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5. 踏平青门,颠倒乾坤!【一更】
    莫燃不知道鬼王是什么时候找到鬼医的,只觉得那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因为当鬼王把鬼医带去无间界时,那里一片混乱,那才是真正的地狱。

    在那片阴沉而混沌的土地上,终日没有阳光,那里有各种各样的魑魅魍魉,有形态各异的人类,他们很强,强的变态,他们能生生的挖出妖兽的内丹,和着血吞下,他们活着,却更像披着人皮的鬼魅。

    鬼医跟着鬼王,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走遍了整个无间界,杀了不知道多少挡路的妖魔,鬼医在被鬼王带走那天,他头上就多了帝陨,他拥有了记忆,成了鬼医的第一个手下。

    而在那次天劫之后,鬼医早已不是普通的人类,紫雷塑体,不管是他的灵魂还是他的身体,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逆天的强者,那一整个村子的人把鬼医推向了绝望和死亡,但也开启了另一个人生。

    如果他的家庭温暖一点,他的父母弟弟包容一点,村民理智一点,善意一点,他也许会一直做个神医,在那个村子里过完简单的一生,那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鬼医

    可那些如果都不存在,事实上那里只是一个孕育了强者的土壤,他是鬼医,能医人也能医鬼,可这手医术却只是传说,他从来不曾用过。

    莫燃想着,也许当他还是村子里那个迷惘的少年时,就已经厌烦了。

    后来,鬼王找到了阴童、鬼母、判官,他的鬼域四使,他们手中各自握着逆天而强悍的能力,他们有了自己的地盘,而且越来越大,他们夺得了轮回殿,拿到了鬼域!

    那时的鬼域很乱,无法描述的乱,没有谁会服谁,今天谁是老大,明天可能立马就会换一个人,可这个局面直到鬼王出现之后便终结了。

    以轮回殿为中心,鬼王打败了一个个前来挑衅的人,那时的涅河河岸上,几乎每天都尸首堆积!

    不知道过了多久,鬼域那些变态怕了,服了,他们匍匐在轮回殿前,心甘情愿的喊出了“王”!

    从那以后,鬼王真正成了鬼域的主人,成了那片暴躁而不服输的土地上的王者!也是从那以后,鬼域有了鬼域四使,有了十八位亲王,也有了让魔域和妖域望而生畏的力量!

    无间界位于三界底层,自古是阴邪之气沉积之地,日经月华到不了的地方,鬼域当然也不例外,可莫燃去过鬼域,那里的王城阳光普照,山高林深,莫燃当初见到的时候还异常奇怪。

    可很快,她就知道为什么了。

    鬼域一统之后几年,鬼域的强大让魔域和妖域战战兢兢,可事实上,鬼域却没有立刻去进犯魔域和妖域,鬼王将蓄积的力量拿来与天界开战!那是无间界从来没人敢做的事情!

    可鬼王做了,而且他成功了!他引来的天雷,一路从天界劈到了无间界!劈开了无间界的混沌世界,失去平衡的三界,任由无间界的阴邪之气窜入三界!

    鬼域和天界的战斗没有结果,各有胜败,最后各自收手,可即便胜负没有个明断,可有一点鬼王赢了,那就是王城!在那里太阳会朝升暮落,月光会点缀在夜空。

    莫燃不知道那对鬼域意味着什么,可她知道,从那以后,王城便成为鬼域无论人兽、鬼魅心之所向之地。

    莫燃心情复杂的看着,她第一次那么深刻的觉得,鬼王的强大不止野蛮,鬼域向他俯首,也不是屈从。

    野蛮人有野蛮人的信条,当他们甘愿臣服的时候,一生一世都终其不变,相比而言,聪明人却有聪明人的手段,当他们俯首认输的时候,也许只是把那些獠牙和怨毒藏起来而已,一有机会他们还会毫不犹豫的把刀子扎向高高在上的人。

    而鬼域,生的都是野蛮人,他们不讲规矩,嗜杀成瘾,他们身上的血腥和煞气能够轻易的让一个人警惕爆棚,三界的人也许都会认为,无间界关着这样一群野蛮的炸弹,轻轻一点,瞬间就能爆炸。

    可他们不知道,就是这群野蛮人,他们能坚持几万年不变的等,只为他们的信条!只为等王者归来!

    还不等莫燃整理好复杂的心情,便看到了那绚烂而惨烈的一幕!

    那是一个战场,一个异常绚烂的战场!浓烟翻滚,旌旗飘展,死亡尽情的表演着,一个巨大的阵法横亘在天地之间,那复杂而庞大的纹路之下是谁也不知道的深渊!

