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8. 无法挽回,无路可退
    鬼医睁开眼睛,他看到了莫燃,但是好像并不愿意从黑暗中走出来,他道:“来助你。”

    莫燃一时无语,她早上刚跟鬼医说了她眼前的难题,本是想让鬼医帮她想想有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可没想到鬼医却是亲自来了!这是不是太给面子了!

    莫燃看了看其他人,正想着要不要活络一下气氛的时候,鬼医却忽然道:“你过来。”

    莫燃已经站在他跟前了,还要多近?心中虽然奇怪,但是莫燃还是往前了一步,旁边的人虽然各做各的,但是也都没落下这一幕,不由的都眯了眯眼经,她可真是听话啊

    鬼医伸手握住了莫燃的手腕,等莫燃意识道他要干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那手已经缩不回来了,顿时一脸尴尬,还有点不安的四处乱看。

    眼神碰到白矖时,四目相对,莫燃的神色略显无奈,白矖碧绿色的眼眸却深不见底。

    莫燃没有跟鬼医说过她的近况,刚见面时也忘了鬼医喜欢突击检查这件事了,被抓了个正着,她身体里有什么毛病,一般人可能看不出来,可鬼医能医鬼神所不能医,就他那出神入化的能力,看穿她简直太容易了!

    果然,那沁满凉意的指尖瞬间扣紧了她的手腕,好看的眉头轻蹙,眉间湛蓝的帝陨也好像划过一丝暗光,“怎么会这样?谁让你这么做的?”

    莫燃自然之道鬼医问的是什么,他的语气太严肃,以至于莫燃开个玩笑混过去都不行,她道:“没人教我,上次被犼火所困,突发奇想”

    鬼医盯着她看了好半晌,那一向荒芜的眼中莫名的笼罩着一层压迫,周身都似乎沁出不少寒意,连带着空气都安静了许多。

    半晌,另一只手忽然扣在了鬼医的手上,是白矖,他慢慢道:“鬼医,你医术不分鬼神,莫燃以身育火,可有办法挽回?”

    鬼医的视线这才移开,他松开了莫燃的手,而白矖也同时松开了他,鬼医看了看白矖,冷冽的声音说了八个字:“无法挽回,无路可退。”

    白矖的脸色也沉了沉,其他人则不由的看向了鬼医,注意力完全转移了。

    以身育火本来就是逆天而为,这不是病,是命!

    鬼医站起身来,修长的身体近距离的站在莫燃跟前,头顶投下一片阴影,鬼医黑暗中直视着莫燃的眼睛,他道:“我本以为可以成全你,是你不放过你自己。”

    莫燃一愣,因为鬼医那看似没头没脑的话,也因为那一片荒芜中荡起的复杂。

    知道了莫燃以身育火之后,鬼医忽然就沉默了很多,气氛也变得更加僵硬,是他主动提出要去三藤戒看看,莫燃带他进去之后,气氛方才正常了点。

    莫燃跟其他人碰了头,今天的收获还真不小,她也再次感慨了一把,有钱真的能使鬼推磨,还阳丹丹方中缺少的几味灵草都已经集齐了,而且有的还一并被带回了种子,莫燃一刻都没等,当即种在了灵草园子里。

    “鬼医的话你不要想太多。”白矖站在灵草园子的围栏外面,看着猫着腰采集灵草的莫燃,有点不放心。

    莫燃却是抬头看了看他,道:“你太小看我了,这点小事我还不放在心上。”

    白矖不由的说道:“也就你觉得这是小事。”

    莫燃却道:“鬼医知人所不知,医人所不医,他没有直接宣布我必死无疑就不错了,他只说我无路可退,又没说我无路可进我只是担心,鬼医知道了,鬼王也就知道了”

    说着,莫燃顿了一下,因为鬼王那个妖孽,才是真的令人头疼。

    “你怕他?”白矖眼神微动。

    莫燃直起身来,她停顿了一会道:“鬼王的行事风格我向来都摸不透,他要是知道我这么玩命,不知道会不会吓死,毕竟他的命还攥在我手里。”

    白矖被莫燃逗笑了,“如果鬼王最后是这样死的,一定是三界一大奇闻。”

    莫燃此时已经走了出来,她拿住几株灵草,白矖适时的递上了盒子,莫燃却盯着他嘴角的笑,忽然道:“白矖,我喜欢你,但有些事情,我改变不了”

    莫燃停顿了下来,因为无法说出口,让她对白矖说、你有很多情敌,你的女朋友莫名其妙的招惹了很多桃花,而且尝试了很多办法都甩不掉这种话,她真的开不了口。

    今天一整天柳洋都避着她,连带着白矖也不搭理了,现在还只有一个柳洋,好在厉鸣犴最近没消息了,可日后要是再见到鬼王,苏雨夜,张恪

    一直等着跟苏雨夜张恪重逢的莫燃,忽然有点不希望那个时候到来了

    白矖手里捧着几个盒子,看着莫燃嘴角僵硬的笑,听她欲言又止的话,笑容扩大了一些,碧绿色的眼眸清脆澄澈,五官之中糅合的美艳总在某个瞬间让人无法招架,他似乎知道莫燃想说什么,并不意外的说道:“主人,有件事你可能不明白。”

    莫燃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事?”

    白矖道:“除了要求你越来越喜欢我,对你,我没别的要求。”

    “呢?”莫燃疑惑的看着白矖,她都没想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白矖就拉着她走出来了,一边还道:“你不是急着炼丹吗?现在不急了?”

    “急是急”莫燃道,可是她刚才的话没说完,那白矖到底是听懂没听懂?

    莫燃被白矖拉着到了炼丹房,炼丹房只有鬼医在,莫燃和白矖进去的时候鬼王手里正捧着那个洪荒巨鼎研究。

    而白矖放下东西之后,在莫燃仍然纠结的脸上印了一个吻,然后自觉的带门出去了。

    莫燃摸了摸自己的脸,只好将刚才的事情暂时抛在脑后了,她转过身去,却看到鬼医正抬头望着她,那双幽深的眼睛之中波澜不惊,他身边依旧是那如影随形的阴冷,莫燃刚刚还有些纷乱的心顿时什么都没想了。

    “你喜欢上了白矖?”鬼医忽然道。

    莫燃一本正经的等着鬼医示下,结果他用更加一本正经的语气问了这样的话,莫燃一时有点适应不良,顿了两秒钟才点头,“嗯。”

    鬼医的脸上没有特别的表情,他只是把洪荒巨鼎放回了原来的位置,然后道:“以身育火意味着要把你自己的身体、经脉当做异火的熔炉,你的修为、你的身体,都要在短时间内不断突破,如果你能接受白矖,早点跟他双修,对你有好处。”

    “咳咳咳”莫燃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她意外的看着鬼医,可鬼医背对着,只能看到那淡紫色的衣衫上华丽的纹路。

    鬼医的思路果然还是如此独特,莫燃哑口无言,不过她跟白矖表明心迹的时候可事先说的明明白白,即便她喜欢他,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无法更进一步,更别说双、双修这种事情她连想都没想过!

    “我有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炼出还阳丹?”莫燃生硬的转移了话题。

    可鬼医却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随意,他转过身来,一双眼睛直视着莫燃,将荒芜的冷寂像是暴风雪一样席卷过来,将莫燃拉进了那个好像被时间凝固的世界。

    鬼医用他特有的低沉嗓音道:“莫燃,你挑战了你不该挑战的东西,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是只有强者才能碰的,我本以为,可以让你过你要想的生活,可你自己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

    从现在开始,你的生命每一天都在倒数,等着你的不仅有无尽的火海,还有你想都想不到的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