会兑现诺言拿掉我体内的灵魂印记且不说,如果白麒麟的两个半魂不能合二为一,后果将不堪设想,疯老九将这个消息带回天界,无疑将一个炸弹扔进了天界,会引起什么连锁反应更加无法预料……”

    江潮听了,去只是不慌不忙的说道:“你说的没错,可那又怎么样?”

    莫燃看着眼前冷漠的江潮,这还是那个大齐号称江湖第一美人的江潮,他无心朝堂,无心家族,他的家人对他来说都好像只是责任,他一手栽培了自己的弟弟,然后将家族也一并甩手了。

    这样的江潮,有时候莫燃真的觉得他冷漠,甚至冷血,在他眼里,世上再大的事情好像都比不过一盆花草的分量,就像现在,如此复杂的三界,他们夹在其中,知晓许多天机,可事实上都像蝼蚁一样,也许随便哪里的风波一卷,他们就能死无葬身之地。

    可江潮却能轻轻松松的对她说——那又怎样?

    莫燃道:“即便我无法拨弄风雨,我也想在风云之中求得生存之地,想让疯老九不受其累。”

    江潮却道:“远的事情都是天机,你我都无法揣度,对我而言,我只想你不受其累。”

    莫燃愣了一下,却听江潮又道:“你担心疯老九,担心其他人,你牢记着莫家对你的再生之恩,可现在身处风暴中心的人是你,被灭之麒麟威胁到生命的人是你,以身育火的人是你,站在钢丝上的人是你!你到底有没有想过这些?”

    莫燃微微垂眸,她掩饰性的摸了摸黑猫的柔软的毛,道:“白矖跟你说的吗?”

    以身育火的事情,除了厉鸣犴,莫燃就只跟白矖求证过,她还没来得及跟其他人说,毕竟这算不得一个好消息,她还不至于兴高采烈的宣扬。

    江潮看着莫燃光洁的额头,眼眸中的汹涌的浪潮好不容易才压抑下去,事已至此,他并不想对莫燃发脾气,因为他没有资格,因为在莫燃最需要的时候,没人在她身边,她走到这一步都是天在逼她,她在逼自己,谁都没资格以爱之名指责她在绝望中的自救。

    可这件事却像一根刺,扎进他的心里,让他鲜血淋漓,也让他无比清楚的意识到一件事情,如果没有莫燃,那一切都是空谈!

    过了一会,见莫燃还是无法做出决定,江潮让了一步道:“去找离火吧,你既然选择相信离火,就不要有所保留,也许你的这点保留他根本看不上眼,他对青门最为了解,也许他知道疯老九的来历也不一定。

    另外,唐烬既然主动找你坦白了身份,他也是白麒麟的半魂,你去尝试让他解开灭之麒麟的灵魂印记。”

    莫燃点了点头,她也想过去找离火,离火虽然对她爱搭不理,可就只凭莫燃是小黑的主人这一点,离火就不会做利用她的事情,因为在离火眼里,不管是小黑还是魂落,那都是他哥哥,最单纯的哥哥,没有青门大皇子一说,也没有尸王、战神一说。

    离火不屑、也不会把多余的算计用在莫燃身上,这一点莫燃很肯定,所以即便她和离火相处的一直不算愉快,却从来不曾翻脸。

    如果她去找离火,那就相当于跟离火摊牌了,把所有的事情都摆在明面上说……

    江潮说的没错,她既然要相信离火,就没必要有所保留,她的那点保留,对于离火来说也许根本算不上什么,反倒是给自己徒添烦恼了……

    过了一会,莫燃才低声道:“谢了,江潮。”

    江潮轻笑了一声,那笑容里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自嘲,他站起身来,折扇轻抚过衣摆,“你继续炼丹吧。”

    说着,江潮便走了出去,如果可以,他更想亲自来摆平这些事情,可如今,他只能假手于人。

    她竭尽所能,为了很多人,可他只想为她……

    等那扇门关上了,莫燃才有勇气回头去看,江潮才华横溢,可莫燃明白,他是个宁愿做个看着山水放空发呆的闲人也不愿做伸手搅弄风云的大人物。

    在大齐他尚可以高枕无忧,可来到须弥界,他却要陪着她走这步步惊险的路,当初江潮说要跟她一起走的时候,她口中阻拦,可心里却隐隐为此兴奋着,已经失去过一次,她真的不想跟他之间再无瓜葛。

    但她,也将江潮逼上了一条不归路,在这条路上,江潮更孤独……

    莫燃深吸了一口气,她现在已经不能静心炼丹了,她抱起黑猫,看了看它半眯着似乎昏昏欲睡的眼睛,道:“你找个地方去睡觉吧,一会我可能要出去了。”

    莫燃把它放在一旁,可刚一转身,那黑猫却像影子一样飞快的窜回了她的肩膀上。

    莫燃诧异的看了它一眼,不禁道:“难道你也想出去?”

    “喵~”那黑猫只软软的叫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意思,可反正没有下去的意思就是了。

    莫燃想了想,这只黑猫在水底的结界里也不知道待了多久,如果它想离开,直接跟莫燃表明它的意愿就是,不过看它好像睡觉大于一切的样子,也许它只是单纯觉得睡在她肩膀上舒服?

    不过莫燃还是把它抱在了怀里,否则她总会担心它掉下去,而黑猫也并不反对,头窝进了莫燃的臂弯里,将自己缩成了一团,惬意的睡了。

    莫燃摇了摇头,出门之后径自去找离火了。

    离火打开门,在见到门口站着的人是莫燃时,他倚在门口,并没有请莫燃进去的意思,反而道:“你敲错门了?”

    莫燃道:“没敲错,我找的就是你,离火。”

    “什么事?”离火直截了当的问。

    莫燃这才无奈道:“一定要这么站在门口说话吗?”

    离火这才转身进门,那意思好像是让莫燃随便,而莫燃也不指望离火能有多客气,她进去坐下之后,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离火稍稍挑眉,道:“什么人?”

    莫燃道:“白麒麟逃跑时,负责看守八卦仙山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