    无数的人被卷入了阵法,被卷入了那个深渊,即便知道这只是个回忆,可莫燃依然能感觉到那时弥漫在空气中的恐惧,那个阵法,也许代表的是永远没有不可能回头的绝路,代表着湮灭!

    而另一边,无数人俯瞰着这一切,以胜利者的姿态,忽然,一个人猛的连续打出好几股火焰,那火焰集结成一张巨大的,从天而降!

    那些火焰,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异火!至少有十种!莫燃的眼神顿时射向那人,是天帝!一定是!这世上除了他,没有人再拥有这么多异火了!

    天帝披着金色的战袍,在人群中异常醒目,一双眼睛冰冷而残忍的望着这就快终结的战场,看向了最后挣扎的人鬼王!

    莫燃也看到了,同时心也提了起来,她甚至想冲过去,可动不了的时候才惊觉,她只是个盘观者而已。

    她看到了浑身浴血的鬼王,那一对黑色的翅膀遮天蔽日,即便顺着那羽毛的扑闪,每一下都甩出如雨点一般的鲜血,可他仍然在不断的试图冲出那异火结成的!

    一遍又一遍,那一身黑色的衣服也早已被鲜血浸透,华丽的翅膀上伤痕累累,莫燃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狼狈的鬼王,像一个走到末路的困兽,反复的撕咬着出路。

    可最终,他还是没有冲出那层异火,没有挣脱那阵法的束缚,最后的最后,是鬼王猛的调转了方向,拍击着翅膀主动冲击了那个阵法,可他留下誓言一样的话,一字一句的打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道藏你听好了!今日是本王自己入这无尽之地!待他日本王归来,必定踏平青门!颠倒乾坤!”

    那,是几万年前无间界和天界的最后一战,鬼王主动冲进去的地方,就是霊界!

    莫燃慢慢从关于鬼王的记忆中退了出来,她站在那个光球面前,显得有点心不在焉,鬼王开辟了鬼域时的心潮澎湃,无间界一夕败落时的凄凉,是莫燃好半天都挥之不去的印象。

    她一直无法理解三界大战的意义在何处,她一直觉得那是强者之间的游戏,可现在,隐约有一个种子在她心里生根发芽,她要报仇,报的杀父杀母之仇,鬼王也要报仇,报的却是天道不公之仇!

    她有一万个理由一条道走到黑,鬼王也有一万个理由不回头。

    可有一点她错了,他们谁都没有拖累谁,彼此也不应该成为谁的拖累,鬼王没有拉着她去做他的事情,她一直以来对鬼王的百般回避显的那么可笑。

    鬼王悉心的经营着他的鬼域,等着她成长,作为敢于在天下人面前许下踏平青门,颠倒乾坤这样的诺言的人,鬼王一直在让步。

    契约是他们谁都逃避不开的羁绊,她是鬼王算准的人,是把他从霊界带出来的人,可之后的一切也并非全部按照鬼王计划的来,起码,他一直在她身上耽搁。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被迫接受了一个命运,可她忘了,命运永远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任何的起伏都只是意料之外的变数,她完全可以自己扭转局面!

    她身在其中,明明可以主导很多事情,却放弃了太多主动出击的机会,那些划清界限的举动也显得那么幼稚起来。

    莫燃深吸一口气,眼神向四周看去,她已经偷看鬼医关于鬼王的记忆,虽然理智上觉得不能再看了,可是那记忆中带给她的震撼却怂恿着她的好奇心,让她很想再去看看别的。

    环顾了一周,却意外的发现关于她的光球也在附近,莫燃不由的走了过去,想着既然是关于她的,看一看也没关系吧?反正鬼医知道的,她应该也知道。

    可正在她打算一看究竟的时候,神识却是一晃,一阵天旋地转一般的眩晕,浑身的血液开始流动,惊呼声一阵一阵的涌进了耳朵,鼻端充斥着一股浓郁的丹药香气。

    莫燃顿时低头一看,却见她手中正躺着两枚褐色带金的丹药,是还阳丹!

    莫燃顾不得发愣,飞快的取出了一个金丝盒子,将丹药装了进去,盖好盒子之后她抬头望去,却见火光之下皇帝目光深沉,众人站起来惊叹的称赞,赫森也一脸不可置信,那青长老脸色更加阴沉

    而高达和高鑫海,却是脸色铁青了。

    此时已是月上当空,偶尔能见着一两颗星星,莫燃转头看了一眼鬼医,他低着头,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夜色中,他是不是会更自在一点?

    炼这一炉丹药,却是用了大半天,众人竟然也一直等到了丹药出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