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 这个世界要变了!
    莫燃顿了顿,伸手拉着鬼王和鬼医闪身进了三藤戒,既然外界的战事鬼王已经有所安排,她也就不用瞎操心了。

    “汪汪!”将军抖着浑身金灿灿的毛跑了过来,咬着鬼王的衣角撒娇,它可能是最天不怕地不怕的妖兽了,就算修为一再长进,灵智也一直在进步,五十星的妖兽,跟人类修者筑基期已经差不多了,可它还是那副见谁都很亲的样子。

    莫燃觉得,将军是不会长进了,不过,她却乐见其成,如果将军哪天也知道畏惧了,她才会心疼。

    鬼王伸手去摸将军的头,而前一刻还在将军头上待着的小火灵早就飞速的挂在莫燃的头发上了,她可不像将军那么胆大包天,小火灵适应一个生人要用很长的时间。

    鬼王看了一眼睁着褐色的眼睛偷偷打量他的小火灵,笑道:“是个好地方,还真有些好玩意儿。”

    “喵”一声清脆的猫叫,一个黑影闪了过来,很轻巧的落在了莫燃肩膀上,而离的最近的小火灵瞬间头发都好像炸起来了!那小小的身体一晃,飞快的窜走了,几个闪身,直奔她的老巢灵草园子去了。

    莫燃把黑猫从肩膀上抱下来,看了看小火灵消失的方向,颇有些无奈。

    鬼王在见到那只黑猫时,眉毛一挑,顿时走了过来,长长的睫毛低垂,他伸手似乎想碰一下那只黑猫,可那时刻都在打盹的黑猫发出低低的一声猫叫,微微仰起头,半眯着眼睛,大张着嘴,露出了那尖尖的獠牙。

    可那獠牙放在小动物身上好像实在没什么威慑力,它看上去也只是憨憨的打了个哈欠而已,可鬼王到了它头顶的手指却微微顿了顿,嘴角一勾,“亲爱的主人,这可不是宠物,你还是不要抱着它了。”

    莫燃低头看了看那只黑猫,她当然知道它不是宠物,可它也只知道整天睡觉,它原本就是三藤戒里的,她也送不走于是耸了耸肩,“它喜欢这么闲散度日,于我也无碍,没必要刻意改变。”

    “呵呵。”鬼王轻轻笑了笑,“你喜欢就好。”

    只是那眼神仍然在那只黑猫身上多停留了一会,而那黑猫已经眯着眼睡了。

    鬼王把整个三藤戒都转了一遍,赞赏有加,莫燃让他和鬼王各自选一个房间,这是所有人都有的待遇,虽然她并不认为他们两个会在她的戒指里常住。

    可两人也选了,只是随便选了两间而已,看似没有任何要求,只是鬼王在选好的时候道:“其实,我觉得你的房间最舒适呢。”

    莫燃有一瞬间的紧绷,那话让她有点头皮发麻,不禁想起了鬼王的种种前科,在华夏时,虽然她一直都会给鬼王准备专门的房间,可鬼王从来都是睡她的床

    “我给你改成跟我房间一样的。”莫燃顿时说道,而鬼王只看着她笑,莫燃不禁又道:“好说咱俩换!”

    鬼王依然但笑不语,莫燃只好默默的闭嘴。

    莫燃正在三叶居楼下坐着,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怀里的黑猫,却不想神识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莫燃的动作一停,唤了一声‘魂落’,眨眼间,一身黑衣的魂落幽幽的出现在了眼前。

    紫色的长发束起,白皙的几近透明的皮肤,对比之下异常红润的唇,眸中是妖异的紫,他身上充斥着不加掩饰的死气,似乎根本不屑收敛,他看了一眼莫燃,紫眸很快转向了鬼王。

    而莫燃却是皱了皱眉,即便已经接受了魂落就是小黑的事实,可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孔,却不再用熟悉的专注看她,莫燃心中还是不可抑制的疼了。

