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 惊喜
    鬼医点了点头,“有。”

    只一个字,却让莫燃忍不住的惊喜,他有办法!可是经历了这么多,几经曲折,真到了此时,莫燃反倒害怕了,她确认道:“真的吗?他们会醒过来吗?会记得我吗?”

    鬼医看向莫燃,那双荒芜的眼神中带着莫燃熟悉的、安定人心的力量,他道:“你放心吧,可以。”似乎知道莫燃的紧张,鬼医难得解释的仔细了一点,道:“他们暂时还离不开这些寒冰,先把他们和寒冰一起带走了,接下来我还需再准备一点东西,过几天才能着手医治他们。”

    “好!”莫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没有任何一刻是如此感激自己和鬼医他们的相识,否则,她必将束手无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看这些寒冰就在这里吧,这么大的东西不宜搬动!咳,当然,寒冰还是其次,莫燃啊,你爹爹和娘亲他们现在可都是靠这些寒冰续命的,稍微离开一会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件好事,所以保险起见,你们要做什么还是就在这里进行吧。”

    疯老九见莫燃真的去观察那冰窖了,大有今天晚上就搬走的意思,顿时急吼吼的说道。

    莫燃则头都没抬的说道:“不用担心,我有办法,一秒不会让爹爹他们离开病床的。”

    不知道莫燃哪里来的自信,疯老九却紧张的说道:“这样吗?那、那也不行吧,万一就有什么差错了呢?别搬了在这不也挺好的吗,老头儿我这隐蔽的很,你们要做什么都随便。”

    莫燃忽然抬头道:“这冰窖是一个整体?”

    疯老九心不在焉的回答:“是啊,当初为了加阵法,老头儿我可是专门把冰窖做成了一个整体,又把这些寒冰装进去,你不知道老头儿我费了多大的劲,像你爹爹他们睡的那几张冰床,那可是八卦仙山脚下的万仞湖湖底埋着的!

    整个三界都找不出这么大这么完整的寒冰了,为了养你爹爹他们的身体,我才忍痛切成了五张冰床,别看这冰床表面上只是块冰而已,实则普通人睡上去都有洗筋伐髓之效,别说修炼之人了,躺在上面什么都不做,那修为也是蹭蹭的涨”

    说着说着,那声音愈发的肉疼,莫燃方才察觉到什么一般,抬头盯着疯老九道:“疯老九,你该不会是舍不得你这几块冰吧?”

    疯老九顿时有点跳脚:“别说的那么轻巧!当初老头儿下湖凿冰的时候,那可是差点冻死在下面的!”

    莫燃挑了挑眉,其实她刚才的注意力一直在怎么救爹爹他们上,根本没想到什么冰不冰的,尤其是没想到这些冰的来头也这么不凡,又见识到了疯老九守财奴一样的本性,不由的觉得好笑。

    但是疯老九夸张是夸张了一些,但也不会满嘴胡话,听他如此说,莫燃也没捉弄他,只道:“我还是得搬走,但是等爹爹娘亲他们醒来之后我会把这些冰床都还给你的。”

    疯老九迟疑道:“你说话算话?”

    莫燃点头,“说话算话。”

    疯老九嘟囔道:“这还差不多”过了一会又慢吞吞道:“别说老头儿我小气啊,就这冰床,老头儿我可以送你一张!”

    莫燃道:“你有五张冰床,送我一张,这很大方吗?”

    疯老九气道:“当然大方!你是不把宝贝当宝!哼”

    可能真的有点吧,在人群中,宝贝示人时往往伴随着惊叹和此起彼伏的艳羡之声,可莫燃遇到什么东西的时候,身边的人都太淡定了。

    就像这冰床,鬼王他们必定早就看出它的不凡了,可一个个只字未提,就像它真的只是普通的冰一样,要不是疯老九莫名其妙的喊,她都不会知道

    过了一会,莫燃已经确定了冰窖所有固定的角落,她深呼吸了一会,打算把这个冰窖整体移到三藤戒之中,她还没有移动过如此大的物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莫燃闭上眼睛,神识慢慢覆盖在了冰窖上面,过了一会,莫燃睁开眼睛一看,却见暗室内巨大的冰窖已经不见了!让整个暗室顿时空旷起来,温度也在瞬间上升了不少,再一观察三藤戒内,那冰窖已经被安置在内了。

    莫燃送了口气,脸上也带了一丝笑意,疯老九却咋咋呼呼的喊道:“什么?什么什么?莫燃你真的把冰窖移走了?!弄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吱一声!”