    从魂落离开之后,莫燃一直没有主动召唤回他,魂落和小黑是两个极端,小黑是宁愿看着莫燃发呆都不会主动去关注其它的,可魂落他浑身都是暴虐,不可能安分守己的待着。

    而刚刚,是他自己要求莫燃把他召唤回来了

    “我可以助你。”魂落一句废话都没有多说,面对着鬼王,他开门见山。

    莫燃也才明白,定是魂落从离火口中知道莫燃到了鬼域,从而要求前来的

    鬼王漫不经心的打量着魂落,道:“你倒是出现的挺快。”

    魂落没有说话,他依然在等着鬼王的回应他的话,而鬼王也没让他等很久,下一句就道:“可惜了,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魂落那好看的眉头轻皱,显的有些阴沉,“你们时间不多,我可以最大限度的给你争取时间。”

    鬼王摇了摇头,并不改口,“不需要。”

    魂落浑身的死气浓郁了很多,也许他还从来没有被这样拒绝过,他看着鬼王,那眼神绝对算不上善意。

    而鬼王只支着头,慢慢道:“如果你是小黑,你就是莫燃的玩伴,可如果你是魂落,你就只是她的契约兽而已,你曾经与我为敌,要不是你跟了她,在你还是一只随随便便就能捏死的干尸的时候,我就能结果你了,可你似乎对我的主人并不满意,她舍不得把你怎么样,可我能让你吃点苦头,比如,这辈子都上不了战场”

    莫燃顿时看了一眼鬼王,而鬼王则是给了她一个颠倒众生的笑。

    魂落抿起了唇,那双紫色的眼眸再次看向了莫燃,在云都的客栈时,他已经被很多人轮番威胁了一遍了,连离火都劝他想想过去的事,而他们这么做,都是为了她

    在那略带复杂的视线里,莫燃站起身来,如此也不至于一直仰头看着魂落,她道:“你是魂落,但你也是小黑,小黑想做什么事情,我从来都不干涉,对你也一样。”

    莫燃看了看另外两人,“你们要出去吗?”

    鬼王挑眉,似乎明白了莫燃的决定,“也好。”

    莫燃闪身出去,重新回到了吊桥上,沙场的血腥气立刻袭来,耳边杀声震天,魂落嘴角慢慢勾起,露出一丝嗜血的笑意,而莫燃只道:

    “你想杀就杀吧,不管你是真的忘记还是假的忘记,我相信我的小黑终究会回来的,他舍不得我。”

    那双紫眸有一瞬间凝滞,可这一次他没有看莫燃,那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了战场之中!

    鬼王弯下腰去,下巴搭在莫燃的肩膀上,有些吃味的说道:“亲爱的主人,你是不是也这么信我?”

    莫燃摸了摸华丽的黑猫,道:“当然,鬼王一言九鼎,我当然信。”

    鬼王却叹道:“把后面那句去掉多好”

    莫燃转身向吊桥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鬼王跟了上去,却听莫燃道:“让我见识见识鬼域的沙场吧,你们叫我来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鬼王和鬼医不置可否,将莫燃送到了涅河的对岸,站在高高的吊桥上俯瞰下去,战况越来越惨烈,鲜血汇聚的河流流入那被雾气遮住的涅河之中,血腥的味道直令人作呕。

    莫燃把将军、风狸、江小帝、地缚魔都召唤了出来,她摸了摸将军的头,“将军小心。”

    将军也看到了下面的战场,它绝对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难得的没有跟莫燃撒娇,莫燃是让它去历练的!

    将军蹭了蹭莫燃的手,“嗷呜”叫了一声,似在让莫燃放心一般,身体抖了抖,变出了两米多高的本体,跳了下去。

    “终于有个活动手脚的地方了!”江小帝抻抻胳膊踢踢腿,眼睛贼亮,他先是看了一眼鬼王和鬼医,这才飞身跃入了空中,半空中身形一变,化出了本体,口吐火焰冲入了战场。

    虽然知道莫燃契约的霊当中有几万年前的鬼王,可当真见到了还是有些骇然,更何况他现在可是站在了鬼域!这场战斗,很有可能是改写历史的!

    江小帝很激动,同时觉得跟着莫燃前途无量!