    莫燃看向疯老九,那披着斗篷的身体简直要上窜下跳了,嘴角抽了抽道:“刚才我不是一直在说吗?”

    疯老九道:“你是说了,可是你没说你要怎么做啊?所以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爹爹他们可是人啊!绝对不能随便装到什么空间里,所以、所以你手里有了生命空间?!”

    说到后来,疯老九一下子窜到了莫燃跟前,掀开了斗篷,结果那障眼法也一瞬间失效了,斗篷滑稽的落在了地上,只剩下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手舞足蹈的停在半空。

    看着眼前可爱精致的小男孩,此时瞪大了一双眼睛,莫燃却是不止嘴角抽搐,眉心都跳了起来,“疯老九,你还是把斗篷披上,障眼法用上吧。”

    “老头儿我才不!你要告诉我你用了什么办法才行!”疯老九却是喊道,用另一种稚嫩而纤细的童音。

    莫燃被这种反差打击的不她不想再刺激疯老九了,所以很干脆的抬起手,让他看了看那那个藤蔓一样细细的缠绕在一起的戒指,“就是这个东西,这是个生命空间,我无意中得到的。”

    莫燃并不怕泄露这件事,尤其是对疯老九,疯老九对她知之甚多,是她修炼的第一个指路人,这一次又重塑了她家人的身体,哪一点都有理由让莫燃相信他。

    疯老九凑过去,仔细看了看那戒指,漆黑的眼眸里也不知道闪烁着什么,最后离开时道:“生命空间也不是什么稀罕之物,可高级的生命空间犹如一个小千世界,内含天地生灵还运行的一套法则,三界之内还无人能够造出。”

    疯老九忽然恨恨的盯着其它人,咬牙切齿的说道:“莫燃,你听老头儿的,以后离这些人远点,一个个都把眼睛长到天上了!迟早你也得被管成那个样子,那得浪费多少宝贝啊,暴殄天物!”

    鬼王拉过了莫燃,这话他不爱听,尤其是疯老九在莫燃心里的地位还挺高,万一莫燃就听了他的话呢,那绝对不行!鬼王拉着她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莫燃已经有最好的人了,她想要的东西,即便我手头没有,上天入地也定能取来,没必要为那些死物分心。”

    疯老九吸气了地上的斗篷重新披上,障眼法也重新施展开,怒吼吼的说道:“你们就这么走了!”

    莫燃回头看了一眼,奈何鬼王拉着她根本不停,于是喊了一句:“你放心吧,那冰床我给你留着!你现在可是小世子,天亮之前不是应该返回去吗?”

    等人们都头也不回的走了,疯老九却是没动,还有一个人也没有动,那人正是唐烬。

    说来今天晚上最没搞清楚状况的应该就是唐烬了,莫燃邀请他来的时候,他真的以为是见莫燃的父母,在见到莫燃还带了那几个男人的时候,虽然奇怪,可他一直都静观其变。

    一直等到来了这里,见到沉睡不醒的莫燃的家人,听他们说一些重塑身体之类的话,唐烬才听了个七七,但也并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这才感觉,他好像缺席了很多事情啊,而且,莫燃的过去似乎很精彩啊,更要命的是,在他们都明白的情况下,他却并不知情,这种感觉不爽极了。

    “好久不见呢,莫老。”只剩下两人,唐烬挑眉笑道。

    “哼,老头儿我找了你十世,这一世一世的轮回之苦,白麒麟,要怎么算?”疯老头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