    而地缚魔就安分多了,他在鬼王手里吃过亏,现在都不敢造次,先是正儿八经的跟鬼王行了个礼,这才转身投入战场。

    而风狸就更干脆了,抖着那一身洁白的毛一阵风似的冲下去了。

    鬼王看了看化出本体的江小帝,忽然道:“神鸟地将的妖火虽然相对较弱,可日后若是找不到其它异火,也可以将就拿来一用。”

    鬼王许是故意的,这话不仅是口头说的,而且在契约通道也说了,所以正威风凛凛冲杀的江小帝翅膀一闪,差点从空中掉下去,“就算你是鬼王也不能出这种馊主意啊喂!主人不要听他的!”

    莫燃看了看鬼王嘴角恶劣的笑,皱眉,“你吓唬他干什么?”

    鬼王没有说话,鬼医倒是罕见的插嘴,“他不喜欢飞行妖兽。”

    莫燃挑眉,感情江小帝长了翅膀得罪他了?不过莫燃看了看鬼王背后鼓动的斗篷,“难道你自己没长翅膀?”

    鬼王却道:“我怎么会不喜欢我自己?”

    莫燃又将白矖召唤了过来,她让黑猫自己找地方待着去,转而跟白矖战斗合体后祭出灭神剑,也投入了战场。

    从白矖出现开始,鬼王就没再说话了,他站在吊桥边缘,看着披了一身银甲的莫燃,自言自语一般道:“怎么能选他呢”

    闻言,鬼医看了一眼鬼王。

    而过了一会之后,鬼王又道:“呵,我合体的形态比那条蛇不知道帅了多少。”

    “喵”那只黑猫突然叫了一声,它站在吊桥晃晃悠悠的铁链扶手上却稳如泰山,丝毫不担心自己会掉下去,打了个哈欠之后似乎清醒了,那黝黑的猫瞳望向了战场。

    莫燃这一次再也没有收敛自己的力量,异火带来的霸道肆无忌惮的散发出来,加之灭神剑本身令人退避三舍的煞气,让那个银色的身影看起来就像个杀神一般!

    鲜血溅在她的身上、脸上,敌人、魂魄,在她面前一个个倒下、魂飞魄散,那狭长的眼眸却是越来越冷硬如冰,莫燃像是完全适应了这种节奏,不管对手是强是弱,她应对的总是有条不紊。

    耳中充斥着都是惨叫声和喊杀声,不知道过了多久,再也没有人敢主动靠近那个看似羸弱的女子了,因为她诡异的爆发力,因为她比实际修为不知道强出多少的力量!

    莫燃趁着无人靠近的空档站定,眼前好像只剩下了无休止的杀戮,眼睛都好像蒙上了一层血色,看什么都是红的,再看脚下哗哗流过的血河,硬生生的在堆积的尸体中冲出了一条路。

    恍惚间,她好像又站在了两年多前那个大雨滂沱的莫家庄,那时她也是这样看着莫家人的血,随着雨水被冲了老远老远

    心中忽然钝痛,那时的她只有绝望,什么都做不了,而现在,她挑战了那么多的不可能,连她自己都不敢回头去看,因为不管是哪一次,再给她第二次考虑的机会,她都不能保证自己能再成功一次!

    包括以身育火!这世上的强者再多,以身育火成功的也不过三个,谁说,她不能做这第四个!

    杀吧,她没有退路了,也绝对不会退了!家人死在眼前却什么都做不了的绝望她不要再品尝第二次了!

    莫燃挥起了剑,再次杀了起来,战场之上,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不可能会有答案,对错是由胜利的人信口胡诌的,她承认她不懂战争,可此刻她却隐隐明白了。

    战争是牺牲,是死亡,是一块被血染红的历史碎片,想要不成为一具无足轻重的尸体,就要做谱写历史的人!

    就像鬼王,就像鬼医,甚至魂落、离火,几万年前他们没死,几万年后的今天更不会死!

    忽然的,莫燃有种强烈的直觉,这个世界要变了!就从鬼域开始!而她,即便现在远远不及鬼王他们的力量,可也必将成为搅弄这场风云的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